[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29章 矛盾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花满园问花满楼:“你是不是已经猜到绣花大盗是谁了呀?”虽然不关她的事,但花满园心里还是挺好奇的。

  花满楼点头,脸上表情没怎么变化:“如果我没猜错,绣花大盗应该是金九龄。”

  “那平南王府不就是引狼入室嘛!”花满园幸灾乐祸的说道。

  她可还记得绣花大盗偷了王府不少东西。现在金九龄又成了王府新一任总管,那他以后岂不是要监守自盗。反正事后随便给自己找几个替罪羊,糊弄一下老王爷和小世子就行了。

  说不定金九龄就是故意去王府偷东西,故意刺瞎前任总管江重威,这样即便王府不辞退江重威,他也无法再继续担任总管的职位。这个时候刚从六扇门退休又常年待在岭南的金九龄就成了下一任总管的最佳人选。

  啧啧,越想越觉得这人恶心。

  江重威能带他进王府,还不是一次两次,足以说明江重威对这个朋友的看重。

  再看看金九龄的报答……

  花满园后怕的对花满楼说:“幸好你平时在江南,和他没什么交集。”

  不然以花满楼对朋友推心置腹的性格,说不定哪天就被金九龄给阴了。

  比如绑架花满楼向花家勒索一大笔钱,完事儿还撕票什么的。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花满楼一句话化消了花满园的后怕,“我和金九龄不熟。”换之,他想骗我也没这个机会。花满楼和金九龄的交集,主要来源于共同好友陆小凤。

  随后花满楼又转移话题道,“你之前不是说要我带你出去玩吗!快去换衣服,我带你去看海。”

  ···

  五羊城临海,许多前来游玩的人都会到海边留下自己的足迹。于是嗅到商机的商人们便闻风而至,在海边做起了生意。

  “甲板10两一个人没有座位,普通舱的30两一个人提供座位可以从窗内看到海景,豪华舱200两一间最多坐三人提供茶水。”海船的老板对花满园说道,老板又补充道:“午餐需要另外付钱。”

  花满园没想到坐海船在海上一日游居然这么贵,她觉得老板是看她穿的太好了所以故意宰她。

  200两都能在江南买艘精致的小画舫了。

  真当她不知道物价吗!

  花满园犹豫之际一个小男孩跑到她身边喊道:“姑娘坐我家的船吧,豪华舱只要100两,也提供茶水,还免费送午餐。”

  “去去去,臭小鬼瞎说什么呢,100两的船能坐人么!你也不怕你家船走到一半就漏水。”老板见有人来抢生意,不客气的要把男孩推走。

  男孩手脚灵活,连忙躲在花满园身后。这下老板要想抓到男孩就会碰到花满园。老板其实很想‘不小心的’占一点花满园的便宜,他在五羊城经营海船生意这么多年,还没见过比花满园更漂亮的女人。

  但是,他害怕的看了眼花满园旁边年轻又高挑的男人,他估计两人是刚成亲不久的夫妻。要是碰到人家妻子,人家还不得跟他拼命。

  于是老板便打消了打男孩和占花满园便宜的念头,转而讨好的对花满园笑道:“姑娘你别理他,谁知道他家是不是什么黑船,等把你们骗上了船再让你们买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买不给下船。”

  男孩探出头骂道:“你家船才黑船呢!咱们这儿豪华舱都100两,你看人家穿得好,又是外地口音就故意翻倍。”男孩又对花满园道,“姑娘要是不信可以问问其他的船家的价格。”

  老板和男孩各执一词,两人都对着花满园‘姑娘长、姑娘短’的,希望能够得到花满园的青睐。

  花满园被吵得烦了,微笑着摊手:“付钱的不是我,你们跟我说也没用啊!”

  她把皮球又踢给了花满楼,于是老板和男孩的目光又放到了花满楼身上。

  花满楼:“我们先到别的地方看看吧!”

  “好呀!”花满园乖巧的挽住花满楼的手,又把头搭在他肩膀上。

  二人转身就走,身后的老板不甘心的说道:“要不再看看吧,我给你们打折!”

  但是这并没有改变花满园和花满楼的脚步,既然不打算海上一日游了,他们便在沙滩上悠闲的漫步。花满楼时不时拨开花满园被海风吹到脸上的头发。

  走了没多久,花满园说:“我不想走了,沙子老跑进我鞋子里。”她又道,“我想赤着脚在沙滩上走,赤着脚的话,我还可以再到海里玩一下。”

  “等晚上海滩上都没人的时候再玩吧!”花满楼指着摆在沙滩上的桌椅道,“不想走了我们就坐在那里休息一下,等没什么人了再把鞋子脱掉。”

  “别别别,千万别!”刚才的男孩又跑到两人前面,阻止他们过去。

  “你怎么还跟着我们?”花满园问道。

  那老板都放弃了他们两个顾客,男孩却一路跟着他们。

  “嘻嘻嘻嘻,因为你们两个是这里最有钱的人啊!要是做成了你们的生意至少是100两。况且海上一日游,你们肯定得吃饭,有钱人吃的总是比别人精细些,也更贵些,打赏的也更大方。”

  花满楼问道:“你为什么叫我们别坐这些桌椅。”

  男孩道:“这些桌椅都是故意摆在这里的,等你们坐上去,他们就会过来收钱。”

  花满园汗颜,这不就是钓鱼么!商人的套路还真是防不胜防。

  “哥哥姐姐要是想找个地方坐,不如去我家船上,还能看看海景。”

  花满楼轻笑:“你可真会拉客。”

  于是花满园和花满楼就坐到了男孩家船上的豪华舱,桌椅摆在窗边。

  此外,舱内居然还有一张床。

  花满园给自己洗脑说,一定是巧合啦,也许以前的客人只是想休息一下,毕竟一日游呢,坐久了也会累的,能躺着干嘛要坐着呢!

  然而她现在满心眼都是想和花满楼发展出点其他的关系,现在看到舱内有张床,她再面对花满楼都有点不太自然。

  幸好花满楼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

  他们也不是没有孤男寡女在一个房间过。

  但现在嘛!四舍五入就有种背着家长开房的感觉。

  花满园有点摸不太准花满楼对自己的态度,说兄妹以上恋人未满好像也不太贴切。

  毕竟他都能主动和花老太太提出要娶她了,不过花满楼当时似乎是抱着帮她解决麻烦的心态,要说男女之情,好像也没有多少。

  虽然她知道,只要她开口要花满楼和自己做快乐的事,他也会同意。

  唉,花满楼就是这样,对她有求必应。

  花满园一方面很享受花满楼的态度,另一方面又希望他能表现出些别的,更激烈一些的情绪。

  花满园正苦恼着,男孩端了茶水进来,熟练的摆放茶具,并给两人倒水。花满园拿起茶杯,她惊异的看着茶杯。

  这上面还写了字。

  她看向男孩,只见男孩神色依旧,做完事后便退了出去。

  不多时,花满园对花满楼道:“我出去一下。”

  花满楼点头,表示知道了。

  然后,门外不远处的一个男人便将她带至了另一间舱房。

  她一进去,原随云便上前牵住她的手,“我见你们要坐船,便急忙把这艘船买了下来。”

  “那男孩是你的人?”

  原随云笑道:“他是不是很聪明。”

  花满园点头:“是挺机灵的。”

  “为了不让花满楼闻见墨水味,我特意让他给你们上的花茶,再用相同的花的花汁在瓷杯上写字。”原随云得意道。

  花满园:瞎子何必为难瞎子。

  “你这可一点也不惊喜。”花满园推了他一下,嗔道:“没多久我又要回到花满楼身边了。”

  “你若是能与我一同去蝙蝠岛该多好,到了那里再无人可以约束你。”原随云叹息道。

  “哼!分明是你没用,连与我单独相处都做不到。”花满园在他下巴上重重咬了一下,留下一个牙印,“你说,你怎么这么没用,还要我跑到蝙蝠岛去找你。”

  “你配么?”

  “你若是真喜欢我,真在意我,就该有一百种方法避开所有人的耳目进我的房间。”

  原随云苦笑:“若是别人我自然有把握,可花满楼的感官不在我之下,你要我想出一百种方法,实在是难为我了。更何况……”

  “我不去你房间,你现在不就走到了我房间吗!”原随云突然横抱起花满园。

  花满园搂住他的脖子,娇笑道:“哎呀,你怎么这么聪明。”

  然后,花满园凑过去,吻住了原随云的唇。不同于上次蜻蜓点水式的吻,花满园这次的吻缱绻又热情。

  原随云也热情的回应她,同时抱着她坐到了舱房内的床上。

  他心里知道花满楼许久不见她会担心,说不定就会找到她,反复告诫自己要克制,只能浅尝辄止。可他又想立即对花满园释放自己长达两年的相思。

  于是原随云顺着花满园的下巴滑到了她的脖子,花满园皱眉:“别亲那里,会被发现。”

  “好。”然后原随云拉开她胸前的衣襟,埋进了那片雪白细绵的地方。

  花满园被他吻的有些晕晕乎乎,尤其是知道她喜欢的哥哥就在附近时,她更加兴奋了。

  在花满楼眼皮底下偷情,这个刺激感足以让她得到的愉悦翻倍。

  花满园一边享受偷情带来的刺激和愉悦,另一边又像所有做了坏事的人一样渴望被人发现,不被发现,她做的坏事不就没有意义了吗。

  最好是被花满楼发现,让他看到她和原随云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花满园想知道,他在发现她和原随云在一起后悔露出什么表情。这会不会激发他更激烈一些的情绪。

  她明知道被花满楼发现后,她和原随云就没戏唱了,她说不好还要被锁回移花宫,可她还是在心里暗暗的希望被花满楼发现。

  虽然她的心里既矛盾又纠结还有些挣扎,可人本身就是复杂的化身,这些极端又冲突的存在,为什么就不能同时出现在她的身上。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