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30章 第三十章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原随云的吻缱绻炽热,他的爱抚熟练又缠绵。花满园尚在意犹未尽之时,原随云已经拉开了她的衣襟。

  见到自己衣襟下的部分她心跳一停,脸色也变了。

  她衣襟下还留有和叶孤城缠绵过的证据。

  不过转瞬间她又想起原随云目不能视,根本发现不了。也幸亏原随云看不见,就算不被他发现证据,被他看见她突然变得古怪的脸色,原随云都会向她追问。

  一想到叶孤城,花满园其实心里还有点小愧疚。

  大概就跟许多人到老年都忘不了初恋一样,叶孤城在花满园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同。

  更何况叶孤城不但各方面表现不错,还是她主动追的。

  再者,叶孤城气质上还有点禁欲,禁欲中还透露出一丝圣洁。

  如果叶孤城是叶孤城♀,那他就是无数男人心中的完美情人,传说中气质清纯一举一动又充满女人味的小野猫。

  花满园也很吃这款,所以她才把叶孤城骗去同居,甚至还在叶孤城给她甩脸后原谅了他几次,给他主动复合的机会。

  花满园思考期间,身上的最后一道防线也被原随云攻破。

  然后她就看见原随云把头埋进了她的不可描述处。

  花满园:这是要做什么?

  花满园感觉自己的脑海里在一瞬间上演了一出边境保卫战。

  敌人原随云带着他的军一路顺利的从边境攻到了皇城地下,眼看着皇宫就要失守,刚登基没两天的小皇帝花满园就要被抓了。

  前两天被发配回老家打鱼的大臣叶孤城又提上了他的剑跑去把原随云拦到了边境附近。

  但是没阻拦几天,狡猾的敌人就抄小路溜进了小皇帝的寝宫。

  小皇帝瑟瑟发抖:你是不是要给朕的玉玺,朕还没有当几天皇帝,还没有当过瘾啊!

  原随云说:我是来报效朝廷的,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小皇帝有点犹豫,突然说:你不是两年前被朕赶回家卖鸟的那个谁吗?

  原随云说:是啊,我这次就是来代替叶孤城的,给我一个机会好嘛!

  小皇帝有点害羞:可是朕觉得朕和叶孤城还有复合的可能。

  于是原随云跪了下来,给小皇帝展示了一下取悦龙心的一百种方法。

  小皇帝被他取悦的既害羞又高兴,对比之下觉得原随云比叶孤城的用处更多一些,一个高兴又连下数道圣旨把边境的叶孤城赶回老家打鱼。

  如果让花满园为脑海里的小剧场写一个观后感,花满园只有四个字:全军覆没!

  与之相比,原随云虽然是头一次放低姿态,但他内心并没有因此而生疏不安。

  他并不是个愿意放低姿态讨好别人的人,即便在男女关系上也一直占据主导地位。

  然而花满园不仅是他遇见的第一个不在意他的人,还是在他示好后离开的人。

  他想,他对花满园的喜爱中,也包含了一丝求而不得的感觉。这两种感觉交杂在一起,又让他欲罢不能。

  要讨好花满园其实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无论讨好什么人,都只需要钱、外表、地位、权力,但对于什么都有了的花满园来说,她肯定需要一些特殊的少见的东西来满足她的虚荣心。

  就好比有些功成名就的人喜欢追求一些刺激的东西,他们要的根本不是刺激,而是跟别人不一样,仿佛这样就能让他们站在鄙视链顶端。

  用这样的低姿态取悦对方,无论对方是男是女,都会感到被取悦,因为这个姿势也表示了另一方的臣服。

  原随云有点庆幸他遇见的是二十岁,正处于懵懂又精明这个年纪的花满园。再晚个十年,他技巧再好也没什么用,三十岁的花满园已经是移花宫主,正值人生的高光时刻,不但阅历足够多,心性也难以动摇。

  随即,原随云停下了动作并抬起头。

  偷情虽然刺激,偷不着这种不上不下的快感更能让她备受折磨。

  然后,他就被花满园扑倒了。

  花满园见到抬起头的原随云,点点嫣红出现在他白皙的面庞上,为之平添了几分艳色。于是她想也不想就把原随云推倒,在他脸与脖子的交接处咬了一口。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花满园还想再进一步时,原随云把她推开到一边,又将自己被她扯开的衣领拉严实,“我要走了。”

  “你不许走。”花满园半是撒娇半是威胁和命令的声音传入他耳中。

  “你在外面待久了花满楼会出来找你,这次被他发现了,咱们就再也不会有见面的机会。”原随云略带委屈的说,“你知道花满楼不喜欢我的。”

  “蝙蝠公子就这么没用?你不是吹牛说皇宫都能来去自如,轻功卓绝不在楚留香之下么!”花满园踹了他一脚。

  原随云轻笑一声:“我可以来,但花满楼是你哥哥,你会不听他的话吗?他不想你见我,你就肯定不会再见我。”

  原随云其实不想走,他也不怕花满楼。

  但是被花满楼发现之后,花满园会如何选择呢?

  因为相同的经历,花满楼曾与他是无话不谈的密友,他向花满园求亲时也曾得到花满楼的祝福。在他蝙蝠公子的身份暴露后,花满楼没有对他指摘,也没有再和他来往。

  要是花满楼看到花满园和他在一起,生气的花满楼肯定不会愿意花满园跟他继续在一起。

  花满园是会站在他这边,告诉花满楼她是喜欢自己的,希望花满楼成全他们。还是继续扮演乖巧懂事的妹妹,跟着花满楼回家呢?

  原随云要逼她做出选择,是选他,还是选花满楼。他不能让花满园继续含糊不清,随便几句话就把他糊弄过去。这个女人就像泥鳅一样滑不溜秋。

  “我不会不见你的。”花满园躺进他怀里,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

  花满园还想让花满楼看见她和原随云衣衫不整的样子。在内心的恶意叫嚣和情欲的双重折磨下,花满园对原随云道:“你进来吧!”

  得到了她的同意,原随云心内大喜,也褪去了自己的衣物。虽然有违他要吊着花满园的计划,但得到了花满园的承诺也是不错的。

  花满园脑海中的小剧场又接着演了。

  脑海里的原随云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柄长剑,对小皇帝说:如果皇上的剑鞘可以容下我这柄剑,我就一辈子都服侍您。

  于是小皇帝就拿出了自己的祖传剑鞘,原随云缓缓将剑送入剑鞘,但没怎么用过的剑鞘还是感觉很不适应,连带拿着剑鞘小皇帝都在颤抖。

  原随云好不容易将剑完整的放进了剑鞘,为了让剑鞘合剑,原随云又开始缓慢的动作。

  等到小皇帝逐渐适应,甚至还觉得游戏有点高兴时。

  寝宫外原随云的手下说:公子,陛下的监护人出门来找她了。

  小皇帝无所畏惧:朕长大了,朕不怕,朕要学坏!

  原随云边服侍小皇帝边奉承:陛下真厉害!

  在原随云的主动下,小皇帝逐渐体会到了剑与剑鞘这个游戏的趣味性和愉悦性。

  开始挑剔起上一任大臣叶孤城了,觉得他不懂得怎么取悦圣心,还经常甩脸子。虽然原随云玩个游戏也掩盖不了他强烈的征服欲,但小皇帝无所谓,不过一个游戏而已,只要原随云愿意侍奉她,表面还继续奉承她,她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游戏玩了好一阵,花满园脑海里的小剧场突然被一句话吹散。

  “几位可否让在下进去与你家公子说几句话?”

  是花满楼!

  他这么快就找来了?

  他的声音如此清晰,还有些焦急。

  “唔……”原随云伸手捂住她的嘴,身下的动作未停。

  看样子原随云应该是不想让花满楼听见她的声音,这样他在门外的手下说不定就能把花满楼劝走。

  可花满楼要是进不来,那她的计划不就落空了么!

  花满园拿开原随云的手,原随云以为她明白自己的意思,便顺着她拿开了自己的手。

  花满园想说句话把花满楼引进来,比如喊原随云名字什么的。

  这样花满楼就知道她是在和原随云偷情了,同时也不算把原随云给卖了,毕竟情到浓时谁都会喊对方名字的嘛!

  可她一张嘴就变成了带着哭腔的“疼!”

  花满园:这都要怪原随云。

  原随云也呆愣住了,“你……”这是有走心偷情?

  花满园小声:“我是真的疼,求求你轻一点。”声音还有点颤抖。

  与此同时,门外传来了打斗声。

  原随云估算了一下双方的武力值,花满楼不杀生,就算他这次在怒极之下出手就是杀招,在怒气的加成下,他的手下应该也能在花满楼手下过个十招。

  于是原随云攻势一波快过一波。

  花满园知道了花满楼马上就要进来,估计他已经明白自己和原随云在干什么。也有些不管不顾,再加上气氛的感染下,从一开始受伤动物似的呜咽声逐渐放飞自我。

  十招……五招……

  花满楼就要进来了……

  原随云在他破门而入前释放了自己长达两年的思念在花满园体内。

  “八童!”

  “七哥。”花满园喘着声。

  花满楼进来后先是合上了门,随后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掀开了原随云,然后脱下了自己的外衣披到花满园身上。

  抱住了经过极度愉悦后身体还有些颤抖的花满园,又转头对原随云冷冷道:“我原以为你即便做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在有些地方上还能称得上一声君子。”

  “只有最卑鄙下流的男人才会逼迫女人做她不愿意的事。”

  原随云:说出来你不信,是她让我继续的。

  花满园:这跟我设想的好像不太一样。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