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31章 选择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茶壶里的水已经彻底凉了,花满园出去的时候,茶壶里的水还是滚烫的。

  将他们带上船来的男孩在给他们端了茶水后,并未候在门外继续等待吩咐。

  这里的海船并不大,多是一家人齐上阵,即便客流量大,也很少会从外面招人来帮工,毕竟从外面多招一个人就是多一份开支,所以为了节省开支,连十余岁的孩子都要过来帮家里的忙。

  花满楼猜男孩应该是去甲板上招呼其他客人了。

  这艘海船就这么大,花满园能去哪里呢?虽然心里明白花满园这么大的人不会把自己给弄没的,但他还是有着家长的通病。

  总觉得孩子出门一会儿就会丢。

  这时,男孩终于想起了这艘船上最有钱的男人,一手端着茶点,一手提着一壶热水进来了。

  花满楼走过去从他手中拿过热水,男孩感激道:“谢谢公子。”

  男孩在桌上摆放茶点,随后又要给花满楼泡茶。花满楼止住男孩的动作:“让我自己来吧。”

  花满楼趁他还未走又问道:“你知道方才与我一同来的姑娘去哪儿了吗?”

  “不知道。”

  这就是会说谎的人了,如果他此刻准确的说一个地点,虽然能短暂的安定一下花满楼焦急的心,可万一花满楼要过去查看。不就他说谎暴露的事么,暴露事小,被花满楼发现了什么从而耽误公子的计划才事大。

  男孩故意说的模糊,这样花满楼就会自己猜测,比如花满园是去上厕所了,又或者是去甲板吹海风了,去船上买小零食了等等。

  男孩又故意说:“公子是要找姑娘吗?不如让我去找找,这艘船说小不小,夫人说不定是在船上迷路了。我在船上长大,对这艘船的构造了若指掌,一定很快就能找到夫姑娘”

  花满楼笑道:“有劳你了。”说着,他又给了男孩一锭银子。

  男孩进过银子,千恩万谢的走出了舱门。他把银子往上抛又伸手接住。心道,可算是又拖延了花满楼一会儿。花满楼这下,就算要出来找人,怎么也得在他无功而返之后。

  又凉了一壶茶,男孩还没回来。花满楼的心情越来越焦急,他索性自己出去找花满园。

  男孩其实一直守在门外,他得负责拖住花满楼,以及汇报花满楼的动向给原随云身边的随从。

  “公子你怎么自己出来了?”男孩连忙冲了过去,挡住花满楼的前路。

  花满楼:“你不是在替我找人吗?”

  男孩:“……”

  男孩心内暗骂一声自己,一想到自己的任务,他就忘了自己应该扮演什么角色,故而情急之下冲过来拦住了花满楼。没想到花满楼居然还能这么冷静理智。

  “是啊,我找到了,所以才匆匆赶来告诉公子姑娘的所在。”男孩又随机扯了个谎。

  “她在哪里?”

  “在净手,我们这艘海船比较小,就只有一个净手的地方,现在客流量又很大,所以姑娘还在排队。现在应该是进去了。”男孩又说,“女人又不像男人,要方便随时随地都能方便。”

  “公子是要过去找姑娘吗?可是现在那处全是女人家,我是年纪小才没被轰出去。”

  男孩觉得自己这个谎说的太完美了,又能拖花满楼一段时间了。

  谁知花满楼并没有回去的准备,反而是神色淡淡的对他说:“即便你没找到,我也不会怪你。但你还这么小,不应该学人说谎。”

  男孩心一惊,花满楼怎么知道他在说谎,但他很快就镇定下来坚持道:“姑娘就是在净手的地方呀!”

  “多谢你了,我自己去找她吧。”花满楼没有与他继续争辩,直接走了。

  男孩的谎说的确实很好,如果谎的主人公是别人,花满楼就信了。

  可花满园,虽然不像无论什么地方都嫌脏,所以从不肯随便坐下来的邀月怜星一样有重度洁癖,但让她去排队上公厕……

  饶了她吧,她做不到。

  男孩见花满楼要去找花满园,急忙跑到原随云房门口将花满楼的动向汇报给了门口的随从。

  随从:“知道了,你回去吧!”

  ···

  在限定了范围的前提下,花满楼要找一个人并不难。

  他虽然看不见,但他的耳朵和鼻子都远超常人的灵敏。他其实只需要在船上走一圈就能发现花满园。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他沿着人声在船上走了一圈,甲板没有,驾驶舱没有,中层没有。

  花满楼几乎走遍船上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找到花满园。

  现在他感觉事情不对劲,他的心很乱。一方面他知道以花满园的武功,江湖上能打赢她的人屈指可数。另一方面他更怕花满园被人阴了,江湖不是纯粹以武力决胜的所在,武功再高的人也可能在名不见经传的人手里翻船。

  花满楼心乱如麻,他走到了最后一处所在,这艘船的另一间舱房。

  门外站着几名侍从,一个照面花满楼就发现这几人都是武功不凡之辈。

  “这间舱房已经被我家公子包了,这位兄台还是去别地坐吧!”一名侍从开口道。

  “几位可否让在下进去与你家公子说几句话?”花满楼的语调几近恳求。

  他觉得花满园就在里面,他总有种奇异的第六感。

  “不……”没等门口的侍从拒绝,房内又传出一声女人的尖叫。

  “疼!”

  是花满园的声音!她喊疼!

  随后又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即便男人把声音压的再低,花满楼也能听出这是原随云的声音。

  那门口的这些侍从都是原随云的侍从。

  花满楼霎时脸色苍白,即便过了两年,原随云居然还没停止对花满园的纠缠。

  “我是真的疼,求求你轻一点。”又是花满园的声音,这次她的语调还有些颤抖。

  花满园话音刚落,花满楼一掌挥出,门口的侍从早已做好和他交手的准备,对他的突然出手早有提防。

  花满楼出手并未留有余地,他攻击这些人的同时,还能听到从房间内传出的声音。

  他很清楚这些声音只有在某个场景再会出现。

  但越愤怒,他出手的时候就更加冷静,不过十招他就将这些人全打趴在地上。

  他没有踹开门,虽然那样比较有威慑力,但考虑到踹开门后,屋子里的花满园可能会被人看到,他便轻轻推开了门,然后将门关上并从屋内反锁,杜绝其他人进来的可能。

  “八童!”

  花满楼就算见不到也知道花满园现在肯定没穿衣服,他一把掀开原随云,随后赶紧脱下自己的外衣罩住她。

  其实屋子里的两个男人都看不见她,但衣服罩住的并不止是她的身体,而是给她心理上的安慰。

  “七哥!”花满园的身体和声音一样颤抖。

  花满楼听见这声‘七哥’心都要碎了,他用了自己毕生的自制力,才没有过去直接杀了原随云,而是转过头对他冷冷道:“我原以为你即便做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在有些地方上还能称得上一声君子。”

  “只有最卑鄙下流的男人才会逼迫女人做她不愿意的事。”

  ···

  花满楼冲进来的那一刻,花满园脑中有什么东西冲破了枷锁,枷锁破碎的瞬间她不止获得了身体上的快感,心里更是有了一种奇妙的刺激感。

  表现出来就是她被花满楼抱住的身体颤抖的更厉害了。

  花满楼以为她是创伤后遗症,没有安全感,而将她抱得更紧。

  花满园以为花满楼会因为她和原随云在一起而生气到失去理智。

  然而,花满楼直接把锅全给了原随云。

  花满园:这跟我想的不太一样啊!

  原随云:“你为什么不觉得她是自愿和我在一起的,现在应该是你坏了我们的好事。”

  笑有很多种,花满楼现在露出的,就是轻蔑的笑:“她要是想和你在一起,需要等两年么!”

  原随云噎住了,这是事实。

  花满园也猛然反应过来,是啊,她要是愿意和原随云在一起,不必跑回移花宫躲两年。

  花满楼也不知道她和原随云又和好了。

  处在花满楼的视角,估计就是她讨厌并且有点怕原随云,说不定在南王府那次的相遇,都被花满楼直接定性成原随云刻意纠缠。她从移花宫出来没多久原随云就跟来了,在南王府还刻意不让世子告诉他们来的客人是他。

  色令智昏,真的是色令智昏。光顾着和原随云做快乐的事,完全忘了信息不对称这茬。

  花满楼不知道她和原随云前两天又见面了啊!

  花满园觉得花满楼现在估计是什么话都听不进,一心只想弄死原随云。

  原随云也不负所望的拉起了花满楼的仇恨值:“她不愿和我在一起,难道想和你在一起?两年前花老太太也曾把她指给你,可她也没嫁给你,而是躲回了移花宫。”

  “说到底,她回移花宫其实是为了躲你,而不是我。”

  想当初原随云还不知道这两人是表兄妹,结果花满楼转头就去给花老太太吹耳边风,让花老太太把花满园指给自己。

  原随云先前还把他当自己小舅子,现在却知道这是个不容小觑竞争对手,说不定比那个在暗处的男人还要麻烦。

  近水楼台先得月,花满楼占尽了天时地利,他在求婚失败后,得到的是花满园的冷脸,就算是前不久,也是占了那个在暗处的倒霉鬼的便宜,才成功的再一次接近花满园。

  可花满楼呢?同样是没和花满园修成正果,花满园一出来,他们还是亲密无间的好兄妹,丝毫没有因为结婚失败而让他们之间的情谊产生隔阂。

  想到这里,原随云有点酸。

  花满楼:“如果是跟你比的话,我劝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比较好。”

  花满园惊呆了,哥哥你什么时候开嘲讽的这么溜了。

  原随云冷笑:“我们虽然经历相同,可无论武功还是文采你都未必能比得上我。”

  花满楼微笑:“我知道。”

  原随云一拳打在棉花上,心里一口闷气出不去。

  但他又得意的说:“她若是不喜欢我,为何要与我欢好,以她的武功,你认为我能制住她么?”

  “园儿,告诉他,你喜欢的人是谁。”刚刚才在床上得到了花满园的承诺的原随云飘的很,连对花满园的称呼都改了,以前都是直接叫她名字,或者叫个八童。

  可是他现在觉得自己和花满园的关系都走到这一步了,改个称呼也能显示两人关系的亲密。

  最重要的是,可以打击潜在情敌花满楼。

  只要握有决定权的花满园做出了选择,花满楼立刻就能被一票出局。

  花满园:“七哥,我被他下药了,现在浑身无力。”

  原随云:艹!

  花满楼:“呵!”

  “花满园,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原随云气的肺都要炸了。

  这特么是刚才在床上对他温软语的女人?毫不犹豫的反咬一口可还行!

  花满园没理他,装作被吓到的样子把头埋进了花满楼衣服里,哭唧唧求安慰:“七哥。”

  “你别怕,有七哥在不会让他再伤害你。”花满楼拍了拍她的背。

  “呵,你选了花满楼?”他的声音变得异常愤怒,他认为花满楼能被他当做情敌只不过是占了身份的优势,现在花满园虽然没有明说,却也暗示了他没有花满楼重要。

  他的地位还不如花满楼对她的看法重要。

  花满园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反咬原随云。

  事实上她现在甚至还有点生原随云的气。

  逼她站队?谁给原随云这王八蛋的权力?真以为和她好了就得到了她的心呢?

  花满园很清楚自己未来是要当移花宫主,未来的武林大佬。将来她有了权力肯定有不少投机分子想通过爬她的床来实现地位的跨越。

  但身为被索取者的花满园既大方也小气,她可以给这些人数不尽的金钱,却不会给他们能够变现的利益。

  譬如名声、武功、地位等等。

  这些东西会让他们脱离她的掌控倒是其次,主要是这些玩意儿容易容易让她被背刺,被人当做踏板。

  今天原随云能逼她站队,明天说不定就要逼她放弃移花宫,更狠的,原随云通过她进入移花宫的权力核心,进而架空她,再将她当做掌控移花宫的傀儡。

  倒不是说她不相信感情这玩意儿的持久度,她只是不相信没有人能不被权力腐化不被利益侵蚀。

  蝙蝠岛不就是个最好的例子吗,无争山庄已是武林第一世家,要是武林中推个武林盟主,原随云就算不被直接推上去,也是第一候选人。

  可原随云却还是通过蝙蝠岛来扩张自己的野心,以达到使自己成为江湖中最有权力的人的目的。

  退一万步说,花满园是给了原随云承诺啊,但她只是说以后会继续跟他见面,可没说会站队啊!

  众所周知,炮友在床上的话靠不住。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