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32章 黑锅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原公子两年前就该知道的事,现在又何必多此一问。”花满楼摇摇头。

  花满园都快给花满楼跪了,她哥这嘲讽开的越来越溜了,请问花如令知道吗?

  原随云冷笑:“呵,少给自己脸上贴金,她两年前虽然拒绝了我,可也没选你。”

  “原公子何必继续执着于此。”花满楼叹了口气,“我不想在此时此刻与你动手,请你离开吧!”毕竟房间内还有个无法动弹又□□的花满园,船上还有不少人,一旦花满楼和原随云起冲突,这个房间可能都会被毁掉,花满楼不想把船上的其他人引过来。

  所以他一直在尽量避免和原随云起冲突,希望原随云能赶紧走。算账的事,日后再说,现在他得先安置好花满园。

  花满楼这样说,原随云反而笑了:“你为何认为你是我的对手,有很多人对别人很了解,对自已却一无所知。”

  “如果是她,或许还有五六分胜算。”他虽然看不见,却能清楚的指着花满园的方位,“你对上我,却连三分的胜算也没有。”

  只有原随云知道,他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忍受着多大的煎熬。

  因为他即便是在被花满园背叛后,心里还是对她充满爱怜。

  他内心甚至隐隐有一种诡异的兴奋感,觉得这才是花满园会做的事。他开始觉得自己喜欢的,也许根本就不是一开始为了接近他而故意装成的单纯善良的花满园。

  也许他从一开始就是被最真实的花满园,擅于做自己的花满园所吸引,所以才对她念念不忘。

  是了!原随云猛然醒悟,花满园这次又拒绝他,肯定不会是因为花满楼。

  这特么可是永远都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的花满园!

  原随云毫不怀疑要是哪天邀月说要让花无缺当大宫主,第二天花无缺就会被以中暑、抑郁、被带去河边等各种惨烈的方式消失。

  虽然原随云不知道她这次是因为自己触犯到了她哪一方面的利益,但他才不想让花满园再一次得意。

  任何游戏,如果总是一个人占上风,那这游戏就没意思了。

  然而花满园更快一步:“七哥,你放他走吧!”她装作后怕的样子,“我……我现在不想见到他。”

  花满园一直都在观察原随云的微表情,生怕这王八蛋爆出她其实没中迷药的料。毕竟江湖上人人都会把脉,好吧,也不能说人人都会把脉,花满园就不会,不过花满楼是会的,或许是久病成医,他本人对于岐黄之术也颇有研究。

  所以花满园一见原随云神色好转,便猜测他对被背叛的愤怒已经消失,对她的爱意又占据了上风。

  那就为她背个黑锅好了。

  为爱背黑锅!

  实际上,熟知原随云的人都清楚,他并不是敢做不敢当的人。他要是下了迷药,早就承认了,连狡辩都懒得狡辩。

  可惜花满楼现在关心则乱,仅有的理智都用在克制自己不和原随云在房间内打起来上,根本无法想到这里。

  再加上原随云头上还顶着无恶不作的蝙蝠岛岛主头衔,现在说他强迫花满园,好像也没几个人会不信。

  花满楼听见花满园的话,心里充满对她的怜惜,以及对原随云的愤怒,但他还是用理智克制住了自己,才免于和原随云动起手来。

  花满楼冷冷道:“原公子既然已经得到想要的东西,就赶紧走吧!否则不要怪花满楼不客气了。”

  “你若是想让我走,何不自己亲口对我说。”原随云无视了花满楼,直接对花满园说,“或者你站起来把我赶出去。”

  “除非你亲自动手,否则我绝不出去。”

  原随云心内的恶意不断放大,他现在迫不及待的想看花满园会怎么做。推荐阅读sm..s..

  想让他把锅全部背下,可以。但他不能让花满园就这么简单的如愿。

  花满园有些烦躁,原随云怎么还不走,她都说得这么明白了。

  可惜原随云是个瞎子,她都没法儿对着原随云打眼色。

  是是是,她除了要保护自己的利益之外,还稍微夹带了那么一点对于花满楼的私心。

  她要是承认自己是主动和原随云好的,以花满楼的性格,就算心里喜欢她,估计也会尊重她的意见,大方的祝福他们,并且把自己的感情埋在心底。

  啧,亏她还以为花满楼会黑化,结果花满楼见着这种情形都能保持理智,要真被他知道真相,以后别说睡到花满楼了,说不定连兄妹都没得做,要开始跟她保持男女之间的距离了。

  于是花满园又哭的梨花带雨,一副逼不得已的委屈样:“原公子,求求你走吧,只要你不说出去,我保证不会向你追究今天的事。”她咬了下嘴唇,“日后咱们再见面,我也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原随云心内冷笑,呵,真是乖巧柔弱。花满园这示弱的本事用的可真是出神入化。

  原随云淡淡道:“我说过了,只要你站起来,亲自动手将我赶出去,我就会出去。”

  温顺乖巧的花满园,跟她平时相比也是别有一番风情。

  要不是还有个碍事的花满楼在,原随云真想抱着她继续未完之事。

  花满园心内暗骂原随云,就不能赶紧走么,非要逼着她现形。

  这时,花满楼道:“原公子若是要人赶才走,那花满楼也可以代劳。”

  原随云道:“我说过了,你绝不是我的对手,你甚至连三分的机会都没有。”

  “你应当知道人在愤怒的时候,总是会爆发出连他自己也想象不到的潜力。”

  “呵!”

  这时,花满园幽幽的声音又传入两人耳朵:“原公子先前说我与原公子交手至多五六分胜算,现在又让我动手将公子赶出去。这不是为难我么。”

  “既然原公子不走,那我们走便是了。”花满园又对花满楼说,“七哥,我现在没有力气,你帮我把衣服穿上,我们回去吧!”

  花满楼不疑有他,拿起床上的一件衣服就问她:“从哪里开始?”

  “这件是穿在外面的,你先拿我右手边的衣服,给我穿这个。”

  “好。”花满楼在她右手边摸索了一下,拿起一件衣服,“是这件吗?”

  “对!”

  然后花满楼就在花满园的指示下给她穿衣服。

  原随云没想到情形居然会这样发展,这两个人就直接无视他开始穿衣服了?

  他心里开始后悔,后悔自己没在花满园给自己递梯子的时候走。

  别说是让一个看不见的男人给女人穿衣服,就算是让普通男人给女人穿衣服,他也会碰到些不该碰的地方。

  更别说花满楼还差点跟花满园修成正果,一个在暗处的情敌就已经让原随云愁的不行,再来个近水楼台的花满楼……

  这一瞬间,原随云做下了决定:“如此说来,倒是我思虑不周,况且园儿也说让我离去,那我这就离开。”

  原随云心里又酸又气,他想告诫花满楼遵守一下兄妹之间的界限,但自己又没有立场去说教。

  待会儿他就派一个手下来给花满园穿衣服。

  都怪花满园!一点亏都不肯受着,口头便宜都不给他占。

  算了,要是能受委屈吃亏的就不是花满园了。原随云在心里默默的安慰自己。

  直到原随云走出去也没有人再度理他,花满楼专心给花满园穿衣服,花满园则是一心只想着如何不着痕迹的向花满楼展示自己的身体。

  花满园开始觉得现在的情形,远比她刚开始设想的要好得多。

  如果说她原先设想的是先激怒花满楼,然后在他的愤怒到达峰值的时候,再来一个反转,比如说她和原随云在一起只是把原随云当他的替身什么的。

  这……会心一击!绝对能打得他毫无还手之力。

  但是风险也挺大的,一个搞不好就翻车了。比如花满楼可能会说,既然你和原随云在一起了,就好好和人家在一起,不要心猿意马,好好对待人家,人家对你毕竟也是真心实意对你,怎么能为了一己私利把人家当利用的工具。

  从前花满楼就是把她当做小妹妹,可是吧,两个人一旦在同一个位置待久了不变换一下身份,就容易失去发展的可能。

  要不怎么说青梅竹马敌不过天降系呢!但假如这对青梅竹马中途分开了一段时间,再隐瞒身份变成天降系,稳了稳了。

  现在花满园不一样了,现在她是被花满楼救下来的女人啊!

  男人嘛,心里都有点英雄救美的情结,对自己救下来的女人总是有那么点特殊的。

  把握好这个机会,她就能把花满楼嘿嘿嘿!

  花满园打算趁着指挥花满楼给她穿裤子的时候借机生事。这时门口又响起了敲门声,一个女声在门外响起“花姑娘,公子派我来给您穿衣服。”

  花满园凶巴巴:“滚回去!”

  转过头她就半是可怜兮兮半是撒娇的对花满楼说:“我怕原随云又加害我,我不要她进来。”

  花满楼:“无妨,我帮你把衣服穿好。”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