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计划顺利的简直让花满园觉得毫无挑战性。

  她一开始也没想到原随云会躲在她被子里,原随云伸手抱她的时候,她就发现了他的身份,怒火中烧的花满园顺手就给了他一个大耳刮子。

  紧接着,她挥出的第二招时被原随云抓住了手腕。花满园这才稍微冷静了下来。

  是啊,在黑暗里她根本打不过原随云,更别说她都不清楚原随云的武功根底。

  于是花满园果断的示弱了,自大的狗男人被几句骗人的假话兴奋的冲昏了头,来不及思考以花满园平时对他都没什么好脸的性格怎么可能会说出这样既卑微又没有安全感的话。

  花满园可以一刀杀了原随云,但是她没有。毕竟她是个讲理的人,总得给别人一个辩解的机会,要是说得好,她以后还能拿来自己用。

  花满园:“嘘!”

  她让原随云安静,自己也没有说话。她不问,心虚的原随云心里便会特别慌乱,把所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全都在脑海中回顾一遍。

  倒时候她再问,心虚又慌张的原随云什么都能招出来。

  花满园才不认为原随云只同时养着她和金灵芝。

  说不定王八蛋还做了别的对不起她的事。

  花满园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但她觉得足够长了。她这个握刀的人都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被她拿刀抵着的原随云肯定是度秒如年。

  生命被人掌握在手里,下一秒也许就命丧黄泉的滋味并不好受。

  如果花满园能看清原随云此刻脸上的表情,她就不会贸贸然的开始下一步动作。

  原随云没有慌张,他的脸上依旧从容安详。

  可过了不久,他的神情变得隐忍,时不时的闷哼出声,最后他终于忍不住张开嘴喘了起来。

  身前还有锋利的刀刃对准他,原随云连动一下都不能。

  这种行为本身带来的愉悦,再加上动一下就会被夺走生命的恐惧和压抑感,刀尖起舞的刺激感让不可描述的欢愉都成倍的增加。

  现在原随云已经没工夫再去想花满园拿刀究竟是不是想玩什么play还是她本人有什么特殊的爱好。

  总之现在就是超爽的。

  “你会不会北派鸳鸯腿?”

  冲入云霄的时候,原随云听到了花满园温柔的声音。

  “嗯~”他现在无力思考这是不是陷阱题,毫不犹豫的回答了,极致的欢愉甚至让他的尾音都在打颤。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把它教给了金灵芝?”

  “嗯~”

  “两年前教的。”

  “嗯~”

  “认识我之前?”

  “嗯~”

  “你要带她去蝙蝠岛?”

  “嗯……啊啊啊!”

  原随云一瞬间痛清醒了,他疼的想把自己缩成一团,但花满园的刀还稳稳的对准他的肚子。从冲入云霄到跌入刀山只有一瞬间。刚才的欢愉有几倍的加成,现在的疼痛就要在那之上再翻几倍。

  花满园以前听过一种说法,说痛到一定程度的人是无法说谎的,因为这个时候他们脑子里

  只有痛这一个信息。

  可是她既不是专业的刑讯逼供人员,这里也没有工具给她使。她还不想原随云痛的大叫,因为她也不想应付听到动静赶来的花满楼。

  于是,她把刀换到了左手,右手去到了一个地方。

  疼痛可以,快乐也可以!

  然后原随云承认了要带金灵芝一起去蝙蝠岛。

  花满园又想起了以前听陆小凤说过扯到蛋很疼,有多疼呢?

  陆小凤脸色很难看,只说疼到想死。

  花满园一念原随云上了天堂,又一念原随云下了地狱。

  原随云虽然身体的某个地方还在疼,但还是止不住的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哈!你弄这么一出,居然只是因为吃金灵芝的醋。”

  说完,原随云又止不住的大笑。

  自大的狗男人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受苦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惹怒了花满园!

  花满园嫌他声音太大,伸手去捂他的嘴。她的手还没覆上原随云的嘴,原随云就不配合的转头。

  “嫌弃什么,我手上的东西不还是从你身体里跑出来的。我都没嫌,你哪来的脸嫌。”花满园凶道,“把头给我转回来!”

  原随云不理她,拒绝配合,并且保持沉默。

  他要是说自己嫌弃那东西的味道,就是嫌弃自己。

  但是花满园不管这么多,手就要往他嘴上盖。原随云握住她的手腕求饶:“我小声点,你别捂我嘴。”

  看原随云这副害怕的样子,花满园不但没有把手拿开的想法,甚至想让原随云把她手上的东西舔干净。

  她的刀还抵在他肚子上呢,可不就是任她宰割嘛!

  花满园露出愉悦的笑容威胁他:“你把我手上的东西舔掉,不然我就拿刀捅你。”

  “搞快点。”花满园把刀逼近一些。

  原随云:“那你还是捅我吧。”

  花满园:“……”

  原随云说的毫不在意,花满园反倒下不去手了,他这态度不像被劫持的战俘,反倒像个二大爷。

  花满园愣神的一瞬间,原随云看准机会,一只手扣住花满园左手的脉门,花满园只觉手腕又麻又痛,手里的匕首脱手,原随云接住匕首,手指一绕将匕首转了个方向。

  “园儿,把你手上的东西舔干净,不然我就拿刀捅你。”原随云轻笑道。

  花满园拿手到他身上抹了两下,嫌弃的说:“难闻死了。”

  原随云随手把匕首扔到地上:“下一次抓到人质,应该点他的穴,再砍断他的手脚,这样他就反抗不了你了。”

  “那我把匕首捡起来,你配合一下让我砍掉手脚?”花满园语气不太好,也不知道是因为被原随云反杀还是因为第一次劫持人质就失败而生闷气。

  原随云轻笑:“别生气,我和金灵芝不过是卖家与买家的关系。”

  “呵!”花满园冷笑,“你收集别人的秘密,是为了让顾客做你的工具。金灵芝有什么做工具的价值?”

  金灵芝是很受金老太太的宠爱不错,但她不过是个注定要被嫁出去的小孙女,运气好点不被拿去联姻,自己挑选夫婿。金家虽然有点钱,却怎么也轮不到她使。如果说势力就更别提了,没有哪个大家族会为了一个可有可无还要被嫁出去的小孙女付出过多的精力。

  说的很残酷,可现实就是这样。女儿不能做生意,不能参加科举,不能自立,更不能继承家业。而且又要嫁出去,那么家族更不可能为此付出更多的精力。

  只要能尽到妻子的义务,为夫家繁衍子嗣,再认得几个字管家持家就行。联姻听起来像是把两个家族绑在一起的样子,实际上也就是为两家关系起个锦上添花的作用,出了事跑得比谁都快。

  花满园能想到的,原随云肯定早就想到了。

  她更不爽了,原随云居然还敢对她说谎隐瞒。

  “是她主动来找我的。”原随云感觉出她似乎更不高兴了,便把金灵芝去蝙蝠岛的原因说清,“华山派有个人欺负了她,用的正是清风十三式,所以她便要买下这本秘籍,让那人也在她手下栽个跟头。”

  “你为什么不直接卖给她,还要兜这么大一圈子带她去蝙蝠岛。”

  “蝙蝠岛的商品向来是有价竞拍,她若想买清风十三式就自己准备好钱和其他人竞拍,我不可能单独卖给她。”

  真是冷酷的狗男人。

  等等!

  “你是不是跟所有的女友都炫耀过你会的三十三种武功和蝙蝠岛主的身份。”

  原随云沉默。

  花满园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呵呵两声。

  真是虚荣又骚包的狗男人。

  然后她心里又有一种感觉,就好像男朋友送了你一件礼物,并且说这是自己历尽千辛万苦才找到的,你开开心心的把礼物收藏好,觉得自己是最特殊的那个。转头就发现他给所有女友都送了一模一样的,说辞都没变,包装还是同款。

  最惨的是,你还发现这个礼物就是个不值钱的废铜烂铁,路边摊上九两九送货到家。

  感觉到花满园语气里的嘲讽,原随云马上强调:“你说的我好像是那种喝了酒就胡乱跟人吹嘘的没本事酒鬼一样。我明明只跟三个女人说过这件事。”

  花满园玩味的说:“哦~~~”

  原随云发现自己又中了陷阱题,不过他也没什么需要隐瞒的:“你、金灵芝和……枯梅大师。”

  花满园:“一碗水要端平,请按照时间先后顺序说。”

  “枯梅大师、金灵芝、你。”

  花满园下床去捡匕首。

  原随云从后面抱住她,“你听我解释。”

  花满园:“你先让我去捡匕首。”

  原随云松手,花满园顺着当时匕首落地发出声音的地方去找。原随云记得比她清楚,先一步找到匕首,并且乖乖的交到她手上。

  花满园拿匕首对着他,“我好了,你继续说吧!”

  “我和枯梅大师的关系,就同你和司空摘星的关系一样。”他看不到花满园的神情,无法从中判断她的心情。话到嘴边,原随云又踌躇了一会儿才小声的说,生怕自己这句话又让花满园不高兴。

  “等等!枯梅大师!”花满园突然回忆起枯梅大师是谁,一个震惊差点把匕首都掉地上。

  花满园对枯梅大师还真有点印象,毕竟华山派虽然挑选门徒不分男女,却从很久前开始就一直是女子掌权。

  现任掌门枯梅大师在江湖上崭露头角的时间比邀月还早一些。

  不过枯梅大师的实力跟邀月差了十个花满园。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花满园虽然没见过她,却也知道枯梅大师出了名的铁血严肃!

  原随云听出了她的震惊,他道:“无争山庄和华山派的关系本就很深,她也可以说是看着我长大的。她既把我当儿子看,又把我当情人看。”

  花满园:“这是……养成吗?”

  “当然不是。”原随云又笑笑,不知道是自嘲还是嘲笑枯梅师太,“原本她是把我当儿子看的,你也知道,她既没有情人也没有丈夫,子嗣就更别提了。再加上她经常代表华山派到无争山庄来走动,见到我的机会多了,自然而然的,她就把我当儿子看。”

  “后来我失明了,她就出现了别样的心思。”

  “只要是人就会有感情,就会渴求肌肤上的触碰。枯梅大师也不例外,而且她认为只有瞎子才不在乎她的外貌和年纪,对她才会动真心。”

  花满园懂了,难怪原随云说自己和枯梅大师的关系就像她和司空摘星一样。

  小孩子其实很能发现大人对自己的情感并且加以利用。

  花满园小时候就仗着花老太太的宠爱经常欺负侄子侄女。因为无论她是对是错,在老太太眼里她都是受委屈的那个。

  但她就不敢在花老爷面前这样做,因为花老爷作为大家长即便心里偏向谁,面子上也要保持一碗水端平。

  再加上原随云从小就失明,对情绪的感知就更加的敏锐了。

  花满园觉得枯梅大师有点傻,缺男人,上外头包一个不就行了。再说了,为了当掌门,肯定不少男弟子们愿意洗干净屁股爬上她的床。喜欢什么类型的,随便挑!

  非要去玩养成,玩的翻车了吧。

  仔细一想,邀月和花无缺也可以……

  等等我在想什么,不可以,无缺要是和邀月在一起了,不就从弟弟变成后爹了吗!

  再一想其实无缺长得还挺像江枫的,还可以当替身情人……

  打住,花满园,你不可以在心里乱想你妈和你弟弟。

  花满园正色道:“接着说下一个。”

  “金灵芝的事你不都知道?”过了会儿他又接着说,“鸳鸯腿也是我在认识你之前教她的。”

  想到原随云送自己礼物还要先欠着,花满园在他腰上使劲儿掐了一下,原随云痛的倒抽气,“你怎么又掐我。”

  “没什么,就是想打你了。你有意见吗?”

  原随云毫不犹豫:“没有。”

  接着他又有些委屈的说:“我当时以为我和金家的婚事水到渠成,便把她当自己人教了她点武功。后来我也想教你的,谁知道你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他意有所指,“本来这个时候我孩子都有了。”

  花满园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凉凉道:“谁让你退婚呢!”

  原随云不想再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无意义的事上,翻身把花满园压在身下:“再说下去一个晚上就没了,咱们抓紧时间做些别的事。”

  说完,便伸手去解开她的衣物,他才解开花满园的腰带又突然停了手,警惕道:“有人朝你房间来了,是个男的。”

  过了会儿原随云意识到不对劲,朝她叫道:“是不是你另一个情夫!不然为什么半夜里过来。”

  “我……我不知道。”花满园被他这副正宫语气叫懵了,明明他才是养在外面的小三。

  原随云冷笑:“你不知道,你还能不知道。”

  “可是我已经跟他分手了,就在跟你好的前几天。”花满园理亏,说起话来都弱弱的。

  “分手了?呵!看样子人家还对你念念不忘呢!”原随云话里话外都是刺。

  花满园做贼心虚,也没敢骂回去。她现在就怕待会儿叶孤城来了见到原随云后,她该怎么圆场。

  她又不敢跟在气头上的原随云说,让他躲衣柜里,或者躲床底下。

  “你说话啊,你怎么不说话了。刚才质问我的时候不还挺能的么!”

  花满园低头任嘲。

  “呵!”

  原随云嘲讽了花满园之后,又冷笑道:“听他脚步声,没想到你这个情夫还是个我认识的人!”

  “什么情夫,那人肯定是采花贼,你给我躲床底下去,待会他一进来就打他。”花满园把原随云从自己身上推开,又把他踢到床下。

  “你倒是会颠倒黑白,你以为我还会信你么!”白天被花满园反咬一口的事还记忆犹新,原随云傻了才信她。

  “去啊你!”花满园嗔怒着推了他一把。

  原随云这才不情不愿的躲在床边,拒绝躲在床底。

  花满园盖好被子,装作熟睡的样子。

  叶孤城的轻功很好,就连花满楼在几步的距离内,也听不出他的脚步声。

  原随云隔这么远都能听到那人的脚步声,可见来人绝对不是叶孤城。

  还是原随云认识的人。那么来的人到底是谁呢?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