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37章 答案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来人刚从窗户翻进来,就被埋伏好的原随云点了穴。

  花满园点起桌上的灯,举着灯过去查看来的人究竟是谁。

  原随云见她这副模样,嘲讽道:“装的还挺像的,没想这种人你都看得上。”

  “都说了不认识,肯定是采花的。”花满园嘟囔。

  “呵。”原随云嘲讽的笑道,意指花满园在船上反咬他一口的事。

  花满园自知理亏,也不回嘴,只是举着灯仔细看来人的相貌。

  满脸胡子,紫红缎子大衣。

  等等,这个特征。

  “绣花大盗!”花满园脱口而出。

  原随云也愣了一下:“真是想不到,原来金九龄就是绣花大盗!”原随云看不见他的装扮,只能听脚步声辨认,“难怪他要故意改变自己的脚步声。”

  花满园和他都明白,金九龄这么做是为了瞒过花满楼。特地深夜前来,也是因为花满楼平时的这个时候都已就寝。

  花满园一副‘终于轮到我了’的表情气愤道:“我就知道,他专挑熟人下手,我们家这么有钱,他肯定不会放过。”

  不过金九龄是怎么知道她的房间就在这里?

  花满园觉得别庄里的下人该清理一波了。

  “他若单纯只为钱,何必特意潜入你的房间。”原随云打断了花满园的思路。

  他又问道:“我听说花满楼也参与了追捕绣花大盗的计划,你要把他交给花满楼吗?”

  “当然不。”花满园想也不想就否决了,“把他交出去,不就暴露了咱俩的事么。”

  原随云刺道:“跟我好就那么见不得人?还是你怕被你另一个情夫知道?”

  “都说了,早就分手了,你干嘛还翻旧账。”

  “最好是这样。”原随云冷哼,“不然……”

  “不然你想怎么样?杀了我?把我绑去蝙蝠岛搬砖?”花满园白了他一眼,小声嘟囔,“咱俩是偷情,你要求还这么高。”

  原随云凉凉道:“也不知道是谁,觉得我和金灵芝还有来往就要拿刀杀了我。”他虽然语气不好,心里却很高兴,只有喜欢一个人在意一个人的时候,才会吃醋,花满园越酸,他就越高兴。

  然而,花满园并没有吃金灵芝的醋,老双标人花满园只是不能忍受自己被人当鱼养。

  但她也不能说出来,说出来原随云发火倒是其次,她就怕他又要追问花满园的另一个情夫是谁。

  唉,好烦啊,为什么原随云就不能安安静静的等她翻牌子。

  花满园不说话,原随云以为自己说中了她的心思,她羞得不敢再开口。他又觉得是自己给花满园的安全感不够,宽慰她:“我不是那种见一个爱一个的人,我都苦苦等了你两年,这还不能证明什么吗?”

  花满园一听,虽然这话跟刚才她假哭时哄她的话差不多,但不同的心境又有不同的体会。花满园心里又燃起了一股对原随云的愧疚心。

  好歹人家是家里独苗,二十好几的优质青年,要不是她当年横插一脚,说不定原随云跟金灵芝都能两年抱仨。

  原随云又说:“我对你掏心掏肺,绝无欺瞒,即便你骗花满楼说我对你下了药,拿刀指着我,对我露出杀意,我也不忍心苛责你。你可不可以也对我好一点,不要对我有所隐瞒。至少……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好不好。”

  花满园低着头沉浸在愧疚中,听着原随云卑微的话,才想说个‘嗯’就听见原随云后半句话。

  这个男的,这个男的怎么就那么心机呢!

  合着还是在这里等她。

  花满园就算和叶孤城分手的时候不太愉快,还总说一个好的前任就该和死人一样安静。可再怎么说也是她花满园骗炮白女票,她要再把叶孤城暴露给原随云,给人家一个天外飞锅,她还是不是人了,花满园自问这点良心她还是有的。

  花满园:“你刚才不还说金九龄是我姘头么,我承认了,就是他,把他送去蝙蝠岛搬砖,还是扔进南海沉塘都随你,只要你消了气比什么都强。我最爱的还是你。”

  被点穴扔在一旁的金九龄:“……”

  “少敷衍我了,你以为我不知道是谁么!”

  花满园不是很配合的拆他台:“你刚刚还说是金九龄。”

  谁知道原随云被拆台后,非但没有尴尬,反而还很自负的说:“他不过是猜测之一,江湖上你认识的男人不多,本来我觉得会是西门吹雪。可那天我来别庄找你时,你那模样分明是才与情人吵架不久。西门吹雪又不在岭南,就只剩下金九龄和陆小凤了。”

  “金九龄虽然是你在岭南才认识的,年纪也能当你爹,可万一你就猪油蒙了心,不爱吃鱼翅燕窝想去吃些糟心伤胃的东西呢!”

  原随云下结论:“既然金九龄不是,那就只能是陆小凤了。”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花满园看他猜了大半天,本来都猜对了一半,毕竟猜到西门吹雪了,也差不多快够得上叶孤城了。结果他又选了个完全错误的答案。

  说到最后原随云都开始嫌弃她的眼光:“我这样对你一心一意的男人你不要,偏偏选个见一个爱一个红颜遍天下的浪子。你只吃金灵芝的醋就要拿刀杀我,陆小凤有多少条命够你杀的?”

  得,她算是明白了,只要她喜欢的不是原随云,就算是神仙都能被他用婆婆相媳妇的眼光在鸡蛋里挑一遍骨头。

  “还是……陆小凤魅力大到你舍不得吃他的醋,所以才自己生闷气?”原随云又道,他说的自己心里又开始泛酸水。

  原随云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毕竟他那天去花家别庄找花满园的时候,花满园就是在生闷气。

  想到花满园拿刀对着自己,原随云方才心里得意,现在对比一下陆小凤的待遇,心里又不是滋味。气得指着花满园骂:“你就知道欺负我!”

  花满园看他跑的越来越偏,终于忍不住开口:“你有没有想过,那个人也许会是叶孤城。”

  原随云嗤笑:“我和他打过几次交道,叶孤城不近女色这点倒是真的。年近四十也不娶妻生子,这辈子估计就抱着剑过了。”

  花满园:“……”

  行吧,她都说出正确答案了,他还坚持是陆小凤,那就……陆小凤吧!

  反正陆小凤的朋友嘛,不坑他个把两次的都不能说自己是陆小凤的真朋友。

  再说了陆小凤一直很想当自己情人,让他当一个名誉情人也是圆了他这几年的愿望。

  花满园:真是两全其美!

  金九龄:你们到底还要把我当空气多久啊!

  ···

  拌嘴归拌嘴,原随云也不可能真的和她生气冷战,花满园都不用哄,他自己就调节好了情绪和花满园一起处理金九龄的事。

  要不怎么说认真的男人最迷人了,花满园都忍不住在原随云下巴处亲了一下,要不是不合时宜,她都想把原随云拉回床上。

  原随云很满意她的主动,但又故意掩饰自己的开心,别扭的哼了一声:“知道我的好了?”

  “你一直都很好嘛!”说着,花满园又亲了他一下。

  被心爱的女人吹嘘让原随云有些飘飘然。

  但他不是会因为情爱而耽误正事的人。

  金九龄已被他们带到了别庄外一个废弃许久的木屋里。

  花满园点燃了火折,她环顾四周,看到木屋里的灯中还有些许灯油,便把灯点燃,又吹灭了火折。

  原随云解了金九龄的哑穴,问道:“你为何要闯入花姑娘的闺房?”

  金九龄道:“花家是江南首富,花姑娘更是家中唯一的女儿,她的珠宝首饰自然不少。所以我便深夜潜入她闺房盗取。却不想竟然被原公子抓住了。”

  原随云笑道:“看来你不愿意说实话。不过没关系,我一向很擅长让人说实话。”

  他拿出了一把匕首,正是花满园先前拿的那把。

  金九龄见状,说道:“我知道原公子温文尔雅,是武林中少有的世家子弟,也是位真正的君子。严刑逼供这种事,公子想必是万万做不出来的。”

  然后原随云手起刀落,金九龄的一颗眼珠就从他眼眶中掉了出来。

  “啊啊啊啊!”金九龄痛苦难耐,血液顺着他的脸颊留下。

  原随云还是那副面带微笑的样子,“你把我当成花满楼了吗?”

  原随云是个高傲的人,很讨厌别人拿他去做比较,在他眼里,江湖上没有哪个同辈之人能与他相比较。

  可江湖上的好事者们就喜欢把两个看起来相似的人放在一起比较,比如同样喜欢穿白衣,又同为当代顶尖剑客的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又比如女人缘极好还都很会破案的楚留香和陆小凤。

  以及,原随云和花满楼。

  但只要不说到原随云面前,他也无所谓。

  不巧的是,金九龄他真的就把原随云当成了花满楼2.0。

  他和花满楼认识的时日较多,对原随云的认知只能通过江湖传闻以及原随云在南王府的表现来塑造。

  江湖传闻,原随云文武双全,而且温文尔雅,品行敦厚,听上去好像和花满楼没什么区别,而且他本人在南王府的表现,也与传闻一致。

  也不怪出了名会看眼色的金九龄在他这里翻了车。

  毕竟连已经成功攻略原随云的花满园,一开始也把他当成花满楼2.0,幸好她在察觉出不对劲的时候马上转变了思路。

  不然小肚鸡肠的原随云肯定就要把她卖去蝙蝠岛。

  在原随云举起匕首要对金九龄的另一只眼睛下手时,金九龄看出他和花满楼完全不一样,是个真正心狠手辣的人,立即说道:“我说!原公子想问什么,我全都说出来!”

  原随云这才放过了他。

  金九龄又说:“我说实话可以,但公子要答应放我一命。”

  “我答应你,但你若是再敢说半句假话,我不但要你的另一只眼睛,你的舌头和手脚也保不住。”

  “我该如何相信公子?”

  “你还有别的选择吗?”

  于是金九龄只能将他的目的说出来。

  事情还要回到前不久花满楼从绣花大盗,也就是金九龄手里救下薛冰的时候说起。

  花满楼救下薛冰后,陆小凤又和公孙大娘有了联系。原本金九龄想把绣花大盗的罪名嫁祸给公孙大娘,可他没想到自己在中途绑架薛冰时会被花满楼发现,并让花满楼救下薛冰。

  薛冰是公孙大娘的八妹,公孙大娘若是真的绣花大盗怎么可能会去绑架自己的妹妹。这也让陆小凤找到了案件的突破口,陆小凤和公孙大娘联系上了。

  花满园插话:“为什么你非要把罪名嫁祸给公孙大娘?”

  原因很简单,为了当场面人。

  金九龄虽然只是一名捕头,却一直过着如世家公子一般奢华的生活,他要喝一流的酒,穿最时新的衣服,坐一流的马车,点最贵的花魁。

  他只是一个领着固定工资的捕头,并没有这么多钱供他挥霍,虽然他本人声称自己靠相马和辨别古董字画就能让他过一流的日子。但这些不过是骗人的。

  实际上,他的钱都是他的情人,公孙大娘的二妹,也就是红鞋子的二娘拿红鞋子的公款给他挥霍的。二娘为了供金九龄的挥霍,已将红鞋子的公款亏空。

  他们知道亏空公款这件事迟早会被公孙大娘发现,便想出了这个法子来嫁祸公孙大娘。公孙大娘一死,二娘成为红鞋子的新一任首领,亏空公款的事也就不了了之。

  包括请陆小凤来破案,都是金九龄自导自演的。

  花满园还是不明白:“这件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金九龄继续说,原来在陆小凤猜到绣花大盗是金九龄后,他顾念往日的朋友情谊,几次暗示金九龄收手,让他去自首。

  金九龄见自己的身份被发现,脑中立刻有了个计划。

  他先用绣花大盗的身份绑架花满园,等事情闹大后,他再用本来的身份将花满园救出,最好再看些不该看的。

  花满园是未出阁的姑娘,被人绑架已经是名声大毁。而金九龄既是救她的人,也看到了些不该看的。为了保全名声花满园无论如何都将下嫁给他。

  如此一来,他不但娶了陆小凤最爱的女人,同时陆小凤还得看在花满楼的面子上不将他的身份揭发。

  他既报复到了陆小凤,又免去了身份被陆小凤揭露的后顾之忧,还能得到一个有着一大笔嫁妆的漂亮老婆。

  听了金九龄这话后,花满园仅存的一点点让陆小凤给叶孤城背锅的良心都不痛了。

  这他妈……相比之下她这也太冤了吧!

  原随云冷笑:“凭你也敢肖想吃天鹅肉。”他都还没把花满园娶进门,金九龄哪来的胆子和自信。

  “陆小凤,又是陆小凤。”原随云咬牙切齿,扬起手就要扇金九龄一巴掌来发泄自己的怒气。

  花满园抱住他:“别,你别扇他!”

  原随云挣脱不开她的手臂,奋力扭动身体:“你松手,让我去扇他两巴掌。”他大叫,“你不让我扇他,是因为陆小凤还是你跟他也有暧昧?”

  花满园委屈道:“你打死了他,他盗走的十八斛明珠、七十卷价值连城的字画,八十万两镖银,镇东保的一批红货,还有金沙河的九万两金叶子,我上哪里拿呀!”

  原随云听后,立刻停止了挣扎,花满园也松了手,原随云伸出手,怜惜的抚着她的脸:“是我错怪你了。”

  “公子和姑娘倒也不必因为我的事而大动干戈。”金九龄突然开口道,或许是知道自己还没那么快死,金九龄还有心情笑,“毕竟,就算我不找花姑娘,也会找其他女人。”

  实际上,金九龄从很早之前就打算以后退休后找个有钱漂亮又家世清白的老婆养他,不是花满园也会是别人。本来他的计划没有这么早,可惜陆小凤太快的察觉到了他的身份,逼得他不得不把这个计划提前。

  他之所以一直与二娘保持地下恋情,一是二娘有钱又听话,寻常女人不但不愿意没名没分的跟一个男人十几年,更不愿意这个男人用她的钱去寻欢作乐;二是金九龄觉得二娘的身份配不上他,等他找到了接盘侠,就会把二娘踹掉。

  别说花满园了,哪怕是原随云都惊讶到说不出话,这特么,这特么才是史无前例的人渣啊!

  仔细一想,二娘和金九龄还是挺般配的。

  一个为了把自己当用完就扔的钱袋子的男人背叛姐妹,一个专挑熟人下黑手。

  锁死,这对给老子锁死!

  花满园才不会因为金九龄是个史无前例的人渣而同情为虎作伥的二娘。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