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微风吹过,带来阵阵花香,三位青年男女正坐在花厅内。

  花厅的桌上摆了一壶酒,一壶茶,几盘水果和几盘糕点。但此刻谁也没有心思享用这些东西。

  因为陆小凤带来了最新的消息。

  绣花大盗死了,与此同时绣花大盗是金九龄的事也被传了出来。

  据说是绣花大盗的受害者们重金请了不少杀手去对付绣花大盗。他们算到绣花大盗偷来的那些赃物必定得通过黑市转卖,便时刻关注黑市的上新。终于让他们蹲到了一些线索,再顺藤摸瓜查下去。首发..m..

  绣花大盗身份水落石出的同时也人头落地。

  还有人顺着金九龄过往的豪奢生活细扒,将他每月的工资和外快如数列出。

  金九龄这些年的收入甚至都买不起他手上的折扇。

  答案呼之欲出,金九龄恐怕早就开始做四处偷盗的事来维持自己的豪奢。

  又有人顺着绣花大盗的作案轨迹理了理金九龄和受害者们的关系。

  南王府宝库遭盗就被陆小凤断定为熟人作案,南王府戒备森严,要想越过重重守卫已是不易,更何况还要进入宝库。不是熟知路线的人绝对不可能办到。

  金九龄与前任南王府总管江重威是多年好友,经常借着探望好友的由头去南王府。

  这一下,其他受害者们也都坐不住了,纷纷表示或多或少的被金九龄套过话。

  这金九龄虽然身在公门,却也算半个江湖中人,更何况金九龄又极喜欢到武林中的各种场合刷存在感,大大小小的门派或听说或见过他本人。

  现在绣花大盗的真相一出,往常看不惯金九龄做派的人便嘲讽他难怪在六扇门三十多年都混不出头,心思都花在刷存在感上,不知道提升自己的业务水平,加强自身建设。

  据说上面这段是南王世子说的。

  江重威受伤辞职后,世子便请了江湖上也颇有名声的金九龄来当总管。现在知道自己引狼入室,世子自然不可能骂自己看走眼,便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了金九龄头上。

  反正人都死了,骂错了他还能反驳不成。

  陆小凤喝了一杯闷酒,苦笑道:“没想到金九龄居然是这样死的。”

  花满园默默在心里告诉他,金九龄其实还没死。

  不过落在原随云手里,是死是活都不重要了。能让他用剩下的生命发挥余热为蝙蝠岛的建设添砖加瓦才是重要的。

  “他盗来的那些财物被追回来了吗?”花满楼问陆小凤。

  陆小凤摇头:“那些东西早就被金九龄挂上了黑市,黑市向来是认钱不认人的地方,也不管这东西以前是谁的,只要入了黑市只能提钱来赎。”

  花满园在心里夸了一下原随云的办事效率,短短几天,既放出了金九龄已死的风声,又把这些财物给处理了。转卖财物的钱自然都会落入花满园的口袋。

  但是花满园这么大方的人,怎么可能自己吃肉让人家啃骨头呢,当然是借花献佛送给了三成给出力的原随云。

  对原随云来说,这批财物虽然价值不菲,但金九龄这个人的价值却更大,他能单枪匹马干下数件大案已是有一定的能力。更何况在六扇门呆了三十余年的金九龄,脑子里肯定还有价值更大的秘密。

  想必金九龄此刻已经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求原随云留他一命了,不榨干他最后一滴价值前,原随云才不会让他轻易的死去。

  这也是为什么原随云那么轻易的答应留他一命的原因。

  陆小凤又继续说红鞋子是怎么处置叛徒二娘的。

  花满园不太关心别人组织的家事,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陆小凤讪讪道:“我讲的有这么无聊么,你怎么都打哈欠了。我还觉得我口才挺好的。”

  “我也发现你最近白天经常犯困,但你最近每天都睡挺早的。”花满楼一边说,一只手把上了花满园的脉。

  花满园:“……”

  她觉得花满楼可能以为她怀孕了。原随云那件事才几天啊,她怎么可能怀孕啊!

  花满园:“只是最近有点失眠而已。”

  陆小凤:“是不是水土不服?”

  花满楼松了手:“可是你之前虽然睡得晚些,却也没有失眠或者白天犯困。”

  陆小凤调侃道:“难道你最近几天晚上和猴精一起去做贼了?”

  听到陆小凤的话,花满园差点身子一抖,可是一想到身边坐着的花满楼超敏锐的,她就忍住了。

  不愧是江湖上有名的侦探!居然瞎说都能够到答案的边。

  白日犯困当然是因为晚上没睡好,晚上为什么没睡好?因为原随云每天晚上都会悄悄潜入她房间,清晨再偷偷离去。

  于是花满园可怜兮兮的对花满楼说:“自从那天坐完海船回来,我晚上就老睡不着。”

  她的话一出来,花满楼脸上就布满了愧疚的神色,“是不是做噩梦了?”

  陆小凤好奇的插话:“海船怎么了?花满园为什么会做噩梦?”

  花满园面无表情:“没什么,只是我掉海里了。”

  陆小凤:“噗哈哈哈,你这么大个人人居然能掉海里。”

  花满楼严肃道:“陆小凤!”

  陆小凤马上闭嘴,并且打算等下次见到司空摘星把这件事说给他一起笑。

  然后陆小凤又继续聊起了绣花大盗的事。

  花满园看到话题被转移,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

  陆小凤讲完后,花满楼又道:“既然绣花大盗的事解决了,我们也该回江南了。”

  他接着问花满园:“你是回移花宫,还是和我一起回百花楼?”

  花满园马上说:“我和你回百花楼!”

  倾家荡产pick百花楼!

  花满楼问她去不去百花楼代表了什么?代表了他想通了,不再躲着她了!

  这几天花满楼一直躲着她,要不是陆小凤今天来找他们两个,说不定还能再继续躲下去。

  现在不但不躲着她了,还主动邀请她一起去百花楼。

  这是什么,这是要跟她一起过二人世界啊!

  就算花满楼没有别的意思,可是花前月下,孤男寡女……

  光是想一想花满园都要把持不住了。

  花满园感激的看了眼陆小凤,要不是他今天的突然到来,说不定和花满楼回百花楼的日子还要往后推。

  陆小凤:“也带上我一起去百花楼吧!”

  花满园马上沉了脸:“你最近不是和薛冰在一起吗?你难道还想携家带口过来?”

  陆小凤讪讪笑:“我一个人来,一个人来。”

  “把对你一往情深的薛冰抛下,你还要不要脸了!”

  陆小凤小声喃喃:“我为什么感觉她在针对我?”

  懂还是花满楼懂他:“你是不是又被母老虎咬了一口?”

  陆小凤苦笑:“不是一口,是好几口,而且是好几只一起咬的。”

  花满园明白了,她兴冲冲的准备吃瓜,“这里面也包括公孙大娘?”

  陆小凤有些惊讶她怎么会知道与公孙大娘有关,但还是点了点头。

  “总之我是不能再继续待在岭南了,你们把我一起带到百花楼吧,让我睡柴房都行。”

  这一次连花满楼都有些被惊到:“你到底惹上了哪家姑娘,连睡柴房都行?”

  陆小凤惊恐的问:“难道你真的要我睡柴房?”

  花满楼诧异的说:“是你自己要求的呀!”

  陆小凤叹息道:“唉,算了。只要能躲开那几个女人,让我睡一辈子的柴房我都乐意。”

  花满园和花满楼:“呵呵!”

  看来大家都很清楚,在这方面,陆小凤说的话就跟放屁一样。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动身回百花楼?”陆小凤好似没听出笑里的嘲讽,没事人的一样问道。

  花满楼询问花满园的意见:“你想什么时候动身?”

  花满园:“三天后吧!”

  好歹给她点时间跟原随云告别。

  ···

  出乎她意料的是,叶孤城不知道从哪里听来她要回江南,居然在她临行前一天来找她了。

  看到叶孤城的那一刻,花满园居然一点都不生气,明明她之前还因为叶孤城迁怒原随云。

  老实说,由于原随云的强势插-入,花满园都把叶孤城忘脑后去了。

  她对叶孤城的感情很矛盾,一方面心里把他当速食快餐希望叶孤城之后永不出现在她面前,毕竟一个优秀的前任就要和死人一样安静;可当叶孤城本人出现在她面前时,他那禁-欲的气质又勾起了花满园心底对他的热爱。

  这个男人,身上仿佛有个隐形的钩子,一见面就抓住了她。

  花满楼和陆小凤见到叶孤城时也很惊讶,他们和叶孤城并没多少交情,况且叶孤城也不是那种喜欢交朋友的人。

  不过花满楼还是笑着欢迎他:“叶城主光临,寒舍蓬荜生辉。”

  “叶城主你的胡子怎么没了?”陆小凤问道。

  叶孤城:“顺手剃了。”

  陆小凤虽然觉得这里面可能另有隐情,但想起自己被西门吹雪和花满园两人,一人一剑剃掉的两撇胡子,便不再多问。

  叶城主一定也和他一样,对于失去的胡子很伤心吧!

  花满楼问道:“不知叶城主为何光临寒舍?”

  叶孤城:“我听说你们不日就要回江南,所以前来找花姑娘。”

  花满楼皱眉:“叶城主莫非是来找她一较高下的?”

  花满园:“我们已经较量过了。”

  叶孤城:“她在上面。”

  陆小凤大喜过望:“我就说了吧,花满园肯定不会吃亏的。”

  花满楼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不过既然花满园不但没有受伤反而还活蹦乱跳的,他就不再多想。

  花满楼问道:“叶城主这次来找她,所为何事?”

  叶孤城没有回答,反问道:“我可以带她出去一会儿吗?日落前便将人完完整整的送回来。”

  听到叶孤城的保证,花满楼便没多问,放心的让花满园跟他出去了。

  花满园心道,也就是天仙般的叶孤城能够什么原因都不说就让花满楼答应了。要是原随云敢说这话,百分百被花满楼打出去。

  ···

  叶孤城发现花满园对他的态度变冷淡了,但他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叶孤城以为晾了她这么多天,她应该会哭着扑到自己身上认错,或者气冲冲的对他又打又骂。

  但是她都没有,花满园就跟在他身侧,但是一路上都没有主动和他说话。

  他带着花满园一路走到她买的小别庄门口,但他没有想要进去的意思。

  他们现在又站在了当初分别的位置上。

  花满园一见周围没人,便扑上去抱住了他,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你不许再故意晾着我,听见了没有。”

  叶孤城诧异了一下,随后笑道:“原来你都知道。”

  “我刚刚才知道的。”花满园扬起脸笑道,“你要是真的不想再见我了,根本就不会来找我。”

  “你真是无聊。”花满园又在他下巴上咬了一下,“不过我原谅你了!”

  叶孤城觉得刚才的自己错了,花满园对他的态度并未冷淡。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