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41章 第四十一章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薛冰问陆小凤:“你真的要去江南吗?”

  她看起来就像个普通的文静秀气的小女孩,红着脸低下头的时候,更是显得楚楚可怜。

  陆小凤佯装为难:“我欠了花满楼一大笔钱,现在要去给他做一年的佣人,天不亮就要起来给他劈柴烧水,天黑了还只能睡柴房。你要是能受得了这个苦,跟我一起来也没关系。”陆小凤吓唬她,“柴房里可是有耗子的。”

  “你骗我!”薛冰板起脸,“你说这么多,就是想甩掉我,你又喜欢上别的姑娘了。”薛冰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瞪着花满园,花满园没有任何反应,她自己反倒先败下了阵,几乎要把头埋进胸里。

  花满园自顾自的喝了一杯茶,她已经习惯了被陆小凤的女友们找茬。

  她也没打算纡尊降贵和这群人争风吃醋,她若是在意了,不就等于变相承认自己对陆小凤有意思,自动加入陆小凤女友团么。

  她可没想在自己的履历表上多一个‘陆小凤前女友’的称号。

  倒不是对陆小凤有意见,只是陆小凤的女人太多了。花满园到底是个虚荣的人,她要的是特殊,和别人不一样。陆小凤要是让她做自己唯一的女人或者最后的女人,花满园倒是不介意跟他在一起一段时间。

  可若不是,她和陆小凤春风一度后,只会泯然于众人,成为陆小凤的前女友们之一。

  瞬间就觉得自己掉到和薛冰一样的水平了。

  每个男人都有颗救风尘的心,不少女人也觉得自己可以使浪子回头。

  花满园自问没有让浪子回头的本事,她也懒得花这个心思,和他维持现在的关系就挺好的。

  她旁若无人的吃饭,实际上耳朵早就竖了起来听陆小凤的修罗场。

  能吸取点经验也是好的,万一以后轮到自己了呢!

  没让花满园失望,薛冰不说话后,公孙大娘身后那个花满园没见过的姑娘冷冷道:“我早就说过他这个人是个穷光蛋,你何必跟他去受那个苦。”

  “谁叫他那么久也不来看我,找我也只是有事求我奶奶。”薛冰又咬起了嘴唇,“现在事情办完了,就要把我踢到一边。”

  “他见了别的姑娘,自然就忘了你。”另一个红衣少女接着薛冰的话道,“真是个没良心的负心贼。”

  公孙大娘嫣然一笑:“他这么会跑,那可要牢牢的跟紧他,免得他见到别人,跟着别人走了。”她也瞥了花满园一眼。

  她说完,薛冰耳根子都红了,红衣少女也笑了,另一个穿青色衣服的姑娘还是一直冷冰冰的。

  这时,花满楼拍了拍花满园的手,小声说:“我们去房间休息。”

  花满楼想远离是非之地,花满园觉得再看下去也没什么好看的,又不会撕起来,索性跟他一起去客房。

  快到楼梯时,花满园故意回眸一笑:“陆小凤,待会儿到我房间来,我有话跟你说。”

  然后她又对还在扮演小二的司空摘星喊话道:“小二,去打几桶热水送到我房间里。”

  说完她就赶紧拉着花满楼一溜烟的跑到了楼上。

  陆小凤听完后,脑袋里‘嗡’的一声炸了,心里蹦出二字‘完了’。

  果不其然,不止身边的四个女人,就连司空摘星都一副虎视眈眈,欲将他杀之而后快的模样。

  薛冰咬牙切齿:“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陆小凤连忙对这五个人摆手赔笑:“别激动,别激动。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真的,求求你们听我解释。”

  ···

  花满园想从楼梯口探出头去看一看战况,花满楼直接把她拉回了房间,一点反抗余地都不给她。

  花满楼哭笑不得:“你一句话,他们六个人都不得安生。”

  花满园无奈的摊手:“她们既然觉得我和陆小凤暧昧不清,我不满足一下她们的期待,心里都有点过意不去。”

  “我就是知道她们在影射你,所以才早早的把你带上来。”花满楼笑道,“谁知道你还要故意添一把火进去。”

  花满楼说完后,又给她开脱:“其实你不那样做,她们过不了多久也会去咬陆小凤几口。”

  大家都懂陆小凤换女友的速度有多快。

  不多时,小二殷勤的提着一桶热水进来。

  不是司空摘星扮做的小二,看来司空摘星就算在气头上,也没忘了工具人的本分,自己没时间就叫了另一个小二来。

  花满园很满意店家的服务,顺手摸了颗碎银子打赏给小二,“你们烧水的速度还挺快的。”

  小二收了赏银,更加的殷勤和谄媚:“大热天里,客人们都等着用水,我们能等客人等不急啊!所以灶上一直都有热水在烧着。”

  花满园又拿了颗赏银给小二:“再提几桶热水来。”

  “我走了,你也早些休息。”花满楼正欲走,又被她拉住衣袖。

  花满楼不解,花满园说:“你不能走,你要留下来。”

  “可是你要洗澡了,我怎么还能呆在这里。”

  “我怕她们趁着我洗澡的时候来报复我。”

  花满楼哭笑不得:“你知道她们会报复你,还要故意挑事。”

  花满园一点忏悔之心都没有:“反正有你在嘛!有什么事,我就会第一个把你推出去替我挡着。”

  花满楼叹了口长气:“我突然觉得我上辈子一定欠了你很多钱,所以这辈子要给你还债。”

  “你也可以选择以身抵债,我不介意的。”

  “别瞎说了,去洗澡吧。你把门反锁,我再守在门口,不会让人进来的。”

  “她们要是翻窗呢?等你从门外进来,说不定人都跑了。”花满园看他还在思考,直接把他推过去,压在客房内的椅子上。

  “你坐在这里就好了,反正也看不见。”她又在花满楼脸上亲了一下,“你看得见,我也不介意。”

  花满楼瞬间红了脸,他低下头背对着正在洗澡的花满园。

  其实他有没有背对着花满园都都看不见。但背对着她,会让他心里好受些。他如果面对她,他会不自觉的多想。

  看不见才更容易多想,雾里看花本就比直观的存在更加撩人心弦。

  花满园坐在浴桶里,即便他背对她,也能看清花满楼红透的耳朵。

  她知道他为什么不肯面对她,但还是故意说:“七哥,你为什么要背对我?”

  “原来我在背对着你呀!”花满楼装作惊讶的样子。

  “你现在知道了,可不可以转过身来面对我。”

  “不,我太懒了。”

  花满园:“……”

  好吧,看来她怎么说,他也不会回头了。花满楼的脾气很执拗,他若决定了一件事,从来没有任何人能改变他的主意。

  于是花满园又说:“七哥,你帮我拿一个东西过来好不好。”

  “拿什么东西?”

  “就是我放在桌子上的小瓶子,我洗澡要用的,刚才忘了拿过来。”

  花满楼在其他地方倒是没有拒绝过她,她一说完,就走到了桌边,拿起了小瓶子。

  花满园马上说:“你不许扔过来,我现在手上全是水,接不稳的。”

  花满楼只得走到她身边,将小瓶子交给她。

  她看花满楼一副壮士断腕的神情,要交东西给她,人站的远远的,只肯伸出一只手。

  花满园有点无语:“你不需要站这么远的。”

  “我怕待会儿踩到水摔一跤。”

  花满园嫌弃的说:“有没有人对你说过,你真的很不会说谎。”

  “没……”

  话还没说完,花满楼就感觉手腕被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然后他就被拉进了浴桶中。

  未等他反应过来,温热的躯体已经贴上了他,一双细长的胳膊搂住他的脖子。

  花满楼下意识的去推开她,但他忘了,男人和女人的身体有一些不同。

  他的手掌推到的地方,柔软细绵……

  花满楼触电般的收回双手,整个人僵硬无比。

  花满园一只手从他脖子上收回,拿走了他手里的小瓶子,只用大拇指分开了瓶上的木塞,倒了几滴瓶中的液体进浴桶。

  房间内顿时香气弥漫,随后她的手轻轻一挥,小瓶子便稳稳当当的回到了桌上。

  花满园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你知不知道我接下来想做什么?”柔媚入骨的语调,配合着现在气氛,与其说是询问,倒不如说是引诱。

  花满楼别过脸,艰难的点点头。

  “你有没有想过和我做这种事?”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花满楼不说话。

  平常他不说话,花满园都是当他默认。

  但这次不一样,花满园一定要他亲口说出来。

  见他不说话,她故意钓鱼说道:“你不说话是不想,还是不喜欢我。”

  “你要是不喜欢我,你就把我推开。”

  花满楼不说话,也不动。

  “你不走的话,那我走了。”

  花满园正打算起身,花满楼突然抱住她,将她埋进自己的胸膛。

  “我……我喜欢你,也想过和你……”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后面的话几乎说不出来。

  说不说已经无所谓了,他们都明白。

  听见花满楼的话,花满园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她抬起头,嘴唇动了动:“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花满楼声音还是很颤抖:“很早以前,当我们还在家里的时候……在花园里。不,我是说,我梦见我们在花园里……我梦见……”

  他已经无法再说下去了,他总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说,应该推开花满园回到自己房间睡觉。然后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继续与她做一对普通的兄妹。

  但是他做不到……

  花满园看出了他心内还有些挣扎,她抬起头,顺着他的下颚线含住了他的嘴唇。

  和花满园接吻的感觉美好的不可思议,恍惚间他又忆起了十几岁时那个躁动不安的夏夜,那晚他梦里的两个人没有脸,他却清楚的知道那是他和花满园。

  此刻的他就像第一次面对暗恋的女孩的少年,紧张慌乱中带着一丝窃喜,以及激动不已。

  倏然,他推开了花满园。

  花满园的声音中充满不敢相信:“你为什么……”

  “我们到了百花楼再……好吗?”他柔声细语,“我会准备好一切,给你毕生难忘的体验。好不好?”

  翻译过来就是,他想有点仪式感。

  但是……我不想啊!

  老娘衣服都脱了,现在让我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然后再等个十几天跟你到了百花楼再做快乐的事。

  为了和花满楼愉快的玩耍,花满园也是冒了不小的风险,家里早就有意思把他两凑一对,现在两个人年纪说小不小的。花满楼只有要个结婚的意思,或者被家里知道了,花满园说不定直接从这个门被抬进那个门,过场都免了。

  “不行!我现在就想你,我早就想和你在一起了,但是你一直都对我冷冷淡淡的,害得我单相思了许久。”花满园一边说,一只手潜到了他的不可描述部位。

  花满楼闷闷的‘唔’了一声,最终无奈的笑笑:“你为什么一点都不肯听话。”

  “你来修理我吧,说不定我就会乖乖的听你的话了。”她一一吻过他的嘴唇,下巴、锁骨。

  “你说得对。”花满楼反客为主,捏住她的下巴,狭长的眼睛对着她。

  虽然花满楼看不见,但那双眼睛却很有威慑力。他嘴角有个梨涡,看起来似笑非笑,再加上认识他的都知道他是瞎子也不会刻意去注意他的眼睛。

  但其实,他最好看的,还是这双眼睛。

  花满园被这双眼睛一看,马上就认输了,敞开大门,任他修理。

  他正欲动作,“花满园!花满园!”门口响起敲门声。花满楼的身体一下子僵在了那里。

  是陆小凤的声音。

  他拍她的房门做什么,嫌自己被薛冰她们打的不够惨吗!

  这下什么旖旎的气氛都被陆小凤破坏的一干二净。

  陆小凤嗓音里夹杂着怒气,估计是被那五人打的不轻,所以找她来报复了:“花满园你给我开门,你不是说有事跟我说吗!”

  “我睡了,明天再跟你说。”她脾气还更大呢!

  “骗谁呢,你开着灯睡觉的?”陆小凤又拍了几下门,“你让我进来,你今天晚上必须给我个补偿。”

  “你还要不要人休息了!”司空摘星的咆哮声又响起。

  “死猴精怎么又是你!”

  “陆小鸡你出现在她房门口是不是意图不轨?”

  “你个贼佬出现在这里才更可疑吧!”

  门外两个人的对骂声此起彼伏,花满园怕这两个人再吵下去,薛冰一行人也会过来。更惨点,客栈里的其他住户也受不了,加入骂街。

  花满楼对门外的两人道:“你们安静一点。”

  门口两人没营养的吵架戛然而止。

  “花满楼,你怎么在她房间?”陆小凤的声音有些惊恐,想做坏事被花满楼抓包,还有比这更惨的事吗?

  司空摘星不敢说话,灰溜溜的跑了。

  花满楼淡淡道:“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不要打扰她休息。”

  陆小凤摸了摸鼻子,讪讪的走了。

  门外顿时安静了,花满园抬头看了眼花满楼,他轻轻抚摸了她的头,“等我们回百花楼再继续吧!”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