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42章 分头行动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次日一早,花满园一脸疲惫的出现在客栈大堂的桌上。

  她一脸疲惫当然不是和花满楼玩耍了一个晚上,她是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一晚上。

  昨夜就差最后一步,花满楼居然走了。

  简直是当代柳下惠。

  即便过了一晚上,花满园心里还是有一股无名火自下而上的窜出。

  花满园:一股子怨气上了我的头。

  大概是看她脸色不好,公孙大娘那几个人也不敢像昨天晚上一样,在她面前阴阳怪气。只是坐在隔壁桌上,不时的偷瞄她。

  她扫视了大堂一圈,公孙大娘几人以为她是在看自己,一个个正襟危坐,仿佛课堂上没做好答题准备的学生,生怕被老师点名。

  毕竟谁也不想见识一下被江湖上传神了的移花接玉。

  花满园在找陆小凤,很可惜,他不在大堂。

  呵,不急。回程的路上有的是时间折腾他。

  花满楼起的比她早,她下楼的时候,花满楼已经在后院查看马匹的状况。

  她用完早餐,便在客栈门口等着花满楼,没等到花满楼,一只手突兀的伸出来,把花满园拉到了旁边一个僻静的角落。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动手之人手速和指力在江湖上也是首屈一指,花满园顺着那人的力道转身,照着那人面门打出一掌。

  即便动手之人想往两边闪避,但他身法的变化,绝不会有花满园这一掌的速度快。

  刹那间,他扬起两只手,挡在了面门上,硬生生承接了这一掌。

  他被花满园这一掌打退几步,花满园跟上去继续照着他的脑袋锤,给了他几个暴栗。

  那人被打的抱头鼠窜,一边逃一边求饶:“别打了别打了,再打人就傻了。”

  花满园在他脑袋里锤了几个暴栗后听到他这样说,便又在他小腿上踢了几脚。

  等她发泄完,陆小凤才哭笑不得的把手从头上拿下来:“我什么时候又得罪你了?”

  “你还没死就是我最大的善良。”花满园冷冷道,她又问道,“你把我抓来干嘛?”

  “你昨天晚上想和我说什么?”大清早的,周围还没什么人,陆小凤便开门见山的直问。

  花满园没想到陆小凤还记着这个事儿,她那句话一听就知道是在故意挑事儿,情场老手陆小凤不可能不知道。

  所以她很疑惑的看着陆小凤。

  陆小凤无赖道:“我不管你昨天晚上想对我说什么,总之你要补偿我。”

  陆小凤指了指自己的脸,又把袖子撸起来,拉开衣襟。

  花满园倒抽了一口凉气,陆小凤的脸上、胳膊上,甚至连胸膛上,到处都是被指甲挠出来的抓痕和牙印,嘴巴上也结了疤,估计是被咬的。

  渗人归渗人,可只要不落到自己身上,花满园是感觉不到疼的,她淡淡道:“昨天你们战况还挺激烈的啊,掌柜的和店里其他客人有没有请教你该怎么一口气吃下四个大美人。”

  陆小凤冷冷道:“不但问了我这个,他们还问我是不是有什么能够一口气满足四个女人的方子,愿不愿意高价卖给他们。”

  花满园:“噗!”

  她立马正色道:“这是你发财的好机会啊!你要感谢我的话,把卖药方得来的钱跟我五五分就好。”

  “我感谢你?不应该是你来补偿一下我吗?”陆小凤语气不善,一步一步朝她走来。

  陆小凤个子高大,沉下脸的时候确实很有威慑力。

  但花满园这么多年也没少看过他的怂样,根本就没在怕的。

  “我再补你两个大耳刮子。”花满园一扬手,陆小凤下意识的举手遮挡。

  过了会儿发现没有想象中的巴掌落下,陆小凤又把手放下,拉着她坐到树荫底下。

  陆小凤问:“昨天晚上花满楼怎么会在你房间?而且我怎们敲门你都不开门。”

  花满园狡黠的笑笑:“我们在做你最喜欢做的事。”

  陆小凤大笑:“少骗我了,你说谎也不找个好点的。”

  花满园也笑了,与其遮遮掩掩,倒不如坦诚的说出来。越是遮掩,别人越会觉得不对劲,可一旦把底牌全部亮出来,别人反倒会犯嘀咕。

  笑完后,陆小凤又注视着她,缓缓说道:“我有时候觉得我在外流浪了太久,是不是需要一个家了。”

  “你想成家的话,客栈里那四个女人即刻就能拉着你去拜堂。即便你四个都想娶,她们也不会不同意。”

  陆小凤郑重的说:“可是我只想和你成家。”

  花满园笑着看他:“你不是想和我成家,你是想和我上床。”

  “你错了,我是真的想和你成家。”陆小凤看着她的眼睛,正色道,“客栈里的四个女人我都没有碰过。你如果要说我是因为四年都没有睡到你,而对你产生了执念,你就是低估了你自己。”

  陆小凤靠在树上:“虽然你有时候会打我,但我还是很喜欢和你待在一起。”说到后面他有些讪讪的,“也许一开始我是见色起意,可是相处下来,我发现你实在是个活得很通透的人,你既了解我,又和我有默契。你不会要求我做出改变,可是我愿意为你做出改变。”

  花满园靠在他身边:“你会出现想安定的想法很正常,但真正让你安定下来,你又会不乐意,想过回从前居无定所的浪子生活。”她问道:“陆小凤,你从出江湖以来,有在一个地方驻足超过半年吗?”

  陆小凤苦笑一声:“人不染风尘,风尘自染人。”

  “不,你错了。你是主动染上风尘的,你的确很喜欢管闲事。承认吧,你就是喜欢刺激的江湖生活。”她又道,“你刚才说我不会要求你做出改变。因为我不需要你为我做出改变,我们本来就是两条平行线。何况,即便我要求你改变,你也不会听,你有想要改变的心早就付出了行动,根本不会再耗时间跟我说。哪怕你真的改了,你能坚持几天呢?”

  陆小凤叹了口气:“你真了解我。”

  花满园笑笑:“我们毕竟认识了四年,算得上老朋友了。”

  陆小凤也笑了,花满园说的很清楚只想和他做朋友,但他还是笑了,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能笑得出,也许是他还是不死心,他再一次说:“我今后只会有你一个女人。”

  “可我不想和你风里来雨里去,在一个地方停不下半年就得走。你都不知道你身边有多危险。”花满园嫌弃道,“而且我也不想在家乖乖的等着你半年十个月回来一次。当然,你要是不介意戴几顶帽子或者给别人养孩子的话,我也不介意的。”

  陆小凤还想再说些什么,“你们在说些什么?”微笑的花满楼出现在了前面。

  花满园见到他,一脸高兴的跑过去扑在他身上,牢牢的抱住他:“七哥!”

  花满楼也牢牢的抱住她,他又说道:“我刚才在客栈里没找到你们,你们是不是躲在这里说悄悄话了?”

  花满园把头埋在他的脖颈处,她忍不住在他脖颈处落下几个吻。

  她这个位置处在陆小凤的视觉盲点,平时她和花满楼就经常搂搂抱抱,陆小凤习惯了,只当是他们兄妹感情好,也没多惊讶。

  陆小凤:“没说什么悄悄话。”

  花满园抬起头:“我让他跟我们分头行动,我怕被公孙大娘她们套麻袋。”

  陆小凤听后,忍不住哈哈大笑,指着她道:“她们还有这个本事套你的麻袋?你是不是要笑死我。”

  花满楼却忧心忡忡的说:“她说得有理,我也觉得你应该和我们分开走。”

  陆小凤脸色变了,马上说:“不不不,我不能跟你们分开,一旦我落单了,那群女人马上就会将我生吞活剥。”

  花满楼笑道:“生吞活剥?我看她们只会脱了你的衣服吧!”

  陆小凤脸色还是很不好:“这样的艳福我恐怕消受不起。而且她们现在之所以看上去这么融洽,是因为花满园在。先前她们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有机会,即便公孙大娘在这几个女人中最漂亮,但她们总归还是势均力敌的。可当她们看到我身边出现另一个美艳绝伦的女人,这种制衡的局面马上就被打破了,于是她们便默契的联合起来。一旦花满园不在了,即便她们不将我生吞活剥,也会争锋相对,到那时我该站在谁那边呢?”更新最快s..sm..

  花满园斜眼:“你居然又拿我当靶子了,能耐了啊你!”

  陆小凤抱住头:“别打我!”

  花满楼笑道:“我相信这样的小场面你以前一定也经历过不少次,这次也可以安然的度过。”

  陆小凤不敢置信:“你真的让我一个人走啊?”

  花满楼叹了口气,他的眼睛看着花满园,轻轻地伸出手摸了摸花满园的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怕公孙大娘对她下毒手。”

  陆小凤道:“公孙大娘不是花满园的对手。”

  花满楼又道:“可公孙大娘是易容和使毒的行家。”

  “你是怕她对花满园下毒?”陆小凤皱眉,“我相信公孙大娘不会对她做这种事。”

  花满楼淡淡道:“公孙大娘每到月圆之夜就要化身成熊姥姥杀几个人。”

  他又想起原随云对花满园下药的事了。花满园不过离他身边片刻,就被原随云得了手。

  陆小凤看了看花满楼的脸色,斟酌开口:“其实我觉得你和邀月宫主把她看得太紧了,她已经二十岁了。我明白你们的心情,做家长的总是希望把孩子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但她到底是要自己去闯一闯的,你莫忘了她还是移花宫的少宫主。”

  在陆小凤心里,花满园一直是一个成熟又冷静聪明的女人。她不出江湖,可江湖上的大小事只要被她知道一点,她就能透过这一点将真相尽数分析出来。

  如果花满楼和邀月宫主能早些放手,让她出去闯一闯,以花满园的智力和武力,也许她如今在江湖上的名声并不会亚于他们。

  花满楼无奈的笑笑:“我知道,可我不能冒一点风险。”他低头吻了吻花满园的额头,“对不起,八童。”

  花满园亲了一下他的嘴角:“没关系,反正我也不想回程的路上每天都有人阴阳怪气的对我说话。虽然我很想揍她们一顿,但我觉得这样实在是太没必要了。”花满园幽幽道,“她们不配让我动手。”

  “倒不如分开走,对两方都好。”

  对陆小凤好不好她不清楚,反正对她是很好的。

  回程的路上就她和花满楼两个人,到时候岂不是她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了!

  陆小凤还是妥协了,一副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架势去后院:“好吧,我去牵马。”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