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43章 称呼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陆小凤要一个人走这件事,对于公孙大娘等人来说,简直是天降喜讯,纷纷收拾好行囊跟着他一起走。

  可薛冰却没有急着走,反倒是跑到花满园面前来道歉。

  “花姑娘,从前都是我不好,错怪了你,我一直以为你和陆小凤不清不楚,所以总是刻意针对你。”

  这可让花满园着实惊讶了一把,她印象中这个姑娘还挺傲娇的,结果居然主动给她道歉。

  然后,下一秒她就原形毕露了。

  说是来道歉,其实是来炫耀的。

  无非就是那么几句,陆小凤抛弃了花满园,选择了她们,她作为胜利者怎么样都该过来关心一下失败者花满园,再炫耀一下陆小凤有多么多么喜欢她。

  “陆小凤也忒绝情了,我听说他和花姑娘认识四年了,即便没有你二人没有什么,也该看在这些年的情分上陪你多走一段路,将你送回江南才是。”薛冰装作为她气愤的样子,说到动情处还拿手帕擦了擦眼角,“你放心,待会儿我就替你好好说说他,让他下次向你赔礼道歉。”

  花满园听完后,更同情薛冰了。

  这个姑娘虽然傲娇,却是个直来直去的性子,先前讨厌她都直接放脸上的,现在反倒跟她当起了表面姐妹,强行给自己在宅斗这一技能栏上点了几点。

  明摆着是被人教唆当枪使了。

  真是个小傻瓜。

  这一切,都源于陆小凤这个罪恶的男人。

  花满园越来越想看陆小凤的修罗场了,没了她这个最强的敌人,红鞋子这四个塑料姐妹会不会撕破脸呢?

  想想就有趣。

  “薛姑娘,陆小凤和你的三位姐姐已经走很远了,你再不追过去,恐怕就追不上她们了。”花满楼走过来替花满园解围。

  听到陆小凤他们走远的话,薛冰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

  花满园不嫌事大的提醒薛冰:“你要是追的上他们就替我骂几句陆小凤。”说完她又故意做出一副为薛冰生气的样子,“陆小凤怎么就不等等你,非要和你的姐姐们先走呢?难道……”

  花满园故意在这里停住,给薛冰留以数不尽的想象空间。

  “他敢……”薛冰咬牙切齿,但她又不想在花满园面前失了面子,便生硬的挤出一个微笑,强行做出一副自己很幸福的样子,“时候不早了,我也该走了,他等不到我会急的。”说完便提着裙子小跑去后院牵马。

  薛冰一走,花满园便问花满楼:“我们是不是也该走了。”

  花满楼气定神闲:“不急,等薛姑娘走远了,我们再走。”

  花满园又问:“你怎么知道陆小凤走远了,万一他们是慢慢地走呢?”

  花满楼笑道:“我听得到他们的马蹄声。”

  花满楼的耳力之强再一次刷新了她的认知:“这么远你都能听到!”

  他笑笑:“现在还能听到一点,再过一盏茶的时间,我就听不到了。”

  说着,他伸手将花满园揽入自己怀中,花满园也顺势躺进他怀里。

  突然间,她又想起另一件事。

  今天早晨,花满楼突然过来打断她和陆小凤的对话。以花满楼的耳力,她和陆小凤的对话,他听到了多少,还是尽数入了他的耳朵?

  花满园心道,幸好自己没随便乱说话。

  也多亏花满楼当时故意打断了陆小凤的话。

  等等,既然她能想到,名侦探陆小凤是不是也猜到了花满楼是故意打断他的话。况且陆小凤对于花满楼的耳力的认知应该比她更清楚。虽然她和花满楼相处的时间更长,但陆小凤却是多次见过他出手的人。

  不想了,反正事情都过去了。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现在回程的路上只有她和花满楼两个人,花满楼便没和先前一样单独骑马,随她一起坐进了马车内。

  他一进马车,花满园差点按捺不住自己的欲望,要不是她在花满楼面前的人设一直都是小女孩。花满园都能直接坐他身上来一发。

  而不是像现在,只能安静的被他搂在怀里,时不时的亲一下脸颊。

  光这份定力,江湖中恐怕就没人能比得上他。

  花满楼说要到了百花楼才和花满园做快乐的事,看来还真不是说说的。

  其实花满园心里是很想玩车震的,尤其是马车还在不停的前行,更是别有一番情趣。毕竟回程的路途多无聊啊,十来天的路程中,有一半都在马车里度过。

  光亲亲抱抱,多浪费时间呀!

  可目前看来,她还真的只能亲亲抱抱解馋。

  现在有一个她馋了许久的美男在她眼前,可是她非但不能享用,还要克制住自己,花满园越想越觉得自己牺牲太大了,不甘心的扯下花满楼的衣服在他肩膀处狠狠的咬了一口。

  “嘶!”花满楼吃痛,问道:“你还有这个爱好?”

  花满楼的接受度过于高,让花满园无话可说。她能说啥?说我就是心里不太爽,但是说出来又感觉有点怂。

  唉,毕竟和陆小凤多年朋友,花满楼接受度高也是,呃……正常的。

  花满园看到他肩膀上被自己咬出的牙印,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便把衣服拉开,示意他过来,“你也咬我一下。”

  花满楼幽幽道:“我真的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爱好。”

  花满园总觉得他心里还有一句‘是我以前看走眼了’。

  他把头埋到了花满园的脖颈处,但花满楼终究是舍不得咬她,只是轻轻的吮-吸她那一处的肌肤。感受到脖颈处的温-热气息,花满园的心绪有些浮动,她拉开了胸前的衣襟,示意他继续深入。

  但花满楼久久没有下一步的动作,花满园轻声唤道:“七哥哥。”

  她不知道这句话是如何触动了他的心弦,原本不愿再继续的花满楼,顺着她的脖颈,一路吻到了她锁骨、胸脯,继而又她宽衣解带。

  当他俯在她身上时,花满园在他那双看不见光亮的眼中看见了前所未有的情感。

  他轻呼她园儿,而不是八童或者八妹。

  花满园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轻声呢喃:“嗯。”

  ···

  车厢外的车夫在听见两位主人的声音后,便放慢了速度,让马车安稳的走在路上。即便是中午他也没有主动叫停正在兴头上的两人用午膳。

  只是把车停在河流边,一边照顾马,让马匹饮水,一边在休息的同时注意附近有无来人。

  为了能在落日前赶到休息的旅店,到了下午,车夫不得不加快速度。

  再平整的道路,也会有些许颠簸。

  每当车辆颠簸的时候,她与花满楼之间的联系便更进一层,同时花满园也忍不住叫出声,数不清的欢愉中夹杂了一丝痛苦。

  日落前,大人的时间终于结束了。

  夜里,花满楼搂着她睡在旅店的一张床榻上,他突然喊她:“园儿。”

  花满园有些累了,迷迷糊糊的回到:“嗯?”

  “你是不是该换一个称呼叫我了。”

  花满园任性的说:“不,我就要叫你七哥哥,以后我也不要改。”

  “可是每当你叫我七哥哥的时候,我的心就被羞耻感和愧疚感吞没,总觉得我不该这样做,我明明是你的哥哥,却对你做……做了违背……人伦的事。”

  “可我们是表兄妹,我听说很多家族都会让表兄妹从小培养感情,以后成亲了就能举案齐眉。”虽然是表兄妹,但花满园清楚,她们其实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

  这个秘密只有邀月、她以及死了的江枫知道。

  “我知道,可我从小就把你当做自己的亲妹妹,每当你叫我七哥哥的时候,我心里就涌起一股暖意。”他的笑里充满苦涩,“可现在……”

  “你骗我。”花满园咬了一下他的嘴唇,“你明明十几岁的时候就在梦里与我云雨。”

  花满楼涨红了脸:“我真后悔把那件事告诉了你。”

  “其实我也曾梦见与你欢好。”花满园在他耳边轻声说。

  “早知你也中意我,我就不该等到现在,最后还是让你捅破的这层窗户纸。我真是个没用的懦夫。”

  “不怨你,我也胆小。”

  人生三大假象之首莫过于:他也喜欢我。

  那日在船上,花满楼对她起反应前,花满园都没敢多想。就算他们亲昵一点,也被她以青梅竹马的表兄妹给揭过去了。

  她就算馋花满楼,也不敢放肆。

  万一自己先告白,得到一句:我只把你当妹妹看。丢人还是其次的,怕就怕以后都不好再见面。

  花满楼又道:“我还是想让你换个称呼。”

  “你想我叫你什么?楼哥哥听起来没有七哥哥好听。况且……”花满园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只要我一叫你七哥哥,你就会想到我们(秘而不宣)的关系。”

  花满园:太刺激了!

  “再说了,这世上也只有我一个人叫你七哥哥,你也没有别的妹妹。”

  花满楼无奈的笑笑:“好吧,就依你。”

  花满园总是能一次又一次让他打破原则,无条件的宠爱。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