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44章 第四十四章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花满楼是在七月二十五这日出发的,而从五羊城赶回百花楼,只需要十日。

  回程的前几日,花满园有时会突发奇想,行至一片树林中,她把花满楼拉下来,在树林中行云布雨。到后来,小溪边,山顶上,巨石上……都留下了他们的身影。

  花满园其实不太喜欢在野外,她更喜欢舒适的环境,但她总是忍不住去尝试各种刺激又新鲜的事物。

  一开始她以为花满楼会很抗拒,谁知道他也觉得幕天席地别有一番情趣。

  于是两人一拍即合,第一次体验感良好,那第二次第三次……也少不了。

  这一日,花满楼突然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车夫回到:“回少爷,今天是八月初三。”

  花满楼皱眉,他对花满园说:“我们得赶紧回百花楼了。”

  花满园不解:“为什么呀?”

  他微微笑道:“我想和你在百花楼过中秋。”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他们不得不快马加鞭赶回百花楼。

  然后,花满园和花满楼又发现了一个问题。

  车夫的驾车技术变差了。

  他们来岭南时,也是这个车夫驾车,但回程的路上由于先前他二人在车厢内嬉戏,车夫也特意放慢了速度,兄妹二人还未发现什么端倪。现在为了快马加鞭的回去,二人也未在车厢内嬉戏,便发现了车夫驾车技术不如先前。

  “回程的第一天我感觉他驾车的技艺还颇为娴熟。”怕车厢外的车夫听见,花满园特意压低声音说道。

  花满楼问道:“你觉得车夫是在中途被人调换了?”

  花满园点头:“你能从他的声音和脚步声中听出不同吗?”

  花满楼点头:“先前几日未曾注意,现在却发觉有细细的不同,他的脚步更加轻盈,虽然有刻意加重自己的脚步声,但我还是能听出。”他又接着说,“至于声音,若不是我知道他的脚步声不一样,便仔细听了听他的声音,差点就被骗过去了。”

  答案呼之欲出,能有这个本事的人,除了司空摘星还有谁。

  难怪自从在客栈投宿的那夜过后,就再没见到司空摘星了。

  原来他竟然假扮成了他们家的马夫。

  花满园冷冷的哼了一声:“让我来处理!”

  午时,车夫一将马匹绑在树旁,花满园便冲过去,反扣住他手腕的脉门。

  “死猴精,你是不是经常伪装成我身边的人?”

  在发现车夫是司空摘星的时候,花满园不由得想,司空摘星从前有没有假扮成她身边的人接近过她?

  再加上这人扮起女人来也惟妙惟肖,说不定曾经假扮过她的侍女呢?

  花满园不由得加大了力度。

  司空摘星被她死死的扣住手腕的脉门,也没问她是怎么发现的,只是吃痛的求饶:“痛痛痛!你先放手行不行?”

  “我放手你就跑了。”花满园恨恨的说,“你赶紧把话给我说清楚,不然我今天就取你狗命。”

  “我是那天看到公孙大娘要跟你们一起走,我怕她中途对你下手,才装成车夫一直跟着你。”司空摘星又说,“谁知道陆小凤又提前走了,公孙大娘也跟着他一起走了。但我都已经把你们家车夫打晕了,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做这个车夫了。”

  花满园斜眼:“你没说谎?”

  司空摘星快哭了:“天地良心啊,我虽然偷起东西来六亲不认,对朋友却没说过假话。”

  花满园:“但你还没回答我先前的问题,你是不是经常装成我身边的人接近我?”

  “没有,真的没有。我哪次装成路边乞丐、街边老人、店小二没有故意给你们提醒的。”司空摘星又说,“扮成你身边人这还是第一次。”

  花满园知道他这个虽然有些混不吝,但总归不会做那种下三滥的事,便放开了他的手。

  下一秒她又猛地扣住司空摘星的脉门:“你直接跟我说,跟着我一起上路不行吗?为什么非要扮成我家车夫?”

  司空摘星小声说:“万一公孙大娘又折返回来对你下手呢?我如天降神兵般把你救了,你不就对我芳心暗许了么!”

  花满园:“……”

  司空摘星觉得花满园可能没怎么听过公孙大娘的名字,便疯狂暗示:“女屠户、桃花蜂、五毒娘子、熊姥姥……这些人都是她,这些人你听说过吧。”

  花满园摇头:“没听说过。”

  司空摘星尴尬的说:“总有一个是你听过的吧。”

  花满园不耐烦的说:“她做了哪些事是需要我知道的吗?”

  司空摘星支支吾吾:“就是……就是……”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公孙大娘的这些化身虽然做了不少坏事,可她杀的多是些不会武功的普通人,和一些没什么名气又不入流的江湖人,从数量上似乎挺多的。

  司空摘星只能讪讪笑,给自己挽尊:“她那些化身做的事,加起来总能你侧目吧。”

  花满园突然说:“你知道你为什么不如楚留香吗?”

  不等司空摘星答话,她继续说:“其实楚留香近年来,一件事都没做过。他只是在刚出江湖那两年,做了几件轰动江湖的大事。可就是因为这几件人人都以为不可能完成的事被他做成了,他才能到如今都极富盛名,以至于他这个人都带了些传奇色彩。”

  花满园也没打算像普通的江湖人一样一级一级刷上去,她出场就是满级配置,一身神装。

  何况以她的身份,做再多小事也没人会在意,都觉得是理所当然。

  当然,花满园也懒得费时间在小事上。

  她蛰伏许久,不过是在等一个机会一举扬名立万的机会。

  然后她就可以像楚留香一样进入半退休状态了。

  想想就很爽!

  她要真的想出门,邀月和花满楼根本关不住她。

  她先前虽然打败了独孤一鹤,可他也就是辈分大,他本人却不是难以逾越的高峰。

  只能说独孤一鹤算得上个开堂彩。

  司空摘星听了她的话后沉思了一会儿:“你的意思是,即便做再多的小事,也抵不上一件轰动武林的大事?”

  花满园点头。

  他又说,“可公孙大娘不愿做名人,是认为做名人总会有麻烦。其实她的武功和其他的本事都不差。”

  花满园冷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进江湖的人,都是冲着名声来的,每个做善事的少年人,都梦想着有朝一日扬名立万,成为众所敬仰的大侠。

  即便是恶人也有恶人的目标。

  花满园淡淡开口:“你们好像都觉得我会被公孙大娘暗算。我虽然不爱出门,可不代表我对江湖上的事一无所知。”

  她们移花宫挑选弟子,第一条件是颜值,第二就是宅的程度啊!

  花满园又接着说:“她曾说叶孤城打不过她。”

  司空摘星瞪大眼睛:“你骗我的吧!”别说是和叶孤城齐名的西门吹雪,老一辈的木道人,再远一点的曾经的武林神话燕南天都曾称赞叶孤城的剑术无暇无垢。

  是的,奔四的城主和燕南天勉强算得上同龄人。

  公孙大娘哪来的大脸说叶孤城打不过她。

  花满园:“这是陆小凤转述的。”下之意,可信度还是很高的。

  陆小凤曾在花家别庄将自己查案的过程讲给花满园和花满楼。

  陆小凤也偷学到了叶孤城的天外飞仙,并用这招打败了公孙大娘。

  公孙大娘:这一剑若是由叶孤城使出来,就未必能胜得了我。

  花满园当时听了连连冷笑。

  输给叶孤城和陆小凤并不是丢脸的事,坦然承认就好了,这人输了还强行踩一波叶孤城。

  她有这个本事怎么不当面对叶孤城说:白云城主不过尔尔。

  江湖上的女人少,成名的女人更是大浪淘沙出来的顶尖者。

  女人要想跟男人得到同等的地位,必定要付出更多的代价。

  前面的邀月、阴姬、石观音,都有难以超越的成就,后来者风四娘以及武功不怎么样的峨眉四秀等人也有拿得出手的战绩。

  公孙大娘,既没做过轰动武林的大事,也没挑战成功过哪个有名的前辈。

  江湖上若是有个恶人排行,她连个提名都进不去。

  低调做人就罢,可她在输给陆小凤盗版的天外飞仙后,拉踩叶孤城的行为,简直自以为是又眼高手低。

  ···

  得知了司空摘星并无恶意,花满楼便问道:“司空兄,我家的车夫可还安好?”

  “你们投宿客栈的第一天晚上,我点了他的穴道,跟他说我要顶替他做几天的车夫,又拿了一百两银子给他当回程的路费。”

  花满楼也舒了一口气:“他没事就好。”

  司空摘星又在花满楼和花满园两人身上,来回扫视几圈,终于哭丧着脸说:“我先还不如不当你家这个马夫。”

  他居然听了自己女神好几天的现场,好几天啊!

  骤然听见时,花满园在他心内的形象全都被打破了,他无法接受自己暗恋多年的人,私底下竟然和自己的亲哥哥做出苟且乱伦的事。

  他在黑白两道游走了这么多年,其实什么事都见过了。但落在花满园身上,他便有些难以接受。

  他的心被撕扯成了两半,一半接受不了这样的花满园,一半又深爱着她。还没等两边的小人吵出个结果,他的手已经不由自主的将马车减速。

  花满楼想司空摘星可能是误会了些什么,微笑着解释道:“我们是表兄妹。”

  司空摘星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什么?”

  花满楼继续说道:“我和她是表兄妹,只是园儿父亲早亡,奶奶就将她接到了家中,当做我们家的女儿将她抚养长大。”他脸有些红,“其实我父亲早就想促成我和园儿的婚事。”

  司空摘星大惊失色,颤抖的指着花满楼,这个人,这个男人,不声不响的就把他和陆小凤给打败了。

  亏他先前还把花满楼当自己小舅子。

  哪知道最大的敌人竟然就在身边,他还以为是半个友军。

  司空摘星垂头丧气了好久,久到花满园都懒得等他下文,转身就要走,他却突然问道:“陆小凤知道你们的事吗?”

  花满楼摇头:“我不知道,他也许猜到了,也许没有。”

  司空摘星大笑道:“哈哈哈哈,他就算知道了,肯定也接受不了,装作没有。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哪怕自己的朋友做了罪大恶极的事,只要不到最后一刻真相大白,他就总是不愿相信,给人留一丝余地。”他又接着说,“我继续做车夫将你们送回百花楼。”

  “我要亲眼见见陆小鸡知道真相的颓废样!”司空摘星扯出一个笑脸,“不能就我一个人伤心喝闷酒。”

  司空摘星又继续对花满园说:“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会和配得上你的人在一起,就算不是花满楼,也会是别人。但我总是暗自希望你即便单身也不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花满园没说话。

  花满楼笑着打断他:“你说了这么多,还没说句恭喜。”

  司空摘星嘻嘻笑:“这种事情哪有绝对的,就算是结了婚的女人偶尔也会和外面的男人偷情。”

  花满楼听了他这话哭笑不得。

  花满园发话:“别笑了,赶快去把马车拉过来,我等着回百花楼好好休息。”

  ···

  司空摘星后几日,不知道是失恋后的悲愤,还是想和陆小凤组一个失恋者联盟。更新最快s..sm..

  快马加鞭下,在八月八日就将两人送回了百花楼。

  一下车,花满楼便道:“百花楼今日颇为热闹。”

  花满园松松拳头:“可能是红鞋子那几个人也在,你们在外面等着,我先进去把她们赶出来。”

  司空摘星马上举手:“我也要进去。”

  谁不想看陆小凤的修罗场呢!

  花满楼说:“我是百花楼的主人,当然得进去。”

  三人进了百花楼,便听到一阵……麻将声从二楼传来。

  花满园一马当先,冲到二楼。

  围着桌子打麻将的,却不是红鞋子那四个女人。

  陆小凤、王怜花,江鱼……还有一个花满园觉得很面熟的男人。

  这群人是怎么聚在百花楼的?

  先不管其他,花满园上一次和王怜花见面还是在两年多以前。王怜花当众让她出了糗,这她可还记得呢!

  王怜花只身来她的地盘,这是来挑衅了?

  花满园磨牙,她待会儿是挑脸打呢?还是挑脸打呢?还是挑脸打呢?

  挑脸打吧,最好把他脸都打肿来,这样易容术都没办法遮盖了。

  花满园不善道:“王怜花!”

  低头看牌的王怜花听见有人叫他,见是花满园便抬头一笑:“是花满园呀!等我打完这一圈再跟你叙旧好么?”

  花满园:“……”

  她上次见王怜花,好像他赌瘾并不重的样子。

  陆小凤自摸了一张红中,喜上眉梢:“我就说八月初八是个好日子吧!我又胡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