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45章 第四十五章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花满园能等到这圈麻将结束,自觉已经很有耐心了,便示意王怜花跟她出来。

  要打出去打,弄乱了百花楼,花满楼肯定会不高兴。

  她真是贴心。

  王怜花气定神闲:“且慢!”

  花满园没理他,直接出手点了他的哑穴,又扬手准备给他两个耳光。

  王怜花被点了哑穴后,有了警惕,一个起身转到了身旁花满园觉得眼熟的男人身后。

  那人拦住花满园,开口道:“八姑娘何不听他把话说完。”

  花满园:“有什么话,等我打完再说。”

  让王怜花说话,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么!

  她又一脸凶狠的对王怜花说,“跟我到外面来。”

  王怜花摇头,继续待在那人身后。

  花满楼突然开口,对王怜花身前的人说:“这位是李寻欢,李二哥吗?”

  李寻欢笑道:“想不到十多年过去,七童还能认出我。”

  花满楼也笑笑:“谁见过李二哥一面,都不会忘记你的。”

  花满园知道花满楼不可能认错人,但她还是不由得偷偷多看了坐在椅子上的李寻欢几眼。

  跟她记忆中的李寻欢不太像啊!

  哪怕有十多年的记忆偏差,但习武之人到底比常人不容易老。

  可李寻欢眼角已经布满了皱纹,脸上也带着憔悴和病容,和花满园记忆中那个意气风发的探花郎一点儿也不像。

  只有那双眼睛还能让花满园找着些许记忆中的模样。

  注意到花满园在偷看自己,李寻欢对她笑笑:“十多年过去,八姑娘也出落得亭亭玉立,我几乎认不出了。”

  花满园没有被当事人抓包偷看的尴尬,反而嗔怒道:“李二哥你为什么十多年才来看我们。”

  李寻欢对她眨眨眼:“我要是来得早些,被你看见我年轻的样子,你像以前一样非要嫁给我,我不娶你,你就不放我走怎么办?”

  花满园斜眼:“李二哥,你这是无中生有凭空捏造。”

  花满楼捂嘴笑:“你小时候的确哭着说过要嫁给他,还死拉着他的衣服不让他走。”

  花满园嘴硬:“我不记得就是没有。”

  花满楼和李寻欢笑笑。

  随后花满楼又对李寻欢说道:“佳客远来,我却未在第一时间尽地主之谊,还请李二哥见谅。”

  李寻欢苦笑一声:“不,是我不请自来……咳咳……”话才说一句,李寻欢便拿手帕捂住嘴,止不住的咳嗽。

  这时,花满园又注意到桌子另一边的小鱼儿。

  先前李寻欢和王怜花吸引了花满园大多数的注意力,她便忽略了小鱼儿。现在她又问小鱼儿:“你不是江小鱼吗?你怎么也在这里?”

  小鱼儿还记得花满园当初在峨眉山上一不合就扇人嘴巴子的行为,此刻见她注意到自己,便讪讪指着李寻欢道:“和他一样。”

  花满园:“……”

  这群人把她家当什么了。

  给自己解了哑穴的王怜花从李寻欢身后冒头,笑道:“还是让我来说吧!”

  花满园闪过去在王怜花屁股上踢了一脚:“我刚才都忘了问,你怎么来了?”

  王怜花说:“我写了好几封信请你去洛阳赏牡丹,结果每一封都石沉大海,所以便想着过来看看你最近怎么样。”

  花满园在王怜花面前转了个圈:“前面后面都看了,可以走了吗?”

  王怜花笑笑:“何必急于赶人呢!先让我给你解释清,为什么百花楼会有这么多人。”

  ···

  王怜花在来百花楼的路上,遇到了三名被追杀的少年,放在平时,王怜花肯定是懒得管,直接绕道走了。

  但他突然发现,其中一名被追杀的少年武功路数和花满园如出一辙,便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多看了几眼,等他看清那少年的样貌后,就猜到这是花满园唯一的师弟,便顺手把花无缺和另外两名少年都救了。

  因为花无缺伤势过重又被人追杀,王怜花就把这三人也带着一起上路。

  花满园突然问小鱼儿:“你就是另外两名少年之一。”

  小鱼儿点头。

  花满园又问:“那还有一个呢?”

  王怜花道:“是个女扮男装的小姑娘,那群追杀花无缺的人还没放弃,我就给她易了容,让她装作花家的丫头出去抓药了。”

  花满园接着问:“无缺呢?”

  王怜花:“在后院,铁传甲在照顾他。”

  “铁传甲又是谁啊?”

  李寻欢道:“是我的朋友。”

  随后,李寻欢又接着王怜花的话继续说:“怜花带着花公子、江公子和铁姑娘一路南下的时候,正巧又遇见了中毒的我,便又救了我,并把我也带来了百花楼。”

  所以王怜花这是……走一路捡一路。

  王怜花对她笑笑道:“现在还赶我走吗?”

  花满园过去把王怜花按在椅子上,又给他倒了杯茶,恭恭敬敬的端给他:“王公子现在就是奴家的大恩人,哪有把大恩人赶出去的道理。”

  王怜花瞄了眼花满园手上的茶:“只给我端茶么?”

  花满园微笑:“公子还想要点什么服务?”

  王怜花眼角含情,指尖挑起花满园下巴:“你若真有心,不如今天晚上……啊!”

  王怜花没想到花满园说翻脸就翻脸,直接一杯茶泼他脸上。

  也幸好这茶壶里的水放了许久已经变成了温的,先前一直干活的铁心兰在外抓药,铁传甲在照顾花无缺,他们四个男人中三个都是少爷出身,唯一不是少爷出身的小鱼儿承包了厨房,便拒绝再干其他的活,便也没有去烧水。

  如此,王怜花才没被泼的破相。待他拿帕子擦干被泼在脸上的热水后。花满园装都懒得装一下可怜,直接说:“手滑了。”

  王怜花:“……都不讨价还价就直接泼吗!”

  司空摘星在一旁落井下石:“该!”

  花满楼道:“王公子的恩情,花满楼先代她记下了。”随后又对花满园斥道,“园儿你也莫再胡闹了,当务之急是弄清你师弟为何会被人追杀。”

  花满园被花满楼训了一句,便乖乖的从王怜花身边走开。

  花满楼又问小鱼儿:“江小弟,你和园儿的师弟是因何被人追杀?”

  小鱼儿从吃瓜到骤然被点名,但还是迅速的调整了心态回答花满楼的问题。

  “追杀我们的人是兴云庄和江别鹤。”

  花满园皱眉:“江别鹤我倒是知道,这个人自称江南大侠,但这个人出江湖的十多年来,一件大事也没见他做成过。”说着连花满园也觉得好笑,“要不是这人在江南的时候,天天各处的赶场子,我都要不知道这人是谁。”

  小鱼儿见她嘲讽江别鹤,便觉得找到了友军,瞬间在心里就把花满园当成了异父异母的亲姐姐:“对,这人非但不是什么好人,不但狼子野心还假仁假义。花姐姐你还记得咱们先前在峨眉山上争的假宝藏吗?那个消息就是江别鹤散播出去的,那些个藏宝图就是他画的。”

  花满园又道:“兴云庄又是什么地方?我都没听说过。陆小凤你知道吗?”

  陆小凤摇头:“我也不知道。”

  “连你这样交游广阔的人都不知道,可见也不是什么有名气的地方。江别鹤和兴云庄怎么有能力追杀你们?”花满园疑惑。

  花无缺的武功不差,即便他只有十四岁,但论武功也算得上江湖的准一流好手,更何况他又是移花宫的内门弟子。

  江湖上有这个实力不怕移花宫报复的,屈指可数,况且其中半数都与移花宫交好,剩下的也就只有远在西域的快活王和玉罗刹。

  石观音以前在邀月手下吃过瘪,虽然记恨但也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小鱼儿苦笑:“这一切,还要从我下了峨眉山说起。”

  ···

  小鱼儿下了峨眉山后,没过多久又和花无缺见面了。他原以为花无缺要杀他,却没想到学聪明了的花无缺表示,反正邀月也没给他任务期限,他现在只想顺着自己的心和小鱼儿做朋友。

  于是两个人便结伴而行,之后他们先是被十大恶人中的萧咪咪骗去了自己的地下皇宫……

  花满园打断他:“你说的萧咪咪,是那个有过数百个情郎,而且个个都长得俊美的萧咪咪?”

  小鱼儿点头:“你好像对她很了解。”

  他妈的,能不了解吗!

  萧咪咪和石观音两个人,几乎承包了江湖上所有武功不太行,但是长得还不错的年轻男人。

  这两个人虽然做的事都一样,但是行事风格却丝毫不同。

  石观音喜欢抢人,看上了就抢,每年都要从各大门派里抢走最好看的那几个。

  简直让各大门派气的牙痒痒,但打又打不过,也护又护不住,还不能声张出来。

  一声张,不就等于告诉全天下,我们派的美男子被人抢了,我们派没用么。

  被抢的门派也没敢联合,谁家有点丑事不藏着掖着,只要有一点泄露秘密的风险,他们就坚决不干。

  况且石观音远在大漠,为了几个弟子派更多的人远赴大漠,不是送羊入虎口么。

  于是各大门派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

  而被抢去的美男子们,虽然是和大美女石观音做快乐的事,可人家到底是被强迫的,谁会喜欢强抢自己的人。

  相比之下,萧咪咪就不一样了。

  就算不和土匪似的石观音比,和陆小凤、楚留香这两个处处留情的人比,萧咪咪也是恋爱达人。

  据花满园听说的小道消息,萧咪咪有过七百多位情郎,并且萧咪咪本人审美极高,丑物完全看不上眼。

  当然,七百多个花满园是肯定不信的,但没个一百,也有七八十了。

  上百个美男子啊!

  而且个个都是心甘情愿背叛师门跟她在一起,心甘情愿啊!

  并且还将师门的武学一招不落的都教给她。

  每年花满园都能听到这个门派的美男子为她争风吃醋,那个名门子弟把家底都送给了她。

  最重要的是,萧老师审美还一直在线。

  被萧老师翻了牌子的,就没一个长得丑。

  花满园觉得,能让这么多人对她死心塌地,或者说被她骗,光靠脸是根本不够的。

  即便美如月宫仙子的邀月,在感情路上也不顺利。

  这位恋爱达人萧老师的智慧也不可忽视。

  天啊,怎么就不让她遇到萧咪咪,她愿意出重金让萧老师给她上几节课!

  小鱼儿又道:“萧咪咪装作普通的少妇将我们骗进了她的地宫,她看出花无缺武功不低,就先药倒了他。随后我们便在地宫中见到了江别鹤的儿子江玉郎。起先,我们以为他也是被萧咪咪骗进来的可怜人。”

  “萧咪咪对我说江别鹤是个伪君子时,我看她自己就是大恶人,还不太相信她的话。可后来江玉郎为了引开萧咪咪,而将她地宫里的‘妃子们’都毒死,又三番几次出卖我们,我才知道萧咪咪并没有骗我。”

  花满园问:“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

  小鱼儿道:“江玉郎引开了萧咪咪后,我看穿了他的计划,便要挟他,让他带着我们一起躲着。后来我们被萧咪咪发现了,萧咪咪便把我和江玉郎锁了,要把我们带回去。我发现背上的花无缺动了一下,便知道他能动了,便乖乖和萧咪咪一起回去了。他趁萧咪咪不注意把移花宫能解百毒的素女丹服下,等到体力恢复,便将萧咪咪制服了。”

  花满园握住小鱼儿的手,红着眼问道:“她在哪里,萧老……萧咪咪现在哪里?”

  小鱼儿有些怕她这个样子,仿佛下一秒就要仰天大叫手撕几个人:“我……我不知道,我们遇见她时,是在峨眉山脚下,后来我们从她口中问出地宫的出口后,就将她放走了。”

  花满园松了口气,幸好他们没把萧老师怎么样。

  她还是有机会让萧老师给她上几节课的。

  花满园问:“无缺的贞操还在吗?”

  小鱼儿没想到她竟然会问这个问题,他到底还年轻,花满园的神情语气又是那么自然,不禁回答的磕磕巴巴:“还……还在。”推荐阅读sm..s..

  花满园又握住他的手,关心的说:“男孩子出门在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小鱼儿磕磕巴巴:“明……明白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