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46章 第四十六章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问清了萧咪咪的生死,花满园便让小鱼儿继续说接下来的事。

  因为在萧咪咪的地宫时,小鱼儿发现江玉郎身上也有一张假藏宝图。江玉郎称是从他父亲江别鹤书房的书桌上找到的。

  小鱼儿道:“如此重要的藏宝图,怎么会放在书桌上,加上萧咪咪的话和江玉郎的为人,我便猜想这个假宝藏的消息与江别鹤有关。”

  之后,小鱼儿为了查清假藏宝图的事,故意不解开和江玉郎的锁与之同行。

  他们行至中途,又见到了江别鹤的友人赵正义。他们从赵正义口中听说江别鹤因为捉拿梅花盗的事已经赶到了兴云庄,便与赵正义一同前去兴云庄。

  花满园发送实时弹幕,她问司空摘星:“你们盗贼界是不是在清算业绩评优评先了,怎么刚没了个绣花大盗,又新出来个梅花盗。”

  司空摘星:“……”

  见花满园对梅花盗的事一无所知,司空摘星便给她科普了一下梅花盗:“梅花盗巅峰时期是在三十年前,他劫财劫色,可江湖上得黑白两道都拿他没有办法。没过多少年,他便安全退隐了。”

  说到这里,司空摘星又问小鱼儿,“难道他又重出江湖了?”

  小鱼儿点头:“对,他又在半年前重出江湖了,已经犯下了七八十件大案,连华山派的门人也被他侮辱了。”

  花满园啐了一口。

  小鱼儿接着说:“所以已有九十余户受害的人家在暗中约定,将自己的家财分出一成来送给杀了梅花盗的人。”

  花满园亮了眼:“哇哦!”

  王怜花也为之一动,喃喃道:“就算每人只出一万两,这数目加起来也极为可观。”更何况还有梅花盗劫走的那些财宝。

  那才是大头。

  王怜花与花满园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对这笔钱的势在必得。

  这哪是梅花盗,这分明是行走的大宝藏。

  王怜花眨眼:合作吗?

  花满园点头:可以呀!

  小鱼儿没发现两人间的小心思,又接着道:“除此之外,江湖第一美人林仙儿也扬天下,无论僧俗老少,只要谁能除去梅花盗,她就嫁给谁。”

  花满园不由得感叹美人届的竞争激烈:“没想到沈璧君嫁人才半年,新的第一美人就出来了。”

  陆小凤听到第一美人就来了劲儿,急切的问小鱼儿:“你见过林仙儿吗?她漂亮吗?”

  小鱼儿撇撇嘴,一副很讨厌林仙儿的样子,但又不得不承认她的美貌的样子,勉为其难的说道:“还行吧!”

  陆小凤急了:“还行是什么意思,你说清楚一点,她眼睛大不大,鼻子挺不挺,是不是樱桃嘴,皮肤白不白?身材……”陆小凤比了个手势。

  小鱼儿对陆小凤翻了个白眼:“你这人怎么一副上辈子没见过女人的模样。”

  花满楼被小鱼儿的话逗笑:“我们也时常说他上辈子是个和尚,所以这辈子见了女人就两眼冒光。”

  陆小凤冷哼一声:“我也不是是个女人就喜欢的。”

  司空摘星拿手肘推了推他:“我知道,你喜欢母老虎,越凶的你越喜欢。”

  陆小凤:“你知道个屁!”

  司空摘星又笑道:“他急了!我说中了。”

  花满楼也笑了。

  陆小凤不理他们,再一次问小鱼儿:“林仙儿到底长什么样,你倒是说清来。”

  小鱼儿听他还在提林仙儿,心里不由得更烦了,伸手一指:“没她漂亮。”

  陆小凤顺着小鱼儿指的方向,看了眼花满园,恹恹道:“我本来也没指望会比她漂亮。”

  虽然是在怒气中说的话,但小鱼儿说的却是真话。

  小鱼儿觉得很奇怪,他在峨眉山上初遇花满园的时候,因为当时的形势,他有些害怕花满园。所以即便花满园将漂亮的像朵盛世奇花一样的张菁衬托的黯淡无光,他也没有过多在意,反而全身心都在想着如何脱逃。

  他安全之后,脑海中反倒时不时会闪过几次花满园的面容。

  现在他又多看了花满园几眼,觉得真实的花满园反倒比他记忆力的更好看些。

  不再像之前一样,美的咄咄逼人,艳的不容喘息。

  长时间和看不见她美貌的花满楼,以及长得比她更漂亮的邀月怜星花无缺待在一起,花满园都快忘了自己多漂亮。

  突然连着被两个人夸长得美,花满园都有些不太好意思了。

  花满楼见话题被引到花满园身上,轻咳两声,又将话题导回小鱼儿的事:“你们随着赵正义前往兴云庄后呢?”

  小鱼儿愤懑的说:“亏那人还叫正义,号称劳什子的铁面无私,竟也是假仁假义之徒。”

  李寻欢轻笑一声:“呵,这位铁面无私赵正义赵大爷,确实一直都是这样的人。”

  小鱼儿继续说,“江玉郎见到赵正义后,对我们的态度马上就变了,先前一副点头哈腰的样子,之后又是一副瞧不起人的大少爷样。”小鱼儿冷笑一声,又接着说,“他武功不如我和花无缺,便偷偷与赵正义打眼色,想借赵正义之手将我和花无缺杀掉,这样他被萧咪咪捉去的事就无人会知道。”

  花满园道:“李二哥在关外退隐十年,那这个赵正义自十年前起就一直在江湖上活跃,可我到现在都没听过他的名字,想来应是武功平平之辈。”她笃定的说,“他反倒被无缺打了是吗。”

  花无缺虽然年纪小,但武功足以排到江湖上的准一流之列。

  小鱼儿点头,“赵正义被花无缺收拾了一顿后倒是老实了许久,至少我们北上去兴云庄的路上他没再弄出什么幺蛾子。”

  他们到了兴云庄后,见到了一群因为梅花盗和林仙儿聚集起来的人。

  小鱼儿道:“到了兴云庄我才知道为什么抓捕梅花盗的人都聚集到了兴云庄。”

  “因为林仙儿是兴云庄主夫人的义妹,不少人为了林仙儿的话而追捕梅花盗,梅花盗若要打破这个局势就会先针对她。所以想抓梅花盗的人都聚集在了兴云庄,一方面抓捕梅花盗,另一方面则是保护林仙儿。”

  “也因为所有人都围着林仙儿身边转,我和花无缺还有江玉郎反倒没什么人注意了。毕竟江别鹤即便是江南大侠,那也只是在江南有些名气,兴云庄到底在北方。”

  他们在兴云庄表面上没被针对,毕竟江别鹤给自己艹的仁义无双大侠人设,不可能在面上和两个少年过不去。

  江别鹤给小鱼儿和江玉郎解了锁后,又故意将他安排在自己的房间,当晚小鱼儿便险些被铁心兰当做江别鹤杀了。幸好这一次又被花无缺及时拦下。

  花满园问道:“这位铁姑娘又和江别鹤有何恩怨呢?”

  小鱼儿道:“铁心兰她爹留下暗号,告诉她自己要去寻江别鹤。铁心兰在江南未找到她爹爹,便以为她爹被江别鹤杀死了,所以又赶到兴云庄刺杀江别鹤。但江别鹤否认杀了她爹。”说到这里,小鱼儿又叹息道,“依我看,她爹爹也不可能是江别鹤杀的,她爹爹铁战是十大恶人之一,江别鹤若是杀了他只会大肆宣扬,哪会秘而不宣。”

  花满园也点点头,示意小鱼儿继续说。

  小鱼儿继续道:“江别鹤等人见三番两次都未能将我们怎么样,便开始分化我与花无缺。江玉郎向花无缺攀交情,又将他介绍给兴云庄的那些个人。”

  花满园觉得小鱼儿现在的表情有点微妙还有点酸。

  毕竟谁都不喜欢自己的好朋友跟自己讨厌的人交了朋友。再加上少年人不服输的性格,小鱼儿哪怕鄙夷兴云庄的伪君子们,但看到江玉郎只将花无缺介绍给他们,不介绍自己,心里也会有些不舒服。

  花满园打趣他:“无缺有喜新厌旧和江玉郎他们打成一片了吗?”

  小鱼儿笑了,他肯定的说:“花无缺不喜欢他们。”

  随后小鱼儿又有些黯然:“但他们也知道花无缺是移花宫的弟子了。”

  花满园蹙眉:“那又如何?”

  小鱼儿道:“江玉郎那个胆小鬼,他嫉妒花无缺的武功和相貌,又不敢正面与他对决,便唆使兴云庄主的儿子与花无缺交手。”

  “兴云庄主的儿子虽然只有十余岁,但论起心狠手辣只怕比起江玉郎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平素里他周围都是群马屁精,江别鹤父子两如今俱在兴云庄,他老子平时吹捧兴云庄主,做儿子的自然更是黏在人家儿子屁股上不肯走。”手机端sm..

  “江玉郎故意在龙小云,也就是兴云庄主儿子面前吹嘘花无缺有多厉害,武功有多高强,还说花无缺私底下对龙小云很不屑,说兴云庄这种小虾米和移花宫根本没法儿比。”

  花满园:“最后那句没说错啊!”

  小鱼儿:“……”

  喝了杯水,小鱼儿继续说:“龙小云也许清楚那些话是江玉郎胡编的,毕竟他虽然心狠手辣但人也不傻。可龙小云不仅武功天赋不差,家世也还不错,骤然见到各方面都比自己强的同龄人,他又不是什么心胸宽广之人,早就对花无缺恨之入骨。这次找着借口,便对花无缺提出比斗。”

  花满园想说些什么,小鱼儿看到她的神色,解释道:“花无缺武功虽好,但龙小云根本就没打算跟他正面对决。”

  “龙小云全身都是暗器!”

  “花无缺躲过了他前面的数道暗器,龙小云便假意主动认输。待我发现不对劲时,花无缺已经中了龙小云的暗器。”

  李寻欢听到龙小云的事,皱眉道:“小孩儿已如此狠毒,长大了那还得了。”他问小鱼儿,“这孩子的父母是什么人,竟然养出如此恶毒的孩子。”

  花满园比较关心后续:“之后呢?”

  小鱼儿决定先回答花满园的问题。

  龙小云重伤了花无缺,正沾沾自喜时,被兴云庄主知道了,他是成年人,知道自己儿子重伤了花无缺势必会引来移花宫的报复。

  花无缺不记仇,兴云庄主以己度人,害怕花无缺只是嘴上说说,等他回去就告诉移花宫主,带人来兴云庄报仇。

  这时,江别鹤和赵正义等一群人便跳出来说什么这是公平比武,花无缺输了也不能赖人。

  花无缺本就没打算耍赖,当然身受重伤的花无缺也懒得耗费力气跟这群人辩解,他干脆利落的当着这群人的面认输了。

  兴云庄主见花无缺当着众多江湖人的面认输了,以后就算移花宫想旧事重提,也占不到理。毕竟这时花无缺主动认输的,便不打算再继续相逼。

  可江别鹤却没打算放过他,应该说江别鹤就是想借刀杀人,弄死他和小鱼儿。

  这时赵正义开始说就算花无缺现在说不记仇,但难保移花宫主觉得自己的弟子输给了别人心里气不过,要来报复呢?

  毕竟移花宫主可是当世顶尖高手之一。

  江别鹤这时缓缓道:“倒不如……”说到一半他又故意捂住嘴不把话说下去。

  在场众人纷纷急着问他倒不如什么。

  谁知这是江别鹤又很生气的说:“就当江某什么也没说。”

  江别鹤这副做戏的样子结束后,又有一个人说:“倒不如把他杀了,以绝后患,只要兴云庄众人不说出去,谁能知道他来过这里。”

  江别鹤又故意接着说:“可惜花公子年少有成,移花宫的绝学移花接玉已被他用的出神入化,今日却要命丧于此。”

  江别鹤这话说完后,又有人提议要从花无缺口中逼问出移花接玉这门掌法的秘密。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花无缺身上。

  有了这门武功岂不是能一跃成为江湖上的一流高手,花无缺不过十四岁,兴云庄都没人能在他手底下过上十招,若是他们学了不但能像移花宫主一样成为顶尖高手,对上梅花盗都不在话下。

  这里的人都是因为林仙儿和梅花盗被聚集起来的。

  一个是美人,一个是名气和财富。

  现在,绝世的武功也送上门来了。

  没有人反对,花无缺和小鱼儿,连带着铁心兰直接就被点了穴关进了柴房中。

  谁也不想这门武功被其他人知道,谁都想独吞这门武功。

  小鱼儿纵然智计百出,身边也还有个重伤不能动的花无缺。

  正当他们以为这就是绝境时,一个人推开了柴房的门。

  林仙儿背着光,柔软的阳光洒在她身上,好似她整个人周身都带了一股圣洁的气息。

  林仙儿说:“我来救你们了,快跟我出去吧!”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