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了花无缺三人这段时间的遭遇,花满楼怕身为移花宫少宫主的花满园光顾着听故事,忘了自己该做些什么,便主动开口提醒花满园:“你打算怎么处理?”

  他虽然是花满园的半个监护人,但移花宫终究是要由她接管,他可以从旁协助或者提供建议,但不能干涉她的决定。

  花满园眼睛一转,撑着下巴说:“前段时间移花宫有个外出采购的弟子失踪了,似乎就是在兴云庄附近失踪的。”

  花满园看着王怜花,幽幽道:“那名弟子出门时,身上可带着几十万两银子呢!”

  王怜花牙一酸,没想到花满园张口就是几十万两。

  这女的比强盗都贪!

  但花满园都给他打眼色了,王怜花也不介意上这条船。

  有钱一起赚!

  “我从洛阳下江南时,正巧在兴云庄附近碰上了一名移花宫的弟子,她本来要直接去我铺子里采购的。”王怜花也幽幽看了眼花满园,“移花宫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在‘王森记’采购,所以我和那位采购的姑娘也很熟了,便上去与她攀谈,她说兴云庄主邀请她一起去兴云庄抓捕梅花盗,她就决定先去抓捕梅花盗,等梅花盗落网再去洛阳。”

  花满园也牙酸了,说好的只合作抓了梅花盗分钱,他妈的王怜花居然还夹带私货。

  神他妈移花宫每年都要去‘王森记’采购。

  可惜除了王怜花,花满园也找不到队友跟她一起做这么黑心的事。

  行吧,王森记就王森记了。

  仔细想想也还可以,以后她就是王怜花的甲方爸爸了。

  花满园叹了口气:“她已经失踪两个月了。”

  王怜花也叹气道:“也许是兴云庄的什么人见财起意,毕竟她身上还带着几十万两银子,财帛动人心啊!只可怜那位姑娘心地良善,竟然遭此厄运。”

  王怜花又说:“已经两个月了,也许……”

  花满园冷冷道:“不论如何,我都要从兴云庄带走一具尸体。”

  王怜花补充:“还有那几十万两采买物品的银子。”

  花满园道:“说不定此行我们还能抓到梅花盗。”

  两人配合默契一唱一和,一个屎盆子就给兴云庄扣严实了。

  小鱼儿目瞪口呆,他突然觉得跟这两人比起来,兴云庄那些人的段位简直不够看。

  等等,王怜花心黑手狠,这段日子他已经知道了。

  但是花满园,他一直以为花满园虽然脾气大一点,但性格还是直来直往的。

  谁能告诉他,面前这个和王怜花一样心黑的人是谁!

  小鱼儿又想到王怜花说过,他和花满园是多年好友。

  这两个人能在一起玩这么多年,可见是臭味相投了。

  小鱼儿干巴巴的说:“你为什么不直接找上门,花无缺被他们重伤偷袭,这件事本来就是你们占理,为什么还要编一个借口过去。”

  花满园:“因为无缺输了。”

  小鱼儿不高兴的大声说:“可花无缺是被偷袭的,他还被他们觊觎了心法,锁进了柴房。他受了这么多委屈,你竟然只在意他输了这件事,都不愿光明正大的为他讨回颜面。”

  小鱼儿说到花无缺受的委屈,心情变得越发激动,甚至都忘了曾经对花满园的惧怕,开始吼她。

  花满园破天荒的没对他生气,反倒对他笑笑:“无缺真幸运,一出家门就有了真心为他着想的朋友。”

  随后她又道:“无缺虽然是你的朋友,他也是移花宫的内门弟子,未来的二宫主。所以他不能输给名不见经传之人,即便他是被偷袭的。”

  “因为江湖上的人不会关心他是怎么输的,他们只知道他输了,输给了名不见经传的人。”

  “他输了就等于移花宫输了。移花宫能在武林中屹立不倒这么多年,靠的只是绝对的武力。如果被人知道移花宫在阴沟里翻了船,没有人会探究这背后的故事,也不会有人觉得这不过是偶尔的失手不足为奇。”

  “其他的门派都在虎视眈眈,把移花宫从多年的神坛上拉下来。只有我们下去了,他们才能上来。自身利益面前,没有人会为他说句公道话,更何况人人都喜欢听以弱胜强的故事。”

  小鱼儿听了花满园的话后,才知道自己想得太简单了。他自恶人谷出身,并不在乎名声好不好听,平日里也是独来独往,不会考虑这个。

  他低头对花满园道:“抱歉,是我没顾虑周全。”

  花满园笑笑:“不怪你,我还要谢谢你。若不是你,无缺也不可能活着回来。”

  王怜花在边上哼哼两句:“你不应该着重感谢一下我么!他们这一路上的追杀可没有断过,为了摆平这些人,公子我一路上都没睡一个好觉。”

  花满园举起水杯:“刚刚不都感谢过了么!”

  王怜花一见她举起水杯,立刻以扇掩面。

  这时,小鱼儿又想了什么,他叫道:“万一兴云庄的人故意宣扬花无缺输给了龙小云呢?”

  小鱼儿煞有介事的自问自答:“很有可能啊,兴云庄主是个图名的人,有这个机会他肯定会利用的。”

  花满园嗤笑一声:“他说了就有人信么?我还说我手撕快活王,脚踢玉罗刹呢!”

  小鱼儿不明白。

  花满园狡黠的笑道:“我若是因为无缺被人阴了,而去兴云庄,这才坐实了无缺输了的事。我若只是因为一个普通的采购弟子给他们一个教训,还能趁机杀鸡儆猴一番。他们这个时候再宣扬无缺输了,就是自说自话,不但没人信,还会引来群嘲。”

  “但我毕竟是个以德服人的人。他们既然认为龙小云可以赢的了无缺,我也不妨给他个和无缺比斗的机会。到时候设个擂台,把各大门派的人都叫来看看。”

  小鱼儿拍手称赞:“妙啊!太妙了!”

  当着各大门派的人,龙小云肯定不能用他的暗器。这个时候对上花无缺,不就是自取其辱么!

  既打消了不利于自己的谣,又给花无缺找回了场子,报了仇。

  ···

  花无缺受的伤有些严重,主治医生王怜花说要静养一个月才能好。

  也因此,花满园至少得一个月后才能去兴云庄。

  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花无缺的心理健康。

  花满园觉得她师弟点儿背,头一次出家门就差点被骗身,还没缓过来了,又遇到了兴云庄这么一群宵小。

  要不是被王怜花救了后,遇到了李寻欢这样真正才德兼备的人。

  说不定就被江湖险恶打击的回移花宫自闭了。

  于是花满园格外的怜爱这位十四岁的小师弟,被怜爱的花无缺还一头雾水。

  他的师姐怎么突然间用充满慈爱与怜惜的目光看他,仿佛他是什么易碎的贵重物品一般。

  小鱼儿拉拉他的衣袖,花无缺默契的附耳上前,小鱼儿说:“我们的事,我都告诉你师姐他们了。”首发..m..

  花无缺早就知道王怜花带他们住在百花楼就是在等花满园,因此也早就做好了事情会被花满园知道的心理准备。

  但当花满园出现在他面前时,他才知道自己原先的准备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他既有着少年人的骄傲,不愿将伤口展示在家人面前。又希望像受伤的幼崽一样,可以待在家人的臂弯里。

  最终还是花满园先开口:“今年的中秋,我们就一起在百花楼过吧!”

  花无缺重重的点头:“好!”

  花满园不提花无缺受伤的事,花无缺也不愿主动说出,两个人便默契的聊了会儿天,花满园讲了些自己在路岭南见闻,花无缺主要是讲他交到的朋友,小鱼儿和铁心兰。

  小鱼儿花满园已经见过了,于是花无缺又将买药回来的铁心兰介绍给花满园。

  花无缺兴冲冲的说:“师姐,你还记得这位铁姑娘吗?”

  花满园一脸问号,这人谁啊?她不认识啊!

  没让花满园疑惑多久,花无缺又说:“我们当初在峨眉山脚下救下她后,没多久我又和小鱼儿在兴云庄遇到她了,我在百花楼的这段日子,都是铁姑娘在照顾我。”

  通过花无缺的话,花满园才知道原来铁心兰就是他们当初在峨眉山脚下救下的女孩。

  花满园早就把铁心兰忘到万八千里去了,她都不记得自己在峨眉山脚下救过一个女孩。可她能说她忘了吗?她不能啊!她非但不能说自己忘了铁心兰,还必须得看在未来二宫主的面子上,扯出一个礼貌又端庄的微笑,温柔的说:“原来是铁姑娘啊!”

  铁心兰还记得花满园当时的冷冷语,即便现在花满园主动对她释放善意,铁心兰还是有些怯怯的:“花姑娘,许久不见。”

  说完铁心兰便借口后院的柴没劈完,没等花满园叫住她,她已经一溜烟的跑去了后院劈柴。

  花满园疑惑的喃喃道:“来者是客,她怎的主动跑去劈柴。”

  把自己当做百花楼半个主人的花满园对花无缺说:“你去把她叫回来吧。来者是客,又不是咱们家佣人,怎么能让人家去劈柴。”

  花无缺坐在原地没动:“是王公子安排的。”

  花满园脱口而出:“王怜花让她去劈柴?她?一个漂亮的小姑娘。”

  色中饿鬼王怜花竟然让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去劈柴,而不是把人家骗到自己床上。

  花满园深刻认为他是在学习暹罗的降头术时,不小心给自己下了个降头。

  除此之外,花满园想不到别的解释了。

  花无缺解释,王怜花在到了百花楼后,表示自己不养废人,然后罗列了一堆工作清单给他们。

  花无缺他们觉得王怜花这一路上为了照顾他们费心费力,他们作为被保护的一方,又与王怜花萍水相逢,也确实该出些力,所以毫无怨的接受了工作。

  因为花无缺是病号,所以暂时不用工作。

  小鱼儿主动选了厨房,逃避了其他更劳累的工作。

  铁传甲原本就是李寻欢的仆人,所以毫无疑问的被不把自己当外人的王怜花当做自家下人使唤。

  于是铁心兰和铁传甲就把其他的工作都承包了。

  花无缺感激的说:“若不是王公子出手相救,我们如今都不知道身在何处。王公子还施恩不望报,每当我们提及此事时,王公子只说‘学武之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分内之事。’叫我们以后莫再这样想,也莫再他面前提及此事。”花无缺推崇的说,“相较王公子的高义,这一点小小的家务活又算得了什么,可惜我如今带伤在身,连这样的微末小事都不能替王公子完成。”

  花满园:“……”

  她的傻弟弟啊!

  她的弟弟怎么就这么傻!

  还做家务!以王怜花那丢掉的马车都要把车厢拆了再运回去的手段,别说花无缺是病号了,只要他王怜花需要,花无缺就算只剩一口气,都得去码头扛沙包。

  王怜花那分明是怕被花满园事后报复,才给花无缺找的借口。

  你看李寻欢怎么就没做家务。

  再说了,王怜花那是施恩不望报吗?那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王怜花啊!现在不跟你说,是等着以后让你替他出生入死,替他做牛做马啊!

  花满园快哭了,她的弟弟为什么这么单纯又惹人怜爱。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