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49章 第四十九章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花满园不知道该说什么,沉默了一阵后,她发现花无缺好像对王怜花有些推崇。

  花满园曾听说每个人在幼年时,心里都会有一个崇拜的对象。大多数时候,这个对象是父亲,有时候也会是其他年长的智者。

  花满园先后崇拜过两个人,一开始她憧憬美丽又强大的邀月。等她大了,发现她的母亲似乎也不是那么无所不能,也因为她转换了观念,暴力并不能解决一切。所以她又把目标转换成了智慧儒雅的花老爷。

  现在,十四岁的花无缺就把自己憧憬的目标给了王怜花。

  其实仔细想想,也并不意外。

  王怜花虽然个性在正邪之间摇摆,但他的惊才绝艳却是怎样也掩盖不住的。

  花满园有点小小的怨念,她也很优秀的,为什么花无缺就不崇拜她。

  不过想到对手是王怜花后,花满园心里也没那么难受了。

  但是王怜花嘛,让花无缺和他接触太久,孩子可能被带坏。

  花满园可不想未来生活只有九九六或者零零七的二宫主把移花宫当成自己的后宫。

  就算是后宫,也只能是她花满园的!

  年长、智慧又有阅历的人,百花楼现在可坐着好几位呢!

  花满园要带花无缺去见其他人,让他弃暗投明,把憧憬的目标转换一下。

  她伸手去牵花无缺,她的指尖才碰到他,他就受到惊吓般把手缩了回去。

  花满园刚想问他怎么了,就听见花无缺红了脸磕磕巴巴的说:“师姐,男女授受不亲。”

  花满园:“……”

  老娘可是连你光屁股的模样都看过,还给你换过尿布啊!

  反常,实在是太反常了。

  花满园想,会不会是因为花无缺差点被萧咪咪夺去贞操,对成年女人产生了心理阴影,所以现在对女人的触碰下意识的害怕。

  花满园说服了自己,于是又对花无缺充满了怜惜。

  但她不能表现出来,这可能会刺激到花无缺。花满园便装作平常的样子,淡淡道:“那你跟在我身边,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花满园将花无缺带到了花满楼的面前。

  年长、智慧又有阅历的人,李寻欢也符合这个标准。

  可众所周知,李寻欢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吃喝嫖赌精通的人。万一花无缺就没学到好的,她哭都没地方哭。

  花满楼就不一样了,在她心里没有人能比花满楼更完美,更能引导花无缺。

  谁会不喜欢花满楼呢!

  现在正是黄昏,花满楼总是喜欢在这个时候坐在窗前照料抚摸他情人般的花朵。

  如今,他真正的情人也走到了他身边,挽住了他的手对他说:“七哥哥,这是我的师弟花无缺。”

  花满楼对他笑道:“我听园儿提起过你,是个乖巧懂事的师弟。”

  花无缺看见花满楼的瞬间愣了愣神,透过花满楼的脸他想到了另一个人,他的大师父邀月。

  花满楼和邀月长得太像了,但同一张脸长在两个人脸上却是不同的感觉。

  邀月是孤高的月宫仙子,而花满楼又用他身上独有的泥土芬芳将他带回了人间。

  邀月的眼睛明亮,亮的几乎不像是人的眼睛。可花满楼的眼睛,那么温暖,那么……寂寞。

  花无缺愣神了一会儿,惊觉自己失态了,连忙对花满楼长长一揖:“晚辈花无缺,因一些事而未经主人同意便擅自在此处居住数日,望花公子见谅。”

  花满楼扶起他,笑道:“无事,你既是园儿的师弟,那与我也算是半个兄弟,都是一家人又何必见外。”

  花无缺又对花满楼长长一揖:“多谢花公子不计较。”

  花满楼柔声道:“我听你脚步虚浮,身上受的伤应该不轻,你若不嫌弃,伤好前一直住在百花楼如何。”

  花无缺没有拒绝:“叨扰花公子了。”

  两个不熟悉的人该怎么迅速产生话题和友情呢?

  说共同讨厌的人的坏话,据说这个是最能促进友情的话题。

  其次就是共同喜欢的人。

  花满楼心里的花满园是深受喜爱的妹妹。

  花无缺眼里的花满园是深受喜爱的姐姐。

  夹在中间的花满园:……

  这个话题一开始是花无缺说自己小时候想和花满园一起去花家,但是邀月不准他出门,要他待在家里好好练功。

  说到这里,花无缺看着花满园,突然忍俊不禁笑出了声。

  花满园纳闷儿:“你对着我笑什么?”

  花无缺:“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花满楼对花满园笑道:“看来这件事与你有关了。”

  只要是花满园的事,花满楼都很有兴趣知道,于是他便追问下去。

  花无缺看了看花满园的脸色,犹豫要不要说。

  说了可能会被师姐打。

  花满楼察觉出了花无缺的犹豫,他更好奇了。

  花无缺又犹豫的望了望花满园,花满园一甩头,自信的表示她绝对不可能有黑历史,让花无缺把他知道的事说出来。

  于是花无缺把他藏了好几年的秘密说了出来。

  ···

  花无缺小时候没有玩伴,邀月也不允许侍女陪他玩耍,唯一能违背邀月还不会受任何惩罚的花满园就成了他的业余陪玩。

  但是花满园一年中有大半的时间都在花家,于是幼年的花无缺另一项娱乐活动就是数着日子算花满园回移花宫的时候。

  等他盼星星盼月亮似的把人盼回来了,花满园嫌他年纪小不和他玩。

  幼年的花无缺直接就哭了。后来花满园发现移花宫实在找不到能玩的人,才勉强和花无缺玩一阵。

  其他侍女都被邀月下了死命令,不准陪花满园玩,也不准让她玩,要督促她练功。于是就形成了,花满园和花无缺在玩,旁边一堆侍女劝她要好好练功的场景。

  两个人荒废学业的事终于被邀月发现了,花无缺胆战心惊时,发现花满园以一己之力拉走了邀月所有的仇恨值,直接就把从犯花无缺忘了。

  按照平时,怜星拂她意,邀月一掌过去;花无缺犯错,邀月一掌过去。花满园犯错,邀月:‘下不为例’。

  花无缺觉得他师姐真的很神奇,隔三差五就能见到她气邀月,但是每次都能安然无恙,并且得到一句‘下不为例’。

  花无缺和怜星已经数不清邀月到底对花满园说过多少次‘下不为例’。

  不过这一回,花满园终于成功气到了邀月。

  邀月先是罚她一天不准吃饭。

  但会乖乖听话的就不是花满园了,邀月只是没让侍女给她送饭,不代表她不能自己去厨房。

  第二次,邀月就把她锁进了房间,花满园一掌把房门劈开。

  第三次……第四次……

  母女攻防战持续了三四天,邀月终于忍不住亲自动手拎起花满园,拨下了她的裤子,像个寻常的老母亲一样打她的屁股。

  这件事,本来花无缺不应该知道,因为邀月是在自己房间动手的。

  巧的是,那天怜星带他去给邀月验收学习成果,中途有侍女向怜星传达了一些消息,怜星走不开便让他独自去找邀月。

  花无缺刚走到邀月房门口,便听到突如其来的皮肉拍打,接着又听见女孩的哭声。

  他虽然害怕邀月,却也好奇,便决定偷偷戳开窗户的洞偷看里面发生的事。

  花无缺从窗外向里看去。

  房间内,花满园正被邀月按在腿上打屁屁。

  花满园一边哭,一边放狠话,她说自己要回花家,再也不回移花宫。

  邀月气的把她扔地上:“那你现在就走,别回来了。”

  她的动作大开大合,看起来很用力的扔她,实际上放下去却是轻轻的。

  这招花无缺很熟悉,每当邀月生他气的时候,怜星怕邀月出手打伤他,就会先一步重重抬手,然后轻轻落下手掌在他脸上。

  但怜星做戏也会做个三分真,花无缺虽然没被打吐血,脸也会被打肿。

  花无缺很好奇邀月是怎么打花满园的,他顺着窗上的洞看去。

  果然是两瓣白皙的娇臀。首发..m..

  再看花满园脸上,一点泪痕都没有,光打雷不下雨。

  哦,她的表情倒是挺凶狠的,再配上娇嗲的声音一边假哭一边放狠话。

  不往下看,谁能想到这人是在挨打。

  与之相比,邀月的表情管理要好一些,花无缺从小就没见她脸上出现过其他表情。这一次,花无缺竟然从她身上感受到了凡人才有的情绪。

  第二天,花满园冷着脸坐上了回花家的马车。

  花无缺问她可不可以把自己也带走。

  花满园想了想,反正家里还有一堆和花无缺年纪差不多的侄子侄女,也不需要她当花无缺的陪玩,便答应了。

  邀月赶过来禁止花无缺出门。

  正当花无缺因为花满园走了而伤心之际,当天晚上他又看到了花满园的马车。

  邀月又把花满园追了回来。

  看不出喜怒哀乐的邀月牵着掩盖不住得意神情的花满园。

  在那之后,花满园开始表现出一副认真学习的架势。

  没等她好几天,又故态复萌了,开始拉着花无缺漫山遍野的玩。

  但凡邀月稍微表现出一点点要惩罚她的意图,花满园就拉起花无缺坐到马车上:“收拾东西,咱们回扬州。”

  天真的花无缺真的以为能跟着她去扬州,他见花满园还没让马车走的意思还催了她一下。

  他话一说完,邀月就来了。

  花无缺很伤心,这次又被邀月拦住了,他又去不成花家了。

  邀月把他交给侍女,自己单独和花满园在马车里呆了一会儿。

  然后看不出表情的邀月又拉着得意洋洋的花满园下了马车。

  这一年,花无缺最常听见花满园挂在嘴边的话就是‘收拾东西,咱们回扬州。’

  但是每次她的马车还没出绣玉谷就会被邀月追上,花无缺跟着她上马车又下马车,每次心情就跟坐过山车一样。

  回忆完了往昔,花无缺得出结论:“大师父轻功真好。”

  “……”

  邀月每次都能追上来,当然是她花满园故意放慢了速度啊!

  只要邀月紧张的急匆匆追上来,花满园就开始勉为其难的和她谈条件,每次都能让邀月签下有效期十天的不平等条约。

  但幼年的花无缺就真的以为可以和她一起去江南。

  花满园突然觉得花无缺就是自己和邀月家庭斗争的牺牲品,心里对他更愧疚了。

  她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那个时候不是真的想回家,我就是想让妈妈紧张一下。却没想到忽视了你的感受,让你那么多的期待都落空。”

  她骤然握住花无缺的手,坚定的说:“以后你想和我去哪里,我就带你去哪里。”

  “师姐不必太过在意。”花无缺红了红脸,“幼年的无缺,所见仅有移花宫的一方小院,师姐能带我出去,即便只是在绣玉谷内待上一小会儿,对当时的无缺来说已经是极幸之事。”

  花无缺这么懂事又毫不在意,反而让花满园更愧疚了。

  花满园突然好想走过去抱抱他,轻拍他的背安慰一下他,也让自己没那么愧疚。但花满楼按住了她的肩膀,让她无法起来。

  花满楼在她耳边小声说:“收拾东西,我要回移花宫。”

  花满园:“?”

  花满楼微笑:“你不记得了吗?我们小时候你也经常这样对我说。”

  花满园有了不好的预感。

  当天晚上,百花楼的一间房间内充斥着皮肉拍打声,接着又是男人的笑声和喘声,以及女人的呻吟声。

  “别打了别打了!”

  “我认错!”

  “哥哥再爱我一次!”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