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说书的老人,并不是纯粹的说书人。

  他本名孙白发,外号天机老人,十多年前百晓生做兵器谱时,把他排到了第一位。

  遥想当年,百晓生刚刚出消息自己要编写兵器谱时,整个江湖都沸腾了。江湖中人爱名,为了一个名,一口气,可以争得头破血流,可以争得去了命。

  所以百晓生靠着兵器谱,一举成了当年最火的流量。全江湖都在议论兵器谱上会有哪些人。

  武功高的,希望排名靠前,武功低些的也希望自己的名字能在上面占有一席之地。

  为了兵器谱上的排名,不少江湖人士都拼命在百晓生面前刷存在,有给他送钱的,给他送女人的。

  最后孙白发爆了冷门,他和他的天机棒成了兵器谱上的第一名。

  在此之前,孙白发在江湖上的名声平平,他年纪大,辈分高,出道的也早。但他运气不好,他年轻的时候没来得及出名,光顾着娶媳妇,生孩子。

  等他闲了下来,可以闯江湖了,江湖上又全是些不出世的天才,而那些人如今也成了传说的人物。譬如已经死去的九州王沈天君,据说死在沈天君手里的云梦仙子,失踪的燕南天,家里蹲的邀月、水母阴姬,退隐的铁中棠,远在西域的玉罗刹、快活王……

  这些人都是夺冠大热门。

  江湖上为了这个第一名的人选,各大赌坊都开了盘口。

  失踪的燕南天,和已经死亡的沈天君、云梦仙子直接被排除在外。

  铁中棠退隐不参与江湖事,为了不打扰他,众人也默契的把他排除在外。

  剩下的就是邀月、水母阴姬、玉罗刹和快活王。

  两个在中原,两个在西域,两个女人,两个男人。

  二比二显然没有一比一来得激动人心,于是赌坊把最后人选定为了邀月和玉罗刹。

  水母阴姬曾说自己不如邀月,那中原代表队派出的选手就是邀月了。

  西域那边,快活王的地盘没有玉罗刹大,于是西域这边的代表选手简单粗暴的给了玉罗刹。

  这场名次之争,最后竟然演变成了中原武林和西域的争斗。

  著书的百晓生,也从名不见经传变成江湖炙手可热的人物。

  孙白发说,这都是百晓生这个外号取得好。

  眼见着兵器谱的事愈演愈烈,百晓生终于把兵器谱著出来了。

  第一名:天机棒,天机老人。

  众人大跌眼镜,邀月呢?玉罗刹呢?还有快活王、水母阴姬等人呢?

  这个兵器谱是不是百晓生做的局?

  无数种猜测甚嚣尘上。

  尤其是在赌坊花了钱压邀月和玉罗刹赢的,大家都不想赔钱。

  于是不少人开始主动抵制百晓生的兵器谱,扬这本书就是哗众取宠。

  还有不少人追杀百晓生。

  百晓生在躲追杀之余,跑出来解释自己没把邀月等人排进去是因为这群人已经到了另一个境界,成为了传说级别的人物。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不清楚这些人的武功,也不敢把他们排进去。

  他不把这些人写进去,这些人俱是一方之主,面对这种小事顶多一笑而过,反正也不会对他们产生什么影响。

  可他要是写进去了,这些人心高气傲,都想争第一,第一的那个倒还好,不是第一的,不就来找他百晓生麻烦吗!

  他们又不是那些个热血沸腾的年轻人,会为了前一个名次去挑战别人。

  都是一派之长,底下几百上千号人看他们吃饭的,牵一发而动全身,动不了前面的人,还杀不了他一个百晓生吗!

  不过百晓生的确有些真材实料,孙白发虽然比这群人差一些,但他武功比其他人高,辈分也高。

  在百晓生解释过后,追杀他的人少了一批。

  剩下的都是在赌坊赔了钱的人,反正钱都没了,那就报复百晓生吧!

  百晓生躲进了少林寺,在少林寺待了大半年,追杀他的人终于都没了。

  靠着这个兵器谱把自己营销出去的百晓生,也成了各大门派的座上宾。

  可万万没想到,这样的快活日子没过几天,百晓生被石观音给抓了。

  据说当年石观音慕名江湖第一美男江枫许久,当她千里迢迢从大漠赶来中原,趁着燕南天不在江枫身边就要把这名美男子抢走时。

  邀月从天而降,把石观音给打走了,并且成功把江枫救回了移花宫。

  石观音回大漠的时候,正巧碰上了百晓生。

  石观音抓了百晓生,她说:“兵器谱那事儿我先饶了你,你给我排个美人录出来,我要当第一名。”

  百晓生说:“这个事儿也由不得我啊,审美这种东西太主观了,不像武功可以真刀真枪的干,谁赢了谁就是第一。”

  百晓生,他不想得罪人啊!

  江湖上哪个美女,背后没有一方势力的,背后没有势力的,总有仰慕者吧!

  哪个粉丝愿意自己爱豆被别家压一头的。

  他真弄个美人录出来,能一口气得罪全江湖的人。

  但是石观音不管,她就要当第一美女,现在百晓生的话就是主流观点,只要百晓生说她是第一美女,那她就是第一美女。

  石观音还说:“把邀月排我后面。”

  百晓生不想得罪邀月,就给她出了个主意。

  比你美的人都死了,你就是最美的。

  石观音说,这招有用我早用了。

  早在以前,石观音就有了这个主意,但放眼望去,江湖上的绝色美人居然没几个是她动得了的。

  邀月,她打不过。

  张三娘有个绯闻男友燕南天,她也打不过。

  水灵光她要是动了,铁中棠能跟她拼命。

  王云梦社会性死亡了。

  最后石观音说,就是你了,秋灵素!

  现在,石观音说她累了,想走点捷径,让百晓生给她营销成第一美女。

  百晓生拒绝。

  石观音说,那可就由不得你了。

  于是百晓生就被石观音给抓了,江湖上再也没有他的消息。

  兵器谱,成了百晓生的遗作。

  关于兵器谱的风向就这样轻易的变了,原本还在抵制兵器谱的人,马上就变了态度,纷纷说兵器谱是百晓生呕心沥血的作品,真实性十分的可靠。

  天机老人孙白发,也连着被捧上了神坛。

  我虽然想出名,但不是以这种方式出名啊!

  他想真刀真枪的打上第一名,谁知道还没干几件事就被慧眼识珠的百晓生发现了,给他送上了兵器谱第一。

  兵器谱第一的孙白发觉得,以我现在的地位,随随便便跟人家比试,贸然的出手有损我的格调啊!

  于是他就带着小孙女孙小红,常年奔走于各大酒楼和客栈走街串巷的说书。

  一边说书,一边搜集武林信息,同时维护各大势力的平衡。

  孙白发说,百晓生啊,这可都是你害的。

  这段时间,孙白发本来在北方,他孙女听说李寻欢从关外回来了,还来了扬州,就非缠着他要一起来扬州。

  那好吧,孙小红从小就喜欢李寻欢,那就让她见见。

  他们听说李寻欢住进了花满楼的百花楼,就在百花楼最近的那家酒楼说书,一连说了好几天,终于在今天蹲到了李寻欢。

  掌柜的还把李寻欢引到了他们隔壁桌。

  这不就巧了么!

  孙白发一边闭着眼抽烟一边想,这下红儿能看个过瘾了吧!

  然后他就听到隔壁桌的小姑娘大声说:“这里是公共场所,禁止抽烟。”

  孙白发:“……”

  小姑娘见他不回答,也没掐灭烟,特意走到他身边说:“做个文明人,不要在公共场所抽烟好吗!”

  孙白发不高兴了,他年纪这么大了,一般像他这么大年纪的人,别说是在饭馆里抽烟,就是在别人家里抽烟,看在他年纪的份上,也不会说什么。

  没听说过七十而从心所欲嘛!

  再说了,他是个高人,高人抽烟那能叫抽烟吗!

  孙白发摆出了高人的架子:“你这小姑娘怎的这么多话,这店是你家开?话这么多以后哪个男的敢娶你。”

  孙白发一开口,嘴里又是一股烟酒混杂的臭味。

  花满园捏着鼻子往后退了几步,对孙白发一脸嫌弃:“这店还就是我家开的。”

  孙白发还是头一次被人嫌弃的这么露骨,想他天机老人,兵器谱排名第一,哪怕隐藏了身份,也是个年纪大的智者。

  他身上很臭吗?孙白发问孙小红:“红儿,我身上很臭吗?”更新最快s..sm..

  孙小红别过头去,装作没听见。

  花满园在一旁幸灾乐祸:“看见没,你孙女都嫌你身上一股烟臭味。”

  “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赶紧的把烟掐灭,要么我让人把你扔出去。”

  孙白发想说,走就走了,他还不稀罕了!

  谁知道他话还没说出来,烟杆就被眼疾手快的孙小红抽走了。

  孙小红面无表情的把烟杆掰断。

  那个瞬间,孙白发觉得她掰断的不是烟杆,是自己的命根子。

  “红儿,你……你怎么就把爷爷的命根子给掰断了,这是我的命啊!没了它我得少活十年。”孙白发欲哭无泪。

  孙小红骂道:“不就根破烟杆子吗!帮你戒烟还不乐意了,你想抽烟,人家还不想抽你这二手烟。你抽烟不能自己找个没人的地方偷着抽吗,非要在酒楼里抽,你也是读过两年书的人,怎么一点都不文明!”没看见她男神李寻欢都被烟味给熏得止不住的咳嗽么!(其实是喝酒喝的)

  孙白发被骂的目瞪口呆,心里骂道:祸水,李寻欢就是个祸水啊!

  他一手带大的孙女胳膊肘就这样往外拐了,一点余地都不带留的。

  花满园不耐烦的补充道:“不知道现在凡是带屋顶的地方都不给吸烟么,别想仗着年纪大就为所欲为啊!”

  见孙小红把孙白发收拾的差不多了,花满园也返回了座位。

  过了没一会儿,孙白发心情平复好了,开始和孙小红一唱一和的说武林中最近发生的大事。

  最近比较轰动的消息,自然就是梅花盗了。

  有关梅花盗的事,还没传到江南,酒楼里众人听的津津有味。

  忽然,孙白发说道:“天下第一美人林仙儿也放话说,无论僧俗老少,只要有人抓到了梅花盗,便嫁给那个人。”

  此话一出,酒楼里就有人说道:“天下第一美人不是沈璧君么!那林仙儿又是谁?”

  客人甲:“沈璧君虽好,但那也是嫁了人的,怎么比得上待字闺中的姑娘。”

  客人乙:“林仙儿是谁啊,怎么都没听说过啊!”

  客人丙:“依我看咱们扬州城那个花家的八姑娘也不差。”

  客人丁:“花家不是只有七个儿子吗,怎么又来了个女儿?”

  客人甲:“有啊,听说是有个女儿,不过两年前就嫁了,好像嫁到太原去了。”

  客人丙:“不是嫁到塞北去了么!”

  客人乙:“我听说她出家做姑子去了。”

  客人戊:“你们都错了,我姑姑的婆婆的姐姐的儿子他三姨是花家的奶妈,她说那姑娘病死了,两年前就病死了。”

  客人甲:“唉,太可怜了,红颜薄命啊。”

  客人乙:“家里这么有钱,怎么连一个小姑娘的命都保不住。”

  客人丁:“看来老天爷还是公平的,哪怕家里再有钱,要收你的时候还是留不住。”

  社会性死亡的花满园:“……”

  听见那些人的议论,花满楼把手覆上花满园的耳朵。

  “我不在意的啦。”花满园拿开他的手,在他脸上亲了亲。

  陆小凤咳嗽两声:“你俩能不能别在大庭广众之下卿卿我我。”

  花满园对花满楼说:“七哥哥,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花满楼笑道:“看来他不太想喝酒,更想喝十坛醋。”

  陆小凤恨恨的灌了两杯酒:“等我娶个老婆,一定比你们先生出孩子来。”

  花满园凉凉道:“还用等么,这不就有个现成的。”她对着王怜花扬了扬下巴。

  王怜花变回了先前那张楚楚动人的脸,一开口又是娇艳欲滴:“陆哥哥不想把奴家娶回家吗?”

  陆小凤骂骂咧咧:“中看不中用的玩意儿,我娶回家做什么,娶块叉烧都比他强。”

  王怜花立马换了一副嘴脸:“呸,不要脸的薄情郎,真当自己是个人人都要的香饽饽呢!连点产业都没有还想着娶老婆,我看你就是打一辈子光棍的命。”

  花满楼看不见王怜花的一键换脸,只听他声音模仿得惟妙惟肖,一句话一种声调,赞叹道:“王公子真是奇人,连着换了两种声调,我竟然完全听不出来。”

  王怜花骚包道:“惊讶么?你以后还会更惊讶的!”

  “除了生孩子和喂奶,这世上没有什么是本公子做不到的。”

  花满园凉凉道:“听你这话,是要在百花楼长住了?”

  王怜花:“不欢迎?”

  花满园:“不欢迎。”

  花满楼:“欢迎之至。”

  花满园:“他说的是客套话,不要当真。”

  正逢说书人讲完了林仙儿,又讲到林仙儿和兴云庄主夫人结为姐妹的事。

  说书人道:“兴云庄主龙夫人,是大名鼎鼎的小李探花李寻欢的表亲,庄主龙啸云乃是李寻欢的八拜之交,兴云庄这好地方也是李寻欢送给他夫妻二人的……”

  说书人提到龙啸云和林诗音,李寻欢的脸色骤然变白,一双锐利的眼睛变为死灰色,整个人木然坐在椅子上,之后说书人的话再也听不见。

  他身边的铁传甲也是面色惨变。

  追杀小鱼儿和花无缺的兴云庄主竟然是龙啸云,那么暗伤花无缺的龙小云不就是林诗音的孩子。

  刹那间,李寻欢的脑袋被五雷轰顶,整个人的意识都被劈没了。

  小鱼儿不敢置信,惊呼道:“龙啸云竟然是李寻欢的八拜之交,你竟然和那样的人是兄弟。”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