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52章 第五十二章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在座的人都不相信李寻欢会和龙啸云这样的小人结拜。可李寻欢的表情就真真切切的写着,他和龙啸云结拜了。

  花满园: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小鱼儿想继续追问李寻欢,问他是为何会与龙啸云结拜。却被王怜花踢了一脚,小鱼儿正欲张口,就见到王怜花给他打了个眼色,王怜花让他去看看李寻欢的神情,小鱼儿见到李寻欢惨白的脸色,想说出口的话又被硬生生的吞回了喉咙里。

  于是花满园一桌就等着说书老人继续说李寻欢和龙啸云是如何结拜的。

  说书老人:不说了,要喝酒,喝了酒再说。

  红衣服的小姑娘便拿着盘子开始收钱。

  花满园的八卦之心被勾了起来,她从花满楼身上摸了颗碎银子出来,让小鱼儿过去把赏钱给说书的小姑娘。

  小鱼儿斜眼:“你可真大方。”

  花满园理直气壮:“他人都是我的,何况他的钱。”

  小鱼儿去看花满楼,花满楼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他笑着点点头,不但默认了花满园的说法,甚至还很开心。

  行吧,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说书的老人一直在观察花满园这桌,应该说,他是在看花满园这桌的李寻欢,现在见到花满园也被吊起了胃口,心里不由得意,让你不给我抽烟,后悔了吧。有烟抽他说不定能一口气多讲点。

  然后他又看见花满园把正打算朝他这里走来给他赏钱的少年抓了回去。

  花满园说:“我改主意了,不给了”

  孙白发得意的眼神不超过一秒,但花满园可没错过。花满园不高兴就不打算给钱。

  那少年受到惊吓:“你这是要白女票啊!”

  花满园也振振有词:“他在我家店里说书不给我场地费,还想要我给他钱?不可能!”

  孙白发:“……”

  想到这小姑娘说这家店是她家开的,孙白发猜到她就是酒楼客人们刚才议论的花家八姑娘。

  想到花家是江南首富,孙白发突然理解了。

  这都是家传的!

  孙白发:不讲了不讲了!

  孙小红见孙白发要走,她看了眼李寻欢,不舍的说:“这么快就走吗?”

  孙白发:“爷爷今天心情不好,讲不出好故事,咱们明天再来。”

  孙小红不想这么早就走,又磨了孙白发几句,可孙白发去意已决,孙小红就是再不舍,也只能跟着孙白发出了酒楼。

  孙小红一步三回头,她希望在有限的时间里,将李寻欢的身影印在她的眼里。

  李寻欢没有注意到这个正深情脉脉注视着他的红衣小姑娘,他现在什么也察觉不到。

  一道又一道的菜被送上桌,又被撤下,李寻欢一筷子也没动,他整个人失魂落魄。就连回百花楼的路上,李寻欢也几乎走不稳,还是铁传甲搀扶着他,将他送回百花楼的房间内。

  小鱼儿见李寻欢这副模样,不解的说:“他怎么一听见龙啸云,就成了这样?”

  陆小凤望着李寻欢的房间,深有体会的说:“可能是一时间无法接受自己的结拜兄弟竟是个卑鄙小人吧!”

  说完陆小凤就走了,小鱼儿拉住他衣袖,有些扭捏的说:“我们要不要去劝劝他……其实我,我先前在酒楼里的话,并没有迁怒他的意思,我只是讨厌龙啸云,但我知道李二哥是个好人。”

  陆小凤笑笑:“他明白的。他也不需要我们劝,有些事情纵然外人不说,他自己心里也是一清二楚,龙啸云的做派,他身为结拜兄弟,肯定比我们这些外人更清楚,日久见人心不外乎此。”

  小鱼儿虽然聪明,但他才从恶人谷出来,他在恶人谷并没有见过什么深刻的友情,在那里的人只有利益交换,从来没有过真心的友情。他不明白为什么李寻欢明明知道龙啸云是个什么样的人,却依旧不肯面对现实。

  小鱼儿说:“他直接和龙啸云绝交不就行了么。”

  陆小凤道:“知道是一回事,可真正做起来又是另一回事。”陆小凤拍拍小鱼儿的肩膀,“他不是小孩子,他是个能自己独立思考,分得清好坏的三十多岁的男人,我们能做的,就是能等他自己想通。”

  小鱼儿不高兴的撇撇嘴:“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啊!”

  隔天下午,李寻欢从房间里出来了。

  他一出房门,首先去找了花满园。

  花满园当时刚用花满楼的古琴弹完一首曲子,这把古琴是两年前花满园送给他的二十岁生辰礼物。花满园本来看中了一颗明珠,可是金灵芝把那颗明珠截胡了,于是花满园就送了把古琴给他。

  可惜花满园前脚送琴,后脚就因为原随云躲回了移花宫,她都没来得及听花满楼奏响这把琴。

  花满楼从家里搬出来的时候,将这把琴也带了出来,现在她把琴拿出来,让花满楼抚琴给她听。

  王怜花很没眼力见的非要挤进花满园和花满楼的二人世界。他见花满园拿出了这把古琴,也不免手痒上去弹了一曲,一曲终了,王怜花又对花满园说:“你要不要弹一曲。”

  这熟悉的味道!

  想当初王怜花也是这样状似无意的一提,花满园就在游园会上出了糗。

  不过花满园她还真会弹琴,弹的还不错。

  王怜花还在目瞪口呆的阶段,花满楼就已经‘啪啪啪’鼓起了掌,嘴上又是一堆对花满园的溢美之词。

  花满园捧着脸故作谦虚的说:“不要夸我啦,我弹的真的很一般。”

  花满楼闻弦知音,知道她就是在等人夸她,马上反驳她的话:“园儿太谦虚了,七哥从来没听过如此悦耳的琴声。”

  王怜花:“……”这人的良心呢?

  花满园又说:“不,我真的很一般。”

  花满楼又又说:“你要相信七哥,七哥从来不说谎。”

  王怜花:“……”你现在就在说谎啊!

  王怜花盯她:“你什么时候学会弹琴的。”

  花满园的嘴:“在移花宫学的。”

  花满园的心:原随云教的。

  她当年泡原随云的时候,原随云知道她不会弹琴后,就主动提出要教她琴艺。

  搁平时,花满园肯定是拒绝三连。但当时,她还没有把原随云骗到手,就只能学了,顺便借着学琴的由头和原随云弄出点暧昧。

  后来她回了移花宫,从早闲到晚,便也会抚琴自娱打发时间。

  王怜花不太相信花满园的说辞,还打算继续追问点什么出来时,李寻欢就从阴影处走了出来,只是一个夜晚过去,他人看着竟更憔悴了。

  他先是称赞了一番花满园的琴艺,随后就步入主题:“我想和八姑娘单独说些事,可否借一步说话?”

  花满园点点头,跟他走到后院。

  花满园很直接的说:“你要是想替龙啸云求情就大可不必,我先前和王怜花的话你也听到了,无论如何,我都要从兴云庄带走一具尸体。”

  “我虽然不是君子,可说出的话也不会轻易更改。”

  李寻欢强撑起精神,苦笑一声:“我话还没说出口,八姑娘就已经猜到了,果真是聪慧过人,移花宫后继有人。”

  能猜不到么。

  花满园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陆小凤都能给金九龄几次机会,何况是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李寻欢。

  李寻欢接着道:“这件事,并非没有转圜的余地。”

  “龙啸云父子的事,由我一力承担。”

  想到花无缺前段时间在兴云庄的遭遇,花满园心里一股无名火冒出,她冷笑一声:“这完全是两码事,如果杀了你就可以平息的话,我也不会介意的。”

  她说完便意识到了自己情绪不太对劲,态度有些咄咄逼人。好歹李寻欢也是她童年男神之一,虽然现在人老珠黄(?)了,啊不,虽然现在因为龙啸云的事产生了分歧,但他们也是有些许情谊存在的。

  花满园理了理心绪:“抱歉,我有些迁怒了。”

  李寻欢不在意的笑笑:“这是人之常情,何况我这件事本就有些强人所难。”

  花满园:“你既然知道是强人所难,又何必做呢?”

  李寻欢:“我有我的苦衷,我不能让龙啸云父子有任何闪失。”

  花满园很好奇龙啸云究竟是对李寻欢有什么大恩大德,才能让李寻欢如此为他掏心掏肺。但李寻欢这态度明显是不打算说,于是花满园也就没有问。

  李寻欢又接着缓缓道:“近年来,移花宫虽未出现在江湖中,余威却仍在。但还是有不少人虎视眈眈,伺机而动,你这次去兴云庄,一方面是维护移花宫的颜面,另一方面是杀鸡给猴看。”

  李寻欢接着说:“不过,教训区区一个兴云庄,又怎及得上打败兵器谱第三的李寻欢。”

  花满园大惊失色:“你!”

  李寻欢淡淡道:“让花无缺在人前打败我,用我来取代兴云庄的作用。”

  花满园惊呆了,龙啸云这怕是祖坟青烟一直没断过吧!龙啸云你何德何能啊!

  花满园心内震惊的排山倒海,面上还是一派平静。她直接拒绝了李寻欢的提议,她不打算把这件事私了,况且心高气傲的花无缺也不会接受施舍来的胜利。

  李寻欢还欲说些什么,花满园索性直接搬出邀月来打消他的念头:“就算你阻止我去兴云庄也没用,我不去,这件事就会传到大宫主耳朵里,等她亲自去了,就不止是从兴云庄带走一具尸体这么简单。”

  花满园本来工作态度就一直不积极,她话说出来也带了一半踢皮球的意思。一般邀月交待的工作,抱着能摸鱼就摸鱼的态度,不到截止日期她就不开始动。

  可兴云庄这件事是她第一个知道的,她又刚好在移花宫外,还是少宫主的身份,有权力不过问邀月直接处理。既然是发生在她职责范围内的工作,她当然要第一时间去处理。

  假如她知道后,可以去直接处理,并处理好这件事却不去做,才是愧对少宫主的职位。

  花满园又幽幽的看了眼李寻欢,李寻欢要是去找邀月,到时候邀月一怒之下全面接管……

  反正老妈还年轻,还能再工作个三五十年退休。

  想到这里,花满园有些期待李寻欢去找邀月了。

  听到邀月会亲自出手,李寻欢整个人一阵激灵。

  面对花满园,李寻欢还能靠着十几年前的情谊和她讲讲情,面对邀月……

  李寻欢叹了口气,没再继续纠缠,向花满园告辞了。

  花满园不知道他是不是打算去找邀月,还是曲线救龙啸云,她也懒得想。

  和李寻欢的谈话结束,花满园又回去找花满楼。

  花满楼正在和王怜花聊天,两人已经从琴聊到了养花。花满园走过去拍了拍王怜花:“你知道李寻欢和龙啸云的事吗?”

  王怜花昨天在酒楼和小鱼儿打眼色的事,花满园可没错过。

  看他那样子花满园就猜到他肯定知道不少内幕。

  花满园有点好奇,也有点点八卦。

  她听那说书的老人说龙啸云的妻子是李寻欢的表亲,可据花满园所知,李寻欢唯一的表亲,正是他的未婚妻也是他的表妹林诗音。

  花满园见王怜花不说话,又推了推王怜花:“你到底知不知道啊!”

  王怜花点头。

  花满园又继续问:“你早就知道兴云庄和李寻欢的关系?”

  王怜花笑道:“你真聪明。”

  花满园拧起眉毛:“你早不说!”

  王怜花摊手:“这是你们之间的恩怨,干嘛要我掺和进来。”

  花满园冷笑:“那你现在又为什么愿意掺和进来了?”

  王怜花正义凛然:“当然是为了移花宫那名冤死的采购弟子。”

  左边是朋友,右边也是朋友,而且王怜花和李寻欢认识的时间还更久一点,可谁让他王公子一年到头都在缺钱,于是他就选择了更有钱的那个朋友。

  花满园‘哼’了一声,又推了王怜花一把:“别卖关子了,赶紧说他们是怎么回事。”

  王怜花便将李寻欢和龙啸云的往事娓娓道来……

  “居然还有让妻这种操作!”陆小凤的声音突然插进来。

  “你要吓死人啊!”花满园下意识的抬手给他一巴掌。

  陆小凤弯腰,躲过花满园的巴掌,解释道:“我早就来了,只是你听的太入神没有发现我。”他朝花满楼的方向努了努嘴,“瞧,花满楼就发现我了。”

  花满园没理他,她接着陆小凤先前的话,语气不善道:“你刚才说还有让妻这种操作是什么意思?想实际操作一下?”

  花满园话一出来,不止是花满园和花满楼,连王怜花都兴致勃勃的看着陆小凤,期待他会如何回答。

  身经百战的陆小凤才不会中这种陷阱题,他几乎不需要思考的时间就直接说:“只是惊讶一下而已。”他又接着表现出义愤填膺的样子,“龙啸云真不是个东西,兄弟的未婚妻也抢。”

  王怜花故意挑起事端:“只怕有些人心里不这么想。”

  花满园看出王怜花的意图,冷冷的刺了他一句:“当搅屎棍就这么快乐?”她不过是调侃一下陆小凤。实际上,她和花满楼、陆小凤三个人都清楚,这种事不会发生在他们之间。

  王怜花没有回答她,只是以扇掩面。花满园虽然看不到他的下半张脸,可他眼角眉梢尽是笑意。

  看来他这搅屎棍当的很开心了。

  花满楼道:“陆小凤不会干这种事,我不会干这种事,园儿……”他轻笑一声,“园儿更不会乖乖听我的话去嫁人,她从小就是最让我头疼的孩子,所以我总是忍不住多关心她。”

  陆小凤在心里给他接了一句:关心到后面把自己都赔进去了。

  陆小凤知道,花满楼信任自己,陆小凤没有说话,也不需要说话,一切尽在不中。

  他们相交多年,既是好友也是默契十足的搭档。

  两个人之间,如果连一点信任都没有,又如何相交多年,如何跨过这么多的生死。

  不仅是他和花满楼,花满园和花满楼也是一样,他们都了解对方,信任对方,不会因为别人的三两语而动摇内心。

  陆小凤看向花满园,发现她早已把头埋进了花满楼胸前,紧紧抱住了他。

  花满楼手搭上她的背,有一下没一下的拍了拍她的背,随后抬起头,正对着陆小凤。

  两人相视一眼,随后同时笑了出来。

  被隔绝在外的王怜花冷眼看着这三人之间的情谊。他在心里冷哼一声,似是不屑,是嫉妒,也有些羡慕。

  花满园又突然从花满楼怀里起来,她笑嘻嘻的对陆小凤说:“你先前不是说想安定下来成家嘛!我给你介绍个姑娘怎么样。”

  陆小凤斜眼,冷冷道:“你不知道逼人相亲是要遭雷劈的吗!”

  花满园佯怒:“谁说我要逼你相亲了。”

  “我明明是帮你直接找个老婆,连相亲都免了。”

  陆小凤不明就里。

  花满楼猜到了她想做什么,转过头以袖掩面不让陆小凤看到自己在笑。

  花满园说:“那个天下第一美人不是放话说谁抓了梅花盗,她就嫁给谁吗!”

  虽然小鱼儿的话中,林仙儿是个狠辣的女人,但不妨碍她长得漂亮。

  陆小凤有点点心动。

  花满园再接再厉,争取把名侦探陆小凤也拉到队伍中:“梅花盗三十年前犯下了那么多案子,都没人能抓到他。现在他复出,作案手法肯定又精进了不少。江湖上,除了你陆小凤,还有谁能破这种大案子。”首发..m..

  说到这里,花满园又唉声叹气:“只是不知道林姑娘能不能等到你破案了。”

  陆小凤本来被她吹嘘的飘飘然,骤然听到她这句话,生气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不能在别人之前破案!”

  花满楼听陆小凤果不其然上当了,又转过头,捂住嘴笑的直发抖。

  花满园眨眨眼:“我并没有这种想法。”

  陆小凤看到她那双无辜的大眼睛,又不忍心对她生气了,不禁放软了声音:“你想说什么?”

  花满园说:“我是怕你还没有抓到梅花盗,石观音就先杀了林仙儿,或者毁了她的容。”她接着说:“林仙儿天下第一美人的名号已经传到了江南,你觉得传到大漠去还需要多久?再者,石观音关于这方面的消息一向很准。”

  陆小凤问:“这跟石观音有什么关系,我只听说她会到中原来抓年轻俊秀的男子,从没听说过她会毁美女的容。”

  王怜花突然插话道:“放心吧,石观音不会来中原的,她最近很忙。”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