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53章 第五十三章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石观音为什么来不了中原?”花满园问王怜花。

  “先别管这个,你先回答我石观音干嘛要毁林仙儿的容。”陆小凤问花满园。

  “你好烦哦,就不能等我的问题问清楚再来问我吗?”花满园推了陆小凤一把。

  “事有轻重缓急,当然是我的事更重要,这可关乎我未来老婆的脸面。林仙儿要是被毁容了,我就不去抓梅花盗了。”陆小凤对花满园拉他下水的行为,心里明镜儿似的。

  他哪个朋友没诓他破过案。

  陆小凤虽然经常在口头上抱怨这群损友喜欢坑他,但花满园说对了,他还真就喜欢这些经常坑他破案的朋友,喜欢去破案,喜欢惹麻烦,享受被麻烦卷入的感觉。

  现在花满园有求于他,陆小凤就不自觉的膨胀了,等着花满园来给他顺毛。

  花满园对陆小凤的意思,也是明镜儿似的。

  花满园装作无所谓的样子,摊摊手说:“你不去就不去,跟我说什么,我又不是林仙儿。”

  “况且江湖上会查案的,除了你,还有个楚留香。”说到这里,花满园突然搓下巴开始思考,“说不定楚留香还更好些呢,都是盗界同行,可能他和梅花盗都认识。”

  陆小凤冷冷的哼了一声,倒下背,翻身侧卧在一旁。

  花满园又故作惊讶的叫了一声,她右手握拳敲左手掌心:“呀!司空摘星可能也认识梅花盗,他一向是盗界交际花。”

  花满楼也故意接着花满园的话说:“我听说前不久他开始攒钱了,说是为了将来成亲做准备。”

  花满园说:“嫁给司空摘星总比陆小凤好,司空摘星虽然是个盗贼,却也是个隐形的大富豪,林仙儿嫁给他也能做个阔太太。陆小凤就……唉……”

  陆小凤背对着这对表兄妹,重重的‘哼’了一声。

  听见陆小凤的动静,两人对视一眼,下一秒同时出手捂住对方的嘴,不让陆小凤听见他们的笑声。

  笑完后,花满楼又说:“可我还是觉得楚留香不错,楚香帅潇洒俊秀,一表人才,是武林中无数闺秀的梦中情人,也许这位林姑娘早就对他芳心暗许了。若是他们能成,也是一桩好姻缘。”

  陆小凤还是侧卧,背对着他们。此刻听见花满楼的话,陆小凤冷冷的说:“你又不是武林中的闺秀,你怎么知道楚留香就是她们的梦中情人,也许她们的梦中情人另有他人。”

  花满楼不理他,花满园也不理他,故意接着花满楼先前的话说道:“可我还是觉得林姑娘和司空摘星在一起会好些,司空摘星就算没楚留香英俊潇洒,但他那一手易容术也不是假的,林仙儿喜欢什么样的脸,他就换什么样的脸,保证她永远也看不腻。”

  陆小凤凉凉道:“哼,说不定换着换着,哪天她连自己老公都认不出来,跑去别人的床上,生了别人的孩子,让猴精给别人养孩子。”

  花满楼:“我觉得楚留香好些,楚留香为人正直,又英俊潇洒,会讨女孩子欢心”

  花满园:“我觉得司空摘星好些,司空摘星能换脸,肯伏低做小,又舍得给老婆花钱,林姑娘嫁过去不会受委屈。”

  花满楼:“楚留香……”

  花满园:“司空摘星……”

  花满楼:“楚留香……”

  花满园:“司空摘星……”

  陆小凤忍无可忍了,他翻身站起来,指着自己的鼻子大声说:“我呢?陆小凤呢?你们的好朋友陆小凤就没有优点,就不值得林仙儿嫁吗?”

  花满园愣了一下,然后‘哇’的一声缩进了花满楼怀里,哭哭啼啼的说:“七哥,他凶我!”

  陆小凤哪里敢凶她,她凶陆小凤还差不多。陆小凤可还记得自己初见花满园就被她打的在床上躺了一个月的事。

  现在看她装出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陆小凤生气了,他更气花满园都不在自己面前装一下,躲自己怀里:“谁凶你了,少装了,快说几个我的优点,不然我真打你了。”

  “嘤嘤嘤,七哥你看他多凶!我好怕呀!我晚上肯定会做噩梦的。”花满园一边说一边在花满楼怀里蹭了蹭。

  花满楼有一下没一下的摸摸她的头,嘴里哄着她:“园儿不哭,七哥在这里。”等花满园的哭声渐渐小了后,花满楼就板着个脸对着陆小凤:“陆小凤,你做什么要欺负她,她不过是个小姑娘,欺负她你好意思吗?欺负她你就能有优点吗?”

  陆小凤哭丧着脸:“不能。”

  “既然不能,你还欺负她!”

  陆小凤对花满园说:“我叫你姐姐了,别玩我了好不好!快说我几个优点让我高兴高兴。”

  花满园对他翻了个白眼:“我没你这么臭的弟弟。”

  “那我当你孙子行不行,以后你就是我姑奶奶。”

  花满园又把头埋进花满楼怀里,自怨自艾:“难道真的是我人老珠黄,姝色不如当年,所以陆小凤都觉得我老了。”她一边说,一边拿小拳头在花满楼身上锤了几下。

  陆小凤:“……”

  陆小凤见她越演越起劲,大有不尽兴不停的趋势,一咬牙:“我错了,我不该膨胀,不该对你提要求,我这就去抓梅花盗。”

  花满园马上从花满楼怀里起来,看自己指甲:“你去不去抓梅花盗,跟我有什么关系。”

  陆小凤赔笑:“没有没有,是我犯贱,我就喜欢蹚浑水惹麻烦,我最喜欢破案了,别人不叫我破案我还不高兴。”

  花满园:“噗……”

  花满楼也忍不了了,终于当着陆小凤的面笑出了声。

  陆小凤对他‘哼’了一声,又跑去缠花满园,陆小凤嘻嘻笑:“你高兴了吧,可以说几个我的优点了吧!”

  花满园盯着陆小凤,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嗯……你……你的胡子修的很别致。”

  陆小凤吹胡子瞪眼:“就这个?还有呢?”

  花满园:“你的头发颜色很黑亮。”

  陆小凤气呼呼:“还有呢?英俊潇洒呢?”

  花满园转过头,拒绝接茬。

  陆小凤推搡了她一下:“你再说几个我爱听的。”

  花满园顺着陆小凤推她的力气倒地上:“七哥,他推我!”

  陆小凤:“……”怎么说着说着就演上了。

  花满楼扶起她,将她揽入怀中:“他再欺负你,以后我们办喜酒就不叫他。”

  陆小凤忙抬手:“那可不行,我是孩子干爹,我必须要去。”

  花满园疑惑:“干爹?”

  陆小凤说:“是啊,以后你们的闺女都要认我当干爹。”

  花满园抬头问花满楼:“他跟你说的?你答应了?”

  花满楼摇头,他也是头一次听到这件事。

  花满园说:“那要是儿子呢?”

  陆小凤热情的脸马上就冷漠的像是变了一个人:“那就有缘江湖再见吧!”

  花满园:“……”

  这时,陆小凤看到花满楼,又眼里出现算计,他对花满园说:“你不说我的优点了,那来说几个你七哥哥的优点。”

  花满园张口就来:“脸蛋啊!”

  花满楼咳嗽了几声。

  陆小凤:“还有呢?”

  花满园:“身材呀!”

  花满楼红了脸,别过头。

  陆小凤玩味:“哦,花满楼要是人老珠黄了你就不喜欢他了是吧!”

  “哼,你以为我是你这样肤浅的人吗!”花满园把头靠在花满楼胸前,眼角含笑:“他的优点就是我喜欢他呀!”

  陆小凤呆了呆:“这好像不算优点吧!”

  “我说是就是。”

  花满楼红了红脸:“好了,说回石观音的事吧,你不是说石观音会将林仙儿毁容吗!先给陆小凤说说为什么。”

  “好吧!”既然花满楼开口了,花满园就给陆小凤解答。

  花满园说:“这个也是我几年前才知道的。”

  ···

  花满园十四岁的时候,终于被允许参加一些小型的宴会,进行社交了。可她虽然有时会参加一些小型的宴会,但她的粉丝们都把她周围围的水泄不通,根本没有人有机会见到她的脸。

  因此花满园一直都没什么名气。

  某次,某个在花府做客的年轻公子,不小心迷路遇见了花满园。年轻的公子一见花满园,顿时惊为天人,回去后辗转反侧夜不能眠,最后终于打听到花满园的身份。

  然而花满园,她连公子长什么样都记不清,毕竟追她的人可以从这里排到fà国(bushi),排到移花宫。

  这位公子,是个喜欢社交的,今天到这里喝谁的喜酒,明天去那里参加一个宴会。经过他的宣传,名不见经传的花满园嗖的一下多了个江南第一美人的名头。

  一时间引得无数人踏破花家的门槛想要一睹美人芳容,还有不少提着聘礼来求亲的。

  花满园名气最大的那段时间,还有不少江湖上臭名昭著的采花贼妄图采花。

  当然,这些人无一例外被花满园当场打死。

  但是花老爷不希望花满园花家八小姐的这个身份过于出名。

  一来她的身份尴尬,一旦引人注目了,以后她的一举一动都会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下,不方便她同时扮演移花宫主的角色。二来花老爷为她安排的路线是武林高人,人们只需要记住她的武力,不需要记住她的脸。

  于是花老爷决定花钱把这件事压下去,同时打造另一个美人出来。

  有了另一个名气更大的美人,前一个自然就会被人忘记。

  沈家的沈老太君听到这个消息后,找上了花老爷。推荐阅读sm..s..

  沈家人才凋零,沈璧君父母早亡,叔叔是个不成器的。也就是沈老太君在江湖中辈分大,才能让沈家在江湖中有点名声,沈老太君若是归西,沈家也只能淹没在江湖的新秀浪潮中。

  花家和沈老太君商量了一下,美人名声在外,有利也有弊。

  虽然会引来无数觊觎之人,但名声大了,就能开始挑拣别人了,总是能挑到些好的货色。

  沈老太君也曾为沈璧君的美貌忧心过,沈璧君国色天香,却要明珠蒙尘,她的美貌原可以给她带来更好的夫君,可惜沈家这几代的子弟不如意,又声名不显,以至于沈老太君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孙女婿。

  于是沈老太君找上了花家,双方达成了把沈璧君打造成江湖第一美人的计划。

  只要沈璧君自身的名气到了一定的地步,即便家世无法给她提供更大的助力,也不打紧了。

  原以为这样就妥了,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石观音给沈璧君寄了一封恐吓信。

  沈老太君这回不干了,她是江湖中人,她可以靠着辈分,和已过世的堂亲九州王沈天君的面子,让沈璧君不受打扰安安稳稳的待在家里。

  可遇上石观音,不直接玩完。

  沈老太君说:你们家惹出来的事,你们家得帮我们解决。

  花家也没想到啊,他们只知道石观音会来中原抢年轻男子,谁知道她怎么要毁沈璧君的容?

  但沈家还是要帮,花老爷便去找了妹妹邀月支援,花老爷原话是这样的:“你不去帮沈璧君,小八就会继续当江南第一美人,天天一堆人来求亲,说不定她哪天一高兴就嫁人了。”

  邀月动容了。

  于是石观音来一沈家就被邀月蹲了。

  石观音以为自己就要毁容沈璧君成功,非要炫耀一下自己曾经毁容秋灵素,也就是如今丐帮帮主任慈的妻子,如今的叶淑贞的事。

  出现在她面前的不是沈璧君,是邀月。

  邀月:“哦。”

  再一次被邀月打成重伤后,吃到教训的石观音再也不敢打沈璧君的主意了。

  花老爷想,又是一个炒作的绝佳机会啊!

  于是石观音嫉妒沈璧君倾世容颜,但见面后愧不自如遁走大漠的消息连续刷屏了江湖近一年。

  大漠的石观音气的旧伤复发。

  邀月回去后,拿石观音和秋灵素给花满园上了一课。

  无非是叫她好好学习,努力练功,不然以后就只能像秋灵素一样被石观音毁容。

  秋灵素:“……”

  ···

  花满园摊手:“林仙儿背后可没有大宫主给她打走石观音!你说我们是不是得赶紧去兴云庄,赶紧抓了梅花盗。”

  王怜花终于找到插话的机会了:“放心吧,我保证,石观音至少半年内都没空管林仙儿的事。”

  花满园:“为什么啊?”

  王怜花:“秘密!”

  花满园耸耸肩:“你不说就算了。”

  陆小凤还是有点慌:“不行,我得赶紧去查梅花盗的事,万一石观音提前把事儿办完了去找林仙儿怎么办,这可是我未来老婆啊!”

  陆小凤不愧是武林中的名侦探,不过两天他就把梅花盗这半年来犯下的案子罗列了出来,并得出了自己的结论。

  “我怀疑,梅花盗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体。”陆小凤拿出了一张地图,将地图摊开在桌上,“这半年来,梅花盗已做了七八十件大案。”

  “光是数量,并不值得在意,可他作案路线并不规律,有时候头一天在江南,没几天北边又传出了梅花盗的消息。我只有两种猜测,有人故意嫁祸真正的梅花盗,或者梅花盗是一个团体。”

  “但如果真正的梅花盗被人嫁祸了,不至于连杀人的手法都一样。所以我猜测梅花盗是一个团体。”

  随后,陆小凤又把司空摘星找了过来,向他打听关于梅花盗的消息。

  司空摘星:“真的梅花盗早就死了,死了好多年了,还是我给他收的尸。”

  花满园顺手就是一巴掌扣他头上:“你不早说!”

  司空摘星:“那天你们光顾着聊别的,我也没机会说啊!”他又嘻嘻笑道,“其实那天小鱼儿说梅花盗重出江湖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人冒名顶替他了。本来我也打算去教训教训那个冒名顶替的人,毕竟那老头年轻的时候坏事做多了,到老连个一儿半女都没有,只能在死前把自己这么多年攒的积蓄都给,求我替他收个尸。看在那些财宝的份上,我也得不介意教训教训那些个人。既然你们要管这件事,我就跟你们一起去。”

  花满园和王怜花同时出声:“不用了。”

  司空摘星:“为什么?”

  花满园委婉说:“我们已经有名侦探陆小凤了,不需要其他人。”

  王怜花直接说:“本来我们三个都商量好了,我和花满园分钱,林仙儿归陆小凤。你一来,这钱不就得分成三份吗!”

  司空摘星眼睛一亮:“是啊,我怎么忘了抓了梅花盗,除了能得一个漂亮老婆外,还有一笔巨款!”

  花满园看司空摘星这样子,就知道他也心动了,气的狠狠的踢了王怜花一脚:“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做什么要提醒他。”

  王怜花心虚,也不敢还嘴,只好任打任骂捂脸不说话。

  司空摘星说:“既然你们不愿意让我一起,那我就自己单干了。到时候看我老婆钱财都到手了,可别后悔。”

  陆小凤啐道:“就你还想抓到梅花盗,你以为你是我吗!”

  司空摘星嘻嘻笑:“术业有专攻,我也是盗贼,当然最懂盗贼了。”

  陆小凤哼哼两声:“稀奇啊,你居然想着娶别的女人了。”他对着花满园故意说,“我就说了吧,这个猴精是个三心二意的。”

  司空摘星被陆小凤说的跳脚:“谁说我三心二意了,我只是说着玩而已,我才不想被女人和孩子绑住。安定下来容易影响我的事业,你懂么。”

  陆小凤:“可我看你好像对林仙儿很有兴趣的样子。”

  “谁说的,我只是想教训一下那些假扮梅花盗的人,那些钱还有林仙儿我都不在乎,我不差钱的好嘛!”

  陆小凤又说:“那你先前干嘛要跟我们一起去。”

  “有人给你们免费帮忙还不乐意?”司空摘星斜了陆小凤一眼,“你知道别人请我偷东西都是上万两一次吗!”

  陆小凤:“那你这么多年下来攒了不少老婆本吧。”

  司空摘星:“没呢,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然后他又不耐烦的说,“你们到底让我让我一起啊,不让我走人了。”

  陆小凤虽然占了便宜,却还要故意摆谱:“这得问一下我们老大。”他指了指花满园。

  花满园:“我得跟我的员工们一起开个会讨论一下。”

  然后她就把陆小凤和王怜花拉到一旁,三个人叽叽喳喳讲了半天后,花满园代表他们小队正式通知司空摘星他的申请通过了。

  司空摘星虽然知道自己这辈子是届不到花满园了,但心里还是放不下她,几年的感情,他如何能说放下就放下。他虽然被陆小凤骗去做免费劳力,心里却想到可以和花满园近距离共事一段时间而美滋滋的。

  然后他又对陆小凤和王怜花吐槽:“就三个人的队伍要不要搞的这么正式啊!”

  陆小凤不理他,和花满园、王怜花三个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陆小凤心道,与其陆小凤一个人操心,不如多拉一个司空摘星一起下水。

  他三两语就解决了一个竞争对手,还带来了一个免费劳力。

  陆小凤对自己说,有时候我自己都佩服我自己。

  谁让他们三个早就把利益划分好了,花满园要钱,王怜花也对钱更有兴趣,陆小凤不爱钱但喜欢美人。

  于是,司空摘星就什么也不能要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