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54章 第五十四章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八月十五的前几天,花老爷派人来百花楼接花满楼和花满园回花家过中秋。

  花满园很纠结,她两年没回家,说不想家是不可能的,她的确很想回家看看亲人们。可她又怕花老太太和花老爷催婚,尤其是她和花满楼从岭南回来后,又和花满楼在百花楼同居了好几天。

  她硬说自己和花满楼没有什么,她自己都不信。

  明明她就只馋个身子,一点都不想负责。就算结婚对象是花满楼……

  花满园偷偷瞥了一眼花满楼的侧脸,出尘俊逸,越看越舒服,越看越赏心悦目。花满楼怎么能长得这么好看,好像花家的灵气都被他一个人取走了。

  花满园又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当初要是花满楼长得稍微不那么好看一点,她就不会犯错误了。

  没等花满园回过神来,花满楼已经牵着她的手走向马车。花满园一见花满楼要带她上马车,马上把手抽出来。然后又用软糯娇嗲的声音说:“七哥哥,我身体不舒服,你先回家吧,我明天再去。”

  花满楼一走她就跑,找个地方躲起来,反正她房子多,想躲哪里躲哪里。江南躲不过就躲去北方,实在不行她就跑到南海躲个一年半载。

  反正花满楼也不会生气,可能也就骂几句,最多跟她冷战几个月。风头过去了,她们还是相亲相爱一家人!

  花满楼伸手去抓她:“身体不舒服?我给你把脉看看。”说着他又有些疑惑,“昨天不还好好的吗?”

  花满园躲开花满楼的手,扭捏的说:“七哥哥你就不用看了,我就是昨天晚上冷到了,所以肚子有点疼,休息一下就好了。你先回家吧,舅舅等你很久了,我明天就会回去的。”

  花满楼皱眉:“真的不用我给你看看吗?或者我去请个大夫来给你看看。”

  花满园连忙说:“不用不用,我自己的身体我最清楚了。再说了,王怜花不还在百花楼么,他就是大夫,让他看好了。你先回去吧,别让舅舅等急了。”

  花满楼沉思一会儿,开口说:“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

  花满园惊喜道:“先回家!”首发..m..

  花满楼:“让来的人先回去,明天等你身体好了,再让他们来我接我们。”

  花满园失望的瘪瘪嘴。

  花满楼不回家,她可怎么溜出百花楼。

  正巧王怜花每个白天都会来当多余的人,花满园找了个机会把王怜花拉到没有人的角落。

  “给我一点药吧,可以让人……你这是什么眼神?”

  王怜花闪着大眼睛:“我听你们晚上动静挺大的,你的叫声也不像是装的啊!”

  花满园:“……”

  花满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不让自己暴起打人:“你想到哪里去了啊,我是让你给我点迷药,能让花满楼晚上睡得沉一点的迷药。”

  王怜花听后,当即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药包,花满园眼冒金光,伸手去拿:“对对对,快给我。”

  在花满园的手即将触碰到药包之际,王怜花脸色一变,握紧了伸出的手,迅速果决的将药包塞回自己怀里,然后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花满园打算走上前追他,嘴里还不忘把王怜花喊回来:“你走什么,我给钱还不行吗!”

  花满园正欲追上前,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她心脏瞬间漏了半拍。

  花满园转过头,果不其然,脸色平静的花满楼站在她身后。

  难怪王怜花刚才走得那么急。

  走就走吧,还不给点提示,打个眼色也好啊!

  花满园一点都没有做坏事被人抓包的样子,反倒是撒娇的用手指戳戳花满楼的胸口:“七哥哥,你好讨厌哦,静悄悄的躲在我身后吓我,人家不要理你了啦!”

  花满园一发嗲,一跺脚,说完就要走。花满楼伸手拦住她,依旧是脸色平静:“你为什么要给我下迷药?”

  花满园死不承认,又用娇嗲软绵的声音说:“七哥哥又吓人家了,人家要回去了。”

  花满楼开口:“你再不说我就要打你了。”

  花满园又发嗲:“讨厌啦,七哥哥居然要打可爱的妹妹,你坏死了,人家不依啦!”

  花满楼抓住她一只手,作势要打:“你真不说?”

  花满园在思考究竟是被打好一些,还是告诉花满楼实情好一些。

  她想,她要是直接说出来,就等于直接拒绝了花满楼,以花满楼的性格肯定不会再跟她有过多的纠缠,肯定不会再跟她一起玩耍了,惨一点,连来往都没了。

  不说的话,找个机会偷偷溜出去,反正跑都跑了,木已成舟,等她过几个月再回到花满楼身边,花满楼早就消气了,又见到久违的爱人,高兴都来不及,哪还会计较她逃婚的事。

  于是花满园长叹一声,扭过头,一闭眼,做出一副慷慨赴死的样子:“你打吧,打死我好了,打死我下辈子就不做你妹妹了。”

  花满园说完,花满楼冷着脸重重的在她手心上打了一下。

  “痛,好痛呀!”花满园哀嚎一声。

  花满楼问道:“很痛吗?”

  “痛啊,痛死人了。”不喊痛的是傻子。

  于是花满楼第二次打的更重了。

  她都说痛了,怎么还打的更重了。

  “你把刚才那句话再说一遍。”

  “什……什么话呀?”

  花满楼抬手,又是重重的一下:“你说是不说?”

  “痛死了,说什么呀?”

  “你说你下辈子不做什么?”

  花满园楞了一下,她低头看着被花满楼打的红肿的手心,小声说:“我下辈子不做你妹妹,我要做你老婆。”

  这辈子她大概是不会结婚了,那就先预约好下辈子,只要下辈子没有比花满楼更好看的人,她下辈子肯定跟花满楼结婚。

  花满楼还是一下又一下,重重的打花满园的手心。

  足足打了十下,他才收手。

  花满楼打的时候,并没有收着力气,花满园的手已经被打的没有知觉了。

  花满园小声说:“七哥哥,我知道错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花满楼问:“你知道错了,可你有打消念头吗?有打算改吗?”

  花满园一怔,她没想过这个问题,她总是以为自己挨了打,就是低了头,做出了巨大让步,所以就可以将一切过错都一笔勾销。

  她低着头小声说:“没有。”她明明可以说谎,但是现在她竟然说不出来。

  花满楼板着脸问:“你为什么要对我下迷药?”

  花满园小声嗫喏:“不是都打过了吗,为什么还要问。”

  花满楼扶着额头,看来她即便吸取了教训也依旧死不悔改。他板着脸继续说:“你不说,我可就继续打了。”

  照这情形看,说了岂不是连兄妹都没得做了。花满园咬了咬嘴唇,决定打死也不说。

  花满楼叹了口气,转过身:“百花楼里到底还有不少人,不方便教训你,你都这么大了,我也给你留点面子,跟我回房间去。”

  花满园想说你还挺贴心的,打我都知道关起门来打,不让别人看我笑话。

  花满楼坐在床边,对花满园招招手:“你坐过来。”

  花满园眨眼睛:“不让我跪着吗?”

  “那你就跪着吧。”

  花满园当然不愿意跪着,她直接坐到花满楼身边,挽住他的胳膊,把头枕在他肩膀上,可怜兮兮的说:“七哥哥,原谅我好不好。”

  花满楼抽开手,又把她的脑袋推开。

  她泄愤似的推了一下花满楼:“你变了,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以前我都不用哭,跟你服个软你就原谅我了。”

  花满楼道:“你又不是小孩子了,撒娇哪有人稀罕。”他一边说,一边将花满园按在自己腿上。

  花满园意识到不对,连忙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为什么要打我屁屁。”

  “可是我前两天打你,你还很高兴。”

  “这不一样啊,前两天我们是在玩,现在……”花满园话语一顿,眼珠一转,当即又开始耍无赖,笑嘻嘻的说“如果打了我,你就不问了,那你随便打。”

  “七哥哥,你随便打,我保证不反抗也不用内力抵抗,可是打完之后,你就不许再问我了。如果打屁屁不过瘾你还可以打别的地方。”

  花满楼:“……”他头一次见到这么不要脸的人。

  见花满楼没有动作,花满园从他身上爬起来,跪坐在他身边,把胸一挺:“这里肉多,你随便打,多打几下也没关系的。”

  花满楼一把抓过她先前被打的手,又重重的在上面打了一下。

  “痛不痛?”

  “痛死了。”

  “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

  花满园说:“因为我要给你下迷药吗?”

  花满楼摇头:“不。我生气是因为你瞒着我,你在做出决定之前,有没有想过我?”

  “你给我下迷药,是想趁着我睡着的时候跑掉对不对?”

  花满园猛地抬头,居然被他猜到了。

  “你怕这次中秋回去,爹和奶奶就要张罗我们的婚事,你不想成亲,所以你要跑。”

  又被他说中了。

  “明天你跟我回家吧,我不会跟爹和奶奶说我们的事。”他把花满园搂进怀里,“奶奶很想你,你两年没回家了,去看看她好吗?她年纪大了,身体不是很好,见一面少一面。”

  花满园答应了:“好。”

  花满楼又问:“你现在可以跟我说你为什么要不告而别吗?”

  花满园小声说:“你不是都猜到了吗!”

  “我知道是一回事,你心里怎么想的是另一回事。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瞒着我走,而不是直接跟我说清。”

  花满园叹了口气:“我怕你会生气,以后都不会再理我。”

  花满楼错愕:“你为什么会这样想?”

  “我如果直接跟你说我不想和你成亲,你肯定会受到很大的打击。”花满园自恋捋了捋头发,“你这么爱我,突然被我拒绝了,伤心之下说不定会做出什么自残的事,再极端点,可能对我的爱都变成恨了。”

  “唉,话本上都说,爱一个人越深,恨的就越长久……”

  花满园说不下去了,因为花满楼听得哈哈大笑,几乎要捂着肚子了。

  她戳了戳花满楼:“你疯了?”

  花满楼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他擦掉眼角的笑出的眼泪,问她:“你怎么不继续说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讨厌。”花满园推了他一下。

  “可是真的很好笑啊!”花满楼亲亲她,“你为什么觉得我会很伤心?”

  “可你刚才就很生气啊!”

  “我生气是因为你瞒着我,又不是因为你要走。”

  “那我要是走了你就不生气不伤心吗?”花满园觉得自己没得到重视,气的拧了他一下。

  花满楼摇头:“我不知道,没有发生的事我也说不准。”

  花满园自信的说:“你肯定会很伤心。”

  花满楼轻笑一声:“你知道吗,很多人都觉得我瞎了会过得很艰难,但是我没有,我不但活得快快乐乐,而且还有其他人享受不到的乐趣。”

  “有时候许多人会觉得一些看起来很弱小可怜的人会过的艰难,但更多的时候,是许多人的一厢情愿,被他们可怜的人,也许根本没有这种想法,从未觉得自己需要被同情可怜。”

  花满园哼了一声:“我没那么多功夫关心别人,我只关心你。”

  “我刚才很生气,因为你瞒着我。可现在我又很开心,至少你瞒着我之前,有关心过我会不会伤心。”他笑了笑,又在花满园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不过你下次做这种事之前,一定要跟我说清,我虽然瞎了,却没有哑,我生不生气,伤不伤心,会说出来的。”

  花满园想说,她其实是为了自己以后能和花满楼愉快的玩耍才瞒着他。好吧,也可能有那么一丢丢关心花满楼。

  不过既然花满楼这样想,那就让他这样想吧,反正他开心了。

  花满园下定决心,她以后一定会花满楼更好一点,绝对不再惹他生气了。

  然后她又问花满楼:“你为什么愿意帮我瞒着舅舅和奶奶,你不是也很想和我成亲吗?”

  “以我们的关系,不成亲也无所谓。你和我说的每句话我都记在心里,你在岭南时,跟我说过你目前不想成亲,那我们就不成亲。感情的终点不一定就是成亲。”

  “我们两情相悦,就算没有一纸婚书绑着,也能白头偕老。”

  花满园突然发现,花满楼骨子里也有些离经叛道,所以他也离开家,来到了三教九流齐聚,包容性很强的江湖。

  “嘶……”花满园不小心碰到了自己被打肿的手,刚才还没什么知觉,过了段时间居然能感到痛了。

  花满楼拿起她的手,轻声询问:“还很痛吗?”

  花满园哼了一声:“痛死了。”

  “让我亲一下就不痛了。”

  “那要是亲了一下还痛呢?”

  “那我就多亲几下。”

  “你这是打一棒子给一颗甜枣吗?”

  “是的。”

  “可以多给几颗吗?”

  “你想要什么样的甜枣?”

  “那你给我按一下吧!”

  花满楼:“?”

  花满园用肩膀推搡他一下,娇嗲软糯的语调响起:“人家最近腰酸背痛,好难受哦,七哥哥就帮人家按一下嘛!”

  花满楼说:“那你趴着,我给你按一下腰。”

  花满园摇摇他的手,娇嗲的说:“七哥哥好小气哦,就给人家按腰,人家不依啦!”

  花满楼结结巴巴的说:“可我不太会推拿,最多只能给你按一下腰。”

  花满园握住他的手,坚定的说:“相信你自己,你一定会的。”

  众所周知,盲人都会推拿的。

  说完,花满园就趴在床上,招呼花满楼赶紧给她按一下,花满园说:“除了腰,肩膀你也按一下,我肩膀也好酸。”

  花满楼问:“你又没挑东西,怎么会肩膀酸。”

  花满园脸上露出痛苦中带点得意的表情:“我的胸太大了,这么重的东西天天挂在胸前,肩膀当然会酸。”

  花满楼心道,好像确实有道理呢!那待会儿再给她按一下肩膀。

  花满园又说:“我这几天可能要来月信了,最近胸有点涨还有点酸。”

  花满楼:“……”

  花满园翻个身,素手至上而下轻轻划过他的衣襟,手指勾住他的腰带,轻声软语:“好不好呀!”

  ···

  第二天一早,花满园和花满楼坐上了回花家的马车。临走前王怜花拿出一个小瓷瓶:“这是给你手消肿用的。”

  花满园:“谢谢。”伸手去拿。

  王怜花拿药的手一缩,伸出另一只手:“承惠,三百两银子。”

  花满园眼角一抽:“你抢钱啊!”

  王怜花说:“涂上去后,不出半个时辰你的手就好了。保证你的手像原来一样白白嫩嫩。你说它值不值三百两?”

  花满园:“打个折行不行!”

  王怜花:“二百九十九两。”

  花满园有点无语:“你不是富甲洛阳吗?怎么抠成这样。”

  王怜花叹气:“我最近很穷啊!”

  花满园张大眼睛,一副很惊喜的样子:“你破产啦!”花满园恶狠狠的笑,“难怪你要来投奔我,还这么乖的救了无缺。”

  “破产倒没有,其实我也觉得我对你有点小气,公子明明我是个很大方的人啊!可是只要看到花小姐因破费而伤神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就特别开心,所以就忍不住想从你手里拿点钱,让你更难受些。”王怜花唉声叹气,他继续说,“花无缺的事,就当做是上次游园会给你赔罪了。”

  花满园就知道王怜花一张嘴就说不出什么好话,她飞了个白眼给王怜花:“你不给我,我难道不会抢吗?”

  王怜花:“?”

  司空摘星半蹲在花满园身边,手上还拿着一个小瓷瓶。王怜花看看司空摘星手上的瓶子,再看看自己的手,才发现手里的瓷瓶不知何时被司空摘星偷走了。

  王怜花看司空摘星那副不求回报的样子,眼角狠狠抽了一下。

  王公子拒绝承认自己认识这个人。

  花满园也故作哀怨的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呢,明明王公子风流倜傥,人模狗样的,可只要看到王大公子吃瘪,王大公子的算计泡了汤,我心里就说不出的快慰。”

  花满楼扯了扯她的衣袖:“园儿,快上车吧,别让奶奶和爹等急了。”

  一想到要回家过中秋,花满园又问王怜花:“你为什么非要卡在这个时候来找我?你不跟你母亲一起过中秋吗?”

  王怜花笑道:“本来想今天告诉你的,不过今天没时间,那就等你从花家回来告诉你。提前预告,是惊喜哦!”

  花满园哼哼两句:“信你有鬼。”

  王怜花笑了笑,没有说话。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