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55章 第五十五章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花满园和花满楼一左一右坐在花老太太身边。花老太太抹了抹眼泪:“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生了你母亲这个讨债鬼还不够,又有了你这个小坏坯子。”

  花满园也拿手帕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水:“奶奶,别哭坏了身子。”

  花老太太握着她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你说说你,怎么招呼也不打就从家里跑出去,还一走就是两年。要不是楼儿跟我说你去了你娘那里,我都怕你回来的时候,手里还抱着个孩子。”

  花满园认错:“奶奶,我不会再不告而别了。”她补上,“只要你别再让我相亲。”

  “你……唉,算了算了,你才回来,奶奶也不说你不爱听的话。”花老太太叹了口气。

  花满园乖巧又甜甜的说:“奶奶说什么园园都爱听。”

  花老太太见她这么乖巧,直笑的合不拢嘴:“园丫头跟你七哥哥出去一趟回来,居然变得这么懂事听话了。”

  花老太太转过头对花满楼说:“我看这个家里只有你能让她压的住她性子。”说着,花老太太把花满园和花满楼的手交叠在一起,“你们年纪也不小了,趁我还有几年活头,赶紧把事给办了,让我抱上重孙子。”

  花满楼把手抽走,做出一副和花满园清清白白只有兄妹关系的样子:“奶奶,男女授受不亲,我和八妹妹都不是小孩子了,不该越礼。”

  花满园接着说:“再说了,前面好几个哥哥都生了孩子,奶奶你别说重孙子了,重孙女都有好多个。也不差我和七哥哥这几个。”

  花老太太在花满园脑门上拍了一下,狠狠的瞪她:“奶奶就想看你们早日结婚,早点生几个孩子。”花老太天怕自己又激起了花满园的逆反心,马上改口充满慈爱温柔的对她说:“你看看你长的多漂亮啊!”

  侍女马上将一面圆镜摆在花满园面前,花满园看着镜子里的美人,乌发雪肤,眉目流转间尽是多情,朱唇微翘,唇色一如春日间嫣红的桃花。

  花满园捧着脸:“哇,这个美人是谁,怎么这么美,我终于知道艳光四射倾国倾城是形容谁的。”

  见花满园如此厚颜无耻的自吹自擂,就算是把镜子拿出来的花老太太眼角也不由得一抽。

  花老太太慈爱的谆谆善诱:“你说说,你长这么漂亮,不生几个漂亮的孩子出来,多浪费这张小脸蛋啊!”

  花满园重重点头:“奶奶说的对!”

  花老太太颇为可惜的说:“可惜那个江枫早出生了二十年,不然我就把你嫁给他。”

  听到花老太太这样说,花满园哼了一声:“江枫长得也就那样吧,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邀月的审美和花老太太一脉相传,花老太太也觉得江枫很好看。此刻听见花满园说江枫的坏话,当即板着脸说:“胡说,人家明明就很好看。”过会儿她又和颜悦色,指着花满楼说,“江枫生的早也没关系,你看你七哥哥,长得也不比他差。”

  花满园重重的点头,无比赞同花老太太的话。花满楼可不就是好看嘛,不好看她花满园怎么会向窝边草出手呢!

  察觉到花满园在看自己,花满楼低下头,回了她一个温柔的能滴出水的微笑。

  花老太太见花满园色眯眯的表情,心里暗喜,马上诱导她:“既然你也中意你七哥哥。照我说的,今年你们就把两年前没办完的事给办了,也算是圆了我一个心愿。”

  说到这里,花老太太又拿起帕子,故意抹了抹眼角:“人老了,就想看到子孙们成家。你们两个又都是我最喜欢的孩子,不看到你们成家的那日,我就是进棺材也合不上眼。”

  花满楼叹了一声:“奶奶,强扭的瓜不甜,我和八妹妹之间只有兄妹情谊,并没有男女之情。”

  “那你两年前跟我说你要娶她?”花老太太气到差点背过气。

  她原以为只要做好花满园的思想工作就行,想不到不配和的竟然是花满楼。

  为了不让花满楼被集火,花满园摇了摇花老太太的手:“奶奶,都是我不好,两年前是我求七哥哥那样做的,我……我不想嫁给原随云。”说到原随云,花满园又拿帕子掩面,开始酝酿情绪。

  “不想嫁原随云,你还故意招他!”花老太太好不容易缓过来,又差点被花满园气的背过去。

  身旁的侍女一个轻抚她的背,一个端了茶杯伺候她喝水,好不容易花老太太的气才顺过来。

  花满园睁眼说瞎话:“那是原随云胡说的,我没主动招过他,是他贪图我的美色。不信你把他找过来,让他跟我当场对质。”反正原随云一时半会儿也来不了江南。

  花满楼在一旁故意咳了几声,给她提示:原随云是瞎子,见不到她的美貌。

  “原随云是瞎子,哪看得见你长得多美。”花老太太叹了口气,“我当初看那小伙子长得精神,人又聪明,和咱们家门当户对,你嫁过去还不用伺候他父母。”

  “是楼儿跟我说他要娶你,我才抱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想法,想要成全你们。”

  花满园可怜兮兮的说:“奶奶,都是我不好,让你空欢喜一场。”

  花老太太握住她和花满楼的手,认真的说:“你们真的没有什么?”

  花满园和花满楼齐齐摇头。

  “那你们还一起去岭南!”花老太太气的重重把两个人的手摔下去。

  花满楼淡定的说:“家里几个哥哥都带她出过远门,没道理我带她出门就别有含义。”

  花老太太只觉得头疼,她手指指着花满楼,一颤一颤的说:“你……你说你,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瞎了,这样如花似玉的美人放在你眼前,看都不看一眼。我要是你,早把她娶回家,天天宠着她,让她给我生几个漂亮孩子。”然后又拧了花满园一下:“还有你!二十多岁的人了,还不成亲,你是要当老姑娘吗?”

  花满园不甘示弱的答道:“我没有二十多岁,我明明才二十!”手机端sm..

  虽然花满园并不介意自己的年龄,反正以她的功力,就算是八十也能美的跟十八一样。但是,别人给她加年龄,她花满园一步也不能退!一岁也不能多!

  “你还敢还嘴,反了教了。”花老太太气得又在她脑门上多打了几下。

  花满楼拦下花老太太:“奶奶,别打了,她不嫁人就不嫁人,咱们家里养一个姑娘还是养的起的。”

  花满园赞成的点点头:“是啊,奶奶,咱们家还没破产呢!”

  花老太太听这话,险些又差点背过气:“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遇上这么个小煞星小坏坯子。索性我也没几天活头了,等哪天我两眼一闭,两腿一蹬,随便你们怎么闹,眼不见心不烦。”

  花老太太一边抱怨一边哭,正巧花老爷这时也带着花大哥、三哥、五哥进来了。

  花老爷见花老太太老泪纵横,赶忙去安慰老母,又询问花满园和花满楼是怎么回事。

  花满楼把前因后果解释一遍,花老爷气得差点捶地:“你们不都一起去岭南了吗!”

  花满楼还是原来那套说辞:“家里几个哥哥都带她出过远门,没道理我带她出门就别有含义。”

  花老爷恨儿子不争气,多么好的条件啊!怎么这两个人就什么都没有。

  花满园主动出来承担火力:“舅舅,我和七哥哥真的就只有兄妹之情,就算再去几趟岭南,我们也还是兄妹。”

  花老爷叹气:“你们可以不当兄妹的,你们本来就只是表兄妹。”

  花老太太拿帕子擦着眼泪,说道:“你再不嫁人,以后老了都没人陪你。”

  花满楼在心里默默说,他会陪着花满园。

  花满园撇撇嘴:“那我不如养只王八,千年王八万年龟,不但能给我送终,还能给我守墓。”

  “噗嗤!”花老太太被她逗笑,随即又正正色,“你真的不嫁给你七哥?”

  花大哥马上说:“小八,嫁给小七吧,他对你多好啊,小时候他的零花钱都花在你身上了,有几个男人能把钱都全花在你身上啊!”

  花三哥接着说:“你看他这么多年守身如玉,以后肯定也很专情,不会出去拈花惹草。”

  花五哥继续说:“你嫁给他,还是在自己家,自由自在的。嫁给别人你就是孤身一人去别人家,要看人眼色又容易受欺负,还束手束脚的。”

  花满楼:“不用再说了,我和八妹妹只是兄妹之情,并没有其他。”

  “那你两年前说要娶她!”花大哥花三哥花五哥露出一副‘谁信啊’的表情。

  于是花满园又把对花老太太的说辞对几位哥哥和花老爷说了一遍。

  她这么一说,花老爷和花大哥花三哥花五哥又不约而同的对着花满楼流露出了欲又止的表情。

  他怎么就是瞎子呢!

  这么如花似玉的妹妹怎么就看不到。

  花三哥依旧不愿放弃:“小八,你真的不喜欢小七吗?”

  花满园故作哀怨的说:“可是七哥哥也不喜欢我呀!”

  花五哥马上信誓旦旦的拍胸:“没关系,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们就是押也会押着他跟你成亲。”

  花满园勉为其难的眨眨眼:“那……我试着和七哥哥培养一下感情?”说到这里,花满园故意装出一副娇羞的样子开始绞手帕,“其实这次去岭南,我也觉得七哥哥人很不错,对他有一点点动心。”

  花五哥喜极而泣对花老爷和花老太太说:“奶奶,爹,你们听见了没,小八松口了,她喜欢小七呢!”

  花老太太正等着花满园接下来的话,被花五哥这么一打断,气的不耐烦的骂他:“听见了,我还没死呢!”

  花大哥说:“你们可以婚后再培养的嘛!”

  花三哥说:“不用培养了,都培养二十年了,小时候还一同吃一同睡。”

  花满园拼命装娇羞绞手帕:“可那是小时候呀!小孩子懂个什么,而且家里这么多人,做什么都有五六个丫环跟着我,我都不好意思去找七哥哥。”

  花老太太和花老爷还有花家三兄弟飞快的交换了几个眼神。

  哦吼,这是小姑娘害羞了,想要和花满楼独处。

  满足,他们必须满足!

  花老爷推了花大哥出去,花大哥严肃的说:“小八,我和奶奶还有爹商量了一下,你现在大了,以后还要替姑姑掌管移花宫,不该总待在家里,也要去江湖上闯一闯。”

  花满园小声说:“大哥哥说得对。”

  听见这声大哥哥,花大哥心里美滋滋的,这个妹妹真可爱,怎么小七就看不见她呢!真是太可惜了。

  花大哥敛了敛心神,继续说:“这样吧,过完中秋你就继续和小七住到百花楼去,小七有点江湖经验,让他来教导你最好不过。”

  “小七,你怎么想?”花大哥象征性的问了一下花满楼,大有你不答应我就弄死你的气势。

  花满楼故意皱了皱眉:“这……”

  花老爷马上指着他的鼻子骂:“我小时候怎么教导你的?你的书都读到哪里去了?长兄如父,你是她哥哥,现在只是需要你从旁指导一下你妹妹,你就推三阻四的。以后还让我怎么相信你,怎么交代你办别的事!”

  花满园也适时红了眼圈,带着哭腔说:“七哥哥要是不愿意……我……我就……”

  “我看我还是回娘亲那里好了。”

  花满园作势要走,几个哥哥连忙拦住她,又指着花满楼说:“你看小八多伤心,多难受,你还站在这儿跟个木头一样做什么,还不赶紧过来安慰她几句。”

  花满楼心道她哪里伤心了,分明是乐在其中,开心得不得了。

  花满楼配合的走过去,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说:“既然爹和哥哥们都这样认为,那就让小八在我那里住上一段时间。”

  见花满楼答应了,花老爷喜笑颜开:“不急不急,多住一阵子也是好的,江湖经验这种事,哪能一口气吃成个胖子。你爹我当年也是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把生意做大。”

  说完,花老爷又和花老太太和花家三个哥哥交换了几个眼神。

  皆大欢喜的结局。

  花满园既躲过了催婚,又可以光明正大的和花满楼同居。

  爽,太爽了!

  见过了花老太太、花老爷后,花满园和花满楼又去向花夫人问安。

  花老爷的打算,花夫人也知道,她也很赞同。虽然花满园不是传统的温柔贤良的女子,但总归是自家人,对花满楼又很好。最重要的是,花夫人知道花满楼喜欢她。

  儿子的心思,又怎能瞒得过他的母亲。

  小儿子身有残疾,花夫人总觉得自己对不起他,所以不由得在他身上多投入了些精力。

  花老太太那里的事,她也知道了,她望了眼花满园。

  “无论你们怎么样,只要你们好好的在一起,娘都不反对。”

  花满楼低头,花满园也不太好意思。

  “娘,你都猜到了。”

  “我是你亲娘,你的心思又怎能瞒过我的耳目。”花夫人嗔道,她又握住花满园的手,“我看得出来,你从小就对楼儿不一样,你也喜欢他对不对。”

  花满园羞红了脸点点头。

  “你们年轻人的事,你们自己去操心,我不会多问,我只要你们能够开开心心的在一起。”

  花夫人又问了会儿花满楼和花满园的近况,便笑着让他们出去玩了。

  从花夫人的院子出来,花满园去一一见她的嫂嫂和侄女们,花满楼则去找哥哥们。

  花满园每见过一个嫂嫂,身边就多几条小尾巴。

  到了下午,所有的侄女们都聚集在了她住的院子里。

  “姑姑,我们都好想你,这么久了,你都不写封信给我们。”大侄女搂着花满园的手臂。

  “我们要罚你。”三侄女的纤纤玉指戳了一下花满园。

  “你今天不把我们所有人都哄开心,我们以后就都不理你了!”五侄女推了一下她。

  看着这一群可爱的小侄女对着她娇嗔,花满园春心荡漾,一副暴发户的架势说:“都喜欢什么,跟姑姑说,姑姑给你们买!”

  “哇!姑姑,你发财了!”二侄女捧脸。

  “我们这么多人,每人挑一样都够你受的,还是赶紧说个别的吧!”六侄女掩面轻笑。

  一群江南美人围着她,娇软语,含嗔带笑,花满园有些飘飘然。她现在就是不缺钱,拍拍胸脯:“都说,随便说,姑姑都送给你们。”

  “不逗你了,你挨个给我们每个人赔个不是就行了。”大侄女笑道。

  “这怎么能够!”三侄女故意板着脸说,“过几天街上有个灯会,我要罚你陪我们一起去灯会。”

  “对对对,这个好,这个好。”大侄女拍手笑道,“但是你不许放河灯,你还得看着我们放。”

  小侄女们叽叽喳喳的讨论,无论说什么,花满园都欣然答应。

  最后大侄女嗔道:“你要是再跑了,我们就真的再也不理你了。”

  花满园马上说:“不跑,我真的不跑。我哪敢爽花大小姐的约呢!”

  大侄女得意的哼哼道:“这还差不多。”

  ···

  日落月升,花满园趁着月色,偷偷潜入了花满楼的房间。

  花满楼听见房檐上轻微的响动,心里又惊又喜。

  随后花满园撩开他的床帘,爬上了他的床。

  “园儿!”

  “谁是园儿,你闭嘴,再说话我就点你的哑穴,让你叫天天不应。”花满园故意压低嗓子。

  花满楼很快反应过来配合她:“不知姑娘深夜前来,是劫财还是劫色?”

  花满园:“我全都要!”

  “你太贪心了,你今天只能取走一样,你选钱还是色?”

  她怒道:“我不是说了我全都要吗!”

  花满楼悠然道:“不行,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你今天拿了钱,就不能劫色。”

  她无所谓:“我又没打算征得你的同意,我是来采草的。”

  花满楼叹气:“姑娘来晚了,不过姑娘要是不嫌弃我是二度之梅,那就尽管来吧!”

  她也叹气:“我怎么就这么点儿背,第一次采草就没碰上处男。”

  “姑娘,你太可怜了,我都忍不住想给你几个铜板补偿你一下。”

  “不能多给一点吗?”

  “姑娘,做人不能太贪心,我已经做了很大的退步了。你看,我刚才还说不让你劫财,现在已经愿意给你几个铜板了。”

  第二天晚上,花满园又偷偷潜入了花满楼的房间,这次她是新婚不久的少妇,花满楼是新郎官的弟弟。

  第三天晚上,她是小姨子。

  第四天,她是老公死了许久的骚寡妇。

  第五天,她是小妈。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