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56章 第五十六章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花满园坐在游船上看景,小侄女们兴致勃勃的放着河灯。

  过了没一会儿,她们就腻了。

  “姑姑,能带我们去岸上玩吗?”二侄女问道。

  “是啊,难得能出来,不能去街上看灯会有什么意思。”四侄女也跟着说。

  “姑姑,求求你了。”大侄女摇着花满园的手臂。

  花满园似有所松动,于是,其他的小侄女们也纷纷效仿大侄女,开始摇她手臂撒娇。

  作为这艘船上唯一的长辈,花满园表示这点小愿望还是能满足她们的。

  她带着小侄女们到了街上,过节期间,不少在外的游子也回了家,街上热闹无比。

  小侄女们走走停停,一盏灯一盏灯的看过去,碰到特别漂亮的,花满园就买下来送给她们。

  花满园的容貌出众,身边又带着一群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一行人在街上极为惹眼。没多久,便被人盯上了,几名地痞流氓走上前,□□着拦在她们面前:“几位美人,要不要跟小爷出去玩一下?”

  花满园皱一皱眉。

  那群地痞流氓以为她不敢反抗,便更得意的上前了一些,直接将她们围住。正打算更进一步时,一条白色人影从天而降,落在花满园面前。

  领头那人定睛一看:“哪来的娘娘腔小白脸,识相的就滚远点。”正说着,他又向花无缺凑近几步,嘿嘿直笑,“再不走,我连你一起好。”

  花满园:“噗……”

  一名跟班挠着头说:“老大,这人不是男的嘛,咱们要他能做什么?”

  领头那名壮汉啐道:“呸,你懂个屁!他穿着男人的衣服就是男人吗?你见过这么白净漂亮的男人吗?”

  “我听说有钱人家的公子哥都白白净净的,这小子穿的挺好的,说不定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哥。”

  “你放屁,她穿男装都这么漂亮,怎么可能是男的。”壮汉露出一个自以为潇洒风流的笑容,伸手去挑花无缺的下巴,“是吧,美人儿~~”

  美人花无缺一拳打在他眼睛上,将他打飞几米。

  眼见领头人被揍,其他的地痞流氓也都一拥而上。可惜这群人对于花无缺来说实在是太弱了,花无缺一拳一个,不多时她们身前几米处已经多了座人肉叠成的小山。

  花无缺回头,对花满园露出一个灿烂开朗的笑容:“师姐!”,看上去丝毫没有因为被人当做女孩调戏的阴霾。

  花满园身后的小侄女们见到花无缺绽开的笑容,惊呼声响不停。

  花满园问:“无缺!你也出来玩了?”

  花无缺点点头,然后又问道:“这些姑娘是?”

  “我侄女。”

  花满园回过头去看自己的侄女们,只见侄女们个个面上都露出了含羞带怯又不失端庄的模样。

  是哦,花无缺长得很像江枫。

  这祖传的审美!

  “公子有礼!”侄女们对着花无缺福了福身。

  大侄女羞涩的扯了扯花满园的衣袖,小声说:“姑姑,这就是你跟我们提过的师弟吗?”

  花满园点头,大侄女凑到她耳边,又比了个大拇指:“真俊!”

  花满园再点头,没错没错。

  三侄女悄悄说:“姑姑,问问他是不是一个人出来的,是一个人出来的,就让他跟我们一起玩。”

  花满园肯定要满足小侄女们的心愿:“无缺,你是一个人出来的吗?”

  花无缺摇头:“留在百花楼的人都出来了,他们就在附近。”

  花无缺话音刚落,王怜花就带着其他人到了花满园面前。

  王怜花见到花满园身边围了一群美貌少女,挑眉道:“没听说今晚还有七仙女游街这个项目啊!”

  ···

  小侄女们跟在花满园身后,花满园带着她们挨个认人。

  花满园指着陆小凤:“这位是陆叔叔。”

  小侄女们齐声:“陆叔叔好!”

  陆小凤瞪大眼:“叔叔?”

  他把这六个少女从第一个看到最后一个,最大的约莫十五六岁,最小的也有十二三岁。他陆小凤才二十多岁,怎么就成了叔叔!

  当了叔叔不就成长辈了,那他就不能跟这群美貌少女玩了。

  陆小凤要阻止这件事。

  陆小凤说:“我不当叔叔,我……”

  花满园打断他的话:“不当叔叔你想当什么?当爷爷吗?你要不要脸啊!”

  陆小凤大声说:“我要当她们哥哥!”

  花满园凉凉道:“她们可都是我和花满楼的侄女,当了哥哥你就自动矮我们一辈,以后逢年过节见到我们都要磕头的。”

  一听到要给花满园和花满楼磕头,陆小凤马上就不再纠结叔叔和哥哥的事,但还是心有不甘的多看了小侄女们几眼。

  “拿出来吧!”不等他平复心情,花满园又伸出手。

  陆小凤呆愣:“拿什么啊?”

  花满园甜甜的笑道:“你也是她们的长辈,第一次见面不得给个大红包的吗!”

  陆小凤一脸懵逼。

  “赶紧的,要给小辈们笑话看是不是?”花满园不耐烦的在他小腿上踢了一脚。

  陆小凤欲哭无泪,这个哑巴亏他是非吃不可了。

  王怜花、李寻欢和司空摘星等人十分不给面子的大笑出来。

  陆小凤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给了每个小侄女一张一千两的银票,并且得到了六句甜甜的“谢谢陆叔叔。”

  接下来是李寻欢。

  花满园:“这个是李二叔。”

  小侄女们甜甜的说:“李二叔。”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李寻欢笑着从怀里掏银票。

  花满园:“李二叔的红包咱们就不收了,你们李二叔快四十了还没娶上媳妇,多可怜啊!让他多攒点钱去娶媳妇吧!”

  李寻欢:“……”

  下一个是司空摘星,没等花满园介绍,司空摘星就赶忙说:“叫我司空叔叔就好了。”

  司空摘星将怀中的银票和银子尽数取出分给小侄女们,并且也得到了六句甜甜的“谢谢叔叔。”

  最后一个是王怜花。

  王怜花展露笑颜:“叫我王哥哥就好。”

  花满园:“你今年多大了?也好意思让人家叫你哥哥,你好意思叫人家还不好意思听呢!”

  王怜花额头爆出青筋,但还是继续保持微笑:“我才二十二岁,以我的年龄怎么不能当哥哥。”

  花满园眼珠一转,马上露出慈祥的笑容,伸手去摸摸王怜花的头:“乖侄儿。”

  王怜花嘻嘻笑道:“姑姑要给侄儿包个多大的红包?包的少了姑姑可是会让侄儿瞧不起的。”

  花满园一手叉腰,一手戳他脑袋:“你这孩子怎么好的不学净学些嫌贫爱富的坏思想,姑姑别说给你包个小红包,就是不给你红包也是你的姑姑,是你的长辈,儿不嫌家贫,明白吗?你再这样没大没小的对姑姑说话,我就替你爹娘教训你。”

  这种长辈教训小辈的话,对于花满园这种生在人口众多的大家族的人来说,几乎每隔那么几天就要听上几遍,有时候是亲戚们说她,有时候是说别人。简直是张口就来。

  瞧瞧,她这话说的多好,多有逢年过节亲戚来往时没话找话内味啊!

  王怜花额头狠狠一抽,他居然被花满园白嫖了。一个红包都不给就赚到了几声姑姑。

  简直太不要脸了。

  哪有人能白赚他王公子的便宜,王怜花正欲反唇相讥。

  花满园已经带着小侄女们到铁心兰和铁传甲那里:“这是铁传甲叔叔和他妹妹铁心兰。”

  铁传甲:“……”

  铁心兰:“……”

  他们虽然都姓铁,但毫无关系啊!

  不等两人解释,花满园又带着小侄女们到了小鱼儿和花无缺面前。

  花满园指着花无缺:“姑姑的师弟,他跟你们差不多大,你们叫他无缺哥哥就好了。”

  小侄女们羞涩又甜甜的叫:“无缺哥哥!”

  然后花满园又把小鱼儿指给她们:“他叫江鱼,是无缺的好朋友,你们叫他鱼哥哥吧!”

  花满园是特意把小鱼儿和花无缺放在一块的,花无缺只是长得很像江枫,小鱼儿可是江枫的亲儿子。

  瞧,小侄女们一看到小鱼儿,祖传的审美就又出现了。

  现在,小侄女们分成了三波,一波比较喜欢花无缺,一波比较喜欢小鱼儿,最后一波两个都喜欢。

  为了满足小侄女们对美少年上下其手的愿望,花满园给花无缺和小鱼儿布置了一个政治任务。

  同时,为了不让花无缺和小鱼儿起反骨,主要是小鱼儿!花满园还说的特别感人。

  她说,花家这样的大户人家的规矩多,对子女的管教也严。落到未婚女孩子们这里,就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小侄女们豆蔻年华,天天被锁在家里虚耗光阴。一举一动都不能随意,要合乎礼仪,在别的女孩子们尽情玩耍的时候,她们要学习诗词茶道女红烹饪。自己也是好不容易,说服了花老太太又说服了花老爷,再把她们的父亲们挨个说服才能把她们带出来玩。

  小侄女们配合的掩面哭泣,一个个要么拿手帕擦眼角,要么就直接拿手帕捂住整张脸,看上去分外惹人怜惜。

  最后,花满园点题:“不巧我今天刚好有点事,就麻烦你们两个带她们在灯市上逛一会儿,一个时辰后我再来接人。”

  见花满园点名小鱼儿与花无缺照顾小侄女们,陆小凤羡慕又嫉妒的哼哼几句:“没眼光。”

  小鱼儿早就听出花满园说这么多就是想让自己当职业陪玩。他刚想拒绝就听见陆小凤的话,于是马上拍拍胸脯表示自己和花无缺绝对会照顾好小侄女们,不让她们掉一根汗毛。又一边盯着陆小凤,一边说不会让不怀好意之徒靠近小侄女们。

  然后花无缺和小鱼儿就要带着小侄女们离开,铁心兰见小鱼儿要和一群美貌少女一起走,她咬了咬嘴唇上前一步喊道:“小鱼儿!”

  小鱼儿挠了挠头,想去看花满园,询问她能不能让他把铁心兰也一起带上,毕竟铁心兰在这里只认识他和花无缺,他和花无缺要是走了,铁心兰就是孤零零一个人。

  结果花满园早就带着其他人走的无影无踪。

  大侄女主动开口道:“铁姑娘,你和我们一起玩好吗?”

  铁心兰求之不得,既然大侄女主动开口了,她便顺着她的话点点头,跟上了他们的脚步。

  ···

  和侄女们分开没多久,李寻欢和铁传甲寻了个酒楼,坐在顶楼一边喝酒一边看着底下来来往往的人。

  花满园和其他人还想继续逛逛,便留李寻欢两人在酒楼。

  李寻欢笑笑说:“你们还年轻,喜欢什么就主动去做。”

  花满园眨眨眼:“你也不大啊,才四十不到。”

  花满园想起了奔四的叶孤城,明明他和李寻欢看起来差不多大,依旧像个朝气勃发的少年人一样,李寻欢却像是历经了许多沧桑,让人一看就不由自主的想‘这是个有故事的男人’。

  李寻欢又喝了杯酒,没有说话。

  花满园一行人继续逛灯市,结果陆小凤又在灯市上遇见了一个老相好。

  老相好又哭又闹,逼得陆小凤没办法,只能答应今天晚上跟她逛灯市。

  花满园服了:“他难道真的红颜遍天下?走到哪个地方都有相好?”

  司空摘星以为花满园讨厌陆小凤这种多情浪荡的人,马上就说了句陆小凤的坏话在花满园面前表现自己的忠贞不二:“身为男人,这种朝三暮四拈花惹草的男人我最瞧不起了。”

  王怜花把扇子抵在下巴上,他倒是鬼使神差的解读出了花满园的意思:“你很羡慕他?”

  花满园还没说什么,司空摘星反倒不高兴了,他指着王怜花骂:“别乱编排她,她是个好姑娘,怎么可能跟陆小凤一样见一个爱一个。”

  王怜花轻笑一声,以扇掩面。

  难怪司空摘星这么多年连片花满园的衣角都没沾到。

  花满园突然说:“见一个爱一个怎么了?”

  司空摘星不明白花满园的意思。

  花满园扬起一个微笑,她在司空摘星面前很少展露笑颜。司空摘星见到她明媚惑人的微笑,心脏不由得怦怦直跳,脸早已涨得通红。

  “我不但羡慕陆小凤红颜遍天下,还见一个爱一个,甚至不止和花满楼好过。”花满园向司空摘星靠近一些,多情又勾人的双眼对上司空摘星的眼睛,“你还喜欢我吗?”

  司空摘星还在震惊中,嘴里支支吾吾了半天:“我……我……”

  花满园看到司空摘星的反应觉得他实在是无趣极了,转身就和王怜花一起走了。

  司空摘星待在原地还能听见王怜花和花满园的笑语声,王怜花笑道:“做个坏姑娘是不是快活极了。”

  花满园得意的笑道:“还行,反正我现在挺开心的。”

  王怜花眼里也满是笑意:“趁着今天开心,不如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一个秘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