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57章 第五十七章

小说:[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作者:宅次方 更新时间:2020-08-01 12:09: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王怜花把花满园带到附近某座酒楼的雅间,确认隔墙无耳后,王怜花说话了。

  “好消息就是,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我已经有十足的把握治好花满楼的眼睛。”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花满园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王怜花竟然有把握治好花满楼的眼睛!

  花满楼自七岁瞎了后,花家请遍了大江南北的名医,甚至把宫里的御医都请了过来。可各个都是束手无策,结果年纪轻轻的王怜花却说自己能治好花满楼的眼睛。

  花满园一直都知道王怜花是个神奇又神秘的人。他会很多东西,比如世家子需要精通的琴棋书画,败家子都会的斗鸡走狗。他不但武功不错,还精通易容术,他甚至还会苗人的下蛊。王怜花还自称会算卦,但是花满园不太相信这种江湖骗子的把戏,她还说王怜花要是破产了,可以紧跟潮流到街上支个摊去算命。

  哦,这些也是王怜花刚见到花满园,泡她的时候自己炫耀出来的。

  花满园突然抽了抽嘴角,这群狗男人还真都是一个德性,都喜欢在女人面前炫耀自己多厉害。

  原随云炫耀自己会多少种武功,王怜花炫耀自己精通哪些东西。

  说到神秘,王怜花又是个神秘的人。

  花满园和他认识好几年了,只知道他叫王怜花,家住洛阳,家里还有一个老娘,以及家里很有钱外什么都不知道。连王怜花师承何处也不知道。

  反倒是自己,以前不懂事,差点被王怜花把家底都套了出来。

  花满园抬头看王怜花,王怜花再说一遍:“我说我可以治好花满楼的眼睛。”

  “我怎么觉得你在骗我。”

  王怜花懒得理她,直接进入下一个话题:“现在,我要告诉你我的身世了。”

  花满园撑着下巴:“可是我不想听呢!”

  王怜花眉毛一抽,目露凶光:“你就不能配合一下我吗?”

  “可是我觉得听了后会给自己找来麻烦。”早不说,偏偏过了这么多年才说,花满园才不信王怜花一点算计都没有。

  王怜花低垂着眼,坐到了花满园身边,神情低落:“你以为我喜欢把我的身世说出来吗?”

  “你不想说就不要说啊!”花满园很不明白王怜花怎么突然发起了神经,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不,我要说,我还要挑在今天,挑在中秋节这个一家团圆的日子说。”王怜花突然双目赤红,他紧紧握住了花满园的手,似是发泄般的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吗?”

  花满园摇摇头。

  王怜花咧嘴一笑:“我本来不想让别人知道的,可人都有倾诉的欲望,一个件事在人心里埋久了,总是希望发泄出来的。但是你马上就要死了,死人是会保守秘密的”

  花满园惊慌的挣开他的手:“你对我下毒了?”

  王怜花莞尔一笑:“当然没有,我不过是要你替我做一件可能会送命……不,是一定会送命的事。你都要死了,我总得让你知道送命的理由。”

  花满园冷笑:“既然知道要送命,我为什么会去替你做。”她又道,“别想着威胁我,你知道我娘有多厉害,她只要动动指头……”

  王怜花拍着大腿大笑:“对对对,我就是知道她有多厉害才千里迢迢从洛阳找上你的。”

  花满园听的云里雾里:“你到底在打什么机锋?”

  王怜花不回答她,反问道:“你还记得我先前跟你说石观音最近很忙么?”

  花满园点头。

  “你知道她为什么很忙么?”

  花满园摇头。

  王怜花咧嘴一笑,笑容里充满恶意:“因为她要成亲了,和我血缘上的父亲成亲。”

  花满园吓到差点从凳子上掉下来:“你说什么,石观音?成亲?那可是石观音啊!拥有一堆快乐球,不对,把男人当工具的石观音啊!她会成亲?她被门夹了脑袋?还有,你爹是谁啊!他为什么要和石观音成亲,石观音又什么要和他成亲?”

  花满园连珠炮似的问了一大堆问题,她实在是太惊讶了。那他妈可是石观音啊!

  王怜花冷冷道:“他不是我爹!”

  “嗯,他不是你爹。”花满园顺了一下王怜花的毛,示意他继续说八卦,“你跟我说说他跟石观音是怎么回事吧!”

  王怜花反问她:“你该知道西域的三大势力吧!”

  花满园点点头:“玉罗刹、快活王、石观音。其中玉罗刹势力最大,他也是最早在西域扎根的人,其后便是快活王与石观音。”

  她又接着说:“其实石观音的武功比他们两个都差上许多,但无论玉罗刹和快活王谁想要石观音的地盘,都必须得亲自出马才能制服她。可只要他们其中一个人出去,就又可能被另外一个人偷家,除非能一口气将其余两个一网打尽,所以他们就只能继续保持现在三足鼎立的状态。”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王怜花点头:“你说的没错。但玉罗刹近年来隐隐有吞并他们的势头,他的势力最大,实力也最雄厚,本人的武功更是深不可测。快活王和石观音察觉到了危机,所以他们便打算结盟来对抗玉罗刹。”

  “成亲岂不是最古老又最稳妥的结盟方法。”

  花满园一惊,她不是惊讶快活王和石观音这两个人型自走炮的结合,而是惊讶快活王竟然是王怜花的亲爹。

  “可是,他们两个……嗯……我是说,这两个人看起来不太像是能因为婚姻而统一战线的人。”

  王怜花冷冷道:“他们的确不会,他们也坚信对方不会。”

  “但是你别忘了,石观音是个女人,即便年纪大点,她也是个女人。她还能够生育,她可以给快活王生儿育女,生下继承人。这样他们双方的势力,就可以自动的合二为一。”

  花满园感觉周围一阵寒意。

  她小心翼翼的问:“我可以问问你为什么不认快活王吗?”

  王怜花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对她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既然要送你去死,我当然要让你死的明明白白。”

  快活王,本名柴玉关,多年前与当时的江湖第一美人,也是江湖第一女魔头的王云梦成亲,并育有一子王怜花。

  花满园插话:“幸好你跟你妈姓,柴怜花可没王怜花好听。”

  王怜花没理会她的打岔,继续说。

  当时的柴玉关是江湖上广结善缘的大侠,王云梦却是江湖第一女魔头。柴玉关觉得和王云梦公布喜讯会影响他的名声,阻碍他的事业,所以和王云梦是隐婚生子。

  花满园磕着瓜子激情打岔:“这就是那种吧,大家常说的为了方便劈腿所以一直不在朋友圈里告诉别人自己有女友的男人。”

  王怜花沉默了许久,终于生硬的开口道:“你……看的还挺准的。”

  害,能不准么,花满园自己就这样。

  她又磕了一会儿瓜子:“想不到你妈名声那么差,心里居然还挺老实的,真就跟他隐婚生子了。”

  “这……是不是大家说的反差萌,表面看起来很荡妇,结果居然很纯情,呸,专情。”

  难怪被柴玉关盯上了。

  说不定柴玉关早就盯上了王云梦,所以才故意接近她。

  花满园常听到一些故事,明明一方早就知道另一方是绝世人渣还依旧不离不弃。

  当然不离不弃了,真当人渣谁都渣么,渣之前人家也是要先筛选一番,看哪个容易上当,哪个不好上当。

  容易上当了,人渣远远的闻着风就来了,今天被张三渣腻了,明天遇上李四还会继续被渣。

  不会上当的,人渣知道得不了手,看都不会往这边看一眼。

  花满园突然就觉得柴玉关和王云梦之间的这点八卦很无聊了,她百无聊赖的把瓜子一颗颗的排成动物的形状:“他是不是劈腿了之后怕你妈发现……”花满园突然来了精神,“肯定不是劈腿,毕竟孩子都有了,你妈有那么听话,都愿意跟他隐婚了,何况就算是为了孩子,也是要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么离婚带着孩子自己过。”

  “肯定也不可能是为了钱,以柴玉关的武功,要搞来钱实在是太简单了。”花满园眼睛亮了,“是武功秘籍!一定是为了独吞他们一起发现的武功秘籍!”

  王怜花又沉默了好一会儿:“你居然……猜对了一大半。”

  花满园搓着下巴继续说:“你刚才说王云梦是曾经的江湖第一美人,又是江湖第一女魔头,可见她的武功不低……不,能有第一这个名头,可见她的武功已能排进江湖前十……”说到这里,花满园又露出不屑的态度,“这个快活王居然是软饭男出身。”

  王怜花忍不住问:“你怎知他当时武功不如我母亲。”

  花满园又很不屑的说:“他若不是软骨头,根本不需要因为武功秘籍而与你母亲反目成仇。他若是武功超出你母亲许多,就算和她一起练秘籍上的武功,也依旧是他强。但是他又偏偏武功不如你母亲,他明明不是一个忠诚的人,却又与你母亲在一起,不仅是因为你母亲听话又美丽,更多的是因为你母亲比他强,他害怕离开你母亲后遭到报复。所以,这本秘籍就是他最后摆脱你母亲的机会,可是你的母亲当时的武功超出他许多,就算他们一起练功,哪怕练上一百年,也还是你母亲更强。所以他就找了一个机会,偷袭了你母亲,可还是被你母亲逃了。”

  “她逃的时候,还把你也带走了。”

  “快活王在西域有多久,你的母亲就在暗地里计划杀他有多久。”

  说到这里,花满园扬起一个微笑:“她其实心底还是舍不得柴玉关吧,所以她早不叫你来找我,偏偏这个时候来找我,就是因为她埋在柴玉关那里的眼线告诉她,石观音要和柴玉关成亲了,所以才催着你赶紧来江南找我,即便是中秋节,也不愿意和你团圆。”

  王怜花脸色铁青:“够了!”

  花满园偏不住嘴:“其实就算你说你能治好花满楼的眼睛,我也不会帮你们的。先不说你能不能医好花满楼,我要是去替她杀了柴玉关,她下一个要杀的人就是我了。”

  “过去这么多年了,她都不能容忍柴玉关和别人成亲,哪怕对方是和柴玉关互相算计,还有一半几率杀死柴玉关的石观音,她都不能容忍,嫉妒的发狂,可见她虽然恨柴玉关,却也爱着他。”

  “我替她杀了柴玉关,她少不得就要杀了我替柴玉关报仇了。”

  花满园疯了才去掺和王云梦和柴玉关的家事,百分百会惹得一身骚。

  王怜花冷冷道:“你完全猜错了,她根本就不爱柴玉关,她简直恨不生啖其肉,让他终身痛苦。”

  花满园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爱恨本就是一体的。”她又对王怜花露出同情的目光,“你真可怜。”

  王怜花脸色一变,几乎是咬牙切齿:“你说什么!”

  “我说你真可怜!”花满园娇笑几声,“到最后,只有你一个人真正在完全仇视柴玉关。”

  王怜花怒道:“你住嘴,我要杀了你。”

  王怜花一连对她击出十几掌,王怜花武功所学甚杂,上一招是崆峒派的不传之秘,下一招又是武当派的掌法。

  王怜花的武功固然不错,可花满园的武功比他更高,她在躲避王怜花的攻击之余,还有闲心调笑:“真可怜啊!怜花,怜花,怜的就是你这朵花。”

  “多年来被母亲教导要敌视你的父亲,结果你的母亲本人都无法完全敌视他,心底还爱着他,你是不是突然感觉自己被背叛了。”

  花满园又一叹息:“可怜的怜花啊,多年来构筑的信仰,一瞬间就崩塌了。”

  “你闭嘴!”王怜花嘶吼着,双目更加赤红,招招狠辣不留余地。

  “我说对了,对不对?”花满园充满恶意的笑着,“你这么聪明,其实早就猜到了对不对,你只是不敢面对。所以我一说破,你的反应才这么激烈,恨不得赶紧杀了我。”

  本来口齿伶俐的王怜花连话都不愿说,一味地攻击花满园。

  他出招到最后,已经不是对准花满园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指着哪里打。

  最后,他打累了,瘫坐在凳子上。

  花满园撑着下巴看他,他瞪着花满园。

  花满园对他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王怜花冷哼一声别过头。

  花满园站起身:“发泄完了吗?”

  王怜花:“马马虎虎吧!”

  花满园:“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找我侄女们,把她们送回家。”

  王怜花:“我送送你。”

  他们走到酒楼外,就看见远远跑过来的司空摘星。

  司空摘星注视着花满园:“我还是喜欢你!无论你怎么样,我都喜欢你。”

  花满园淡淡道:“哦。”

  虽然花满园态度冷淡,司空摘星却还是很开心,他也不在意花满园的寡少语,他颇有些自说自话的意思:“就算你见一个爱一个的人里面没有我,我也爱你,我只盼偶尔能见上你一面,就已心满意足。”

  王怜花:“……”下降头也不过如此了。

  王怜花凑到花满园耳边小声说:“柴玉关怎么就不晚生二十年遇到你。”

  花满园:“?”她不好那口啊!

  王怜花眼神晶亮:“两渣相争,必有一死。我觉得死的肯定是他!”

  都说了她不好那口!

  她很挑的好嘛!男友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不好的她不要!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