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一八四章 知彼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卡哨的汉军未必是君子,但是对这些有时候半年都不曾见到一个女人的守兵来说,眼前陡然出现几个艳丽的女人,那是无论如何也难以抵挡住诱惑。

    当兵三载,母猪都成美女。

    更何况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女人是从汉中秘密挑选出来,即使是终日在花丛中混迹,也未必不会动心。

    “曹将军,这次我奉了皇上旨意,要往咸阳送去几名美人。”纪进才道:“这其中还有两名是特意送给屈大公子作为侍妾的美人,他们出自我大楚贵族,本意也是为了让两国有姻亲之好,鄙人出自礼部,有些礼节还是免不了的,若是就此将她们交给曹将军送去咸阳,这.....!”没有继续说下去。

    屈满宝好色之名,不敢说天下皆知,但在西北那是人尽皆知。

    为了美色,在屈满宝手底下可没少流血。

    曹英一时也搞不清楚纪进才所是真是假,心里多少还是存有戒备之心。

    “校尉,前番柴军师从这里秘密出关,咱们当时不敢多问,现在看来,确实是去了楚国。”将曹英犹豫不定,边上一人凑近低声道:“这人说柴军师过去与楚国结盟,未必是假,而且你看他们拢共也就几十号人,还带了不少礼物过来,应该真的是要去向三皇子回礼。”

    曹英低声道:“非常时刻,务须小心谨慎,若这帮人意图不轨,到时候上面追究下来,咱们可是人头落地。”

    “他们能闹出什么花样?”边上那人贴近曹英耳边道:“校尉,这老家伙说有美人是送给大公子,这事儿可不一般。你想想,如果今日真的得罪了这伙人,到时候那两个美人得了大公子的宠爱,在大公子耳边该咱们一状,咱们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曹英一想到屈满宝喜怒无常的性情,也是有些心悸,低声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放他们入关。”那人低声道:“不过将他们的兵器都收缴了,既然是使团,又不是交兵,他们也没有必要带着兵器上路。”

    曹英颔首道:“所极是。”这才冲着下面叫道:“既然是要去向三皇子回礼,我们可以放你们过关,只不过你们的兵器都要交出来,不得带兵器上路。”

    纪进才道:“曹将军,我们随身携带兵器,也是为了防止意外,若是交出兵器,一旦遇到危急情况,岂不是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从这里去往咸阳,一路上太平无事,有什么意外情况?”曹英道:“你们若真是担心,我这边派几个人送你们去咸阳,一路保你们平安就是。”

    边上那人也叫道:“你们是使团,为了两国盟好而来,还要带什么兵器?”

    纪进才犹豫了一下,终是道:“既然如此,就按照曹将军之,我们交出兵器。”

    曹英心想对方既然如此痛快交出兵器,看来还真是使团,否则若对方真有什么图谋不轨之心,绝无可能如此痛快就答应将兵

    器交出来。

    果见到纪进才回到队伍里吩咐一番,一众人都是解下了身上的佩刀,其中包括齐宁在内的几人甚至将背负在身上的弓箭也都解下来,全都送到了石墙下面堆在一起。

    曹英这才吩咐人下去花了些时间打开了石墙的入口,先拍派了兵士出来将兵器全都搬了回去,这才向纪进才这边示意可以入关。

    纪进才在前领路,队伍成一条长蛇般进了卡哨内,虽然已将兵器交出,但北汉兵士却还是十分戒备,都是紧握刀柄。

    曹英已经从墙头下来,纪进才拱手笑道:“多谢曹将军通融。”从袖中取出一叠银票,塞到曹英手中,笑道:“这是一点小小意思,回头曹将军代我请弟兄们喝杯酒。”

    曹英也是痛快,踹起银票,扫了众人一眼,这才走到马车边上,瞧了纪进才一眼,忽地探手掀开车窗帘子,便瞧见里面坐着几名女子,曹英陡然掀开窗帘,那几名女子立刻都是低下头去。

    曹英嘿嘿一笑,放下窗帘子,又瞧见后面有车子拉着大箱子,走过去道:“这箱子里装的是什么?”

    “这里面都是古董字画,一些是从皇宫之中赐下来的珍宝,有些是送给三皇子,有些是送给屈老将军。”纪进才笑道。

    曹英道:“打开看看?”

    纪进才皱眉道:“曹将军,这于理不合吧?你自己也瞧见,这些箱子都是有封条,只有到了咸阳才能打开。”

    “本将有军令在身,即使有人过关,也要细细检查。”曹英道:“打开箱子,让我们检查一下。”

    纪进才盯着曹英,片刻之后,忽然道:“回国!”返身便要往回走,齐宁等人立刻作势便要回转,曹英一愣,顿时有些急了,拦住道:“这是什么意思?”

    “曹将军,本官好歹也是大楚的使臣,顾念两国盟好,你让我们交出兵器,我们也没有废话,为了让你好当差,所有的兵器也都交了。”纪进才冷声道:“现在你们明知道这箱子帖有封条,却还要我们打开箱子,强人所难,莫非我大楚使团就任由你们摆布?我是大楚使臣,也要维护大楚的国体,既然曹将军坚持要检查,本官就只能回国,向皇上禀明一切,想来皇上念及我顾念国体,虽然没有前往咸阳,也会对我从轻发落。”挥手道:“走!”

    曹英顿时慌了神,暗想自己小小一名校尉,真要是因为自己让楚国使团掉头而回,到时候咸阳那边追究下来,只怕株连九族都不够,忙道:“罢了罢了,你也别生气,我只是奉命行事而已。既然有封条,我也不难为你了。”

    纪进才这才轻哼一声,吩咐道:“走!”

    曹英道:“我这边给你们派五个人,护送你们去咸阳。”当下点了五人跟随队伍一同前往咸阳。

    齐宁入关之后,早就不动声色观察四周的情况,他第一个要找的就是瞭望塔的所在,如同自己先前所估测,北汉人这边的卡哨确实与楚国那边大致相仿,距离石墙不过一百来步远,便有一座瞭望塔矗立在那边,瞭望塔上也是点着火把,以方

    便烽烟传讯,塔上有两名哨兵,手握长弓。

    哨内目前所见,大概有二三十人,兵力倒是不多,不过一个个虎背熊腰,浑身上下弥散着西北人的剽悍气息。

    齐宁心知对方应该不止这些人,附近应该还有兵士。

    挑选出五人之后,纪进才忽然吩咐人从车上搬了一坛酒过来,送到曹英面前:“曹将军,这是宫里珍藏的美酒,特意送去咸阳,留一坛在这边,你也尝尝。”

    当兵不饮酒的凤毛麟角,这曹英更是嗜酒之徒,但平日里饮的也只是十分粗制的酒水,区区一个校尉,又何曾饮过宫中美酒,心中大是欢喜,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客气了。”接了过去,捧在怀中,眉宇之间满是欢喜之色。

    纪进才也不耽搁,一挥手,队伍继续向北而行。

    队伍走出不过两里地,齐宁便看到路边建有一排小木屋,这里地势略显宽敞,小木屋贴着山壁而建,齐宁便知道这应该就是卡哨守兵的营房。

    营房里确实有一些兵士,看到队伍过来,营房里的兵士都被惊动出了来,齐宁扫了一眼,营房这边也有十来人,有几人腰间系这围裙,而且其中一间屋子的屋顶上竖着烟冲,一看就是厨房,守军的伙食应该就是着落在这边。

    他这时候确定了这边的人数,加起来大概有四五十人之众,人数并不多。

    队伍从那排木屋前走过,五名被派来领路的兵士和营房那些兵卒打了招呼,说明了情况,队伍也不停留,继续往前走,走出四五里地,天色已经昏暗下来,纪进才向一名兵士问道:“前面是否还有卡哨?”

    “往前再有二十多里地,还有一处卡哨。”一名兵士道:“要赶到那边,估摸要到半夜了,前面有一段路崎岖难行,要耽搁时间。”

    纪进才微微颔首,道:“干了一整天的路,大伙儿也都疲惫了,再往前走两里路,大伙儿就先歇着吧。”

    那几名汉兵也不疑有他,道:“前面还真有一处宽敞些的处所,在那里歇一晚,等天亮再走也好,晚上看不清楚道路,一不小心便要折了脚。”

    往前走了没多久,果然看到一处颇为宽敞处所,纪进才吩咐众人停了下来,又向众人分发了干粮。

    那几名汉兵领了干粮,吃饱喝足之后,见到使团中不少人已经席地而睡,有些人则是靠坐在石壁边谈笑,这几名汉兵也不凑过去,聚在一起说说笑笑,百无聊懒之间,两三人也都斜躺在地上睡去,没过多久,剩下两个人也已经是昏昏欲睡。

    齐宁用过干粮之后,一直靠在石壁边闭目养神,许久之后,听的身边有动静,睁眼瞧过去,只见到纪进才已经靠近过来,压低声音向自己道:“爵爷,他们都睡了!”

    齐宁扭头望向那几名汉兵,这时候天色昏黑,狭道之中,能见的距离更是极短,但齐宁目力惊人,见到那几人果然睡过去,目光冰冷,轻声道:“快到时辰了。”伸手到皮靴中,已经取出了削铁如泥的寒刃握在了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