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次元聊天群 第八章 奆佬顾昀泽的世界线

小说:泛次元聊天群 作者:落雪煮茶 更新时间:2021-03-02 23:53: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顾昀泽刚一打开聊天面板,就看见了这么一句话,还有下边被设定为仅他自己能够查看的命运副本。

  一瞬之后,顾昀泽知晓了自己所在世界的故事,他的脸色有些古怪,转手就发了个无限制版的命运副本到群里。

  没什么可剪的,他的出场镜头少的可怜,再剪那就真的一点都没了。

  这个命运副本的原型是路明非所在世界里的一部名不见经传的小说,那时候网络还不是特别地发达,路明非经常抽空去网吧找跟顾昀泽有关的作品,但一直没多大收获。

  他也不敢往死里搜,否则万一让诺玛发觉什么不对,比如他路明非上了三个小时网吧,不打游戏,就疯狂百度了三个小时顾昀泽之类的,那他就完犊子了。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临近开学可算是让他找着了。

  (像极了你们想找按照记忆里某个情节或名字找某部作品,结果死活找不着的样子。)

  看完整部作品,结合顾昀泽之前在群里分享的有关他的世界的各种情报,路明非有九成的把握这就是顾昀泽所在世界的故事。

  同时他也明白为什么这玩意这么不好找了,顾昀泽这个三个字出场次数总共不到十次,找个锤子找!

  转化成功的时候路明非相当兴奋,因为这不仅代表他不是什么用都没有的废柴,同时也代表着群里有位真正的大佬,哦不,巨佬!

  系统提示:管理员顾昀泽上传了命运副本《天谴》,全体成员可查看。

  巧的是这会刚好四个人全都在线,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点了进去。

  这其实是一个半虐主的悲剧流的故事,但跟顾昀泽关系不大,因为他就只是个么的感情的背景板加天花板而已,俗称工具大佬。

  这个故事的主角是一个叫江邵寒的孤儿,嗯,孤儿。

  剧情开始是在顾昀泽现在所在时间点的一年之后,高考刚结束那会。

  江邵寒是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小学毕业时运气好碰上了一个爱心计划,得到了邻省一个富裕家庭的资助。

  初中高中一共六年,初中每个月六百,高中每个月八百,再加上学校免学杂费和住宿费,作为一个孤儿,他竟然在没有什么经济压力的情况下完成了学业。

  幸运的江邵寒怀着对资助家庭和孤儿院的强烈感激,从入学开始就奋发努力,从学习到体育都十分优秀,人际关系而也算是不错。

  最后在高考满分七百五十分的情况下,稳定发挥考出了658分的成绩,虽然上不了帝都大学之类的顶尖大学,但进个一般的重点大学还是绰绰有余的。

  兴奋的江邵寒在通知了孤儿院的老院长之后,又给资助他的家庭打电话,想告诉他们自己没有辜负他们的帮助和期望,以后自己也会好好地回报感激他们,结果一连十来天电话都打不通,企鹅微信也没回应。

  早在资助之初,江邵寒就在孤儿院的帮助下和那个家庭取得了联系,此后至少一个月,他们就会通话一次,期间虽没见过面,但也打过视频电话,那家人还告诉过江邵寒他们家的地址。

  六年来的通话中,虽然也有过没人接电话的情况,但长达十天毫无音信还是第一次。

  心中惴惴不安的江邵寒决定按他们给的地址去找他们。

  他这几年也攒了一千多块钱,钱不是问题。

  孤儿上学晚,他成年了,年龄也没问题。

  他出了人生中第一次远门,到目的地后却只见到了烧的焦黑的房屋残骸。

  他去问街坊邻里,但真实情况他们也一知半解,反倒是各种不靠谱的小道消息漫天飞。

  他又去找当地警局,软磨硬泡之下一个刚入职的年轻警察悄悄告诉他,这件事可能和修行者有关,同时告诉他并没有发现尸体,那家人可能还活着。

  恰逢当时大夏为了应对异界入侵,公开宣布明年建立修行者大学,一切基础修行资料公开,所有二十岁以下的年轻人都可以想报考该大学。

  深思熟虑了一天之后,为了查到那个家庭的下落,江邵寒决定放弃今年的高考,尝试明年加入修行者大学,进入修行界。

  哪怕修行者大学已经声明过学生将会有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三的死亡率,即一千个人就会死掉十到三十个。

  他了解到报考修行者大学只需要考核身体素质和理论知识,所有理论知识都可以在大夏有关的各大官网免费下载,报名也只限制年龄和犯罪记录,只要努力,他有很大可能成功入学。

  入学失败的可能性也有,但为了六年的资助恩情,他愿意冒这个风险。

  他找了个搬砖的工作,一个月6000—8000元,很累,但刚好可以强健体魄,提高身体素质,工地发工资前他用剩下的钱,买了个阅读器,去网吧下好了大量理论知识,白天搬砖,晚上自学。

  一年的时间,他得到了强健的体魄和丰富的修行理论知识,最后成功考上了第二修行者大学。

  紧接着包括他在内的三千七百余名新生在一个巨大的法阵里重启了修行天赋。

  他在修行理论里知道每个人都有修炼天赋,不能修炼的人和天赋极好的人都是少数。

  人如果不修炼的话,超过十二岁天赋就会开始下降,到了十六七岁就会无法修炼。

  但大夏保证所有修行大学录取者都能够恢复修炼天赋,所以他并不担心。

  至此,顾昀泽的名字才第一次出现,这个用来恢复天赋的大阵,就是他和另两位至强者的杰作。

  靠着不错的天赋和勤奋努力,江邵寒成了一位寿元将近的八重天境的老道士的关门弟子,找到了那个家庭,修为也提升了许多,毕业时修为已经达到了二重天圆满,属同届顶尖。

  异界正式开始入侵,是在第一批修行大学开办半年后,开始只是大猫小猫两三只,等到江邵寒那届学生毕业时,异界入侵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了。

  期末考个试都有可能会死人的修行者大学,如今也变成了大部分人渴望的目标。

  江邵寒应征入伍,抗击异界入侵,机缘巧合之下得知自己的父母就是修行界之人,但是早就死了,唯一的亲人是一个叔叔,修为五重天,和他一样,也是军人。

  战争最能锻炼一个人,在叔叔的帮助与指导下,江邵寒修为快速提高,同时履立军功,靠着赏赐和努力,再加上中间有所奇遇,三年时间修为就达到了四重天。

  然后,悲剧开始了。

  入侵人族的异界不止一个,一共有八个,他在机缘巧合之下,在异族的地盘,破坏了其中一位异族强者的计划,引得其暴怒出手,全靠他师父不计代价出手,才逃回一命,结果其师父在寿元将近的情况下超负荷爆发,命悬一线。

  他为了救回自己的师父,辞去军职,留下遗书,悄悄离开,只身潜入阴土,去寻找一种罕见的灵物——彼岸花。

  阴土不是神话中的地府,是入侵地球的异空间,彼岸花也不是蓝星神话中的彼岸花,而是一种能够延长寿命的天材地宝。

  他找到了彼岸花,但被阴土的鬼物追杀,肉身被毁,若不是死在阴土的生灵都能够以鬼魂的形式存在,区区四重天的他早就死透了。

  最终他以三魂七魄中两魂四魄破碎为代价将彼岸花送出阴土,送入他安排在出口外面的,陪他一同辞职冒险的死忠手里,他的死忠则将彼岸花拿去为他的师父延寿。

  然后终于轮到顾昀泽第二次出场了。

  阴土是所有入侵的世界中最弱的,当时恰好被顾昀泽找到了机会,在包括人类和异族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情况下,他悍然出手,直接破碎了整个阴土世界。

  顺便救了即将魂飞破散的江邵寒。

  顾昀泽觉得他这个人还算有情有义,就出手替他重塑了身体和灵魂,但江邵寒的修为却回不来了,天赋也大不如前。

  又过了大半年,某一天,江邵寒的天赋和修为突然有了及大幅度增长,远超以往,原因嘛……

  江邵寒那个连名字都没出现过的叔叔是他唯一的血亲,结果一次任务中他战死了,濒死之时他知道自己活不了了,就把自己给血祭了。

  血亲血祭之法,如果一次全祭干净了,那效果绝对是非常好的,如果这些人还全部都是自愿的,那效果绝对是逆天级的,至于全部人是不是只有一个,这个不在法门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举族祭天的江邵寒修为直入五重天大圆满,天赋也比以往强大了许多。

  实力恢复,江邵寒重新进入军队,此行他又多了一个目的——给叔叔报仇!

  然而悲剧,现在才刚刚演完了第一场而已。

  江邵寒在军队里遇见了一个女孩,两人欢喜冤家了两年之后在一起了,又你侬我侬了之后女孩怀孕了,然后他才知道女孩是人家大夏第一世家的小公举!

  好在顾昀泽第三次登场,世家人看在江邵寒与顾昀泽略有渊源,而且他自身天赋心性也不错的份上,勉强答应了这件婚事,那一年,江邵寒二十九岁,修为六重天。

  然后女孩就死了。

  异族入侵中,女孩战死,一尸两命。

  江邵寒差点就疯了,他在战场上杀了三天三夜,入七重天。

  在他失去最后一个亲人的时候,一个女孩给他带来了温暖和希望,她成了他的亲人,但是现在,曾经的温暖如同火焰一样灼烧他的心灵,以前有多幸福,现在就有多痛苦。

  出现后又消失的希望,几乎让他彻底跌入绝望的深渊。

  好在他在这世上还有着足足三个寄托,孤儿院的老院长,资助他的家庭,他的师父。

  两年后,老院长死了,没有意外,九十六岁,寿终正寝,喜丧。

  那一天,江邵寒在大雪中舞了一套剑法给老院长送行。

  然后他提着剑,杀进了异世界,连斩五十三头七重天境的异族后,破境,入八重天。

  那一年,他三十一岁。

  次年,江邵寒以大夏军人的身份加入蓝星联盟先锋军,成为先锋军副指挥之一。

  五年后,江邵寒的师父战死,死前托人给江邵寒带一粒道门太上掌教炼的金丹。

  江邵寒吃了金丹,孤身杀入异族军营,提回了一个九重天的脑袋。

  那一年,他三十七岁,九重天。

  (异族:敲里马!听见了没有我敲里马!)

  又过了三年,决战。

  七大异族全面进攻蓝星,顾昀泽独守天位,旁门僧独守地位,道门的太上掌教守北位,同时支援东位和西位。

  江邵寒回到大夏,作为副军首与所有大夏军人一同守东位,其余诸国联军守西位与南位。

  这一战,人族血流成河,无边血色染红了人族气运,江邵寒接收了所有战死的人族战士的执念与战意,引人人族血色气运灌体,发下“愿为人族,血战千年”的大宏愿,成为伪十重天。

  江邵寒突破,一举破局,在江邵寒的帮助下腾出手来的顾昀泽等三位至强,最终扫灭了异族,结束了战争。

  然后最大的悲剧来了。

  血色气运能令一个种族变强,却会使其难以发展繁衍,长此以往,这个种族注定会在其最强盛的时候灭亡。

  更要命的是江邵寒发现因为自己借人族血色气运突破,还发下了大宏愿,所以和人族的血色气运连接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在心中经历了无数次挣扎后……

  最终江邵寒分离了自己的精、气、神,也就是肉体、修为和灵魂,他将自己的肉身炼制成了一杆铁血战旗,立于大夏,上书:“一寸山河一寸血,以此旗,佑我人族山河,万里不朽”

  修为化作灵气,修复了受损的蓝星,修行法门化作机缘,布施于天地。

  灵魂则以同根同源之力,净化了人族的血色气运。

  而江邵寒,则以一点真灵,去寻求转世轮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