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次元聊天群 第十一章 雯雯,我不做舔狗啦!

小说:泛次元聊天群 作者:落雪煮茶 更新时间:2021-03-02 23:53: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路明非一脸兴奋。

  血统觉醒,原本黑色眸子变成如今的灿金色,仅仅只是因为他的一个念头而已。

  在和其他人聊天的时候,备受打击的路明非决定去卫生间洗把脸,振作一下。

  在往脸上揉洗面奶的时候,他突发奇想,觉得既然礼包奖励血统有关,那他有没有可能觉醒个牛逼的灵啥的,结果就是这么一想,他的脑子里瞬间多出了许多东西。

  90个灵。

  1到88号,88个普通灵,外加一句不要死和一个神寂。(89及以上是高危灵)

  路明非顿时觉得自己牛逼上天了,他选择性加暂时性地遗忘了灵的诸多缺陷。

  他抬起头,就看到了自己的小金瞳。

  拍了张照片发群里,跟上条当麻绊了会嘴,又自我陶醉了一会,路明非才觉得不对。

  首先,那些大杀器般的高危和神级灵他只有一个——神寂,这个灵他知道,序列116,当初黑王弄死加封印白王使的就是这招,黑王直系血裔专属,强无敌!

  但路明非的潜意识和理智都在警告他——这玩意,能不使就尽量别使。

  此外,他也不敢把那些灵全使出来,混血种只会有一个灵,最多也就是以后能靠着血统提升来进化,但进化后也是一个,原来的就没了。

  死侍也一样,只有纯血龙族中的高等血脉,灵才多的跟不要钱的似的,

  也就是说他路明非如果不想被混血种界的某些有心人给盯上,那他就得限制自己使用灵的数量,至少在人前要注意。

  这和坐拥一千万却每天只能花二十块有什么区别!

  此外,他的黄金瞳也不知道能不能消失,卡塞尔学院那边问题不大,但叔叔婶婶那不好解释啊。

  就在他想着黄金瞳能不能关的时候,它,变回去了。

  “我靠!想变就变吗?!给我变。”

  金色

  “变回去!”

  黑色

  “给我变!”

  金色

  “变回去!”

  ……

  像个傻子一样玩了十几次后,路明非终于停了下来。

  此外,他还确定了一件事,他的黄金瞳,应该是没有消耗的,其他人的黄金瞳往往需要高度集中精力时才会出现,有的甚至使用灵时都不会出现。

  除了楚子航、死侍和纯血龙族之外,维持黄金瞳也是有消耗的,龙二中昂热就对拍卖会以黄金瞳来表明身份吐过槽,说有些人参加个拍卖会还得累成条死狗。

  路明非玩了这么久,也没觉得有什么消耗。

  ……

  路明非:事情大致的经过就是这样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第一次有了有了灵,而且还有了不止一个灵。两件快乐事情重合在一起。得到的,本该是像梦境一般幸福的时间……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顾昀泽:是你自己打死自己,还是我帮你?

  路明非:别别别,我就吐个槽,这梗还是你教我的呢。明明得到了一堆灵,却要限制自己使用什么的,太难受了。

  顾昀泽:你四不四撒?

  路明非:???

  顾昀泽:上条当麻的后台是亚雷斯塔,确实硬的不要不要的。可你虽然没了小魔鬼,但是你还有昂热啊!在倒下之前,他一定会拼死保你的!

  路明非:所以……我可以想一个拙劣的借口,比如我的灵是模仿是之类的,到时候昂热校长会给我圆好的!

  顾昀泽:没错。你可以说自己的灵是模仿,能模仿所有89号以下的灵,代价是消耗是原版的好几倍。到时候你作为s级,体力好点,就算好几倍消耗也能成撑得住,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路明非:对啊!好,就这个了!反正校长会替我圆回来的!开心.jpg

  顾昀泽:你tm就不会自己思考吗?!

  几天后……

  终于还是开学了,路明非今年高三,开学比路鸣泽早两天。

  一个月左右的锻炼,让两个人的关系好转了不少,路鸣泽基本上已经不会再对路明非冷嘲热讽了,也不再随便支使路明非,对他的称呼也逐渐从“喂”变成了名字。

  路明非也考虑过要不要原谅路鸣泽,路鸣泽虽然确实讨厌,但相比于那些勒索、凌霸同学的同龄人来说,他还是要好上许多的。

  说来也是,一个从小被父母溺爱长大,未来早恋都是网恋,不泡吧不抽烟不喝酒的娇气胖子,再坏又能坏到哪去呢?

  但子曾经曰过:“以德报德,以直报怨。”

  路鸣泽当年是怎么欺负自己的,路明非可还都记得清清楚楚。

  他最终决定,先给路鸣泽安排半年“夕阳的刻痕”,然后再决定要不要原谅他。

  早上路明非洗了漱,换上校服出门了。

  一旁准备出去晨跑的路鸣泽看着路明非的背影,有些出神。

  以往的路明非站着时肩膀是塌的,头微往前倾,背虽然不偻佝,但也不算直,整个人看起来没有一点精神,颓废的要死。

  如今的路明非,可以说是站如松坐如种,行走坐卧之间自有一股子精气神在里头,有那么一瞬间,路鸣泽甚至觉得路明非的背影很像是电影里的叶问。

  路鸣泽在想什么路明非是不知道的,但他的状态确实前所未有的好。

  前几天体内龙族血统觉醒后,路明非体质开始飞速提高,昨晚他偷偷试了试,几十斤的大理石茶几,他一只手就能很轻松地平稳举起来。

  从红包哪里领来的武功他感觉着大部分也都能使出来了。

  到了学校,上了半天课,很多人都觉得路明非不一样了,和之前好像有了不小的区别,但由于路明非在这个班里没什么朋友,自然也没人来跟他搭话。

  今天的课路明非听的相当认真,龙族血统的觉醒,给他带来了强大的学习能力、逻辑思维能力和记忆力,老师讲的东西,路明非全都听懂了。

  放学后他去了文学社,推开门,陈雯雯坐在靠窗的桌子旁,看着一本赫尔曼·黑塞的《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阳光照在她长长的睫毛上,染上了浅浅光晕,路明非看着她,只是觉得她很漂亮。

  文学社的书架上是有武侠小说的,毕竟武侠小说也是文学,但以往路明非是不看的,因为他害怕会因此给陈雯雯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路明非轻手轻脚地走到书架前,拿了一本《倚天屠龙记》开始看起来,越看越觉得张老爷子画风不对。

  一口气读完了小半本《倚天屠龙记》,路明非抬起头缓了缓眼睛,视线落到陈雯雯身上。

  陈雯雯不久前也停下来休息过一次,她见路明非看得认真,就没打扰他。

  “我……不是来看陈雯雯的吗?怎么?”路明非心中惊异,放学后来文学社看陈雯雯,这是路明非一直以来的习惯,但今天,他没有看陈雯雯,反而看起了小说。

  对哦,说起来,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他竟然没有像以往一样,在开学的时候因为能够再次见到陈雯雯而感到兴奋。

  甚至于整个暑假他都没有想起过陈雯雯几次。

  莫非自己不喜欢陈雯雯了?!

  路明非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背叛了什么,可他和陈雯雯之间清清白白。

  他明白,他不是背叛了陈雯雯,他也没有背叛人家的先决条件,他背叛的是曾经那个喜欢陈雯雯的自己。

  他背叛了那个在阳光正好的早上喜欢上了一个白裙子女孩的路明非。

  “对现在的我而,真正重要的,到底是陈雯雯,还是那个曾经喜欢着陈雯雯的我呢?”

  路明非看着陈雯雯的方向,怔怔出神。

  “你怎么了路明非?”

  陈雯雯放下书,看着他

  “啊……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我都喜欢你喜欢了快两年了,怎么突然之间就又不喜欢你了呢?”

  “啊?”

  陈雯雯被路明非这句不知道算不算是表白的话吓了一跳,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路明非你在说什么啊?!”

  “啊,抱歉,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两年前,你从我身前走过的时候,我突然喜欢上你了,一直喜欢了两年,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到了现在我突然好像不喜欢你了。”

  顿了顿,路明非补充了一句:“别误会,不是讨厌,就是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了。”

  陈雯雯从来没见过这阵仗,一时之间有些紧张。

  “没……没关系啊,我不介意的。”

  话一出口,陈雯雯就后悔了,她虽然对路明非没有那方面的意思,但同样她也不想伤害路明非。

  她张嘴想解释一下,路明非却抢先开口了。

  他嬉笑着:“那就感谢社长大人的不杀之恩了。”

  陈雯雯的话被堵了回去,她看着路明非笑,突然她自己也跟着笑了。

  “好说好说,你怎么也是我的第一个社员,放你一马也是应该的。”

  看着路明非嬉笑的脸,陈雯雯突然觉得一阵轻松,顺着他的话接了下去。

  “不过我真没想到路明非你居然会这么跟我……嗯……就算是表白吧,虽然你已经把我给拒了。我还在担心以后你要是跟我表白我该怎么拒绝呢。”陈雯雯捂着嘴笑道。

  “啧……我还没表白你就想着拒绝了?真无情!”

  “你不是应该关注一下我早就猜到你会跟我表白了吗?”

  “更正,我没跟你表白,我刚刚只是告诉了你我曾经喜欢你而已。况且你知道我喜欢你这事不是很正常的吗?咱们班还有谁不知道?”

  路明非把一只前臂立在座子上,用手撑着脸。

  “真是的,我觉得你还是刚入社的那会儿比较可爱。”

  “我自己倒是觉得我一直都很可爱。”

  陈雯雯被他逗乐了。

  “说真的,”陈雯雯打量着路明非,“明非你要是高一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的,我说不定真就喜欢上你了。”

  “我要是高一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的,应该就不会喜欢上你了。”

  “咱俩这快聊不下去了啊。”

  “快六点了,咱俩再这么聊下去我回家可就活不下去了啊。”

  “哦,都这会儿了,要不你先回去吧。”

  “那你呢?”

  “我爸待会来学校接我,我们家晚上要出去聚餐。”

  “我赶紧跑,万一被你爸看见咱俩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我怕是小命不保啊。”

  “说什么呢你,快走啦!”

  路明非起身,拿起桌子上的《倚天屠龙记》:“我快看完了,拿回去看一晚,明天再还回来行不?”

  “行啊,但如果被你爸妈没收了可是要赔的!”

  “放心吧,不会的,”路明非把小说装进书包里,向门外走去,“明天见,陈大社长。”

  “明天见,路小社员。”

  路明非走出门,刚把手放在门把手上。

  “路明非,继续保持昂,你现在的样子,特别帅!”

  “o!k!”

  路明非把门关上,像楼梯走去。

  陈雯雯重新拿起那本《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沉浸在书里。

  一门之隔,

  门里的陈雯雯,唇角微勾。

  门外的路明非,脚步轻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