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次元聊天群 第二十八章 上车(双重含义)

小说:泛次元聊天群 作者:落雪煮茶 更新时间:2021-03-02 23:53: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路明非站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看了一眼手里的火车票,抬头望着芝加哥火车站教堂般的穹顶。

  他提着一个差不多有他的腰那么高的巨大旅行箱,背着一个巨大的登山包。

  里面装着留学生路明非的全部家当,在诺玛的帮助下路明非办理了一张长城国际卡,婶婶在他的卡里打了一千五百美金当作生活费。

  路明非不得不承认,诺玛之前邮寄给他的那本《卡塞尔学院入学傻瓜指南(路明非版)》虽然名字不大好听,但确实是很好用的。

  直到现在他去检票为止。

  在经历了和剧情里一样的“车票好像是真的但却是没有这趟车”的乌龙后,路明非道别列车员,面无表情的走到一边给诺玛打了个电话。

  “亲爱的诺玛,之前我在网上因为查不到芝加哥车站cc1000次支线快车而像你询问时,你曾信誓旦旦地告诉我车票没错。”

  “那么现在麻烦你解释一下,cc1000次支线快车,到底在哪里?”

  “很抱歉路明非学员,”诺玛清脆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但cc1000次快车在芝加哥车站已经不为人知了。”

  “不为人知是什么意思?”

  “就是没有列车员知道。”

  “emmm……那我该怎么上车?”

  “请放心,接待您的专车会在二十分钟后抵达,请耐心等候。”诺玛回应。

  “好的。”挂掉了电话,路明非心中暗道,“是为了让我跟废柴师兄相遇吗?”

  “one dollar, just one dollar…”有人在他背后说。

  “嗯,很好,看来确实是这样。”路明非心下了然。

  在美国这是句典型的讨饭话,要一个美元,和中国古代乞丐唱的莲花落一样。

  “no! i am poor! no money!”路明非以一口充满汉语味道的英语回复。

  他不动声色地扭过头,看了一眼背后那个高且魁梧的年轻人,留着络腮胡,有一张看起来还算英俊的脸,墨绿色的花格衬衣和拖沓的洒脚裤不知多久没洗换了。

  在美国这地儿遇见这样的乞丐不容易,这位但看外貌简直是乞丐中的乞丐。

  “华夏人?”对方察觉了路明非的国籍,立刻换用一口流利汉语,“大爷赏点钱买杯可乐吧,我真不是乞丐,只是出门在外丢了钱包。”

  “我有钱买汉堡,但如没有多出的一美元让我买一杯可乐的话,我会噎死的。”

  “兄台,你这一口一个大爷的让我很难相信你不是乞丐啊。”路明非吐槽。

  “芬格尔·冯·弗林斯,真不是乞丐,大学生。”年轻人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从背后的挎包里掏出了字典般的课本。

  路明非看了一眼课本上英文混着拉丁文写的书名,小声讶异道:“龙族谱系学?你是卡塞尔学院的学生?”

  “是啊……等等,莫非你也是!”芬格尔比他还惊讶。

  “新生路明非,正在等快车。”路明非掏出一张绘着银色世界树的漆黑磁卡票示意道。

  芬格尔也掏出一张一模一样的车票。

  “师兄好!”路明非收好磁卡,伸手要跟芬格尔握手。

  “亲人呐!可算能找着一个美元买可乐了。”芬格尔双手一把抓住路明非的手,激动道。

  你那鸡窝一样的脑袋瓜子里除了可乐就没别的了么?路明非想。

  “师兄你不用买可乐了,学校的车还有二十分钟就到!”

  路明非也把一只手放上去,比芬格尔更激动道。

  能省下一美元是一美元。路明非心道。

  “啊?学校的服务什么时候变这么周到了?”芬格尔惊讶。

  “不,诺玛说列车是来接我的,到时候你跟我一起,从vip通道上车就好了。”

  “专车来接你?你还能直接对话诺玛?”芬格尔松开路明非的手,正色问道:“敢问师弟你是什么级别。”

  路明非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但他还是回道:“s级。”

  “大佬!!!”芬格尔顿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迅速下扑,一把搂住了路明非的大腿。

  “你干嘛!你给我松开!”路明非甩着腿,强忍住没有当众赏芬格尔一发“炽”。

  “大佬啊……以后我就是你的小弟了呀……”身材高大的芬格尔毫无羞耻心的当众抱着路明非的大腿,嚎着一口流利的中文。

  “我靠!早知道这货没节操,谁tm知道居然能没节操成这个样子!”路明非心中咆哮。

  无怪乎路明非会有这种想法,剧情里芬格尔虽然没节操,但因为一早就看出了路明非的衰仔本性,所以也从来没去抱过路明非的大腿。

  但现在嘛……反正站在芬格尔的角度上看,现在的路明非确实很像是条金大腿。

  在被车站来来往往的人群围观了五分钟后,路明非终于摆脱了芬格尔。

  在这个过程中他甚至看到两个小姐姐,看着他和芬格尔时一直在捂着嘴笑。

  这场闹剧最终以路明非同意收下芬格尔这个“小弟”并保证不会让其饿死而结尾。

  不得不说,能混成这个样子,从各种角度来讲芬格尔都相当厉害。

  ……

  在诺玛的电话提示下,路明非和芬格尔走进vip通道,路明非听见了铃声和火车汽笛的声音。一列火车刚好进站。

  一个人影出现在空无一人的检票口边,那是个穿墨绿色列车员制服的人,手中摇着金色的小铃,帽子上别着金色的列车员徽章,一手打着手电,一手拿刷卡机。

  “cc1000次快车,路明非学员请准备登车了,路明非学员请准备登车了。”列车员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

  他开启了灵,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

  路明非很想吐槽一句,这个在剧情里让人看着很像鬼魂的灵,名字居然真的就叫“鬼魂”。

  路明非一手提着行李箱,一手提着芬格尔,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来了来了!”

  走到列车员近前的路明非放下芬格尔,一只手掏出了票递给列车员。

  列车员接过路明非的车票划过验票机,绿灯亮起,响起欢快的音乐声。

  “路明非?”列车员漂亮的绿眼睛亮了,“很荣幸能够成为你的接待员,尊敬的s级学员。”

  “我靠!他真是s级?我还以为只有校长是s级呢?”芬格尔惊叫。

  “你不相信我是s级你抱我大腿干嘛!”路明非不满道。

  “能让列车主动来接你,就算你是a级我也是赚的好吧!”芬格尔倒是振振有词。

  “不只校长一个是s级,不过最多也不超过十个人。”列车员回答了芬格尔的疑问,“芬格尔你还不退学呢?我还以为今年见不到你了。”

  “我可是有始有终的人,”芬格尔拍着胸膛把票递给列车员。

  列车员接过芬格尔的车票划过验票机,绿灯亮起,“嘟”的一声。

  芬格尔和路明非跟着列车员走上月台,高速列车停在铁轨上,亮着刺眼的头灯。车是黑色的,流线型的车身,耀眼的银白色藤蔓花纹在黑色的漆面上展开,华丽如一件艺术品。

  唯一一扇滑开的车门外,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古德里安教授。

  在装饰考究的列车厢里,路明非和芬格尔换上了校服,穿着合身舒适的墨绿校服,路明非看向了古德里安教授。

  “咖啡还是热巧克力?”古德里安教授问。他背靠着墙,后面是一幅被帆布遮挡起来的巨画。

  “有茶吗?”路明非举手。

  “当然,普洱还是龙井?”

  “冰红茶?”

  “什么?”

  “咳咳,没什么,龙井吧,谢谢教授。”

  ……

  “咳咳,”坐在沙发上的古德里安教授轻咳两声,道:“明非,接下来的话题,请你做好心理准备,他可能会很惊悚。”

  “放心吧教授,”路明非端着茶杯点头,“我不会逃跑的。”

  “……”

  芬格尔觉得自己可能报错大腿了。

  “学院要求每个学生参加入学资格考试,我们称之为‘3e’考试,不通过考试就不能录取,你的奖学金也就暂时不能生效。”古德里安教授决定先说一个不太坏的消息。

  “!!!考试!!!!!”路明非一脸惊悚。

  这个真不怪他,土生土长的华夏人,基本上就没几个不怕考试的。

  欸?不对,3e考试我怕啥?昂热校长还能开了我不成?路明非转念一想立刻放下心来。

  “虽然也很让人惊恐了……不过好歹我的心脏经受住了考验。”

  下一个考验你的心脏可能就承受不住了。古德里安教授心道。

  “这里有份保密协议你签署一下吧。”古德里安教授递过一份文件,和芬格尔的课本一样,都是拉丁文混合着英文写的。

  路明非接过文件看了看,一脸蛋疼地的对着古德里安问道:“不是,教授,虽然诺玛已经告诉过我咱们到底是干嘛的了,但……”

  “直接名目张胆地在合同条款里写上‘会把牺牲学生的遗体免费送回故乡’这种话似乎也太嚣张了点吧?”

  “你已经知道了?!!”

  古德里安教授惊讶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