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次元聊天群 第五十一章 计划

小说:泛次元聊天群 作者:落雪煮茶 更新时间:2021-03-02 23:53: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呵呵……啊……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呜呜呜呜呜——!”

  跪坐在宿舍房间正中央的上条上手捧着自己阵亡的作业君,发出让人打从心底里为他的不幸的感到可怜的声音。

  “当麻……”

  “不,茵蒂克丝,请不要说话,请让失去了活下去的动力与希望的上条先生,安静地等待死亡的降临吧。”

  上条会这么沮丧是有原因的。

  作业君会阵亡这种事上条经历过很多次了,什么被火烧了、被水泡了、被狗咬了甚至被人撕了等等说辞,放在一般人身上百分之九十九是撒谎。

  但放到上条当麻这个被不幸笼罩的刺猬头身上,基本上都是真话。

  啥?很羡慕?

  如果你知道上条先生所有遭灾的作业,全部都是已经完成或者即将完成的作业,不知道你是会羡慕他还是会怜悯他。

  上条的作业遭到了不幸,自然是因为他已经完成了作业。

  至于这次阵亡的原因嘛……

  上条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作业会跑到燃气灶边上去。

  顺便一提,总之,作业已经离上条先生而去了,再看看今天的日程安排。

  ok,上条先生看来要因为没写作业而在开学第一天被小萌老师用“哥布林蛋”惩罚了。

  他今天的日程排得相当满。

  首先,他要去解决伪装成海原光贵的艾扎力。

  艾扎力是中美洲最大魔法结社“有翼者归来”所属的魔法师,最初接到的命令是刺探“上条势力”的情报,并判断这个新兴势力是否会打破各大势力间的平衡。

  他伪装潜入学园都市,却在伪装成常盘台中学理事长孙子海原光贵接近御坂美琴的过程中却真心喜欢上了美琴。

  但由于“上条势力”在短短一个暑假的时间里摧毁了数个“组织”(上条当麻:……),所以被判断为“危险势力”。

  艾扎力的任务也变成了毁灭或瓦解上条势力。

  伪装成“上条势力”的成员,离间破坏他们之间的关系,使其互相怀疑,最后分道扬镳。

  原本按照剧情,伪装成海原光贵的艾扎力,会因为真正的海原光贵突然现身而直接偷袭上条当麻,最后因为在建筑工地破坏了搭建好的钢筋稳定性,两人被落下的钢筋袭击。

  及时赶到的御坂美琴出手,利用电磁力操控那些钢筋,上条当麻毫发无伤,艾扎力受伤并被沉重的钢筋锁死。

  随后就是一段让御坂美琴脸红心跳的对话。

  艾扎力事件结束的事件大概是下午一点钟左右,而一方通行和小御坂的剧情开始,是在一方通行睡醒之后,也就是下午两点。

  不得不说一句,这是真能睡。

  理论上上条当麻其实没有时间参与这个剧情,下午三点半左右,小御坂会因为“人格病毒”而导致意识混乱。

  想要拯救她的一方通行会在四点钟左右寻找到方川桔梗并了解到“人格病毒”的消息,然后做出保护最后之作,也就是小御坂的决定。

  随后便是天井亚雄带走了小御坂,一方通行找到他并利用自己的能力为小御坂更正人格程序,并因此获得“一方通行并不是只能破坏,他也可以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事物的”自我认同。

  当然,代价就是生物意义上的脑残。

  而引发脑残的主要原因是他没有补刀,在用全部计算力救治小御坂的时候,被天井亚雄一颗子弹爆头。

  说真的,哪怕是上条当麻这种自诩伪善的人,在这种情况下至少也会把天井亚雄打晕并去除他的武器。

  只能说,一直以来都在依靠自己的能力“战斗”的一方通行,战斗经验确实是极度匮乏。

  一方因为被枪击而变成脑残的时间是晚上八点半,随后赶到方川桔梗开枪结束了这一切,两人双双被送往医院,事件大约是晚上九点。

  换句话说,“人格病毒”的事件是下午两点开始,晚上九点钟结束的。

  而当天在下午五点半左右,闇咲逢魔就会到达上条当麻的宿舍并打破其窗户,然后发现两人不在宿舍。

  下午六点半左右他会在餐厅掳走茵蒂克丝,一直到晚上十二点,上条当麻会了解到他掳走茵蒂克丝的理由是拯救被诅咒的爱人,并决定跟他一起连夜离开学园都市,用幻想杀手解除他爱人的诅咒。

  也就是说,从下午五点半开始,上条当麻也是有事情要办的。

  如果没有意外发生,他是没有时间去拯救即将脑残的一方通行的。

  不过好在他开挂了。

  ……

  现在的时间是下午一点三十分。他已经按部就班地走完了艾扎力的剧情并回到了宿舍。

  他并没有出手改变什么剧情,甚至于为了避免误伤无辜群众,明明有足够强大的体术能力的上条当麻,依旧还是选择在建筑工地打倒艾扎力。

  硬要说有什么区别的话,可能就是艾扎力在与上条当麻的近战中差点被打得怀疑人生吧。

  上条当麻不是圣人,他只是想改变那些他看不顺眼的悲剧而已,所以这段剧情按部就班地走就好了。

  接下来的事情才是关键。

  首先,他要阻止闇咲逢魔和警备员开战。

  为了进入这个都市,闇咲逢魔需要经历一场大战。因为学园都市不但被围墙所包围,而且还有专门阻挡侵入者的警卫部队。

  闇咲不会杀了那些警卫,但受伤的警卫中或许有人将为后遗症所苦。

  对比一下自己的“计划”,上条当麻决定顺便提前化解掉这场无所谓的战斗。

  他将电话放在耳边——但是并没有拨通。

  “我想知道那个入侵学园都市的人的情报。”

  上条当麻不得不承认,亚雷斯塔虽然很讨厌,但他真的很好使。

  只要上条当麻的行为不妨碍亚雷斯塔完成他的计划,他完全不介意给上条当麻提供一些必要的“帮助”。

  就比如现在。

  “叮——”

  上条当麻的手机发出高亢并且尖锐刺耳的电子提示音。

  在一瞬间,上条当麻的觉得自己的耳膜仿佛被人用凿子狠狠地凿了一下。

  “!!!”

  上条当麻立刻将手机扔到沙发上,并不断地揉着自己的耳朵。

  一旁的茵蒂克丝干脆把自己的耳朵捂起来。

  过了好一会,刺耳的声音才消失。

  上条当麻走过去把手机捡起来,原本正常的桌面界面,已经变成了一张地图。

  地图最上方还有一行提示:目标尚未出现。

  还好,闇咲逢魔还没来,自然也没有和警备队开战,赶得及。

  “这个仇我记下了。”

  面无表情的看着“没有窗户的大楼”的方向,上条当麻一边揉着耳朵,一边默默决定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多打亚雷斯塔几拳。

  ……

  下午两点二十分,上条当麻的宿舍里,一个身穿成套的黑色西装,身材壮硕的男人。

  上条宿舍的空调坏了,气温甚至比室外还要略高一点,在如此炎热的气温之中,这个男人却一滴汗也没流。

  他看起来就像个黑道兄弟,或是刚参加完黑道丧礼的人。

  不过,壮硕男人的右手手腕上套着一个跟黑道及丧礼都毫无关系的东西。一个日式的腕甲。而且腕甲上还装设着一张黑色的日本弓,模样看起来宛如西洋的机械十字弓。

  藉由复杂的机关设计,只要单手就可以张弓拉弦,射出箭矢。

  这名男子的名字叫闇咲逢魔。

  他是个不为科学常识所禁锢的人。

  换句话说,是个魔法师。

  不过现在,这个不为科学常理所禁锢的、看起来很像黑道大哥的魔法师先生,正老老实实地跪坐在上条当麻的面前。

  他的头微微下垂,双手平放在并拢的腿上,用肢体语充分地表达了“老实”这个词。

  由不得他不老实,就在十分钟前,他刚刚到达学园都市的外层的时候,一个类人型存在从天而降,无视了以他的一切攻击,轻而易举地将他制服,然后带到了这里。

  随后他就见到了上条当麻和他心心念念的禁书目录。

  不过现在他基本上已经放弃了掳走禁书目录的想法,和神裂一样,他也把光之战士当成了上条当麻力量的一部分。

  他觉得那个应该是面前这个强的可怕的科学侧少年的超能力。

  不过是什么都不重要,反正他已经确定了,双方的力量完全不对等。

  “请问……”

  上条当麻开口说话,闇咲逢魔的心脏猛地跳了一下。

  “你是不是来找茵蒂克丝的?”

  在闇咲逢魔的眼里,眼前的强者一脸严肃,如是问道。

  闇咲逢魔不怕死,但如果他死了,他心爱的人所受的诅咒,恐怕真的就永远也无法解除了。

  于是……

  “非常抱歉!!!”

  紧接着的就是非常标准的土下座。

  上条当麻:???

  ……

  “唔……我懂了,所以你的意思就是,你需要茵蒂克丝所拥有的关于魔道书《抱朴子》的知识,来解除一个对你而的‘重要的人’的诅咒?”

  “是的。”

  闇咲逢魔点头,从面前的这个强者的表现来看,他应该不会杀掉自己,但应该也不可能帮助自己吧。

  毕竟他是禁书目录的“监护者”,不可能会为了自己而监守自盗。

  “那么,你那个‘重要的人’现在在哪里?”

  “您说什么?”

  难道……他愿意帮我?

  闇咲逢魔的心里涌出了些许的希望。

  “我说啊,不见得一定要用禁书目录才能解决问题吧?”上条轻轻搔了搔头,说道:“例如我这只右手,叫做幻想杀手。只要是属于异能之力,不管是超能力或是魔法,一旦被我这只右手碰到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当然,就算是诅咒之类莫名其妙的力量也不例外。”

  上条伸出右手,像是要跟魔法师握手。

  魔法师的表情冻结了。

  “啊……?”

  “虽然我不是魔法师,对诅咒这玩意也不是很清楚,但只要派这只右手上场,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啊……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你不是魔法师吗?拿出一两件不太重要的魔法道具或者跟我找一个空旷的地方实验一下不就能确定了吗?”

  上条当麻对着他微笑。

  ……

  二十分钟后。

  “非常感谢您愿意帮助我!”

  闇咲逢魔对着上条当麻深深地鞠了一躬。

  在亲眼看到幻想杀手的能力后,闇咲逢魔欣喜若狂——他的爱人终于有救了。

  “嗯……因为明天我要开学,所以今天晚上我们就出发吧,明天天亮之前就把事情解决掉。”

  “开学?您……还在上学?”

  虽然能够尽快拯救爱人这一点让闇咲逢魔很高兴,但上条当麻的话中所透露出的另一个信息,却让他震惊万分,甚至还有些惊恐。

  这样的一位强者居然是个学生?居然还需要上学?

  虽然理智和常识告诉他,这座属于科学侧的城市里,绝不是每一个学生都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但他的心底,还是难免有些发毛。

  “这个不重要。”上条当麻挥了挥手——提到开学,他就会想起那离他而去的作业君。

  “我们晚上十点左右出发,在这之前,能不能请你帮我个忙?”

  “您请讲。我一定拼死完成!”

  闇咲逢魔语气坚定的同时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来自一位完全陌生的、连名字都没听过的强者的无私帮助,这种事情发生,未必一定就是好事,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道理是全世界通用的。

  只不过为了自己的爱人,闇咲逢魔没有选择,只能抛开一切顾虑接受,因为这是他目前唯一的救命稻草。即将饿死的人,就算给他掺了慢性毒药的馒头,他也会吃下去。

  为了自己的爱人,闇咲逢魔早就已经有了承担任何风险或付出一切的决心。

  现在,上条当麻的话反而让他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至少他知道对方帮助自己的理由了——这位强者需要自己的力量。

  不过,这样一位强者的忙可不好帮,甚至恐怕很有可能会因此而丢掉性命。

  不过无所谓,前面说过了,他早就已经有了承担任何风险或付出一切的决心。

  因此,在回复上条当麻的时候,他的神情前所未有的认真,语气中甚至透露出视死如归的决绝。

  “不……不至于拼死……”

  闇咲逢魔的过于认真的态度让上条觉得有些不自在。

  “你有大范围的搜寻魔法吗?”

  “有,”闇咲逢魔点头,“我的‘搜魔之弦’可以搜寻整个城市,将目标的位置传达给我,您需要我去寻找某个目标吗?”

  “嗯。”

  上条当麻点头,他从桌子上拿起绝对能力者实验的计划书,翻开其中的一页。

  “请你帮我锁定这个人。”

  上条当麻指着一张照片,对着闇咲逢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