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次元聊天群 第九十四章 独孤求败

小说:泛次元聊天群 作者:落雪煮茶 更新时间:2021-03-02 23:53: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张三丰在全真待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确认杨过已经记熟了纯阳无极功的心法口诀并能运行周天,然后指导了一番全真七子和郭靖武功之后,便下山启程了。

  他此行并非是要去大宋皇宫,这个事不急,大宋十几年内亡不了,他是要去襄阳城附近,寻一下独孤求败隐居的山谷。

  按神雕的剧情来讲,杨过会在大约七年之后被郭芙斩断一臂,随后在机缘巧合之下,找到了独孤求败隐居的深谷,结识了神雕,学会了独孤九剑。

  张三丰此时去寻那深谷,自然不是为了独孤九剑,而是为了那创出独孤九剑的人。

  在原本的剧情里,杨过找到了深谷的时候,独孤求败便已经死了,但现在离那时还有七年,这位剑魔兴许还活着。

  张三丰既是个修道的道士,也是个练武的武者,他此行,就是为了看一看这位剑魔到底是否还健在,若是能够与之交流一番,那自是再好不过了。

  说起了张三丰和独孤求败其实也挺有缘的,张三丰是横压整座江湖之后归隐武当一甲子,换句话说他大概是四十岁隐居的,那他吊打武林那会,年纪大概是三十多岁到四十岁之间。

  而巧的是剑魔独孤求败曾在剑冢里玄铁重剑下的石刻上写着“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前恃之横行天下。”

  横行天下,翻译的接地气一点,差不多也是吊打武林的意思。

  四十岁前持玄铁重剑纵横天下,就意味着独孤兄也是一位三十的多岁就吊打武林的狠人。

  独孤求败和张三丰在武功这方面可以说是相差无几,若是能切磋交流一番,那想来也是极好的。

  按照神雕的剧情来看,七年后杨过找到剑冢的时候,江湖上已经没有独孤求败的传说了,由此可见独孤求败已经归隐了许多年了,照理说他应该早死了。

  但是有一次张三丰与全真七子闲聊时,他们说起天下五绝,说二十多年前有一位黑衣,自称独孤求败的剑客带着一只大雕横空出世,一人一剑挑翻了无数门派,据说还曾斩下过一个金国权贵的脑袋。

  他们没有亲眼见过这位剑客,但被其挑翻诸多门派都在证明着这绝非是好事者的造谣。

  他们还说上一次的华山论剑本想邀请他的,但到了论剑的时候,这位剑客已经销声匿迹了,倒是让一灯郭靖等人一阵惋惜。

  张三丰心说他要真是独孤求败,你们把还他请过去了,那从此以后天下可能就再也没有五绝了。

  虽然无法确定这个消息有几分真几分假,但张三丰还是决定亲自跑一趟。

  ……

  襄阳城外。

  张三丰下了全真,也不骑马,只运起轻功赶路,一路上走走停停,约摸用了三四日,便到了襄阳城。

  张三丰到了襄阳也不进城,直接绕着襄阳附近找那座有着菩斯曲蛇的山谷,找了大半日,便有了发现。

  张三丰在一片树林恰好发现了一条遍身隐隐发出金光,头顶上生有肉角的异蛇,抓到手上仔细端详一番之后,便确定了这确实是典籍中记载的菩斯曲蛇。

  心下明白独孤求败隐居的山谷应该就在这树林附近,张三丰也不再往前走,他运起两分内力,仰天长啸,精纯至极的内力糅在长啸声里,这一声长啸响彻了方圆数十里,久久回荡不息。

  “锵——!”

  就在张三丰发出的啸声隐隐有些要低沉下去的时候,他身前东南方向一声铿锵剑鸣突然响起,隐隐张三丰的啸声呼应,回荡天地。

  张三丰止住啸声,身形向着剑鸣的方向飘然而去,瞬息之间便已掠过了近十里左右,踏进了一座崖壁陡峭的深谷之中。

  深谷崖壁上有一座山洞,山洞里传出一个老者有气无力却又带着惊喜之意的声音:“同道,请进来一叙。”

  张三丰颔首,毫不犹豫地走进了山洞。

  这山洞里是一个石室,和张三丰在武当闭关的石室有些相似,洞中除了一张石桌、一张石凳和一张石床之外更无别物。

  石床之上一个面容清癯但神色苍白的老者正盘膝而坐,这老者身着黑衣,须发皆白,胡子几乎要垂过胸口,身边还立着一只神俊威武的大雕。

  “贫道张三丰,见过道友。”

  张三丰对着独孤求败抱拳行礼。

  “老夫气血枯竭,行动不便难以行礼,让真人见笑了,”独孤求败双眼微合,几乎毫无血色的嘴唇微微颤动,“老夫复姓独孤,自名求败,见过张真人。”

  “独孤求败……道友这名字好生寂寞啊……”

  张三丰感叹了一句。

  别人叫“xx求败”可能是在装逼,但独孤求败叫独孤求败,那就是在陈述一个简单明了的事实了。

  “确实寂寞……”盘膝坐在石床上的独孤求败艰难的点点头,“若非二十几年前有人来这谷中与我交过一次手,我可能会更加寂寞……”

  “有人来与道友交过手?”张三丰眉头微皱,此时的独孤求败气血衰败枯竭,至少也有九十岁了,二十几年前那他就是七十多岁,这世上竟然还有人能跟六十多岁独孤求败动手?!

  “不错,”独孤求败道,“那人自称帝释天,带着一张玄冰面具,说他觉得老夫武功不错,只要老夫臣服于他,他便会给老夫增加寿命。”

  “看样子道友没有同意?”

  听到帝释天名字的张三丰心中一动,面色语气却依旧平静。

  “倒也不能说是没有同意,老夫当时以为天下无敌,觉得江湖无趣便隐居在了这山谷里,整整二十年未曾与人动手,而这个自称帝释天的人,功力之深厚,实在是老夫生平仅见,一时见猎心喜……”

  “道友直接动手了?”

  “那倒没有,老夫当时已经六十多岁了,早没了年轻时的冲动气盛,老夫只是与他约定,二人相斗一场,他若赢了,老夫便加入他的麾下。”

  “看来……他没赢?”

  张三丰觉得自己丝毫有些高估了这位有着“千年功力”的帝释天了。

  “哼!”独孤求败突然冷哼了一声,似是非常不满。

  “老夫与他斗了三十回合,哪知他除了一身内功修为深厚异常之外,外功的拳脚剑术具是平淡无奇,便找其破绽,一剑削了他的发髻,哪知这帝释天空有一身深厚内力,论胆气却是个怂包,老夫不过才削了他的发髻,他便二话不说就跑了!”

  张三丰:……

  剧情里笑三笑嘲讽帝释天,说他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看来确实是很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