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次元聊天群 第一百零二章 剑魔

小说:泛次元聊天群 作者:落雪煮茶 更新时间:2021-03-02 23:53: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大宋平行世界,宋军与蒙古军战场。

  张三丰看着地下满脸狰狞血丝的帝释天,目光抬起,遥遥看向蒙古军后方最大的军帐。

  皇帝如果御驾亲征的话,大多数一般是不会冲锋在前线的,他们只是在军队后方鼓舞士气。

  皇帝如此,大汗也差不多。

  张三丰周身真气环绕,面无表情的看着大汗窝阔台的军帐。

  战场上的蒙古军和宋军被刚刚张三丰和帝释天所震撼,大部分人都因为过于惊讶而下意识地停下了一瞬,但随后精神振奋的宋军便又端起武器,开始追杀如丧考妣的蒙古大军。

  张三丰凝视着大汗军帐,原本风平浪静的军帐,开始悄无声息地泛起更加浓郁的血雾,如同一只血色巨兽,吞噬着周围的蒙古士兵。

  (蒙古士兵:……)

  “原来如此,老道原本还好奇呢,以帝释天的性格,为什么会甘居人下,以臣自称,”感受着军帐附近浓郁的血煞之气,张三丰心下了然,“大国师不是大国师,大汗也不是大汗……”

  “若非任务界面没有丝毫反应,我可能真的就被骗过去了……”

  张三丰周身真气流转,身下太极图正要压过去,军帐附近的血雾却骤然收缩,偌大的军帐直接被撕裂。

  骤然收缩后凝如实质的小团血雾里,一道穿着蒙古服饰的身影骤然飞出,斜射入百丈高空,朝着远离张三丰的方向径直疾掠飞去。

  张三丰周身真气鼓动,御风而追。

  他一边追击那道身影,一边观察着对方。

  那是一个须发血红、身着并不太合身的蒙古大汗装束的老者,张三丰看不到对方的脸,只能从其身形和少部分能观察到的皮肤判断,这是一个老者。

  如果不出意外,这恐怕才是真正的帝释天,他的邪功练得比那个替身要高深得多,飘扬的头发和胡须已经彻底变成了血红色,如同浸染了真正的鲜血一般,红得令人心悸。

  张三丰御气腾空,追在帝释天身后,心下大概也能明白了帝释天具体所做之事。

  金轮法王告诉张三丰帝释天是在见了大汗没几天后,便被突然册封为大国师的。

  现在看来,册封大国师的时候,帝释天恐怕就已经仗着千年武功,悄悄潜入杀了窝阔台,然后取而代之了。

  册封大国师的人才是帝释天,被册封的恐怕就是帝释天专门培养出来的死士替身。

  这也就解释了窝阔台为什么没死,以及帝释天一力主战导致大量蒙古士兵惨死后,为什么大汗对帝释天居然没有哪怕一丁点的怀疑。

  帝释天代替了窝阔台,他又不知道未来的历史,窝阔台自然不会那么早死,蒙古士兵大量死亡,本就是“大汗”的意思,“大汗”自然不会怀疑“帝释天”。

  金轮法王的密信会导致今天这样的局面,想来也是帝释天一手操纵的,两军对垒,是对他而最有利的场合

  帝释天恐怕是想先以死士替身试探张三丰,若是试探出来张三丰不够强,便悍然出手,与死士替身联手,一同灭杀张三丰。

  而如果出现像现在这样张三丰轻易击败死士替身的情况,帝释天便会果断放弃永除后患。

  如果张三丰没有发现他伪装成了大汗窝阔台,以为自己已经干掉了帝释天,那他就可以在之后找个机会悄无声息地跑掉,接下来可能就是要想尽办法苟个几十上百年了。

  但刚刚张三丰明显已经发现了那是替身,并且怀疑到了伪装成窝阔台的他身上,虽然不知道张三丰是怎么做到的,但帝释天果断选择了立刻逃命。

  他周身散发着浓郁的血芒,以大量蒙古士兵和大宋士兵生命提升的功力被迅速燃烧,化作源源不绝的力量,推动着他向远方疾掠而去。

  此刻的帝释天心中悔恨至极,他后悔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冒险尝试能不能干掉张三丰,如果他不来御驾亲征,那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生死一线地被追杀了。

  不过好在他还在蒙古留下了后手,只要燃烧功力尽快赶过去,他就有八成把握甩开张三丰,到时候就能熬死他!

  至于修炼邪功和燃烧功力所带来的如衰老、资质降低之类的诸多副作用,他现在也已经不在意了——总比当场横死要强!

  张三丰吊在帝释天身后,燃烧功力的帝释天速度奇快,隐隐还要在他之上,他似乎追不上帝释天了……

  不过好在他也提前布下了后手,张三丰腰间阴阳双鱼坠华光一闪,远方的虚空中,早就被他提前布置好的身外化身浮现,挡在了帝释天的面前。

  帝释天看到身形虚幻的身外化身后,第一反应不是绕开,而是击溃他,毕竟不久以前他的死士就成功干掉了一个类似的身外化身。

  帝释天周身血芒涌动,血色寒冰覆盖在的他的手掌上,“圣心四绝”之一的帝天狂雷隐含在掌心,对着张三丰的身外化身袭去。

  身外化身亦是抬掌相应,一阴一阳两道真气纠错缠绕向着帝释天而去。

  “不好!”

  帝释天在接触到身外化身真气的一瞬间,心头便警铃大作,那两道真气如同磨盘一般,不但磨灭了他暗藏在掌心引而不发的帝天狂雷,甚至还限制了他的整条手臂!

  “该死!上次那具脆弱不堪的分身是这老道士派来迷惑我的!”

  帝释天心头大恨,但又难以脱身,身后的张三丰却已经追了上来。

  帝释天心头闪过一丝狠厉,抬起另一只手,五指相并,化掌为刃,狠狠地斩下了自己被限制的那条手臂。

  被斩下的手臂失去了力量,被身外化身的阴阳真气磨灭,化成一小团血雾,随后又被帝释天吸收。

  吸收了血雾的帝释天速度似乎又快了两分,他转身向着两人包夹的侧面飞去,转了个半弧,不再往蒙古的方向去,而是转而向着襄阳疾飞。

  在他看来张三丰既然算准了他会跑向蒙古而提前留下布置,那就算他到了蒙古也还会有其他的手段等着他,实在太过危险。

  不过好在除了蒙古,他还在大宋境内的襄阳也留下了后手,虽然不及蒙古,但也足够助他逃脱了。

  而且张三丰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去襄阳,自然不会专门针对他现在的举动而提前布下手段。

  张三丰收回身外化身,继续追杀帝释天,帝释天疯狂燃烧自己的功力和精血,气势愈发强盛,甚至已经超越了张三丰,代价就是其已经苍老的不似人形的面容。

  哪怕觉得自己的力量已经超过了张三丰,但帝释天依旧没有与之硬抗的打算,对方的太极图和兵刃实在太克制他了。

  这种被人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感觉,几十年前他也在襄阳附近感受到过一次,是以后来他才偷偷在襄阳附近留了后手,主要就是为了防那个丧心病狂剑客。

  帝释天发誓,以他现在的力量,如果那个剑客还敢出现在他眼前,他一定一招灭了那个不知好歹的剑客!

  两人追逐良久,以帝释天的目力已经勉强可以看到襄阳的轮廓,附近似乎还多出来了一条笔直的深谷。

  眼见逃生的希望近在眼前,帝释天心头大喜,原本已经疲惫至极的精神不由一振,速度又快了两分。

  追在他身后的张三丰却是突然停下,面露古怪之色。

  帝释天感知到张三丰停下,虽然不知原因,但他自己却丝毫不敢停留,径直向着襄阳城而去。

  下一刻,襄阳附近的剑谷异变突起!

  “锵——!”

  铿锵剑鸣自深谷而起,响彻天地。

  无形的剑意自深谷之中冲天而起,煌煌如日,浩大苍茫,直入云霄搅碎了天穹之上的云层。

  听得铿锵剑鸣的帝释天顿觉头昏脑涨,肝胆俱裂,似乎那深谷之中隐藏着什么令他极为恐惧的存在。

  下一刻,在帝释天的视线里,山谷上方浮出现一尊巨大的青年剑客的虚影。

  那剑客一身黑衣,眼眉锋利,眉宇间噙着一抹傲视天地的孤寂,此刻正将如同剑刃般锋利的眼神隔空斩在他身上。

  那张脸哪怕年轻了几十岁,帝释天也一眼认出来了他就是几十年前追杀自己的那个该死的剑客!

  但是苦主帝释天此刻没有丝毫报复的想法,他毫不犹豫向着侧面疾掠,心头的恐惧令他几欲疯狂。

  那剑客遥遥看着逃命的帝释天,修长的五指虚握,一柄寒光潋滟的虚幻长剑浮现在他的掌中。

  那青年手中长剑剑尖斜指,口中轻有如刀剑交鸣,“今日,吾寿将至,当以此剑,留痕天地!”

  语毕,剑出!

  方圆百里,如有万剑齐鸣,铮然而响。

  凌厉剑气浩荡而出,化作巨大的银白匹练,须臾横跨十余里,扫过燃尽功力抵挡的帝释天,璀璨剑气余势不减,直冲穹天。

  有如白虹贯日,晴空雷闪。

  被剑气扫过的帝释天周身血色尽去,身形如同尘埃般消散。

  那青年剑客亦是倒提长剑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