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次元聊天群 第一百三十四章 控制力量

小说:泛次元聊天群 作者:落雪煮茶 更新时间:2021-03-02 23:53: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魔童降世世界。

  哪吒和顾昀泽踢完毽子,天色就已经黑了,是以顾昀泽告诉他明天白天再开始训练后便消失了。

  第二天一大早,顾昀泽就敲响了哪吒的房门,顺手使了个障眼法让院子里的仆人管家无法发现两人,便就地在院子里开始了掌控力量的训练。

  半天后。

  “不练了不练了!”

  哪吒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玩我的吧?这东西根本就学不会!”

  哪吒一拳砸在地上,拳头深深陷进去。

  “不是学不会,是你不擅长学这个。”

  顾昀泽端着一杯不知从哪里拿出来的翠绿色的茶汤,悠哉悠哉地品了一口。

  “哈?我不擅长?天底下还有小爷我不擅长的东西?!”

  哪吒当即炸毛:“分明就是你教的东西不靠谱,什么‘明劲’‘暗劲’,‘身如大蟒’‘站如奔马’的,这都什么玩意?!”

  “这是修炼你对自己的身体掌控力的一个重要过程,你体内天生有一股极为庞大的力量,这股力量不仅强大,而且狂暴至极,导致你的力气虽然远超常人,但是却极难控制。”

  顾昀泽又呷了口茶:“别人可以直接学习怎么控制力道收放自如,但你……至少要先有‘明劲’这个水准的技巧打底,才能控制自己狂暴的力量收发自如。”

  “我体内有力量?你逗我玩的吧?小爷我力气是挺大的,但是也不会喷火吐水啊,你可别告诉我我体内的力量就只是能让我力气大点,那个绿头发的小屁孩都会还会飞呢。”

  自从在群广场见过一次面之后,哪吒对龙卷的称呼就变成了“绿头发的小屁孩”,作为回敬,龙卷则称哪吒为“牙都没长齐的臭小鬼”。

  两人之间的矛盾一路升级,若非龙卷至少还有作为英雄的一点原则,不会对幼童出手,估计现在已经发展到约架的地步了。

  “首先,龙卷的力量并不比你体内潜藏的力量小多少,其次,你体内的力量可未必是什么好东西。”

  顾昀泽翻了个白眼,开口道:“若不是你脖子上的圈封住了那些狂暴的力量,你这会早就意识全失大开杀戒了。”

  “大开杀戒?噫!有那么吓人吗?”哪吒伸出手指弹了弹自己脖子上的金色颈圈,发出清脆的金属碰撞声,“这小玩意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

  “你不信的话我可以帮你把它拿下来,来这个世界也快一天了,我差不多也搞清楚这东西的名字和咒语了。”

  顾昀泽蹲到哪吒身前,一只手端着茶杯,另一只手指尖轻轻碰了碰那个金色颈圈,颈圈发出阵阵哀鸣。

  “你要是愿意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帮你解开它,不管先说好,生死自负哦?”

  顾昀泽笑得像只应该被下锅炖了的狐狸。

  “呃……”哪吒愣了愣,潜意识中某种不好的预感令他从心道:“那个……那个……还是不了吧?”

  “你说不就不喽,”顾昀泽点点头,手指从颈圈上移开,“话说你不想知道这个帮你免于入魔的东西叫什么名字吗?”

  “它叫啥?”

  哪吒瞪大眼睛。

  “乾坤圈。”

  顾昀泽语气中掺杂着一丝微不可察的古怪。

  ……

  三天后。

  “轰——”

  哪吒家的院子里,一声浩大雷霆之音乍起,巨大的音浪以哪吒的拳头为中心奔腾翻涌而去,但在触及院子围墙和大门的一瞬间便消散于无形。

  “嘿!怎么样?小爷我厉害吧!”

  哪吒一脸得意地对着顾昀泽道。

  “三天明劲,不错,很优秀,”曾经用半天时间便修习到暗劲大成境界的顾昀泽给出了虚情假意的称赞,“不过你在控制自己的力道收发自如这方面就要差了不少了。”

  “控制那玩意干嘛?我为什么要学习怎么少用力气?”依旧保持着出拳姿势的哪吒收回拳头,满脸的无所谓,“收放自如什么的一点也没意思,还是这个好玩!”

  说着,他又向前接连打出拳头,一拳便是一声雷霆,浩荡奔雷之声在院子中滚滚奔涌,让哪吒出拳愈发起劲。

  “停!”

  顾昀泽突然开口,回荡在院子里的浩大奔雷之声顿时消散。

  “咋啦?”

  哪吒停下出拳,扭过头看着顾昀泽不满道。

  “你看看这个是不是你娘?”

  顾昀泽手中浮现出一个半透明的女子虚影。

  “是啊!哎不对!你咋知道我娘长啥样?她这几天也没回来过啊!”

  哪吒下意识的回应,随后不解道。

  “哦,也没什么,只是我发现有个一模一样的女人在带着下人往这院子里走,应该是你娘来看你了。”

  “真的!”

  哪吒一脸惊喜,随后又强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咳咳……来就来了呗……”

  “行了,别犟了,”顾昀泽哭笑不得地揉了揉他的头,“是谁之前可怜巴巴地期待父母来找他玩的?现在你娘好不容易来找你了,你傲娇个什么劲啊!”

  顾昀泽起身,道:“刚好我有点小事情要处理,你抓紧时间和你娘玩会吧,她平时不是挺忙的吗?机会难得啊!”

  “哦对了,记住我之前和你说的,现在先不要和你父母提起我,你不好交代,再过两天再说,千万记得保密啊!”

  顾昀泽说完,身形便消散了。

  哪吒起身,轻轻蹦到院子的墙上,得益于其孩童的体型,刚好可以面朝院子外面地侧躺在墙上。

  “关在府里无事干,翻墙捣瓦摔瓶罐。来来回回千百遍,小爷也是很疲倦。”

  嘴上有气无力地念着打油诗,哪吒心里倒是还有几分期待。

  殷十娘穿着一身紫色劲装,带着两个穿盔甲的手下从院子外走进来。

  看了一眼几乎没有遭受任何破坏的院子,殷十娘心中颇为高兴。

  “院子里的东西既没有被砸,院子的墙和门也没有破损,看来吒儿最近心情不错,太好了!”

  “吒儿!你坐在墙头干什么?”

  走到墙角,殷十娘抬头对着墙头的哪吒问道。

  “又不能出门,又……没人陪我玩,除了看风景我还能跟啥?”

  “呃……”强压下心中不能陪伴儿子的愧疚,殷十娘笑道:“那跟娘说说你都看到什么风景啊?”

  “山啊树啊话啊草啊,难不成看人裸奔啊!”

  “嗨!就会说笑!”殷十娘对着墙头上的哪吒哄道:“来!娘陪你玩如何?”

  “得了吧,您天天不是忙着斩妖就是除魔,今儿能见着您都是三生有幸,哪有空哄小孩儿啊?”

  墙头下的殷十娘脸上满是愧疚和宠溺:“是,都是娘的错,其实娘也想多陪陪你啊,只是肩负守卫陈塘关要塞之责,娘也是分身乏术……”

  哪吒躺在墙头闭着眼睛,默不作声。

  “呃……”殷十娘举起手中的毽子,“吒儿!难道今天太平无事,我们来踢毽子如何?”

  “!!!”

  背对着殷十娘和手下的哪吒瞪大了眼睛,嘴角疯狂上扬咧开。

  “唉……”哪吒故意发出一声叹息,“既然你这么无聊,那我就陪你玩玩!”

  哪吒翻身跳下墙头,转身看着三四丈外的娘亲。

  殷十娘身边两个手下顿时冷汗直冒,默默地哆嗦着撤到一边。

  将手中的毽子抛起,换着花样踢了几下,殷十娘将毽子踢向哪吒:“儿啊,来啰!”

  “嘿!”精准地接住了毽子,哪吒兴奋地踢了起来。

  和顾昀泽学习怎么控制自己的力量的这几天,哪吒也不是时时都在学,每天也会花不少时间和顾昀泽一起踢毽子。

  踢毽子技术在这几天里突飞猛进的哪吒自然想在娘亲面前露一手,殷十娘也果不其然地露出了慈爱的笑容。

  “夫人,”殷十娘的一个手下把铠甲捧到她面前,小心翼翼道:“夫人,要不……还是把铠甲穿上吧?”

  “开什么玩笑!”殷十娘转过头,不满地挥了挥手,斥道:“开始什么玩笑?陪儿子玩还穿铠甲?踢个毽子会死人啊?”

  “相信我,别人不好说,但陪您儿子踢毽子真的会死人的……”

  隐匿在虚空中的顾昀泽心中吐槽。

  “娘!接着!”

  哪吒“轻轻”把毽子踢向自己的娘亲。

  “好嘞……”

  殷十娘转过头,摆开架势,然后被一毽子踢飞了近十丈远,直接被镶进了院子的墙里。

  “唉……”有些同情殷十娘的顾昀泽用手捂住眼睛,不忍再看,“可怜天下父母心呐……不过话说回来,这毽子的质量倒是真不错,都把有堪比七重天顶峰实力的殷十娘挂墙上了,居然没什么损坏。”

  也不知道他是真同情还是假同情。

  “娘,你没事吧?”

  一毽子把自己娘亲嵌进墙的哪吒突然后悔自己为什么没好好学习一下怎么控制力气。

  “没事没事!”把自己从墙里拔出来,殷十娘连忙回应,随后立刻强撑起一口气,中气十足地竖起拇指大喊了一声:“踢得好!”

  随后殷十娘转头招呼一边捧着铠甲的手下:“还是穿上吧!”

  “我……我下次轻点?”

  哪吒有些心虚地对着自己的娘亲道。

  “不!”殷十娘摆开架势,“你敞开了玩!”

  好不容易陪儿子玩一回,怎么能让儿子不尽兴呢?

  “嗯!”

  哪吒点点头,心里却在疯狂回忆顾昀泽传给他的控力诀窍。

  好不容易娘陪我玩一回,怎么能让娘因为陪我玩受伤呢?

  “娘!接着!”

  接过娘亲踢过来的毽子后,全神贯注地控制着自己的力量,哪吒将毽子踢向自己的娘亲。

  “好!”

  已经做好了被嵌进墙里的心理准备的殷十娘全力接住哪吒的毽子、

  “怎么回事?这毽子的力道怎么小了这么多?”

  虽然被毽子上巨大的力量震得腿脚酸麻,但是殷十娘确实勉强接住了哪吒毽子。

  体内灵力在腿部静脉游走一圈,缓解了腿上的酸麻,殷十娘看向哪吒。

  “娘!踢过来!”

  哪吒笑得很开心。

  “好!吒儿接着!”

  ……

  在经历了最初的几次尝试后,哪吒终于初步掌握了如何控制自己的力量。

  虽然毽子的力量依旧很大,但作为多年守卫陈塘关,抵御妖魔的人族高手,殷十娘倒也能勉强顺利地和儿子踢一会毽子。

  踢了两刻钟,哪吒突然停下了。

  “娘,先停一下,等会再踢。”

  小孩子心性的哪吒突然想起了自己房间里留给爹娘的糕点。

  “怎么了吒儿?”

  “娘,你还记得上回我给你和爹吃的糕点吗?”

  “记得啊,可好吃了,吒儿你说是你上次出去‘玩’的时候‘买’的,但是就是不肯告诉爹娘是在哪‘买’的。”

  “呃……娘,今天孩儿还……”

  “报——!”

  门外,一个穿着盔甲的士兵急急慌慌地跑进来,“扑通”一声半跪在殷十娘面前行礼。

  “东郊渔村出现鳗鱼精,已经伤了十多人,请求救援!”

  “……”

  哪吒的目光落在这个不合时宜地出现的士兵身上。

  “……”殷十娘看向哪吒,眼中语气里满是愧疚:“儿啊,要不今天就先玩到这?”

  她走过去,轻轻抚摸着哪吒的头:“娘答应你,下次一定陪你玩到尽兴,好不好?”

  “……”强忍下心中的失望和失落,哪吒挥手打开自己娘亲的手,“每次都是这样,我早就习惯了!去吧去吧,去忙您的斩妖除魔吧,斩妖除魔比陪儿子重要多了!”

  “晚上娘回来给你做好吃的!”

  殷十娘想要试着安慰一下儿子。

  “切……”

  哪吒撇过头。

  一旁的士兵把殷十娘的披风捧过来。

  “……”一不发地抓起披风系在铠甲上,殷十娘带着手下快步走出院子。

  “娘……”

  看着自己娘亲的背景,站在原地的哪吒伸出手,轻声道:“我又给你和爹留了糕点……”

  目睹了全过程的顾昀泽:“……”

  “怎么了?玩得不开心吗?”

  他从哪吒身后走出,轻轻抚摸着他的脑袋。

  “老顾!”

  哪吒的眼睛亮了些,惊喜道:“你回来了?!”

  “嗯,”顾昀泽点点头,“我的事办完了。”

  “那你能继续陪我玩了吗?”

  “能啊,不过……”

  “不过什么?!”

  “你难道不想出去玩吗?”

  “出去?去哪?玩外面那些白痴吗?”

  “当然不是,我们去外面玩。”

  “外面?”

  “对,外面,去陈塘关的外面,去那些很有意思的地方玩,怎么样?”

  顾昀泽轻轻揉着他的脑袋,柔声道。

  “好!”

  哪吒的脸上绽开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