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次元聊天群 第一百五十八章 来袭

小说:泛次元聊天群 作者:落雪煮茶 更新时间:2021-03-02 23:53: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魔童降世世界,东海龙宫。

  正在一座平台上打坐运行周天的敖丙感受到熟悉的气息,结束了运功。

  “咳咳……咳……”

  申公豹遍体鳞伤从龙宫上方落下。

  “师父?您怎么样?您怎么受伤了?”

  看到身受重伤的申公豹,敖丙下意识过去搀扶。

  “没……没事,咳咳……我是被哪吒给打……打伤的!”

  申公豹摆摆手,示意自己不要紧。

  “被哪吒打伤?您去找哪吒了?!”

  敖丙瞪大了眼睛惊道。

  “没……没……”

  申公豹道。

  “没有?”

  敖丙长舒了口气。

  “没错!”

  敖丙又倒吸了口气。

  “不好!”刚刚逃得一跳性命的申公豹突然回过神来,“哪吒恐怕已经知道是我盗……盗走了灵珠,如果他告诉太乙,太乙再去告诉天……天尊的话……”

  这下不仅是申公豹,整个龙族都紧张了起来。

  灵珠是申公豹盗的没错,但是现在龙族被盗后转世成了龙族,一旦元始天尊问责,龙族恐怕也难以独善其身。

  “不……不行!”惊惧交加的申公豹攥起拳头,“保险起见,我们一定要干掉哪吒和太乙。”

  敖广巨大的龙头轻轻点了点,其他龙族也纷纷赞同。

  “师父,您刚刚不是还说您是被哪吒给打伤的吗?”敖丙弱弱道。

  申公豹&敖广:……

  敖广转头,默默看向申公豹,眼神古怪,就差把嫌弃二字写在脸上了。

  “现在龙族里只有我能离开龙宫,我的修为实力也远不如您,您都不是哪吒的对手,我们没有力量对付哪吒和他师父的,况且您不是说哪吒的天劫马上就要降临了吗?还是算了吧。”

  敖丙有理有据地规劝道,虽然他与哪吒仅有一面之缘,但心底还是很在意哪吒这唯一一个朋友的,实在不想看到自己敬重的师父和唯一的朋友哪吒之间你死我活。

  现在这个情况对他而反而能打消他的某些纠结。

  他虽然没有能力改变哪吒的天劫,无法救下哪吒,但是也实在不想利用自己的朋友。

  偏偏他身上又背负着整个龙族的希望和未来,只要小小地利用一下哪吒,就可以对其封神登天提供不小的帮助。

  面对这种情况,敖丙陷入了深深的纠结——感情上他不想利用朋友,哪怕这个朋友已经活不久了,但是利益上利用朋友又可以对自己带族人脱离海底炼狱产生帮助。

  一边是朋友,一边是族人,无论做出那种选择都会让敖丙的内心陷入煎熬。

  而现在的情况,反而可以让他不用纠结了——哪吒比想象中强得多,他们的能力不足以利用哪吒。

  这样一来,他就不必利用朋友,不用承担那份愧疚了。

  而面对整个龙族,他也没有这方面的心理负担了——不是我不想按计划来,实在是哪吒太强,貌似又知道了事情的原委,计划客观上是不可能成功的。

  最大的问题可能就是要担心哪吒会把这件事告诉太乙,太乙再去告诉元始天尊。

  但敖丙觉得应该不可能,毕竟从申公豹描述的哪吒的反应来看,哪吒应该早就知道了事情的原委,现在都没有天庭要问责他师父的消息,想必哪吒应该是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太乙真人的。

  思及至此,敖丙便将自己关于哪吒没有向太乙告密的猜测说了出来。

  “我当然能猜到哪吒没……没有告诉太乙,但是他以前没说,不代表现在不说,我从哪吒家里逃命的时候,太乙应该已经发现了我,而且如果哪吒知道他的天劫的话,天劫之前也有很大可能告诉太乙……”

  申公豹语气坚决:“哪吒和太乙,一……一定要杀!最好把他的父母也……也一起杀了!”

  “这……师父,我们真的打不过哪吒的,还是算了吧……”

  讲道理没办法说服师父,敖丙就只能跟自己师父讲讲残酷的现实了。

  “总……总会有办法的,让我想……想想!”

  申公豹盘膝坐在地上,一边思考一边打坐疗伤。

  ……

  东海上空。

  “咳咳……这老螃蟹还挺有两下子的……”

  哪吒面色苍白,身上的气息也有些紊乱,一手倒提着火尖枪,另一只手上则提着一只约有三丈大小,死得不能再死的大螃蟹。

  海面漂着大量的螃蟹残肢,如果有人肯花大精力拼一下的话,应该能拼出几十只完整的螃蟹。

  “咳咳……直接把自己给榨成朽木了,这些螃蟹倒是挺团结的啊……”

  即便完全解开封印并掌握了自己的力量,又将劲力之法修到了接近罡斤的阶段,哪吒在和磐蟹一族的妖王及其手下的战斗中受了不轻的伤势。

  别看他当初刚刚解开封印就一枪秒了拼命的青羽妖王,那一击九成以上的威力是来自被顾昀泽和大古改造强化后的火尖枪的。

  那个时候的他恰好陷入了某种类似于“顿悟”状态中,极大地激发了火尖枪枪刃的唯心特质,威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这才轻轻松松一招秒了青羽妖王。

  哪吒在和磐蟹妖王的战斗中虽然一度压制了对方,但是就在他即将出杀招干掉磐蟹妖王的时候,那些被他打得失去战斗力的小妖主动献出了自己的修为和血肉精华,临时强化了磐蟹妖王。

  得到了手下强化的磐蟹妖王悲愤之下战力大幅提高,一度反过来压制了哪吒,如果不是最后哪吒的战意和火尖枪枪刃共鸣,提高了哪吒的实力,他的伤势恐怕还会更重。

  “咳咳……虽然这次小螃蟹肯定是没法吃了,但是这只大螃蟹的味道肯定不错,带回去让老顾好好料理一下!”

  哪吒收敛起身上火焰,仔细检查了一遍战场,又将那些失去了精华,如朽木般浮在海面上的磐蟹残肢一一收集起来烧了,再将灰烬分批洒进了海里,便向着陈塘关飞回去了。

  ……

  陈塘关,李府,哪吒的房间里。

  李靖、殷十娘和太乙围着盘膝坐在床上运功疗伤的哪吒,满脸关切。

  良久,哪吒睁开眼睛,虚浮的气息稳定了不少。

  由于用惯了孩童的模样,所以哪怕已经能时刻保持真身了,哪吒也还是习惯带着乾坤圈,顺便还能打磨一下自己的修为。

  “吒儿,你怎么样了?”

  李靖有些焦急地对着哪吒问道。

  “儿子,你怎么样,要不要紧呐?”

  “孩儿已无大碍,爹娘你们不用担心。”

  哪吒宽慰道。

  “嗯,娃儿现在的气息虽然有些虚弱,但是已经很平稳了,伤势已经不重了,李总兵殷夫人你们不用太担心。”

  一旁的太乙仔细感受了一番哪吒的气息之后放下心来,随后啧啧道:“这磐蟹一族的老妖怪哪怕在妖王中也不算弱了,娃儿你居然单枪匹马杀了他,只受了不轻不重的一点伤势。”

  “你现在的实力,天下有资格和你相提并论的存在已经不多了啊……李总兵,娃儿可是一点都没有辜负你的期望啊。”

  李靖心中颇感欣慰,但是为人父母,哪怕明知哪吒已经非常强了,还是难以免去对儿子安慰的担忧。

  “那只老螃蟹确实挺厉害的,”哪吒点点头,随后得意的笑道:“但显然还是小爷我更厉害!”

  “是是是……你厉害,可惜你还不够厉害,”顾昀泽端着一小盘螃蟹走了进来,原本三丈大小的磐蟹妖王此刻已经红红火火地被盛在了一个不到一尺大小的盘子里。

  “这老螃蟹怎么这么小了?”哪吒瞪大了眼睛,“老顾!是不是你偷吃了……啊!”

  隔空赏了哪吒一个爆栗,顾昀泽把盘子放在桌子上,桌子顿时被压进地里一尺有余。

  “神通听过吗?一粒芥子纳须弥,半升铛内煮江山。”顾昀泽翻了个白眼,“这螃蟹还是那么大,只不过被我用神通装进一个小盘子里,所以显小了而已。”

  “啥?!这么厉害的神通你就拿来干这个?”

  不光是哪吒,李靖、殷夫人和太乙也瞪大了眼睛。

  “实际上这神通就是被我创造出来用来干这个的啊,”顾昀泽一脸无辜,“大食材如果是想要保持整体烹饪的话,一个这样的神通是少不了的。”

  众人:……

  实际上这个神通是顾昀泽来到哪吒世界以后专门为了鲲鹏创造的,毕竟三千里的妖皇真身想要装进一口大锅里,不使点神通还真不行。

  不过鉴于自己未经允许“借”用了鲲鹏的身份,顾昀泽最终还是因为仅存的一点点良心而放过了鲲鹏。

  哪吒从顾昀泽奇葩的回答中回过神来,自床上蹦起来,跑到桌子边上,对着盘子里的大螃蟹直流口水。

  “老顾,这螃蟹怎么吃啊!”

  哪吒流着口水问道。

  “只要拿出盘子的范围,里面的食物就会恢复原来的大小了,”顾昀泽耸耸肩,“不过你现在恐怕没有时间吃螃蟹了。”

  “哈?为什么?”

  哪吒转过头,一脸不解。

  “因为有麻烦要找上门来了,”顾昀泽眯起眼睛微笑,“我记得我跟你说过,要补刀哦!”

  “我补了啊!”哪吒一脸懵逼,“那些磐蟹妖的骨灰都让我撒海里了,妖王现在都让你装盘里了,难道还能诈尸不成?”

  “不是那些磐蟹妖,是另一个你没补刀的妖,”顾昀泽微眯着眼睛,露出看戏的笑容,“准确的说,他是在我提醒你要补刀之前被你给‘干掉’的某个妖王。”

  哪吒一愣,随后惊道:“是那只青羽老杂毛?他没死?”

  “准确的说不是没死,而是没死透,”顾昀泽耸了耸肩,“不过严格来讲当时你也没有余力补刀,所以也不能算是失误。”

  “乖乖!中了那一枪还能不死?”被青羽妖王吊打的太乙一听这话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鸟妖怕不是有凤凰的血脉吧?”

  “咦?”顾昀泽看向太乙,“没想到啊,太乙真人你修为平平,猜事情倒是猜得挺准。”

  太乙:……

  扎心了大佬,都扎到肺了……

  “还真有啊!”

  哪吒和李靖夫妇也是一脸惊讶。

  “有倒是有,不过只有一点点,这点凤凰的血脉不足以支撑他重生或不死,只能让他在一段时间内不会死透而已,而且只能做到元神不会消散,妖躯是肯定没救了。”

  毕竟现在已经在我肚子里了,天道也救不了他了。

  “他在哪?我现在就去宰了他以绝后患!”

  哪吒重新招出火尖枪,一张稚嫩的小脸杀气腾腾。

  “你不用去找他,他已经来找你了。”

  顾昀泽意味深长道。

  “啥?他来找我?他是想不开还是想开了?”

  “都不是,他是带人来报仇了,你仔细感受一下。”

  “感受?感受啥……”

  哪吒话说到一半,突然愣住了,在他的感知里,陈塘关远处,数道遮天蔽日的妖气正直奔陈塘关而来。

  每一道妖气都不输于今日被他干掉的磐蟹妖王,其中两道甚至比接受了手下献祭后的磐蟹妖王还要强上几分。

  “准确地说,他是带人,哦不,带妖来找你报仇了。”

  顾昀泽平静的声音在哪吒的房间里回响。

  ……

  陈塘关外,数千丈高空。

  五道身形十余丈,周身妖气浓稠到几乎要化作实质的妖王正向着陈塘关的方向飞去。

  “怎么样,玄鸿前辈,在下说的没错吧?”

  五道身影中还有一只约一丈大小,浑身半透明的青色鸟妖,他飞在一只浑身漆黑如夜的玄鸟妖王身侧,语气恭敬道。

  “前面那座人族边城里有一个先天灵物转世,只要吞噬了他升华本源,您晋升上古妖皇的把握一定会更大!”

  他就是当日被哪吒以火尖枪斩杀,却靠着体内一丝凤凰本源血脉苟活到现在的青羽妖王,在强行将自身修为提高到极限但是被哪吒一枪秒杀之前,他发现了一件事。

  那个人族小鬼不是大能转世,而是先天灵物的转世,他的体内有珍贵至极的先天本源之力,虽然这份本源给他的感觉是残缺不全的,但是依旧是弥足珍贵先天本源。

  虽然刚刚发现这一点就被哪吒一枪斩碎了命魂的他,对这份先天本源已经是无福消受了,但是却不妨碍他利用这一点来诱惑其他比他更强的妖王来吞噬这个人族小鬼,为他报仇。

  “嗯,这次,算老夫欠你个人情,”那尊玄鸟妖王在五妖中气势最盛,声音却颇为年轻,“不过你现在命魂已碎,全靠着一点凤凰真力吊命,就算是真正的上古妖皇出手也救不了你,老夫自然更没这个本事。”

  “而且你青羽隼一族已经算是绝了,老夫也没法泽被你的后代,也只能把那灵物转世虐杀为你报仇了。”

  玄鸟妖王虽然决定为青羽妖王报仇,但是并不准备把整个陈塘关都给屠了,毕竟现在人族大兴,虽然天庭忙于封神没有理他们,但是如果做得太过分,难保不会被天庭秋后算账。

  他距离上古妖皇之境还有一段距离,如果屠城,日后要是面对天庭的全力剿杀,他还真没有把握一定能活下来。

  只杀那个灵物转世的话,未必会引来天庭的全力讨伐。

  毕竟他也感受到了,那个灵物转世身上的本源虽然确实是先天本源,但是却无比狂暴,而且带着极强的魔性,想来重视秩序的天庭应该是不会特别在意这种转世的。

  甚至在未来天庭本身都有可能会出手除掉他,所以他吞噬这个灵物转世就算会被天庭追杀,应该也不至于被天庭花大力气地追杀。

  这次为了保险起见,他甚至召集了四个老友,与他们瓜分这份先天本源,现在看来他的决定相当明智——就算是他,也不太可能独自完整地承受这份先天本源的狂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