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次元聊天群 第二百二十四章 收服黑瞳(六千字)

小说:泛次元聊天群 作者:落雪煮茶 更新时间:2021-03-02 23:53: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帝国的腐败已经无可救药,就算干掉了这一切的源头,将大臣奥内斯特大臣以及皇帝杀掉,贵族也不会放弃对普通人的剥削,只有彻底摧毁贵族体系,才能拯救这个帝国中的平民。”

  塔兹米解释道:“你的姐姐也正是因为这个理由才会背叛腐朽的帝国,她并非是想要背叛你和你的同伴们,只是想要推翻这个腐朽的帝国而已,你明白吗?”

  “切!你能不能先放开我!”

  被塔兹米反剪住双臂,以类似于扭送的方式束缚住难以动弹的黑瞳咬着牙道。

  “这个好说,如果你能够保证不会拔刀的话,我就可以放开你。”

  塔兹米表示自己这个人一向很好说话。

  “好,我保证,不会拔刀,也不会攻击你。”

  黑瞳干脆利落地开口保证道——不保证也没有意义,且不提她刚刚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塔兹米制服了,就算她来得及反应,在塔兹米的气势中,也根本没有资格拔刀。

  “早这样多好,”塔兹米松开黑瞳,“不管怎么说,你毕竟也是赤瞳的妹妹,如非必要的话,我也不想伤害你。”

  “我记得她是背叛到了革命军中的夜袭吧?怎么现在又是你们起义军的人了?果然是天生的背叛者吗?”

  听到姐姐的名字,黑瞳忍不住开口道,“迟早有一天,我会杀了姐姐,让她变成人偶,这样,她就永远是我的东西了。”

  “她并没有背叛谁,严格来讲,她一直都是在为了这个帝国境内无数生不如死的普通人而战斗,她的根本立场从未发生过改变。”

  塔兹米耸耸肩,表示自己并不认可黑瞳的说法。

  “呵……为了帝国境内的平民,所以背叛了帝国?”

  “怎么,你难道觉得贫民比帝国重要吗?”

  塔兹米问道。

  “当然是帝国境内的人民更重要,”黑瞳自己就是帝国内的流浪者出身,是身份最底下的普通人之一,自然不会觉得是帝国比平民重要,“但是仅仅只是因为平民理由就可以背叛帝国吗?”

  “因为觉得帝国做得不够好,所以就想推翻它,甚至不惜背叛已死去和活着的同伴们!这样的人……这样的人……”

  黑瞳一直强撑起的平静逐渐开始破碎。

  “等等,我姑且确认一下,”摩挲着下巴,塔兹米开口问道,“在刚刚那句话中,究竟是‘帝国’比较重要还是‘同伴’比较重要?”

  “欸?”似乎是没有想到塔兹米会问出这样的问题,黑瞳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道,“同伴。”

  “所以你真正在意的其实不是赤瞳背叛了帝国,而是背叛了那些为帝国而死,以及正在为帝国而战的同伴,还有你这个从小相依为命的妹妹,对吧?”

  塔兹米问道。

  “不,已经没有正在为帝国而战的同伴了,”黑瞳情绪低落的摇头,“所有同伴都已经战死了,现在只剩下我了。”

  “帝国暗杀部队就只有你……哦,不好意思,我理解错了,”帝国暗杀部队不只有黑瞳一人,但是暗杀部队中黑瞳的同伴已经一个不剩了,捋过来这一点后,塔兹米接着问道:“所以既然已经没有同伴了,你难道还不想离开帝国,和你姐姐在一……”

  “就算他们已经战死了我也不会背叛他们的!”

  黑瞳态度强硬地打断了塔兹米的话。

  “呃……”

  塔兹米挠挠头,觉得事情稍微有些棘手,黑瞳的执念是曾经并肩作战的伙伴,但是黑瞳的同伴已经死了,他总不可能让他们爬起来帮助自己说服黑瞳。

  虽然群里的大佬们确实有复活死者的手段,但是代价都不是现在的他所能够承担得起的。

  “你如果是想让我投降的话,可以放弃这个想法了,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背叛……”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的帝具是死者行军·八房,能力是将死去人制作成人偶并操控其战斗,对吧?”

  塔兹米打断了黑瞳的话。

  “怎么?你想要我的帝具?!”

  黑瞳的眼神立刻危险了起来,原本已经不打算反抗的她立刻做好了殊死一搏的打算——死者行军的能力是将死者制成可战斗的人偶,而她所制造的人偶中,有她的伙伴和战友。

  这件帝具无论如何她都不会交给别人,除非有人杀了她将帝具抢走。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同伴应该被你利用帝具制成人偶了,对吧?”

  塔兹米眯起眼睛,语气莫名地问道。

  “你想做什么!”

  黑瞳心中涌出非常不妙的预感。

  “加入起义军吧,否则的话我不保证自己会对你的同伴们的‘人偶’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比如让被人操控,不得安息的尸体在烈火中得到解脱什么。”

  用卑劣手段威胁“柔弱”少女的塔兹米觉得自己的良心隐隐有些发痛。

  “你!”黑瞳把手攥在了刀柄上,咬牙切齿道,“卑鄙!”

  “只是些常规的手段而已。”

  塔兹米无所谓地耸耸肩,想当初他在大明边境的时候,威胁、离间、借刀杀人甚至是假道伐虢,什么缺德事没干过,不过良心痛归良心痛,该干那还得干。

  心都不脏还玩什么战术。

  (你的义兄朱元璋为你点了个赞)

  “怎么样?好好考虑一下,就算不为了自己,只要也要为了同伴们吧?”塔兹米的话又一次戳到了黑瞳的软肋,“另外,不用试着逃跑,这里早就已经被我悄悄布下了阵法。”

  塔兹米随手抓起黑瞳的椅子,向着窗口扔了过去,飞掠到窗口的椅子仿佛撞上了某堵透明的墙壁,变成了碎片后尽数掉落在屋内的地面上。

  (椅子:mmp!听见了没有mmp!)

  虽然不知道阵法是什么意思,但是黑瞳至少能看出来自己恐怕是跑不掉了。

  不过有必要一提的是,虽然塔兹米布下了所谓的“阵法”,但是和顾昀泽、哪吒还有张三丰等人的依靠自身修为凭空布阵不同,塔兹米的阵法由于布阵者修为不足,是借助物品作为阵眼布成的。

  他的阵眼是张三丰尝试炼制“帝具”时随手制作出来的练手作品,是一些以龟甲和算筹为载体的灵物,最大的特点是稳定。

  稳定到什么程度呢?

  作为有实体阵眼的阵法,塔兹米的困阵理论上是可以被以技巧破解的,只要找到阵眼并将之毁去就可以了,但是借助张三丰制作的阵眼,塔兹米可以布出里外两个困阵。

  两个困阵一里一外,一大一小,小的困阵在里面,阻止内部的人出去,阵眼在外面,理论上可以被阵法外的人毁掉阵眼。

  大的困阵在外面,整个笼罩住小困阵和小困阵的阵眼,同时阻止外面的人进来,阵眼则在内部,理论上可以在内部被破坏。

  这样一来,小困阵的和大困阵的阵眼就变成了在两个困阵的夹层里。

  这套困阵来自顾昀泽的世界,本身也是需要用实体阵眼来布阵的(某些挂壁可以不用阵眼),但是就算打死创始人,他恐怕也想不到这个世上竟然还有如此作弊的布阵方法。

  虽然这阵中阵布置起来颇为麻烦,但是效果绝对也是极其显著的,别说是黑瞳了,就算是艾斯德斯,身处这个阵法中,也绝对没有破阵而出的可能性

  甚至就连布阵者塔兹米,都休想依靠蛮力来打破这个阵法!

  困住黑瞳,轻而易举。

  “怎么样黑瞳,做出决定吧,是要忠于帝国,还是要保护伙伴的人偶?”

  脸上露出充斥着恶意的残酷微笑,塔兹米对着黑瞳问道。

  “混蛋!迟早有一天,我会杀了你!”

  “啧啧啧……你身上的杀气就像是黑暗中的烛火一样明显,这可不是一个暗杀者该有的心态,怎么,对于伙伴的重视让你失去了身为一个优秀的暗杀者应有的素质了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恐怕就要重新评估一下你的价值了,没有价值的废物,连同她的人偶,都是没有存在的必要的。”

  既然已经开始当恶人了,那塔兹米干脆就当到底。

  要么像是一个圣者以宽广的胸襟和气概令人折服,要么就像是一个暴君一样以无人可及力量与威视令人不敢反抗。

  不上不下,既当不成圣者又当不成暴君的人,是难以成就大事的。

  塔兹米从不准备成为一个暴君,但是他并不介意偶尔使用一些暴君的手段。

  在经历一段漫长的沉默之后,黑瞳收敛了身上的杀气,单膝向着塔兹米跪下:“属下黑瞳,参见元帅。”

  如果不是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眼神和表情都恨不得想从塔兹米身上咬下一块肉来,塔兹米可能会很高兴于她的臣服。

  不过不急,等他足够强大之后,帮助黑瞳复活她的同伴,自然就可以让她真心臣服。

  况且塔兹米收服黑瞳,主要目的也不是为了她的实力,而是不希望赤瞳在未来如同命运副本中一般与自己的亲妹妹生死搏杀,最后阴阳两隔。

  要说实力的话,已经花四十五积分一个的“重金”从帝皇侠那里买到了四个基础型的捕将铠甲之后,再加上夜袭、他和艾斯德斯以及艾斯德斯的部下,起义军的高层实力基本已经完全超过帝国了。

  虽然高层战力肯定是越多越好,但是对于如今的起义军而,高层战力并非是必需品。

  至于为什么捕将的召唤器只值四十五个积分……

  因为这玩意真的就是一个基础的不能在基础的基础型铠甲!也就是那个一身纯黑,没有丝毫特殊能力的基础形态,而且不能升级。

  至于为什么要买这个……

  因为便宜。

  原价五十,帝皇侠给出了友情折扣九折,打折之后四个一共花了一百八十积分。

  预算两百积分的塔兹米剩下了二十积分,但是恐怕也留不住。

  “虽然我答应你加入起义军的,但是我不能背叛帝国,只能作为你们的间谍,因为我被注射了可以强化身体的药物,虽然实力得到了提高,但是必须定期服用药物,否则……”

  “给。”

  强行绷住脸,不露出丝毫肉疼的表情和眼神,塔兹米一脸严肃地递给黑瞳一个玉瓶。

  “里面的东西可以让你的身体恢复最佳状态,药物的强化效果会被保留,但是因为药物在你身体内表现出的所有副作用,都会被消除掉。”

  润霖灵茶,从顾昀泽那里买来的顶级灵物,可以弥补一切身体亏空,以大夏世界的九重天为标准,基本上只要还没死透,都可以救回来。

  一滴十积分。

  塔兹米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

  不过大棒加萝卜这种套路虽然老旧,但是却很好用,用十个积分换取一个帝具使的效力,即便是在起义军不缺高层战力的情况下,也不算亏。

  “不会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虽然嘴里这么说着,但是黑瞳还是老老实实的打开玉瓶的塞子,仰头把里面的一滴灵茶服了下去。

  以这个可恶的家伙的实力,如果想要害她的话,应该用不着使用这么麻烦的手段,不管他想要做什么,自己都没有反抗的能力。

  就算自己不喝,他也可以强灌,所以反抗是没有意义的。

  “味道不错,但是只有一滴,你也太小……唔……”

  强烈的眩晕感和身体的舒畅感同时涌上,黑瞳晃晃悠悠地倒在了地上。

  “咦?怎么倒了?”

  塔兹米歪了歪头,蹲下身子,随手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根赶路时因为无聊而随手折的枯树枝,轻轻戳了戳黑瞳的侧脸。

  “唔……看来是真的晕倒了,不过身上虚浮的气息和生命力正在恢复,应该没什么问题,”塔兹米叹了口气,“唉……没办法,稍微等一下她吧。”

  走到黑瞳的床边,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件崭新的衣服铺在床边,塔兹米隔着衣服坐在床上,开始思考之后行动计划。

  坐在柔软的床边的塔兹米的对面,留着黑色短发的少女静静地晕倒在冰凉坚硬的地板上。

  ……

  傍晚,黑瞳的房间内。

  “唔……我这是怎么了?身体……好轻松。”

  悠悠醒转的黑瞳从地上支起了半个身子,立刻感觉到了身体上前所未有的轻松感和健康。

  “你醒了,看来你现在状态不错,气息醇厚,生命力旺盛,不枉费我在你身上用了这么珍贵的宝物。”

  塔兹米坐在床上开口道。

  “你……我……你……”

  黑瞳看看坐在床上的塔兹米,又看了看自己身下的地板。

  “元帅,我昏迷的时候,你一直坐在床上?”

  黑瞳问道。

  “放心,我铺了干净的衣服,保证没有弄脏你的床!”

  塔兹米觉得自己的实在是未雨绸缪,情商爆表。

  “我一直在地上晕到傍晚?”

  看着窗外的落日余晖,黑瞳问道。

  “嗯,我毕竟是你现在的上司,下属晕倒我照顾一会也是应该……”

  “所以你就坐在我的床上,然后让我在地板上一直躺到了现在?”

  黑瞳昂着俏丽的小脸,面无表情地对着塔兹米问道。

  “呃(⊙o⊙)…”

  不能生气,不能生气,是他帮我恢复了被药物侵蚀的身体,而且我也打不过他,不能生气,不能生气……

  黑瞳在心中默默地告诫着自己。

  “呼……元帅,你这种样子,想要追到我的姐姐,可是很困难的啊。”

  黑瞳叹了口气。

  “欸?!!!Σ(°△°|||)︴”塔兹米瞪大了眼睛,惊叫出声,“等等啊黑瞳!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喜欢你的姐姐呢?!”

  咱们之前不是聊得好好的吗?为什么话题突然就扯到我追求赤瞳身上了啊!我对赤瞳根本就没有那种方面的意思啊喂!而且赤瞳对我也绝对没有那种意思啊!

  你究竟是什么脑回路啊,为什么消除了药物的副作用之后你的脑回路突然变得这么跳脱?难道那些药还有抑制脑回路的作用吗?那我是不是该想办法把这个作用在你身上留下来!

  塔兹米心中疯狂吐槽。

  “这种事情,想想也知道吧,”黑瞳一脸理所应当的样子,“像是我这样的暗杀部队成员,身份是机密中的机密,就连某些帝国高层都不知道我们的存在,如果不是姐姐的话,你怎么会知道我?”

  “就算你看中了我的实力,但是费这么大的周折,还要使用珍贵的宝物为我恢复身体,又是为什么?如果只是需要帝具使的力量,我这种被帝国用药物控制的人,不是很划不来的对象吗?”

  黑瞳认真道:“明明可以寻找其他没有被药物控制的帝具使,但是偏偏要在我身上付出珍贵的宝物,你应该就是为了我的姐姐吧?因为喜欢我的姐姐,所以会想尽办法将我带到她的身边。”

  “因为喜欢姐姐,不希望姐姐因为和我之间的隔阂而伤心,所以才这么做的。对不对?”

  塔兹米呆呆地看着黑瞳,心中思考要不要再给这个孩子注射一次药物,抑制一下她过于活跃的脑回路。

  “放心吧,现在我已经和姐姐一个阵营了,虽然是被你威逼利诱的,但是我也确实已经没有和姐姐为敌的理由了,”黑瞳俏丽脸上露出一个清丽纯洁的笑容,“不管怎么说,我和姐姐都要谢谢你。”

  “再加上你为我恢复了被药物侵蚀的身体,作为报酬,我会帮助你追求我的姐姐的!”

  似乎是因为一直以来的关于药物而产生的身体和心理压抑一朝消失,黑瞳的行都带上了些许这个年纪少女应有的青春活力。

  “不,你是真的误会了……”

  塔兹米扶着额头,突然有种想打开黑瞳的脑袋看看她的脑回路的冲动。

  “放心吧,我知道的,你只是不敢对姐姐表达感情,否则也不用绕这么大的弯,通过我来讨好我的姐姐,放心吧,我会帮助你的,你这个家伙虽然有些讨厌,但是和姐姐应该还是很合适的。”

  塔兹米:……

  相信我少女,如果不是手边没有手术刀的话,我一定会给你做一个开颅手术的。

  “好了,关于我和你姐姐这个话题,就暂且先跳过吧,接下来你跟我一起,我们还要再去邀请几个帝具使。”

  塔兹米决定岔开话题,他并不想讨论这种没有意义而且不切实际的事情。

  至于之后黑瞳会不会真的像刚刚说的一样去帮助他“追求”赤瞳,塔兹米是不太担心的,以赤瞳的性格,应该不会被黑瞳造成什么影响,到时候刚好让她顺便管教管教黑瞳。

  “去找其他的帝具使?现在?”

  看着天色渐暗的窗外,黑瞳问道。

  “你睡了这么久,难道晚上还需要睡觉吗?”

  塔兹米的眼神仿佛是在询问黑瞳:你是猪吗?

  “我现在精力倒是确实很充沛,不过你不用休息吗?”

  黑瞳问道。

  “不用,我现在精力也很充沛,我们直接出发吧。”

  道家心法有成之后,以塔兹米如今的修为,三五天不睡基本上不会有任何影响,精力会一直保持在巅峰状态。

  塔兹米起身,收回铺在床上的衣服,走到门口,对着门把手伸出了手。

  塔兹米的手僵在了半空。

  “嗯?怎么了?不是说要去找新的帝具使‘邀请’他们加入吗?为什么突然停下了?”

  黑瞳站在塔兹米身后,看着停在原地的塔兹米,不解地问道。

  “呃……这个……呢个……”

  塔兹米转过头,一脸讪笑地摸着后脑勺,有些支吾地开口道:“那个……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这个房间被我用阵法给限制住了这件事吗?”

  “记得啊?怎么了?”黑瞳先是茫然了一下,随后仿佛反应过来什么似的大叫道,“等等!你不会是连自己都出不去了吧?!”

  “呃……怎么说呢……不是说出不去了,就是……就是……我设阵法的时候忽略了一点点小细节,以至于我对阵眼失去了掌控,所以……暂时操控不了阵法了……”

  塔兹米觉得自己现在的脸一定比赤瞳的眼睛还红。

  黑瞳:……

  “你的意思就是,我们现在……出不去了?!”

  黑瞳睁大了眼睛,看着塔兹米,一脸的难以置信。

  你个浓眉大眼的原来其实是个这么不靠谱的家伙!

  ……

  聊天群内。

  塔兹米:@张三丰张前辈,快帮帮我!出事了!

  张三丰:嗯?怎么了塔兹米?遇到强大的敌人了?还是有什么突发状况?

  塔兹米:不是,那个……我是想问一下,不小心被自己的布下的困阵给困住了,应该怎么才能出去?

  张三丰:……

  顾昀泽:……

  涂山容容:……

  虹猫:……

  路明非:真鸡儿丢人,你退群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