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次元聊天群 第二百五十五章 二姐夫?

小说:泛次元聊天群 作者:落雪煮茶 更新时间:2021-03-02 23:53: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狐妖世界,梵云飞的“行宫”附近。

  “嗯,不错,小白你很有潜力嘛。”

  看着通过千里追位符离开后又返回的白月初,顾昀泽满意地点了点头。

  “啊哈哈哈……都是先生您教的好……教得好……嘿嘿嘿……”

  虽然手腕和手臂在不停地颤抖,但是白月初的十指却紧紧地攥着手中的一沓钞票。

  从顾昀泽把那一万块交给他开始,他的嘴角就再也没合上过。

  “嘿嘿嘿……一万块……一万块……嘿嘿嘿……”

  用仿佛看初恋情人一般的温柔炙热的目光盯着手中的钞票,白月初发出痴汉般的声音。

  一万块,就是整整一百张一百块。

  他从小到大见过的一百块加起来,数量都不到现在他手里攥的这一沓钱的十分之一。

  “发财了……发财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狐仙哥哥,道士哥哥他这是怎么了?怎么看起来这么奇怪呀?”苏苏轻轻拉了拉顾昀泽腰间的衣角,看着一旁攥着钱仰天狂笑的白月初,担心地问道,“道士哥哥不会有事吧?”

  “放心,他只是有点高兴过度了而已,不用管他,让他自己待上一会就会好了。”顾昀泽随口回道,随后弯下身子,神色略显古怪地对着苏苏问道,“小狐狸,你刚才叫我什么?”

  “狐仙哥哥呀?怎么了?”

  苏苏不解地问道。

  “……”强绷住表情,顾昀泽和善地开口道,“苏苏啊,哥哥是人类,不是狐妖哦,你为什么要叫我狐仙哥哥呢?”

  “因为在涂山,很厉害的红线仙都会被尊称为狐仙的!大哥哥你虽然还是临时红线仙,但是你这么厉害,肯定不会狐仙们差的!”

  苏苏仰着小脸,认真道。

  “涂山……还有这种传统?”

  顾昀泽嘴角隐隐抖动了几下,旋即归复平静。

  命运副本在转化为真实世界后与转化前的作品并不会完全相同,并且也不会将一个世界的所有细节信息全部都完完整整地展示出来。

  因此涂山内部有一些自己并不了解的传统或者习惯是很正常的事情,顾昀泽之前也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但是现在他觉得问题很大。

  “苏苏啊,”顾昀泽蹲下身子,罕见地没有称呼苏苏为“小狐狸”,而是直接叫了她的名字,“虽然我是临时红线仙,但是我是人类,并不是狐妖,所以不要你还是叫我狐仙哥哥了。”

  “哦……这样啊,那好吧。可是,以后我要怎么叫大哥哥你呢?”苏苏有些困惑地歪了歪头,两侧的狐耳抖动着,看起来颇为可爱。

  饶有兴趣地看着歪头苦恼的苏苏,顾昀泽并没有说话。

  突然,仿佛想到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苏苏眼前一亮,对着顾昀泽欢快地开口道,“大哥哥你和二姐是恋人,那我以后就叫你二姐夫吧!”

  “哈?”

  顾昀泽瞪大了眼睛。

  “怎么?不可以吗?”

  苏苏睁着纯洁干净的大眼睛,疑惑地问道。

  “咳咳……那个,你还是叫我狐仙哥哥吧。”

  伸手揉了揉额角,顾昀泽突然发现,相比于“二姐夫”这种一听起来就十分不妙的称呼,他现在居然意外地觉得“狐仙哥哥”这个称呼还挺顺耳的。

  “哦,好!狐仙二姐夫哥哥!”

  苏苏立刻开口道。

  顾昀泽:“……”

  ……

  “小白,小白!别陶醉了,快点去进行下一次转移,忆梦锤可是要敲很多次才能完全唤起对象全部的前世记忆的。你再这么磨蹭下去,电影都要结束了。”

  好不容易说服了苏苏不要在称呼中加“二姐夫”,顾昀泽走到依旧攥着钱傻笑的白月初身边,抬手赏了他一个重重的爆栗,直接将他整个人镶进了脚下的木板里。

  “……好……好的……先生。”

  被顾昀泽一个爆栗砸进木板里的白月初回应道,由于脸被埋在木板里,所以他声音显得有些闷闷的。

  “呜呜呜……”

  一旁的梵云飞用力咬着白月初的裤脚——自从他和白月初因为第一张千里追位符的能量用完被传送回来开始,他就在催促白月初尽快再次出发,接着去用忆梦锤为厉雪扬恢复记忆。

  但是由于得到了一笔此生从未想过,甚至就连在梦里都不敢想的巨款,所以白月初完全无视了梵云飞。

  好在顾昀泽一个爆栗帮他清醒了过来。

  “咳咳……土狗,过来,咱们继续出发,”白月初将梵云飞提在手里,神情严肃道,“虽然钱很重要,但是报复,不对,制裁那个姓王的混蛋,也很重要!”

  在脑海中回忆着之前通过通天箓施展千里追位符的经过,再加上“千里追位符很贵,用通天箓施展千里追位符就是在省钱”这个逻辑的自我激励,白月初成功再次施展出了千里追位符。

  “嗯……这修炼速度倒是不错,虽然相比于我修炼的时候进境慢了一点点,但是考虑到修为和底蕴的差距,小白的表现已经不错了。”

  顾昀泽满意地点了点头,在心中做出了评价,“单论天赋的话,虽然比不上希尔亚特,但是小白至少要比小寒强上不少。”

  大夏世界,第一修行者大学的食堂,正在和牧雅曦一起吃午餐的江邵寒不知为何,突然猛地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虽然及时避开了桌子上的午餐,但是依旧引起来坐在对面的牧雅曦的怒目。

  好不容易通过签下“下次一起逛街提三分之二的包”“去看电影时请她吃爆米花”“周末当她修炼法术的陪练”等等不平等条约抚平了牧雅曦的“怒气”之后,江邵寒忍不住想到了顾昀泽。

  “已经有两个多月联系不上了,也不知道师父他现在情况怎么样,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想到两个多月前留下一条“最近我有事要办”的消息后就彻底联系不上了的顾昀泽,江邵寒心中颇为担心。

  虽然和顾昀泽见面的次数极少,但是江邵寒经常通过手机联系顾昀泽,除了询问一些关于修行上的问题之外,也曾受过不少开导。

  但是就在两个多月前,顾昀泽匆匆留下一条没头没尾的消息之后,他就已经彻底联系不上这为“便宜师父”了。

  虽然在见识过那位便宜师父的手段之后,江邵寒心里也明白,就算师父真的遇到了什么麻烦,或者出了什么,现在的自己也没有那个实力和资格去帮忙,但是担心却是难以避免的。

  虽然从当初顾昀泽收他为徒的时候展现出来的种种手段,证明了其绝对是站在修行界顶端的一小撮人之一,但是江邵寒也没有忘记,师父曾经亲口说过,他是个散修。

  如今的大夏,传承千年的古老世家和有道门与官方大力扶持的龙门针锋相对,虽然表面上依旧和和气气,但是整个大夏的修行界,平静的水面之下,涌动的暗流却是一日比一日激烈。

  身为散修,就意味着是孤家寡人,身后没有大势力的庇护,一个散修,就算实力再强,面对抱团扎堆的龙门和世家,恐怕也难以保证一定可以独善其身。

  经过了这两年在修行界的所见所闻,哪怕现在还只是一个尚未毕业的大学生,江邵寒心里也已经明白了,有些旋涡,并不是只要刻意远离它,就可以不被卷进去的。

  “现在的龙门虽然似乎比世家优势更大,但是却远达不到碾压的程度,若干年后,龙门和世家之间,恐怕难免会有一场波及全世界修行界的冲突……”

  体内的真气一刻不停地运转吐纳,在强化肉身和修为的同时进一步夯实着原本就极为浑厚的根基,江邵寒微微握紧拳头,心中暗暗下定决心。

  “师父虽强,但是毕竟是一位散人,无依无靠,夹在龙门和世家之间恐怕也难免遇到危险,一定要尽快提升实力,这样以后和师父之间至少也有个照应……”

  “再不济,等我足够强大了以后,如果再面对这种师父突然杳无音信的境况,我至少可以不用像现在这样待在原地干着急,却什么忙都帮不了,甚至连师父现在的情况都一无所知……”

  回想起当初那个微笑着将自己收做徒弟的俊雅青年,强压下心中那并没有什么实际用处的担忧和无力感,江邵寒体内真气运转愈发蓬**来,同时在心中默默祈祷着。

  “师父,千万不要出什么意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