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次元聊天群 第二百六十章 下沙

小说:泛次元聊天群 作者:落雪煮茶 更新时间:2021-03-02 23:53: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狐妖世界,梵云飞“行宫”。

  “不管怎么说,想要用忆梦锤敲头这种方式来让土狗和军娘恢复记忆实在是太麻烦了,鬼知道到底要敲到什么时候去。”

  白月初目光灼灼地盯着刚刚从以往的痛苦经历中缓过神来的沙狐皇,开口道:“那条土狗现在法力尽失,毫无反抗能力,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手中的那一半千年御水珠应该在你们……”

  “朕是不会把它交给你的!一旦通过千年御水珠让朕的儿媳妇恢复记忆,那吾儿就更加不会放弃这件法宝了,到时候他根本不可能继承……”

  沙狐皇一脸戒备地看向白月初,哪怕前不久曾被白月初一发“玄阳雷火符”秒杀,此刻他依旧鼓起勇气,断然拒绝了白月初那尚未完全说出口的提议。

  这并非是因为他不知好歹甚至不知死活,虽然被白月初一招轻松制服过,但是那主要是因为他身上肩负的某些特殊责任让他在绝大多数的时候都不会轻易发挥出全部的实力。

  但是不会轻易使用不代表不能主动使用,作为一尊修为数千年的妖皇,哪怕在诸多妖皇中他如今的真实实力应该算不得顶尖,但那他也是货真价实的妖皇。

  之前被白月初用真符套出了关于“圈外”的部分情报,是因为他大部分实力难以调动,在白月初突然出手的情况下,没能及时反应过来并调动妖皇之力防护。

  但是此刻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体内沉寂的妖皇之力随时可以一念调动,如果白月初真的要咄咄相逼的话,他也只能暂时先爆发出妖皇级的修为就地镇压白月初了。

  “哦?不给?”

  白月初挑了挑眉,身上那几乎不逊色于妖皇的浑厚妖力猛地爆发而出,站在一旁的小丽顿时有一种被凝滞了在固体当中的束缚与窒息感。

  “……”

  沙狐皇手中攥着比他的身高还要高上一些的,象征着西西域皇权的权杖,微微低下头,沉默不语。

  包括西西域的大臣和元老在内,整个妖族和人族都极少有人知道,他手中的权杖除了是西西域皇权的象征之外,其实还是一件威力极其强大的战斗法宝。

  当初他还只是一个修为不过四五百年的沙狐皇继承人的时候,就曾以这把权杖敲碎了不止一个的千年大妖的头颅。

  只是在接任了父皇的沙狐皇位,并且经历了某些意外地悲剧之后,身上的皇族重担便压在了早已心如死灰的他身上,让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沙狐太子变成了如今这幅矮胖老者的面目。

  但是那些极少数的了解他的人很清楚,一旦有什么事情真正的激怒了这位西西域妖皇,那么这个看似废物的矮胖邋遢老人,会在瞬间爆发出足以让任何人为之震撼的磅礴之威。

  三千七百年前,西西域沙狐太子梵凌峰曾因爱人被害而在暴怒之下卷起了半座荒漠,携倾天覆地之势活埋了一方妖国,随后跪在掩埋了那个妖国的黄沙之上痛哭了三天三夜,踉跄而去。

  那方妖国虽不是什么大势力,但是也有数十万妖族栖,存在诸多大小妖国之中也算是一个不小的势力了。

  当时的沙狐太子梵凌峰因一己之私,携倾天一击覆灭了无数生灵,理论上应该会被其他妖皇联手制裁,但是他毫不设防地跪在废墟荒漠中痛苦三天三夜,踉跄离去之时竟无一人敢拦。

  从此以后,妖界少了个才惊绝艳的沙狐太子,西西域多了个落魄颓废的皇位继承人。

  如今的他早已被过往的心死和身上的沙狐皇重担磨尽了棱角,但是即便如此,他依旧是一尊货真价实的妖皇。

  虽然白月初身上的妖力也不输于一般的妖皇,但是空有妖力的白月初在他面前,终归还是不太够看。

  当然,他并不准备真的伤害到白月初,且不提其特殊的身份,就算他只是一个莫名卷进这件事的身份普通的天才人族少年,他也不会对白月初下重手,毕竟对方也是真心的相帮助他儿子。

  他已经太老了,虽然以他的修为还能再活上不短的一段时间,但是他终归已经是一个老人了,哪怕可以依靠修为恢复身体状态,但是寿命终究是恢复不了的。

  所以他现在急需培养一个继承人,培养一个在他死后可以接任沙狐皇位,继续统合整个沙狐一族的力量守卫西西域。

  所以梵云飞必须要得到大臣们的承认,并且继承皇位。

  这不仅仅是为了他这个老父亲,同时也是为了西西域乃至整个圈内的亿万生灵。

  白月初身上的妖气愈发浑厚,虚幻的符箓在他的之间凝聚。

  如同荒漠般浩荡沉重的妖力在沙狐皇的体内凝聚,如同续上了引线的火药,只消一点星火,便会席卷爆发。

  “道士哥哥,皇帝爷爷,你们不要打架……”

  苏苏急忙拦在白月初身前,胡乱地挥舞着双臂劝说道。

  “唉……”

  突然,白月初叹了口气,周身愈发浑厚的妖气与指尖凝聚成形的符箓缓缓散去。

  “?”

  将体内一触即发的妖力微微平复下去,沙狐皇隐藏在浓密的白色眉毛下的双眼疑惑地看向白月初。

  “根据涂山的规定和再世续缘的特征,想要完成再世续缘,需要一人一妖之间真心相恋,虚情假意是无法签订续缘契约的,”白月初盯着沙狐皇,开口道,“你儿子是真心喜欢那个军娘的。”

  “喜欢一个女人和放弃千年御水珠之间有什么冲突?为了一颗珠子放弃西西域的皇位,吾儿……吾儿……”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攥着权杖的手愈发用力,沙狐皇的干枯肥硕的手背竟隐隐暴出青筋。

  “恐怕对他来说,无论是至高无上的皇位,还是数之不尽的权力与财富,都远不及那一颗救了他和厉雪扬的命的千年御水珠重要,毕竟,那是他们爱情的见证。”

  罕见地,白月初脸上露出郑重而感慨的神色。

  “……”

  沙狐皇一只手攥着权杖,另一只手却忍不住抚上了一枚悬挂在腰间的,用好几个死扣系着的寸许大小的石葫芦。

  他的眼神逐渐迷离缥缈起来,记忆中,一望无际的荒漠里,明眸皓齿的少女一边把一个小巧精致的石葫芦绑在一个身着白衣的俊朗少年身上。

  一边绑,少女一边得意地讲述自己是怎么在沙漠里寻到了一块适合雕刻石头,又是怎么拿手边的各种东西练手,最后才雕出了这个小葫芦。

  结果因为讲述得太过投入,等到少女反应过来,她已经用好几个死扣把那枚石葫芦死死地拴在了少年身上。

  面对着少年的揶揄,耳根发烫的她娇蛮地哼了一声,说正好让他一辈子都摘不下来,一辈子都是他的人。

  娇蛮过后,在少年好声好气的道歉下,面色红润的少女纠着他的领子,额头抵着额头,装出一副恶声恶气的样子,威胁他一定要回给她一件让她满意的定情信物,否则便要他好看。

  少年宠溺地微笑着应声,当下的他心中并没有考虑自己应该送什么定情信物给少女,少年慕艾的他满脑子都是“我家晴儿真好看,就算生气了也这么好看”。

  当时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件他尚未来得及考虑的定情信物,最后竟然变成了一场漫天舞起的黄沙。

  遮天蔽日的黄沙中,眦目欲裂的少年举起一条手臂,如同行刑时刽子手手中的斩首刀一般冰冷地挥下,漫天黄沙倾泻,覆没了下方无数张惊恐挣扎的脸。

  这就是他给她的定情信物,也是他唯一能给她的定情信物。

  他不知道这件情定信物他的晴儿满不满意,反正他自己很不满意,非常地不满意,不满意得他跪在这件定情信物上痛哭哀嚎到泪水枯涸,嗓子喑哑。

  “呜……呜……”

  沉浸在回忆中的沙狐皇感觉自己的裤脚似乎在被什么东西扯东,他回过神来,低下头,看到了正在咬着自己的裤脚奋力扯动的梵云飞。

  “吾儿,你怎么了吾儿?”

  将权杖立在地上,沙狐皇双手抱起自己的儿子,发现儿子似乎想要往自己的脸上扑。

  “怎么了吾儿?”

  他把梵云飞抱到自己脸前。

  “呜呜呜……”

  沙狐形态的梵云飞伸出舌头,轻轻舔舐着沙狐皇的眼角。

  沙狐形态的梵云飞无法口吐人,甚至无法和其他沙狐交流,但是沙狐皇仿佛听懂了梵云飞的呜咽声。

  “父皇,不哭……”

  沙狐皇的眼角并没有泪水,三千七百年前,他就已经为她把泪水流干了,从那以后,他虽然还能流泪,但是却已经无法再为她流泪了。

  “……”

  沙狐皇蓦地松开手,梵云飞摔落在地面上,旋即爬起,继续低头咬着沙狐皇的裤脚。

  “凌峰,等未来咱们两个有了孩子,你可绝对不能拿他去联姻啊,说好了的,咱们的孩子,必须是自由的!”

  脑海中,那张在记忆里已经模糊清丽面孔逐渐变得清晰,三千七百年前的耳语仿佛重新回荡在耳畔。

  “大仙,这是千年御水珠,”突然,他一挥手,权杖顶端硕大的宝石如同水波一般变化,半颗水蓝色的珠子浮现而出,“吾儿的再世续缘,就全仰赖大仙您了!”

  双手托举着千年御水珠,梵云飞的父亲对着白月初深深下拜。

  “好!一切就包在我身上了!”

  微微一愣,虽然想不明白沙狐皇为什么突然就改变了主意,但是白月初还是立刻大手一挥,接过了半颗千年御水珠。

  “土狗!小蠢货,咱们走!”

  一手拎起梵云飞,一手提起苏苏,白月初转身跳下了屋顶夹层。

  “晴儿,云飞他不是我和你的孩子,但是他真的像极了从前的我,他的妻子也真的像极了那时的你。”

  看着白月初等人匆匆离去的背影,梵凌峰在心中默念。

  “我已经彻底失去了你,我不会再让云飞失去他的恋人了,什么天下安危,什么皇族大任,我已经守护了整个西西域三千三百九十二年,至少这次,就让我这个老父亲,自私一次吧。”

  指肚轻轻摩挲着腰间陈旧的石葫芦,梵凌峰微微抬起头,仿佛又看到了三千七百年前,那个拧他的耳朵,但是拧完又会心疼地给他吹气的刁蛮少女。

  “或许,这才是我能够送给你的,最好的情定新物吧。”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