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次元聊天群 第二百六十三章 应龙

小说:泛次元聊天群 作者:落雪煮茶 更新时间:2021-03-02 23:53: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狐妖世界,医院内。

  “冰……冰凌雪枪为什……什么会在你身上?!”

  梵云飞对着白月初怒目而视。

  “这是我的战利品我凭什么不能留下!”

  心虚的白月初强撑底气,大声道。

  “对对对,姐姐大人说过,谁赢了谁就有资格获得战利品。”

  苏苏坚定地站在了白月初一方。

  “你……你把我们害……害惨了!”

  梵云飞瞪着白月初,顿时觉得自己的心好累。

  现在他因为种种原因,导致体内的妖力不足全盛时期的两成,雪扬体内的那些属于他的妖力,比他现在的拥有的妖力还要多上不少。

  考虑到人类的法宝可以大幅强化其实力,梵云飞有预感,自己今天八成要挨上一顿毒打。

  当然,他被打了不要紧,关键是雪扬大病初愈,不适合做太激烈的运动,万一他的雪扬因此伤到了身体,那就不好了。

  “哦?战利品?这么一柄破玩意也能让你们内讧?”

  王富贵满脸不屑地对着白月初三人讥讽了一句,反手甩出指尖的注入法力的正神化身符,令其化作一尊身高数丈、手持青伞的正神。更新最快s..sm..

  正神现身后第一时间撑开了手中的伞型法宝,磅礴纯粹的法力注入青伞当中,化作一方半圆形的屏障,将他、两个保镖以及白月初三人尽数笼罩。

  周围来看病的普通人立刻反应过来这里有修士和妖怪的战斗,一边打电话联系一气道盟,一边慌忙地向医院大厅外跑去。

  那位中年医生犹豫了一下,没有劝架,而是果断抓起一旁被吓到失神的前台护士,径直跑到医院外面。

  把前台护士拽出医院后,看着依旧在向外逃窜的人群,他咬了咬牙,又跑回门口开始指挥人群疏散撤离。

  看着医生指挥人群的背影,站在医院外面的前台护士眸中异彩连连。

  王富贵站在屏障当中,并没有急着动手,而是安静地等待着周围的普通人撤出大厅。

  虽然他飞扬跋扈,骄横自傲,但是毕竟是从小受到来自一气道盟王家的教育,肯定不会做出视旁人性命如无物的事情来。

  捉拿白月初确实是大事,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会完全不考虑周围普通人的安危。

  梵云飞也冷冷地看着王富贵,虽然他很想现在就把这个欺骗雪扬感情的人渣碎尸万段,但是他终归还是保留了部分理智,也准备等人群离开后再动手,以免误伤无辜。

  “哼哼,此地已被我用法宝笼罩,白月初,我看你这下还怎么跑……”

  王富贵话音未落,一道散发着强烈的寒意与杀气的枪芒,便在瞬息之间洞穿了正神手中的青伞法宝化作的屏障,并且余势不减地撞在了持伞正神身上,爆裂成无数细碎的冰刃,将之彻底搅碎。

  “你刚刚,说老娘的冰凌雪枪是破玩意?”

  厉雪扬神色冷漠,手中倒提着正在散发强烈寒意的冰凌雪枪,虽然现在穿着病号服,但是论及气势,倒是颇有百战女将的飒爽之风。

  “喂……土狗,你老婆好像不对劲,”幸灾乐祸地看着一眼王富贵,白月初用手肘轻轻怼了一下一下梵云飞,低声开口道,“她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影响了心智。”

  “影响?是谁在影响雪扬?”

  梵云飞一听白月初的话,顿时不自禁的鼓动起妖力,满脸杀气地开口道。

  “不知道,但是应该和让我们倒霉了一路的那道神秘力量有关。”

  指尖凝聚起一张符箓,白月初摇了摇头,开口道。

  “你们……一个两个……都在欺骗我,都来欺负我……”

  厉雪扬紧紧攥着手中的冰凌雪枪,不知为何,她的脑海中,过往梵云飞为了皇位而疯狂追求她的一幕幕不受控制地反复浮现,让她的心情愈发悲愤。

  “好……你们都来欺负我是吧,你们都要骗我对吧,”厉雪扬手中长枪抡转,枪尖划过一道圆融的轨迹,在空气中凝聚出细碎的冰晶,“今天,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呃……”白月初眨了眨眼睛,指着旁边的梵云飞,“这条土狗你要打要杀,要蒸要炖我都支持,但是我是无辜的,能不能放我走?”

  “唰”

  横扫袭来的冰蓝枪芒回答了白月初的问题。

  厉雪扬这一枪的目标是梵云飞,但是攻击范围中也笼罩了白月初和苏苏。

  “快躲开,小蠢货!”

  白月初下意识地一脚把苏苏踢了出去,梵云飞则凝聚出了一面沙盾挡在了自己和白月初身前。

  枪芒和沙盾相撞,短暂的僵持之后,枪芒缓缓切开了厚重的沙盾。

  虽然梵云飞在竭力补充沙盾,但是妖力大减的他此刻又身处在缺少沙土的城市当中,想要御沙的话,远不如在沙漠或自然环境中顺手。

  再加上厉雪扬手持法宝,体内又有他的妖力,他的抵抗愈发地力不从心起来。

  “不好!这里还有普通人!”

  眼见枪芒向着白月初袭去,王富贵一咬牙,抬手掏出一面铜镜抛出去。

  屏障在持伞正神被搅碎的时候就已经彻底消散了,大厅里的普通人却还没有全部离开,厉雪扬这道枪芒一旦彻底爆发开来,搞不好真的会出人命的。

  况且这道枪芒的威力实在太过巨大,王富贵光是远远地看着就有一种心惊肉跳之感,他的目标是为了一气道盟的大计,将白月初捉拿归案,他可没想过让白月初死。

  铜镜被王富贵抛出,化作一道流光停在了沙盾后面,白月初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王富贵,王富贵咳嗽一声,偏过脸不去看白月初。

  梵云飞正在专心施法,不能移动,否则就会受到反噬。

  白月初本来准备在梵云飞抵挡不住的时候立刻将其带走,借助他争取的时间直接躲开这道攻击的,没想到王富贵居然会突然出手相助。

  枪芒穿过沙盾,径直落在了镜面向斜上方倾泻的铜镜上,在镜面留下了一道深深地刻痕之后被反射向天空。

  “我靠!这里可是一楼啊,姓王的你还敢再蠢点吗?”

  枪芒被反射向天空,虽然不会伤到大厅里的人,但是医院上方十几层楼的病人恐怕就要倒大霉了。

  “吵死了死穷鬼,本少爷大发慈悲帮你你就该感恩戴德了,居然还敢指责我!你以为我没考虑到这是一楼吗?抬起你的眼睛给本少爷好好看看!”

  王富贵大喊道。

  白月初抬头,惊讶地发现之前被枪芒穿透而过的天花本竟然毫发无损。

  王富贵虽然智商算不上多高,但也不是个傻子,自然不会忽略自己现在是在楼中。

  他丢出的铜镜是颇为珍贵的高级法宝,名叫“镜花水月”,单论品质甚至还在冰凌雪枪之上,除了可以反射攻击之外,更重要的是能够令一切被反射的攻击在虚实之间左右转换。

  这件法宝真正的用法是将对手的攻击反射,然后将被反射的攻击虚化,穿过敌人的一系类防御手段,然后再令其由虚化实,直接重创甚至击杀敌人。

  奈何他修为尚欠,只能令这面铜镜法宝偏转折射攻击,无法原路反射回去,甚至就连可以自由进行的虚实转换,他也只能操控一次而已。

  “哦?躲开了?”厉雪扬再次挥舞手中的长枪,丝毫没有顾及尚未跑出大厅的人。

  体内妖力涌动,厉雪扬正要再次挥舞冰凌雪枪,但是下一刻,她心中的愤怒和杀意却如同潮水般骤然消散。

  “我这是……怎么了?”

  挥舞到一半的长枪陡然停滞,厉雪扬仿佛大梦初醒般回过神来。

  “吼”

  痛苦的嘶吼声从医院上空响起,巨大到几乎传遍了整座城市。

  “上面有东西!”

  白月初立刻反应过来。

  “就是上面的东西在操纵雪扬吗?”

  梵云飞跟着抬头上望。

  刚刚王富贵折射出的虚幻一击似乎伤到了隐藏在城市上空的幕后黑手,让其退出了之前难以观测,不可触碰的虚幻状态。

  “云飞?”

  受伤的厄喙兽难以对厉雪扬的操控出现了片刻的停顿,她之前无论如何也无法恢复的那部分涉及到对梵云飞的爱的记忆也随之复原。

  “雪扬!你想起来了?!”

  梵云飞敏锐地察觉到了厉雪扬对他态度上的变化,顿时惊喜地开口,连结巴都不结巴了。

  “我好想做了一个噩梦……我身上的这是什么,它们怎么会连接在我身上?”

  厉雪扬突然惊怒交加的开口道,她体内来自梵云飞的妖力猛然爆发,在其周身环绕的滚滚妖气中,隐约可以看到几条青黑色的粗线连接在她身上,直入体内。

  手中冰凌雪枪挥舞,瞬间将身上来自厄喙兽的粗线斩断,厉雪扬摆开架势,身边浮现出数十道冰刺。

  这种潜移默化控制情绪的能力,一旦被受术者识破,有了戒备,基本上就很难在产生作用了。

  “云飞小心,这里有危险!”

  厉雪扬开口道。

  “我……我知道,刚刚上面有……有人在操控你!”

  梵云飞身形化作一团砂砾,飞扑向厉雪扬。

  厉雪扬身边的冰刺微微偏移,让梵云飞通过,冲到厉雪扬身边的梵云飞重新化作人形,一把抱住她。

  “笨蛋,别在这里,这里有敌人啊……”

  厉雪扬耳根发烫。

  “雪扬,我……我需要你体内的妖……妖力。”

  梵云飞把嘴贴在厉雪扬耳边,开口道。

  “那你快拿走啊……唔!”

  厉雪扬话刚刚说到一半,梵云飞已经吻上了她的唇瓣,她体内的妖力顿时和梵云飞的妖力汇聚在一起,重新构成循环。

  双颊绯红的厉雪扬象征性地锤了几下梵云飞,随后双手环在他的腰上。

  梵云飞一只手环在厉雪扬腰上,另一只手向外伸出,摊开,体内磅礴的妖力涌动,将方圆十数公里的沙尘石砾向着此处汇聚。

  御沙术最高境界万尘归宗。

  虽然不清楚上面那个奇怪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但是现在他已经恢复了全盛时期五成左右的妖力。

  身为千年前曾名震圈内的沙皇,哪怕只恢复了一半修为,他也有把握把上面那个鬼鬼祟祟的家伙打下来。

  此刻的他,除了面对全盛妖皇之外,无惧任何对手。

  数量庞大的尘土砂石被梵云飞汇聚而来,白月初把苏苏护在怀里,看着梵云飞,挑了挑眉:“没想到这土狗还挺厉害的。”

  “要不是本少爷一招打伤了上面的东西,把它逼了出来,他现在哪有机会?”

  王富贵大致也分析除了现在是什么情况他们明显是被某个未知的幕后黑手给算计了。

  “我呸!误打误撞而已!”

  白月初不屑道。

  “你说什么死穷鬼!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王富贵当即炸毛。

  “说就说!你全靠运气!误打误撞!略略略!”

  白月初丝毫不惧,甚至还想逆着王富贵的毛再捋捋。

  “两位大哥哥你们不要吵架,道士哥哥说的是对的……”

  被白月初护在怀里怀里的苏苏连忙“劝架”。

  就在白月初和王富贵斗嘴的同时,梵云飞一边吻着厉雪扬,一边驾驭着汇聚而来的砂砾袭向城市上空已经身体已经变小了不少的厄喙兽。

  虽说体型变小了,但是也只是相对而的,对于之前笼罩了半个城市的厄喙兽而,哪怕身形变小,也有数百米方圆。

  面对大片扑杀而上砂砾和妖力,计划失败恼羞成怒的厄喙兽嘶吼一声,身体一摆,将第一波扑上来的妖沙直接打散,附着于其上的妖力也被暂时震散。

  光是打散还不够,为了避免这些妖沙继续被梵云飞控制,用来攻击自己,厄喙兽直接爆发自己的妖力将这些砂砾吹到了远处的海中。

  医院中的梵云飞神色不变,虽然不知为何他即便恢复了修为也感知不到远处海底的沙子,但是城市中的砂砾土石已经万全够他用了。

  刚刚的攻击仅仅只是开胃菜而已,在大成级的万尘归宗面前,只要是有土石的地方,攻击就是源源不断的。

  虽然城市中缺少沙子这一点,多少会对万尘归宗有些影响,但是对妖力恢复了五成的他而,已经不再是什么什么大问题了。

  砂砾的攻击会如同海浪一般源源不绝,而且一波强过一波,有大地的地方,他梵云飞不惧任何人。

  ……

  第一波砂砾被厄喙兽吹到海面,洋洋洒洒地飘落下去,混入那一小片海水中。

  海底,正趴在海沙上酣睡的应龙微微张开口鼻,伴随着其呼吸吞吐,大片的海水被吸入又吐出他虽然主修火行,但是也是龙族,喜海是天性。

  砂砾洋洋洒洒地落下,应龙口鼻将一片浑浊的海水吸入,原本富有节奏的呼吸顿时一滞。

  下一刻,他猛地睁开赤金色的龙瞳。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