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次元聊天群 第二百七十四章 打情骂俏

小说:泛次元聊天群 作者:落雪煮茶 更新时间:2021-03-02 23:53: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迪迦世界,超古代时期,黑暗巨人领域,紫幽的寝宫内。

  “呃唔……”

  黑暗迪迦捂着头,缓缓从紫幽的身上坐起来。

  他似乎在紫幽的身上躺了很长时间,不过紫幽终究是黑暗巨人中的元老至尊,虽然变成人类姿态后力量难免会下降,但是再下降也不至于会因此而感到不适。

  “陛下,您醒了?”

  衣衫稍微有些凌乱的紫幽坐起身,很自然地将精致的下巴搁在黑暗迪迦的肩头,修长的手指轻柔地为他按摩着头两侧的太阳穴。

  “嗯……”

  黑暗迪迦伸出手,将紫幽的一只手握在掌心,微微歪头,让自己和紫幽的脸颊贴在一起,他的手掌微微用力。

  这些天来积郁在心中的迷茫消散大半,让他的一直紧绷的神色不自觉地放松下来。

  他的目光落在嘴角浮起幸福浅笑的紫幽脸上,看着这个自他苏醒以来第一个让他始终绷直的思绪得以放松的人,语气不自觉地柔和下去。

  他握着紫幽纤细的手掌,温暖的体温在两人之间互相传递。

  “紫幽,陪在我身边。”

  “嗯。”

  ……

  狐妖世界,涂山苏苏的卧室里。

  顾昀泽抬起手,指尖包覆着真气,轻轻拈起一小块糕点,丢进嘴里细细品味。

  “怎么样怎么样?好吃吗?”

  看着微微闭目,品尝自己亲手做的桂花糕的顾昀泽,容容眼神微亮,语气颇为期待地问道。

  “嗯……”

  在容容焦急期待的目光中,顾昀泽慢条斯理地咽下口中的糕点,刻意拖长了沉吟,看向容容的目光中隐含笑意。

  “嗯什么嗯,你倒是说话呀!”

  容容咬牙切齿。

  “嗯……”

  看着容容咬牙切齿,仿佛随时会蹦过来咬自己一口的样子,顾昀泽眼底的笑意愈发明显。

  “顾昀泽!你不要太过分!你信不信我去群里发消息说你非礼我!”

  容容额角青筋绷起。

  “请便。”

  顾昀泽抬手做出请的手势。

  “你!”

  作为涂山的智囊,有着数百年阅历并以智谋闻名的千面妖容,涂山容容一向是个心思缜密,性格冷静的狐妖。

  但是看着那张在自己面前微笑着俊雅面庞,容容感觉自己理智一下子就被燃烧了大半。

  “哼!发就发!”

  打开聊天群,她飞快地用意念在输入框中输入“救命啊!人家被姓顾的非礼了!”,随后立即选择了发送。

  选择发送的一瞬间她的心中就后悔了,一边祈祷着不要有人看见,一边准备立刻撤回。

  系统提示:您已被管理员顾昀泽禁一小时,无法发送任何形式的消息

  涂山容容:……

  她默默地将目光从聊天面板移到顾昀泽身上,

  顾昀泽回给她一个在她看来简直欠揍到了极点的微笑。

  “啪——”

  容容感觉自己某根名为理智的弦一下子彻底地断掉了。

  “我咬死你个混蛋!”

  她猛地飞身扑过去,拿起顾昀泽的一条手臂狠狠地咬下去。

  “铛——”

  金铁交鸣般的声音在小小的卧室中回荡,容容捂着嘴巴蜷缩起来,眼含热泪。

  实际上顾昀泽已经刻意降低的自己的身体强度了,如果是正常状态下的他,容容这一嘴咬下来,她会直接把自己的肉身和元神彻底震碎。

  ……

  “还在生气啊,我错了,对不起,请原谅我吧。”

  顾昀泽坐在容容旁边,双手合十,看似是在道歉,但是嘴角依旧挂着止不住的笑意。

  “哼!”

  容容轻哼一声,上下排牙齿轻轻碰了一下,一阵酸疼的感觉再次从牙龈中传出,但是看着顾昀泽双手合十,一副“求原谅”的样子,她还是忍不住开口道。

  “既然你这么有诚意地道歉了,那我……”

  “不过有一说一,你做的桂花糕味道实在很一般,远远称不上好吃,”顾昀泽认真评价道,“非要说的话,大概只能勉强算是不难吃的级别吧。”

  为了得到某块顾姓木头的夸赞而苦练了好久的容容:……

  我不想喜欢这个人了,他好可恶啊,我好想打他……

  “不过,虽然手法还很粗糙,而且在味道的搭配上也差得很远,但是你确实很用心,”顾昀泽微笑着对容容伸出手掌,“走吧,咱们去厨房,我亲自教你。”

  “嗯。”

  轻轻嗯了一声,容容把小手放在顾昀泽掌心,心中的小委屈顿时消散一空。

  “嗯?我让你把旁边装桂花糕的碟子给我,你把自己的手放上来干嘛?想让我做狐爪糕吗?”

  顾昀泽疑惑地开口道。

  涂山容容:……

  ……

  大夏世界,东岳泰山,蓬玄洞天。首发..@@@m..

  这里是一处被道门太上掌教玄华道君所开辟的洞天,是其在世界上限拔高之后开辟出的依附于主世界的异空间。

  说是洞天,但是其中修饰却颇为简陋,丝毫没有神话中的仙家洞府的气派。

  方圆不过数百里,其中有茂林流水,青天白云,绝峭瀑布,以及些许异兽。

  洞天中央,有一座清澈见底的水潭,其中有无数游鱼竞逐嬉戏。

  水潭一面靠着陡峭的绝壁,绝壁上有一串白瀑垂落入水,激起大片浪花,声似佩环相击。

  水潭中央,凭空立着一座典雅的小亭子。

  亭子中央,一青一幼两道身影对坐,中间摆着一盘下到一半的围棋。

  其中青年的身影隐隐有些虚幻,虽然也能拾子落子,但是若是仔细看的话,便能透过其身形隐约看到其身后的景色。

  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位穿着青色道袍,小脸粉雕玉琢的小道童。

  此刻青年眉头微微皱起,目光在棋盘上扫视了几眼,有些无奈地轻笑一声,将指尖的一粒白子放回檀木旗盒中。

  “道长棋力高深。”

  虽然输掉了棋局,但是顾昀泽脸上并没有什么遗憾的表情。

  “承认。”

  小道童绷着脸,努力不让心底的雀跃浮现在脸上,但是嘴角还是忍不住地上挑。

  实在是不容易啊,下了这么多盘棋,他总算是赢了顾小子一次。

  玄华小手一挥,无数旗子化作黑白两条长龙,从棋盘中飞出,尽数落入两个旗盒中。

  这并非是普通的棋盘,而是有十九行、十九列、十九层的特殊棋盘。

  “咳咳……顾小子你倒是挺有闲情逸致的,居然还有时间来找我下棋,你的徒弟难道不准备管了吗?你不是给他设下一些考验吗?”

  玄华道长轻咳一声,掩饰着自己的心中的雀跃,用尽可能平静的语气开口道。

  “无妨,”顾昀泽笑着摆摆手,“隔着一个世界,我这具投影化身也就只有下下棋的能力了,具体的事情,早就在我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就已经尽数安排好了。”

  “嗯……希望接下来的事情,不会给小江留下太大的心理阴影才好啊。”

  顾昀泽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嘴上却说着令人脊背发凉的话。

  “嗯,希望如此吧,实在不行的话,可以多来几次,到时候习惯了也就没事了。”

  玄华道长微笑着提议道。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