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次元聊天群 第二百八十章 好戏开锣(四千)

小说:泛次元聊天群 作者:落雪煮茶 更新时间:2021-03-02 23:53: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大夏世界,龙门魔都分部外。

  “你真的决定要辞职了?”

  陆江和牧紫涵相对而立,他看着低头咬唇,沉默不语的牧紫涵,眉头深深皱起。

  半年前,他和她之间确定了关系,成为了恋人。

  “对不起,阿江,”沉默了许久,牧紫涵的声音微微颤抖着,“我终究是牧家的人,家族相召,我只能服从。”

  “……”

  陆江双拳紧握,手背上青筋根根暴起,却说不出半句话。

  他也是世家出身,虽然由于种种原因,陆家已经基本并入了龙门,成为了极少数“弃暗投明”的古传世家,但是陆家毕竟还是世家,对于牧紫涵如今的处境,他也是可以理解的。

  牧紫涵是因为某些利益交错而以世家子弟之身加入了龙门的,对于大夏,龙门本身就算再特殊,再重要,对于她而,也不过只是一个半官方机构而已。

  说白了,她虽然加入了龙门,龙门的职责对她而仅仅只能算是一份工作而已,而牧家,却是她的家,虽然这个家族很庞大,但是依旧可以算是一个“家庭”。

  对于一个即使放弃了现在的“工作”,家里也能给其更好的未来的人而,自己的家庭和一份工作,究竟哪个更重要,不而喻。

  只是龙门代表的终究不是一份普通的工作,而是要推翻如今修行界腐朽秩序的审判者,牧紫涵身处的牧家也不是一个普通的家庭,是大夏目前最强的修行者世家。

  作为整个大夏目前整体实力最强的世家,虽然并没有和龙门撕破脸,但是牧家同样是不可能臣服于龙门的,一旦其臣服,也就代表着在面对诸多世家的战争中?龙门已经基本奠定了胜局。

  至于和平共处……

  龙门成立的初衷之一就是摧毁修行界的世家制度?除非一方屈服,否则龙门和世家之间就不可能存在真正的和平。首发..@@@m..

  而牧紫涵一旦听从家族的调遣?离开龙门?回到牧家,那也就代表着她站到了龙门的对立面。

  她和陆江之间?将不会再有任何可能。

  “……我理解你的处境和决定,待会我会安排相关部门审查你在龙门任职期间的一切行为?”陆江的声音有些干涩?“如果审查结果没有问题的话,你就可以离职了。”

  “嗯,谢谢陆组长,”牧紫涵点点头?忍住眼角渗出的泪水?微微倾身鞠躬,“麻烦您了。”

  “你不问问如果审查出现问题你会被怎样处分吗?”

  “不用了,”牧紫涵摇摇头,“我在龙门的这段时间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龙门的事情,问心无愧?自然没有担心的必要。”

  “希望如此。”

  冷冷地丢下一句话,陆江转身?走进身后的分部大楼。

  牧紫涵蹲在地上,将脸深深埋进膝盖里?发出压抑的抽泣。

  ……

  大夏世界,牧家?一间幽暗隐蔽?充斥着刺骨寒意的静室外。

  “老祖?您为什么突然要把紫涵那孩子召回来呢,她的天赋很一般,留在家族里也难成大器,放在龙门,关键时刻或许还能……”

  一个面容方正魏延,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站在静室外,隔着门,对着密室内的一位须发皆白,身形枯槁的老人恭敬开口,但是只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

  “那个孩子的天赋确实不怎么样,但是她真正的作用绝对不是成为埋在龙门的一颗暗子,”静室中传来的声音苍老虚弱,仿佛风中残烛,“她有着远比成为暗子更重要的用途。”

  虽然静室中的声音苍老虚弱,时不时还夹杂着一两声有气无力的咳嗽,但是站在静室外的魁梧中年男子却不敢有丝毫不敬。

  这个形容枯槁,气息微弱的老者,名为牧长庚,是牧家如今最年长的老祖,在一百五十年前,也曾是横压过一个时代的人物。

  彼时西洲十字教东征,欲以三十万信徒组成的圣军在世家内战,空前虚弱的大夏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当时的大夏境内世家混战,政权飘摇,整体实力异常虚弱,十字教便是看准了这个机会,想要打破大夏这条巨龙的不败神话。

  不过当时的世家高层心里都明白,虽然世家之间已经快打出狗脑子来了,但是只要有超然物外的道门存在,无论大夏修行界的状态再怎么虚弱,十字教的东征都只是在自取灭亡。

  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十字教圣军逼近大夏边境的时候,刚刚踏入九重天之境的牧家族长却是留下一封遗书,带着牧家几乎全部的精英弟子奔赴边疆。

  那一战,牧家三百精英弟子战死大半,三位九重天境的族老中两位战死,当代族长牧长庚临战突破,力斩十字教圣军两位九重天,七位八重天。

  十字教圣军声势浩大而来,却连边境都没越过便被人打折了脊梁,残部灰溜溜地滚回了西洲。

  这一战牧家虽然损失惨重,但是也在大夏境内奠定了无与伦比的威望,尤其是牧长庚突破到九重天大圆满,更是靠着强大的实力强行支撑起了摇摇欲坠的牧家。

  经过了十几年的休养生息之后,牧家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大夏境内最强的世家。

  只是任他牧长庚再怎么才惊绝艳,终究还是差了那么一步,虽然六十余岁就踏入了九重天大圆满,但是此后一直难以存进,无法触碰到十重天的门槛。

  如今他大限将至,气血枯竭衰败,元气流失殆尽,基本上已经没有再进一步的可能了。

  当然,就算如今他已经是风中残火,但是一旦其彻底爆发实力,放眼天下,除了那三位高高在上的十重天境的尊者之外,恐怕也只有如今的道门掌教长夷道尊有能力压他一头了。

  “冥枭愚昧,不知老祖您的意思是……”

  牧家当代族长牧冥枭站在静室外,语气恭敬。

  “这个你不用管,你只需要把包括牧紫涵在内的所有家族成员都给老夫找来就是,记住,只要是体内流淌着我牧家之血的人,不管他在哪,都要召集回来,一个也不能少。”

  牧长庚并未回答牧冥枭的疑问,只是语气淡漠地吩咐下去。

  “……晚辈遵命。”

  牧冥枭对着静室行礼告退,转身离去,方圆十里,再无半点生息。

  寒意弥漫的静室内,形容枯槁的老者浑身上下布满了厚厚的冰霜,身上的生命气息被压抑到了极限。

  不仅是他身上,整个静室内都被数尺厚的冰霜彻底覆盖,不仅冰冷,而且不见半点光线。

  这里的寒意可以在短时间内将一位八重天境的修行者活活冻毙,但是却是他用来减缓气血和元气流失,延长自身寿命的最好手段。

  但是当初大夏边境的那一战,他伤的实在是太重了,三十万圣军配合十字教的九重天与八重天强者结成战阵,威势之浩大几乎遮天蔽日。

  就算两位族老已经用生命冲击了战阵,就算他临战突破,就算在战斗的后期有其他家族的强者赶来助援,他最终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甚至将自己的骨头生生抽出,用一身根基化作了惊天动地的杀伐神通。

  受到了如此伤势还能够活到如今这个岁数,就算是借助了从极北苦寒之地侥幸寻来的万载玄冰来延缓生命流逝,也已经是极为惊人的事情了。

  可惜万载玄冰虽然可以延长寿命,但是终究不是长生不死药,以他现在状态,三月之内,大限必至。

  牧长庚盘膝坐在一座石台上,伸出一只被厚厚冰霜覆盖的枯瘦手掌,轻轻抚摸着面前的一块石板,上面是一门血祭法门。

  “对不起……那条路已经开了,但是我已经没有力气踏上去了,所以我只能这么做……对不起……”

  抚摸着这面几年前被他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的石板,牧长庚发出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呢喃。

  ……

  大夏世界,东岳泰山,蓬玄洞天。

  依旧是那座立在水潭中央的亭子,在白瀑落水的清越激鸣中,顾昀泽笑眯眯地将一枚黑子丢进面前的棋盘中。

  “啪——”

  棋子落盘的声音响起,但是黑子却并没有停在棋盘上,而是径直没入棋盘,进入其中自带的小空间,进入立体的黑白阵列当中。

  “承认。”

  丢出棋子,顾昀泽笑眯眯地拱手开口道。

  “嗯,顾小子的棋艺越来越强了,果然是天纵之才啊。”

  玄华道长努力绷着小脸,不让输棋的失落表现在脸上,这样会显得他很没有前辈风度。

  “侥幸而已。”

  顾昀泽挥手整理好棋盘,黑白棋子飞出,落回旗盒。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牧家的老鬼应该要开始了。”

  拿起手边的奶茶吸了一口,玄华开口道。

  他似乎完全没有自己已经五百岁了的觉悟,甚至对着年龄只有他一半左右的牧长庚叫老鬼。

  “呵……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再不动手,他的身体恐怕就要撑不住了,”顾昀泽端起手边的茶盏,轻啜了一口翠绿的茶汤,“事实上,他能忍到现在才动手,已经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了。”

  “可能,这个决定,对他而终究还是有些困难吧,”玄华一边嚼着奶茶里的焦糖珍珠,一边含糊不清地开口道,“他要是早点下决定的话,也不至于拖到现在这个样子。”

  “现在的他只能说是靠着贫道当初留在极北苦寒之地的万载玄冰来勉强吊上一口气,只要离开那间冰室,动上一次手,就会将那最后一口气散去。”

  “有一次机会就够了,毕竟只有正确掌握了法门,血祭,其实并不是什么很费力的事情,”顾昀泽虚幻的身影双目微微眯起,嘴角带着意味不明的微笑,“尤其,是血祭别人的时候。”

  “一代天骄,最终还是会选择那条路吗?真是可惜可叹啊……”

  “牧家老鬼意气风发的时候也算是一代豪杰,有些英雄气色,如果真的走上了这条路,确实让人觉得惋惜。”

  将喝完的奶茶杯随后丢进一道空间裂缝中,玄华又从另一道裂缝中掏出了一杯崭新的,热气腾腾的奶茶。

  虽然嘴上说着可惜惋惜,但是顾昀泽和玄华的眼神却是一片幽深,看不出丝毫的惋惜之意。

  毕竟,既然前路他们已经为蓝星开了,那总得有人走上去趟趟不是?

  在命运副本的轨迹中,江邵寒之所以能够成为伪十重天,除了牺牲的人族战士们的认可和他自身的才情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是其叔叔血祭自己后为他提升的天赋。

  但是这其中有一个很奇怪的问题——献祭之法虽然对修为的要求并不高,但是在蓝星修行界一直是极为珍贵的法门,血祭之法更是如此。

  一门在献祭了全部血亲之后可以大幅提升受术者修为和天赋的血祭法门,想想也是珍贵至极的,甚至想要创出来,很有可能需要地球意志的介入。

  江邵寒的叔叔最多只能勉强算是一个军队中高层,虽然当时他的修为和地位在普通修炼者中已经算是不低了,但是要说得到如此珍贵的法门,似乎还是远远不够格的。

  所以,这套珍贵至极的血祭法门,他究竟是如何得来的呢?

  “顾小子,反正现在咱们也没有事情做,要不再开一盘?”

  嘬了口奶茶,玄华搓搓小手,眼神隐含期待,对着顾昀泽开口问道。

  上一局输了只是因为他有些大意了,只要再开一次,他肯定能够一雪前耻。

  “好啊,反正我这具化身隔着世界,也就有点下下棋得能力了,”顾昀泽将端着的茶盏放在手边,微笑着点头道,“除了下棋,我现在也干不了点别的什么了。”

  “这次谁先落子?”

  玄华开口问道。

  “嗯……长者先,幼者后,这次,就由道长你来执白子吧。”

  顾昀泽开口谦让道,将手边的白色旗盒推到玄华手边。

  “既然如此,那贫道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玄华取出一枚棋子。

  “道长稍等,我先给小江发个消息,”顾昀泽抬手划开一道空间裂缝,掏出一部手机,飞快地编辑了一条短信,随后将其关屏丢回了空间裂缝,“好了,发完了。”

  “嗯,那贫道就落子了。”

  玄华道长跃跃欲试。

  “请。”

  顾昀泽微笑着做出请的手势。

  “啪——”

  连绵不绝的白瀑落水声中,棋子落盘的声音在凉亭内清晰地响起,惊走了一尾悠闲的游鱼。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