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次元聊天群 第二百八十一章 血祭

小说:泛次元聊天群 作者:落雪煮茶 更新时间:2021-03-02 23:53: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大夏世界,第一修行者大学附近,某间出租屋中。

  “嗯?现在赶回家族?”牧雅曦将今年最新款的智能手机放在耳边,纤细秀丽的眉紧紧皱起,“可是我今天下午和一个朋友有约定要去逛街,就不能晚两天……”

  “这件事没得商量,你立刻回来。”

  手机中,威严低沉的男声响起,语气中带着不容置喙的坚决。

  “……是,父亲。”

  牧雅曦心中哀叹一声,对着自己的父亲,牧家当代族长回应道。

  “好,尽快回来,不……”在牧雅曦惊讶的神色中,手机中传来牧冥枭有些犹豫的声音,“如果你确实有事情需要处理的话,晚一些时候也可以……”

  “父亲,您……”

  牧雅曦忍不住出声发问,毕竟从小到大,她印象中的父亲一直都是一个威严果决的人,这种犹豫的语气极少出现在他的话中。

  “好了,就这样吧,”牧冥枭打断了牧雅曦的话,“族中还有些事务要处理,你记得回来族中一趟就可以了。”

  末了,牧冥枭再次撂下一句“如果确实有急事,可以稍微晚些回来”之后,立刻挂掉了电话。

  “父亲今天怎么这么奇怪……”

  由于膝下只有一子一女,并且从小表现出的天赋都相当过人,所以即便平时再忙,身为族长的牧冥枭都会专门抽出些时间来和自己的子女相处。

  因此牧雅曦和父亲之间的关系相对还是比较融洽的。

  也正是因为平日里相处的时间并不算少,所以对父亲性格比较了解的牧雅曦此刻对于其刚才的表现和态度,愈发感到疑惑。

  与此同时,牧家族地,家族正厅中,牧冥枭挂断电话,将手中款式落后,但是保养极好的老年按键机放进口袋里,目光望着窗外树叶凋落的梧桐?叹了口气。

  “希望?我的预感只是错觉吧……”

  手指在口袋中款式落后的老人机按键上轻轻摩挲,已经过世的妻子温婉的面庞再次浮现在脑海中。

  “我从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鬼神?但是如果敏儿你真的在天有灵的话?一定要保护好我们的小曦和小凤啊……”

  ……

  “父亲怎么突然这么奇怪,全体族人都要立刻赶回家族?这可不是什么小动作,家族莫非是要……”

  牧雅曦轻轻摇头?否决掉脑海中大胆的猜测。

  “不会的?现在的家族和龙门开战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且不提站在龙门背后的道门还有龙门自身的庞大实力,就算真的要动手,也不会大张旗鼓地召集所有族人?让龙门有所防备……”

  虽然从理性的角度上牧雅曦并不觉得家族现在有和龙门撕破脸的能力?而且她也不希望家族和龙门开战,但是召集全部家族成员这种事情,除了做开战准备之外,她实在想不到其他可能。

  “算了,问问表姐吧。”

  牧雅曦点开手机屏幕?找到标着“表姐”的联系人,拨通电话。

  “喂?是小雅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牧雅曦觉得电话对面的表姐语气中隐隐带着些哭腔。

  “嗯,是我?表姐你接到家族的召集令了吗?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听到电话中牧雅曦的疑问,牧紫涵轻轻揉了揉泛红的眼角?开口道:“嗯?我也收到召集令了?现在我已经从龙门辞职了,只要审查结束,我就可以离开龙门,回到家族。”

  “这样啊……”牧雅曦点点头,刚想问问自己的表姐知不知道更多的消息,却猛地想到了另一个问题,“等等!表姐你说你从龙门辞职了,那你和表姐夫……”

  “还叫什么表姐夫啊,我和老陆已经分手啦……”

  牧紫涵竭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用仿佛开玩笑一般的口吻回应,但是眼角泪水却止不住地淌下。

  “你们这就分手了?”

  牧雅曦的声音一下子高了八度,但是随后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毕竟以牧紫涵和陆江之间的立场,现在这种情况,分手反而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没事的,你表姐我又不是没有老陆就过不下去,分手就分手嘛……”

  “那万一家族把我们召集回去是为了和龙门撕破脸向其宣战呢?表姐你准备怎么做?”

  牧雅曦忍不住问道。

  “不会的,以龙门现在的实力,家族一旦和龙门撕破脸,胜率甚至还不到一成,族老们怎么可能会同意……”

  “可是召集所有成员回到家族,除了举族开战之外,还能有什么事情,要知道,除了十二年一次的祭祖之外,家族从来都没有召集所有族人回归的先例。”

  “可能是提前为了祭祖做准……”

  “上一次祭祖是三年前,这次提早九年准备?”牧雅曦面无表情地吐槽,“这孝顺得未免有些过头了吧?”

  “……”电话另一头的牧紫涵沉默了许久,最终只丢下一句“我不知道”,便挂断了电话。

  “……”

  一个两个怎么都说挂就挂,你们这都是什么毛病啊!

  连续两次被家人挂断电话的牧雅曦忍不住对着空气挥了挥小拳头,随后将手机放回口袋里。

  “笃笃笃……”

  急促有力的敲门声响起,坐在自己床边牧雅曦瞪大了眼睛。

  她是精修法术与神通的修炼者,相比于普通修炼者,在感知方面要强上一大截,但是此刻,直到敲门声响起,她才隐约感觉到了屋子外面有修炼者的气息。

  再仔细感受一下,竟然是江邵寒的气息。

  一个主修近身搏杀,修为比她低了一个大境界的修炼者,竟然能够让她在不刻意集中精神的情况下忽略其气息。

  对此,牧雅曦替江邵寒感到高兴之余,也难免心中暗骂一声这小子越来越变态了。

  不过江邵寒平日里做事一向是举止从容,有条不紊的,此刻敲门声如此急促,想来他应该是有很急的事情。

  牧雅曦强忍住掏出随身携带的化妆镜观察一下自己的妆容仪态的冲动,从床边起身,快步走到口门开门。

  “学弟咱们下午才去逛街呢,你怎么这么着急就过……”

  牧雅曦的话只说到一半就被江邵寒打断,他喘着粗气,额头有一层薄薄的汗水,神色凝重地低喝道:“这里不能再待了,我们快走!”

  在牧雅曦疑惑的目光中,江邵寒将手中打开屏幕的手机伸到牧雅曦身前。

  牧雅曦的瞳孔剧烈地收缩起来。

  在屏幕的短信界面上,一个被标注为“师父”得人发来了两条简短的消息。

  “牧家老祖欲血祭全族以突破至十重天境,近期修行界将难免一场腥风血雨,为师最近有件很棘手的事要处理,无暇他顾,你在学院躲好,不要参与任何外界的事情,以免被卷入其中。”推荐阅读sm..s..

  “另外,不要相信龙门。”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