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次元聊天群 第三百零五章 初见贪狼(四千七百字)

小说:泛次元聊天群 作者:落雪煮茶 更新时间:2021-03-02 23:53: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偷星世界,琉星家,客厅。

  琉星和自己的几个小弟围坐在地毯上,中间放着几张资料,有照片,有报纸,也有手写笔记,甚至还有一张宝物图鉴。

  他们正在讨论如何将他们害得凄惨至此的罪魁祸首——大盗“九月天”缉拿归案。

  只要能捉住这个国际大盗,就能拿到整整三十亿的悬赏,这已经不比琉星那个不靠谱的父亲的公司破产前资产差多少了。

  实际上在以“琉星国际安保公司”的新马甲阻止了一次“九月天”,成功保住了女神之泪后,琉星和他的几个小弟就已经在业内打出了名声。

  虽然女神之泪最后还是被“九月天”偷走了,但是那已经是大半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那会女神之泪早就换了展馆,安保公司也不是琉星的公司而是其他公司了,自然不会对他们的名声造成什么影响。

  而在从“九月天”手上成功保护了女神之泪后,琉星的安保公司一时之间声名鹊起,靠着自身的耀眼战绩和老爸留下的人脉,琉星又带着小弟们接下了几个单子。

  以他的实力,再加上身边这三个小弟虽然性格一个比一个不靠谱,但是也确实有些真本事,不仅这几个单子完成得相当漂亮,而且还顺便捉了几个业务水平不太到家江洋大盗,送去相关机构领了悬赏。

  虽然目前公司的规模不大,但是在业内的名声已经不小了,琉星和手下三个小弟也赚了不少钱。

  当然,还钱兰雪钱是远远不够的。

  琉星家的公司在破产后欠了债主们二点五个亿的债款,父母逃跑之后这笔债就落到了琉星头上。

  虽然在被债主们围住的时候化名“兰雪”的九月为了买下琉星家的房子替他还了钱,但是这并不是代表是“兰雪花了二点五亿买下了琉星家的房子,然后琉星用二点五亿还了钱”。

  如果是这样的话,从逻辑上讲琉星完全没必要在这里当佣人——他等于是卖了自家的房子还了债,现在虽然没房,但是也没债务。

  但是实际上天底下可没有这么好的事,九月也不是个花二点五亿就为了买栋合眼缘的房子的女凯子。

  她和琉星之间真正的债务关系其实是“兰雪出钱替琉星还了所有债主总计二点五亿元,成为了琉星的唯一债权人,琉星从欠其他人总计二点五亿变成了欠兰雪二点五亿。”

  说白了就是债权被债权人转移了。

  现在琉星还欠着兰雪(九月)二点五亿呢。

  至于房子……这房子虽然严格来讲应该算是一座别墅,但是地段并不金贵,论价值勉强只能填上二点五亿的零头。

  哪怕房子归了兰雪,琉星还欠着至少两个亿呢。

  虽然公司打出名气后也挣了不少钱,但是毕竟时间尚短,规模也不够,挣的钱远不足以用来还款。

  不过虽然不够还款,但是给自己的三个小弟开一笔丰厚的工资还是很容易做到的。

  所以他们也没有像是在命运副本中一样以“下人”的身份住进来侍候兰雪,而是遵照琉星的吩咐在附近租了房子和办公室。

  换句话说,现在别墅里只有琉星和兰雪住在一起。

  ……

  至于为什么明明在外面租了办公室,却还要在家里开会商量抓捕九月天,主要是因为琉星手下一个名叫“包子”的小弟在办公室里研究新发明,结果不小心炸了办公室,导致现在办公室还在重新修缮中,只能来这里开会了。

  “老大,您拿宝物图鉴干什么?难道又有大委托了?”

  坐在琉星身边的一个容貌清秀,身材修长的青年开口问道。

  他叫小飞,原本是琉星他爸公司的情报收集人员,身手矫健,专业水准极高,可惜明珠暗投选错了公司,现在琉星他爸的公司倒闭,就来跟着琉星干了。

  “现在没有,不过很快就要有了。”

  琉星颇为自信地开口道。

  “咦?少爷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宝物图鉴上的宝物都是国际顶级的,这种东西的委托可不多见。”

  一个身形矮胖,带着高度数眼镜的小胖子疑惑地开口问道。

  他就是包子,是之前的公司里学历最高的人,擅长搞发明,虽然大多数发明出来的东西都不靠谱,但是偶尔也会有一两个好用的。

  “哼哼,当然是因为九月天的下手目标我已经摸得一清二楚了!”琉星颇有些得意地笑了笑,继续道,“九月天出道至今,只偷了两件东西,就成了悬赏金额达到了世界前十的超级大盗,是因为她偷的两件东西,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品,甚至贵重到无法用金钱衡量。”

  “无法用钱衡量?那到底是值钱还是不值钱呢?”

  琉星对面,一个身材魁梧,留着胡子,相貌老成的人举手问道。

  他叫大壮,不仅忠诚老实,而且力大无穷、吃苦耐劳,唯一的缺点就是身高上虽然超过了两米五,但是智力上却有点二百五。

  “笨蛋,我都说了价值连城,当然是很值钱了

  偷星世界,琉星家,客厅。

  琉星和自己的几个小弟围坐在地毯上,中间放着几张资料,有照片,有报纸,也有手写笔记,甚至还有一张宝物图鉴。

  他们正在讨论如何将他们害得凄惨至此的罪魁祸首——大盗“九月天”缉拿归案。

  只要能捉住这个国际大盗,就能拿到整整三十亿的悬赏,这已经不比琉星那个不靠谱的父亲的公司破产前资产差多少了。

  实际上在以“琉星国际安保公司”的新马甲阻止了一次“九月天”,成功保住了女神之泪后,琉星和他的几个小弟就已经在业内打出了名声。

  虽然女神之泪最后还是被“九月天”偷走了,但是那已经是大半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那会女神之泪早就换了展馆,安保公司也不是琉星的公司而是其他公司了,自然不会对他们的名声造成什么影响。

  而在从“九月天”手上成功保护了女神之泪后,琉星的安保公司一时之间声名鹊起,靠着自身的耀眼战绩和老爸留下的人脉,琉星又带着小弟们接下了几个单子。

  以他的实力,再加上身边这三个小弟虽然性格一个比一个不靠谱,但是也确实有些真本事,不仅这几个单子完成得相当漂亮,而且还顺便捉了几个业务水平不太到家江洋大盗,送去相关机构领了悬赏。

  虽然目前公司的规模不大,但是在业内的名声已经不小了,琉星和手下三个小弟也赚了不少钱。

  当然,还钱兰雪钱是远远不够的。

  琉星家的公司在破产后欠了债主们二点五个亿的债款,父母逃跑之后这笔债就落到了琉星头上。

  虽然在被债主们围住的时候化名“兰雪”的九月为了买下琉星家的房子替他还了钱,但是这并不是代表是“兰雪花了二点五亿买下了琉星家的房子,然后琉星用二点五亿还了钱”。

  如果是这样的话,从逻辑上讲琉星完全没必要在这里当佣人——他等于是卖了自家的房子还了债,现在虽然没房,但是也没债务。

  但是实际上天底下可没有这么好的事,九月也不是个花二点五亿就为了买栋合眼缘的房子的女凯子。

  她和琉星之间真正的债务关系其实是“兰雪出钱替琉星还了所有债主总计二点五亿元,成为了琉星的唯一债权人,琉星从欠其他人总计二点五亿变成了欠兰雪二点五亿。”

  说白了就是债权被债权人转移了。

  现在琉星还欠着兰雪(九月)二点五亿呢。

  至于房子……这房子虽然严格来讲应该算是一座别墅,但是地段并不金贵,论价值勉强只能填上二点五亿的零头。

  哪怕房子归了兰雪,琉星还欠着至少两个亿呢。

  虽然公司打出名气后也挣了不少钱,但是毕竟时间尚短,规模也不够,挣的钱远不足以用来还款。

  不过虽然不够还款,但是给自己的三个小弟开一笔丰厚的工资还是很容易做到的。

  所以他们也没有像是在命运副本中一样以“下人”的身份住进来侍候兰雪,而是遵照琉星的吩咐在附近租了房子和办公室。

  换句话说,现在别墅里只有琉星和兰雪住在一起。

  ……

  至于为什么明明在外面租了办公室,却还要在家里开会商量抓捕九月天,主要是因为琉星手下一个名叫“包子”的小弟在办公室里研究新发明,结果不小心炸了办公室,导致现在办公室还在重新修缮中,只能来这里开会了。

  “老大,您拿宝物图鉴干什么?难道又有大委托了?”

  坐在琉星身边的一个容貌清秀,身材修长的青年开口问道。

  他叫小飞,原本是琉星他爸公司的情报收集人员,身手矫健,专业水准极高,可惜明珠暗投选错了公司,现在琉星他爸的公司倒闭,就来跟着琉星干了。

  “现在没有,不过很快就要有了。”

  琉星颇为自信地开口道。

  “咦?少爷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宝物图鉴上的宝物都是国际顶级的,这种东西的委托可不多见。”

  一个身形矮胖,带着高度数眼镜的小胖子疑惑地开口问道。

  他就是包子,是之前的公司里学历最高的人,擅长搞发明,虽然大多数发明出来的东西都不靠谱,但是偶尔也会有一两个好用的。

  “哼哼,当然是因为九月天的下手目标我已经摸得一清二楚了!”琉星颇有些得意地笑了笑,继续道,“九月天出道至今,只偷了两件东西,就成了悬赏金额达到了世界前十的超级大盗,是因为她偷的两件东西,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品,甚至贵重到无法用金钱衡量。”

  “无法用钱衡量?那到底是值钱还是不值钱呢?”

  琉星对面,一个身材魁梧,留着胡子,相貌老成的人举手问道。

  他叫大壮,不仅忠诚老实,而且力大无穷、吃苦耐劳,唯一的缺点就是身高上虽然超过了两米五,但是智力上却有点二百五。

  “笨蛋,我都说了价值连城,当然是很值钱了

  ”捂着额头,琉星满头黑线地回了一句,随后继续道,“她偷的这两件东西,都是七千年前古悉兰王朝的珍宝,而且都是宝石。”

  琉星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分别放在宝物涂图鉴两张图片上,开口道:“古悉兰的遗留珍宝本来就很稀少,有宝石的就更少了,目前九月天的目标应该就只剩下王室腰带上的七彩猫眼石,以及自身就是用宝石雕琢成型的水晶面具了。”

  “那岂不是说我们就只剩下两次机会了?!”

  包子惊呼道。

  “嗯……除非她在偷走古悉兰遗宝后还会再偷其他东西,否则咱们恐怕确实只剩下两次机会了……”

  琉星面色凝重地点点头,还想要继续说些什么,但是口袋中的手机却突然响起来电铃声。

  琉星接通电话,不时对着电话另一头回应着什么,大约一分钟后,他挂掉了电话。

  “看来我的猜测是正确的,”看了一圈自己的员工小弟们,琉星道,“打来电话的是一个曾经和我爸爸有生意往来的朋友,算是我的叔叔,他刚刚接到九月天的预告函,目标就是即将在他的博物馆展出的古悉兰王室腰带上的猫眼石。”

  “少爷料事如神啊!”

  小飞当即一脸谄媚地送上马屁。

  “少爷果然是少爷!”

  包子也不甘示弱。

  “记住,为了三十亿赏金和公司的声誉,这次一定要抓到九月天!”

  琉星大手一挥,一副豪气万丈的样子。

  当然,这只是明面上的目的,他不可能真的把九月天抓起来。

  相比于九月,他现在更在乎的其实是会在这次委托中出现的另一个人,那就是以“名侦探齐潇洒”这个明面身份活动的vv学院成员——贪狼!

  他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的兰雪一把拧住他的耳朵,狠狠转了半圈,疼得琉星当即溢出眼泪:“吵死了,还让不让本小姐睡午觉了!”

  看着被拧住耳朵,一边喊疼一边向自己求饶的琉星,九月心中轻哼一声,暗道:“就凭你这个家伙也想抓住本小姐,到时候看我怎么调戏……哦不,是戏弄你!”

  而被九月拧住耳朵,虽然一点也不觉得痛,但是依旧用尽全身力气在演戏的琉星心中默默双手合十,对着九月道歉:“对不起了九月,这次我又要变成刑天阻止你了,可能……这就是命运吧。”

  不知为何,拧着琉星耳朵的九月心头突然一阵发凉,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般。

  “该死我怎么会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不会是又要碰上那个叫刑天的讨厌家伙了吧?可恶,这次要是再让本小姐遇上他,我就……我就……”

  心中暗恨得咬牙切齿的九月回想起那个自称刑天的家伙在前两次对峙时表现出来的压倒性实力,顿时忍不住一阵心虚。

  “我就……我就躲得他远远的!”

  ……

  偷星世界,某座博物馆的办公室内。

  “世侄啊,看在我和你爸爸的交情上,这次腰带上的猫眼石就由你们公司作为主要保护力量吧,”办公桌后,一个白发整齐地梳成背头的老人微笑着开口道,“你们的能力在整个安保界有目共睹,由你们来领导,其他安保公司和博物馆内的安保力量肯定也会全力配合的。”

  “嗯,那就多谢李叔叔您对我们的信任了。”

  站在这位自称自己老爸世交好友的老人面前,琉星穿着挺拔整洁的保安服,微笑着回应道。

  “嗯,世侄不仅能力超群,而且长得也是一表人才,老琉真是生了个好儿子啊。”

  看着自己面前微笑回应,举止神态从容自然的琉星,老人心中暗自点头。

  琉星家的变故他也有所知晓,对于这个背负着大量债务以及“业界笑柄之子”的黑名声,却依旧能在短时间内用耀眼战绩打下优秀口碑的年轻人,就算是几十年来见过不少青年才俊的他,也不得不由衷地赞上一句“天才”。

  “这么好的天赋,这么优秀的手段,还有这张脸,这份气质,唉……可惜了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就摊上了快腿琉这种爹呢?真是天妒英才啊……”

  心中为琉星感叹了两句,又可惜了一下自己目前没有适龄的女儿,当不成这么优秀的青年的岳父,李馆长这才再次开口道。

  “另外,能够最大程度地保证安全,我还专门请来了一位业内同样知名的优秀侦探作为你的副手,他和你一样,也是个十分优秀的年轻人,你们之间应该会很有共同语,来认知一下吧。”

  伴随着李馆长话音落下,一个留着及颈黑色中发,穿着敞开外套的白色西装和红色衬衫的青年推开门走了进来。

  “你好,我叫齐潇洒。”

  推门而入的青年一撩头发,主动对着琉星伸出一只手,同时露出一个自以为很有魅力的笑容。

  虽然这个自恋的笑容看起来很是欠揍,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穿着和举止都颇为自恋骚包的青年确实长了一张足以被富婆争相包养的帅脸。

  偷星世界,琉星家,客厅。

  琉星和自己的几个小弟围坐在地毯上,中间放着几张资料,有照片,有报纸,也有手写笔记,甚至还有一张宝物图鉴。

  他们正在讨论如何将他们害得凄惨至此的罪魁祸首——大盗“九月天”缉拿归案。

  只要能捉住这个国际大盗,就能拿到整整三十亿的悬赏,这已经不比琉星那个不靠谱的父亲的公司破产前资产差多少了。

  实际上在以“琉星国际安保公司”的新马甲阻止了一次“九月天”,成功保住了女神之泪后,琉星和他的几个小弟就已经在业内打出了名声。

  虽然女神之泪最后还是被“九月天”偷走了,但是那已经是大半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那会女神之泪早就换了展馆,安保公司也不是琉星的公司而是其他公司了,自然不会对他们的名声造成什么影响。

  而在从“九月天”手上成功保护了女神之泪后,琉星的安保公司一时之间声名鹊起,靠着自身的耀眼战绩和老爸留下的人脉,琉星又带着小弟们接下了几个单子。

  以他的实力,再加上身边这三个小弟虽然性格一个比一个不靠谱,但是也确实有些真本事,不仅这几个单子完成得相当漂亮,而且还顺便捉了几个业务水平不太到家江洋大盗,送去相关机构领了悬赏。

  虽然目前公司的规模不大,但是在业内的名声已经不小了,琉星和手下三个小弟也赚了不少钱。

  当然,还钱兰雪钱是远远不够的。

  琉星家的公司在破产后欠了债主们二点五个亿的债款,父母逃跑之后这笔债就落到了琉星头上。

  虽然在被债主们围住的时候化名“兰雪”的九月为了买下琉星家的房子替他还了钱,但是这并不是代表是“兰雪花了二点五亿买下了琉星家的房子,然后琉星用二点五亿还了钱”。

  如果是这样的话,从逻辑上讲琉星完全没必要在这里当佣人——他等于是卖了自家的房子还了债,现在虽然没房,但是也没债务。

  但是实际上天底下可没有这么好的事,九月也不是个花二点五亿就为了买栋合眼缘的房子的女凯子。

  她和琉星之间真正的债务关系其实是“兰雪出钱替琉星还了所有债主总计二点五亿元,成为了琉星的唯一债权人,琉星从欠其他人总计二点五亿变成了欠兰雪二点五亿。”

  说白了就是债权被债权人转移了。

  现在琉星还欠着兰雪(九月)二点五亿呢。

  至于房子……这房子虽然严格来讲应该算是一座别墅,但是地段并不金贵,论价值勉强只能填上二点五亿的零头。

  哪怕房子归了兰雪,琉星还欠着至少两个亿呢。

  虽然公司打出名气后也挣了不少钱,但是毕竟时间尚短,规模也不够,挣的钱远不足以用来还款。

  不过虽然不够还款,但是给自己的三个小弟开一笔丰厚的工资还是很容易做到的。

  所以他们也没有像是在命运副本中一样以“下人”的身份住进来侍候兰雪,而是遵照琉星的吩咐在附近租了房子和办公室。

  换句话说,现在别墅里只有琉星和兰雪住在一起。

  ……

  至于为什么明明在外面租了办公室,却还要在家里开会商量抓捕九月天,主要是因为琉星手下一个名叫“包子”的小弟在办公室里研究新发明,结果不小心炸了办公室,导致现在办公室还在重新修缮中,只能来这里开会了。

  “老大,您拿宝物图鉴干什么?难道又有大委托了?”

  坐在琉星身边的一个容貌清秀,身材修长的青年开口问道。

  他叫小飞,原本是琉星他爸公司的情报收集人员,身手矫健,专业水准极高,可惜明珠暗投选错了公司,现在琉星他爸的公司倒闭,就来跟着琉星干了。

  “现在没有,不过很快就要有了。”

  琉星颇为自信地开口道。

  “咦?少爷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宝物图鉴上的宝物都是国际顶级的,这种东西的委托可不多见。”

  一个身形矮胖,带着高度数眼镜的小胖子疑惑地开口问道。

  他就是包子,是之前的公司里学历最高的人,擅长搞发明,虽然大多数发明出来的东西都不靠谱,但是偶尔也会有一两个好用的。

  “哼哼,当然是因为九月天的下手目标我已经摸得一清二楚了!”琉星颇有些得意地笑了笑,继续道,“九月天出道至今,只偷了两件东西,就成了悬赏金额达到了世界前十的超级大盗,是因为她偷的两件东西,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品,甚至贵重到无法用金钱衡量。”

  “无法用钱衡量?那到底是值钱还是不值钱呢?”

  琉星对面,一个身材魁梧,留着胡子,相貌老成的人举手问道。

  他叫大壮,不仅忠诚老实,而且力大无穷、吃苦耐劳,唯一的缺点就是身高上虽然超过了两米五,但是智力上却有点二百五。

  “笨蛋,我都说了价值连城,当然是很值钱了

  “你好,我叫琉星。”

  琉星神色自然地走过去和齐潇洒握手,脸上的微笑看起来极为真诚。

  看着这个真诚地微笑,打死齐潇洒他都不会想到,此刻琉星正在心中暗搓搓地计划着将他拐进“琉星国际安保公司”,让他成为自己手下的马仔……哦不,是员工。

  作为看过命运副本的人,琉星自然知道齐潇洒的隐藏身份其实是vv学院的贪狼,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在贪狼的身份暴露之前把他拉进公司,压榨他的劳动力。

  毕竟现在公司人员紧缺嘛。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绰号‘犯罪克星’的无敌侦探——齐潇洒,据说他已经解决了九百九十九起案子,”李馆长起身为琉星和齐潇洒互相介绍,“这位是业内著名新星,保卫委托成功率高达百分之百的琉星琉总。”

  “原来是琉先生啊,我听说过你,听说你曾经从大盗九月天手中保护了珍贵的‘女神之泪’,你现在在我们侦探界的名气也不小哦,久仰久仰。”

  虽然嘴上说着久仰,但是齐潇洒的脸上依旧带着自恋的微笑。

  “不用这么客气,直接叫我琉星就好,齐先生的大名我也有所耳闻,很期待和你的合作。”

  与原本命运副本中委托经验和社会经验缺乏的小白不同,在接下并完成了不少高难度委托之后,琉星已经明显成熟了许多。

  “一样一样,你直接叫我潇洒就行。”

  齐潇洒对琉星的态度颇为热情,毕竟队友强大就代表着他在接下来的委托中会轻松不少,完成委托的概率也会更高。

  ……

  偷星世界,某博物馆,琉星公司的临时办公室内。

  琉星和齐潇洒坐在两张椅子上,商量完安保计划和细节的两人正在闲聊。

  “对了,九月天毕竟是声名在外的大盗,虽然没有伤人记录,但是她的危险性依旧很高,”齐潇洒将一把造型精致小巧的袖珍手枪递给琉星,“琉星,这个给你,危险时刻可以用来防身,也能用来抓捕九月天。”

  “这是……麻醉枪?”

  将齐潇洒递给自己的手枪接过来,低下头稍微检查了一下,琉星抬头问道。

  “好眼力,”齐潇洒点了点头,继续道,“里面装的是特制的强效麻醉剂,一枪就可以在几秒钟内迷倒一头虎鲸,而且只会让人失去意识并昏迷,药效结束后不会对人体不会产生任何副作用,不用担心会伤害到目标。”

  “嗯,谢谢,”琉星点点头,将袖珍麻醉枪收起来,旋即有些好奇地开口问道,“话说潇洒你现在是自由侦探吗?还是说有加入侦探社?”

  “我当然是自由侦探了!哪个侦探社能配得上我的才华?”齐潇洒虽然出身于vv学院,但是这种保密的组织肯定不能透露给琉星这个“普通人”,况且他本身明面上的身份也确实是“自由侦探齐潇洒”,这么说也不算是在骗人。

  “嗯……这样啊,那潇洒兄有没有考虑过加入我的公司,或者和我们公司建立长期合作关系?”

  琉星翘着二郎腿,双手手指交叉,轻轻放在一只膝盖上,对着齐潇洒问道。

  “加入公司就免了,我这个人习惯了自由,受不得约束,估计这辈子都会当个自由侦探,”齐潇洒耸了耸肩,拒绝了琉星的招揽,但是并未把话说绝,“不过要说长期合作的话,如果我们这一次的合作比较愉快,那我倒是很乐意和琉星你们公司签订一份长期合作协议。”

  “毕竟,像你这种一见面就很对我胃口的人,我还是头一次遇见。”

  一边说着,齐潇洒微笑着向琉星伸出一只手。

  “一样一样,”琉星握住齐潇洒的手掌,眯起眼睛回以微笑,“我相信咱们以后的‘合作’会很愉快的。”

  “哈哈哈哈,我也这么觉得。”

  办公室外,隐约从门内传出琉星和齐潇洒的谈笑声。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