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次元聊天群 第三百零七章 女装俏琉星(三千四百字·2/2)

小说:泛次元聊天群 作者:落雪煮茶 更新时间:2021-03-02 23:53: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灰姑娘!地擦好了吗?”

  九月的声音在客厅内响起,语气宛如一只慵懒的猫咪。

  “好了!小雪,我马上过来!”

  琉星对着客厅内回应了一声,随后将拖把放到卫生间的水池边搭好,又洗了洗手,向着客厅走去。

  虽然知道九月的真实身份,但是现在九月的化名是“兰雪”,他对九月的称呼自然也是“小雪”而不可能是“九月”。

  “怎么这么慢啊,本小姐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冰激凌都快化了。”

  客厅的沙发上,九月穿着宽松柔软的居家服,姿势优雅慵懒地倚坐在沙发上。

  九月一边嘴上抱怨,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正前方的电视——里面正放着一部时下热映的偶像剧。

  沙发前方是一张擦拭得相当干净的茶几,茶几上此刻正摆着一大盒打开包装,造型精致的冰激凌。

  “灰姑娘快过来,吃冰激凌了!”

  看到琉星过来,九月轻轻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示意他坐下一起吃冰激凌。

  “灰姑娘”是在第一次强迫琉星换上女仆装之后九月对他的新称呼。

  对此,琉星无论是内心中还是表面上,都是相当抗拒的,但是考虑自己欠九月的两点五亿元,他又突然觉得“灰姑娘”这个称呼不是那么地难以接受了。

  九月慵懒地倚坐在沙发上,透过宽松的居家服,能够隐约看到她凹凸有致的身躯,

  她的头发有些湿润,看起来似乎是刚刚洗过澡。

  身负天价债务的琉星顺从坐在九月身侧,清幽的香气萦绕在他的鼻尖,让他忍不住吸了口气。

  “好闻吗?”

  九月的声音幽幽在耳侧响起。

  “好闻。”

  琉星几乎是下意识地点头开口道。

  九月:“……”

  琉星:“……”

  青涩的少年与少女之间的气氛陷入尴尬,九月轻轻拨弄了一下鬓侧湿润的发丝,掩盖住微微泛红的耳垂。

  “咳咳……那个,小雪,你用什么洗发水啊,味道真好……”

  琉星挠着后脑勺,硬着头皮开口,试图打破尴尬的氛围。

  “是薰衣草和兰花香味的。”

  九月绷着脸,不让自己脸上浮现出害羞的表情,用尽可能平静的语气说道。

  “薰衣草和兰花?可是刚刚的香气不是这样的啊……”

  琉星脸上浮现出真心实意的疑惑之色,相比于薰衣草和兰花,刚刚他闻到的香气更接近于茉莉的香气。

  “笨蛋……”面庞发烧的九月忍不住轻声嘀咕了一声。

  “欸?”

  虽然九月的声音很轻,但是以琉星的五感,还是清晰地听到了九月的娇羞的低语。

  “没事!坐好!吃冰激凌了!”

  九月瞪了琉星一眼,声量猛地提了上去。

  “哦哦哦,好!”

  琉星顿时正襟危坐,目视前方,像座木雕一般僵硬地保持着端坐的姿势,连眼珠都不敢转一下。

  “哼!这还差不多!”

  九月满意地轻哼一声,拿起茶几上已经隐隐有融化即将的冰激凌,用塑料小勺挖出一大块,送进自己嘴里。

  冰凉的甜蜜在口腔中弥散开,九月眯着的双目微微弯起,流露出小女孩般的喜悦。

  一直将口中的冰激凌含到融化,九月才依依不舍地咽下去。

  随后她放下手中用过的勺子,拿起另一个勺子,挖了更大的一块冰激凌,用另一只纤长白皙的手掌虚托着递到琉星嘴边,同时将脸颊凑过去,:“来,灰姑娘,张嘴。”

  “小雪,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自己可以……”

  看着近在咫尺的九月,琉星脸旁微微有些发烧。

  “张嘴,来,啊——”

  九月不为所动,甚至将脸凑得更近了。

  更加清晰的香气从九月身上浮起,让琉星的耳根隐隐有些发烫。

  “啊——”

  琉星顺从地张开嘴,九月熟练地把手中的勺子送进琉星嘴里。

  “嘻嘻,这才乖嘛!”

  喂琉星吃下一口冰激凌的九月柳眉一弯,似乎比刚刚她自己吃的时候更高兴。

  “好了,既然灰姑娘你已经吃了本小姐亲手喂你的冰激凌,那么接下来喂本小姐吃冰激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九月把手中的勺子塞进琉星手中,修长匀婷的身躯一转,便整个躺在了沙发上,头正好枕在琉星的大腿上。

  “啊——”

  仰面躺在琉星大腿上的九月睁开诱人的樱唇,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用手指指着自己的张开的嘴。

  琉星:“……”

  看着手中被九月硬塞过来的勺子,他陷入了深深的纠结——我,要不要换个勺子喂九月呢?

  犹豫了几秒,直到躺在自己腿上微张着嘴唇的九月脸上露出不耐之色,琉星这才一咬牙,拿起茶

  “灰姑娘!地擦好了吗?”

  九月的声音在客厅内响起,语气宛如一只慵懒的猫咪。

  “好了!小雪,我马上过来!”

  琉星对着客厅内回应了一声,随后将拖把放到卫生间的水池边搭好,又洗了洗手,向着客厅走去。

  虽然知道九月的真实身份,但是现在九月的化名是“兰雪”,他对九月的称呼自然也是“小雪”而不可能是“九月”。

  “怎么这么慢啊,本小姐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冰激凌都快化了。”

  客厅的沙发上,九月穿着宽松柔软的居家服,姿势优雅慵懒地倚坐在沙发上。

  九月一边嘴上抱怨,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正前方的电视——里面正放着一部时下热映的偶像剧。

  沙发前方是一张擦拭得相当干净的茶几,茶几上此刻正摆着一大盒打开包装,造型精致的冰激凌。

  “灰姑娘快过来,吃冰激凌了!”

  看到琉星过来,九月轻轻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示意他坐下一起吃冰激凌。

  “灰姑娘”是在第一次强迫琉星换上女仆装之后九月对他的新称呼。

  对此,琉星无论是内心中还是表面上,都是相当抗拒的,但是考虑自己欠九月的两点五亿元,他又突然觉得“灰姑娘”这个称呼不是那么地难以接受了。

  九月慵懒地倚坐在沙发上,透过宽松的居家服,能够隐约看到她凹凸有致的身躯,

  她的头发有些湿润,看起来似乎是刚刚洗过澡。

  身负天价债务的琉星顺从坐在九月身侧,清幽的香气萦绕在他的鼻尖,让他忍不住吸了口气。

  “好闻吗?”

  九月的声音幽幽在耳侧响起。

  “好闻。”

  琉星几乎是下意识地点头开口道。

  九月:“……”

  琉星:“……”

  青涩的少年与少女之间的气氛陷入尴尬,九月轻轻拨弄了一下鬓侧湿润的发丝,掩盖住微微泛红的耳垂。

  “咳咳……那个,小雪,你用什么洗发水啊,味道真好……”

  琉星挠着后脑勺,硬着头皮开口,试图打破尴尬的氛围。

  “是薰衣草和兰花香味的。”

  九月绷着脸,不让自己脸上浮现出害羞的表情,用尽可能平静的语气说道。

  “薰衣草和兰花?可是刚刚的香气不是这样的啊……”

  琉星脸上浮现出真心实意的疑惑之色,相比于薰衣草和兰花,刚刚他闻到的香气更接近于茉莉的香气。

  “笨蛋……”面庞发烧的九月忍不住轻声嘀咕了一声。

  “欸?”

  虽然九月的声音很轻,但是以琉星的五感,还是清晰地听到了九月的娇羞的低语。

  “没事!坐好!吃冰激凌了!”

  九月瞪了琉星一眼,声量猛地提了上去。

  “哦哦哦,好!”

  琉星顿时正襟危坐,目视前方,像座木雕一般僵硬地保持着端坐的姿势,连眼珠都不敢转一下。

  “哼!这还差不多!”

  九月满意地轻哼一声,拿起茶几上已经隐隐有融化即将的冰激凌,用塑料小勺挖出一大块,送进自己嘴里。

  冰凉的甜蜜在口腔中弥散开,九月眯着的双目微微弯起,流露出小女孩般的喜悦。

  一直将口中的冰激凌含到融化,九月才依依不舍地咽下去。

  随后她放下手中用过的勺子,拿起另一个勺子,挖了更大的一块冰激凌,用另一只纤长白皙的手掌虚托着递到琉星嘴边,同时将脸颊凑过去,:“来,灰姑娘,张嘴。”

  “小雪,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自己可以……”

  看着近在咫尺的九月,琉星脸旁微微有些发烧。

  “张嘴,来,啊——”

  九月不为所动,甚至将脸凑得更近了。

  更加清晰的香气从九月身上浮起,让琉星的耳根隐隐有些发烫。

  “啊——”

  琉星顺从地张开嘴,九月熟练地把手中的勺子送进琉星嘴里。

  “嘻嘻,这才乖嘛!”

  喂琉星吃下一口冰激凌的九月柳眉一弯,似乎比刚刚她自己吃的时候更高兴。

  “好了,既然灰姑娘你已经吃了本小姐亲手喂你的冰激凌,那么接下来喂本小姐吃冰激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九月把手中的勺子塞进琉星手中,修长匀婷的身躯一转,便整个躺在了沙发上,头正好枕在琉星的大腿上。

  “啊——”

  仰面躺在琉星大腿上的九月睁开诱人的樱唇,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用手指指着自己的张开的嘴。

  琉星:“……”

  看着手中被九月硬塞过来的勺子,他陷入了深深的纠结——我,要不要换个勺子喂九月呢?

  犹豫了几秒,直到躺在自己腿上微张着嘴唇的九月脸上露出不耐之色,琉星这才一咬牙,拿起茶

  几上九月之前用过的勺子,放下自己的勺子,开始温柔而熟练地喂九月吃冰激凌。

  “哼……大笨蛋……”

  琉星用勺子把一块冰激凌送进九月嘴里,嘴里含着冰激凌的九月心中轻哼一声,在琉星抽出勺子的时候,她轻轻咬了一下口中的勺子,剔透的紫灰色眸子横了这个不解风情的大笨蛋一眼。

  每次都是这样,我都把勺子塞进你手里了,你为什么还要换呢?

  九月心中微微有些气恼,但是看着那张在她眼中傻里傻气的帅脸,心中的小脾气却又总会在不知不觉间化作丝丝清澈的甜蜜。

  比嘴里的冰激凌还要甜上许多。

  ……

  两天后,偷星世界,琉星家的客厅里。

  再次被九月逼迫穿上女仆装的琉星面无表情地的打扫着地面,一旁的九月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时不时从茶几上的玻璃碗中拿出一两颗草莓塞进嘴里。

  不过她只是偶尔才吃一颗,因为这些草莓其实是留着待会和琉星一起吃的。

  “叮咚~”

  就在琉星扫完地将扫把放回原位的时候,家里的门铃突然响起了。

  琉星心头微微一动,凝神静气的他立刻便感知到了门外的气息——是齐潇洒。

  琉星心头一跳,默默向着楼梯走去——他要去二楼房间里换男装!

  “灰姑娘,快去开一下门!”

  窝在沙发上的九月对着琉星道。

  默默向着楼梯走去的琉星琉星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

  “不可以啊小雪,我还穿着女仆装呢!你这样让我怎么见人啊!”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齐潇洒这种人看到自己穿女仆装的样子,琉星决定这次一定要拼死反抗!

  “没关系的,琉星你穿上女仆装的样子这么漂亮,绝对不会丢人的!”

  九月憋着笑开口道。

  “我不!我绝不!我死都不会去开门的!”

  琉星的反抗异常激烈。

  “哦?是吗?”九月眉头一挑,微微眯起眼睛,“那两点五亿元……”

  “我马上去开门!”

  琉星突然觉得让齐潇洒看到自己的女仆装也不是什么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

  此时此刻,琉星家门外。

  穿着白西服红衬衫的齐潇洒一脸紧张地站在门外。

  前两天,成功阻止过一次国际大盗“九月天”的他信心爆棚地独自接下了另一单保护七彩猫眼石的委托,结果……

  由于保护不力导致七彩猫眼石被大盗九月天盗走,他不仅失去了大半年声誉,而且还将自己全部身家都赔偿给了委托方。

  现在他不仅身无分文,而且还一个委托都接不到,万般无奈之下,他想到了几天前给过他自己家的地址的琉星,于是只能厚着脸皮登门拜访,希望琉星可以暂时接济他一下,或者收留他一阵子,给他一个工作的机会。

  不过自己之所以会沦落到现在这幅境地,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他没有听从之前琉星给他忠告。

  此刻再来求助于琉星,实在让他有些难以启齿,心中也颇为忐忑。

  “咔嗒——”

  就在齐潇洒心中紧张忐忑的时候,琉星家别墅的大门被从门内打开了。

  “对不起琉星!我不该忽视你之前给我的……欸?!!!”

  原本在门被打开的第一时间就弯腰鞠躬道歉的齐潇洒话说到一半,突然发出了惊呼声。

  此刻的他正弯着腰,低着头,因此视线只能看到面前之人的下半身。

  而在他的视线中,映入眼中的却是一双裹着黑色丝袜的,修长笔直的少女的腿。

  这双腿整体很纤细,但是却有着健康流畅的肌肉弧度,穿着一双码号稍微有一点大的低跟皮鞋,双腿笔直修长,圆润流畅,简直完美!

  齐潇洒的目光忍不住向上,原本保持鞠躬姿态的上半身也直挺起来。

  目光扫过少女比膝盖高上大约十几公分的裙摆,垂在身躯两侧的修长手掌,隔着女仆装也能看出的纤细的腰肢和平坦小腹,以及同样平坦的胸前,最后停留在少女娇嫩的面庞上。

  “……”

  在看到少女容颜的一瞬间,齐潇洒的呼吸微微一滞。

  “好……好美……”

  他忍不住轻声呢喃道。

  他的面前,是一个容貌精致到几乎完美,又带着些异样的中性美感的少女。

  垂落到耳畔的蓝色中短发被头箍固定住,露出少女白皙光洁的额头。

  额头下方一对有些偏男性化的纤细长眉,以及一对琥珀色的剪水秋瞳。

  少女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琥珀色的眸子中也没有丝毫的情感波动,整个人仿佛一具安静的木偶。

  但是依旧无损于她的美丽。

  看着面前少女娇俏的容颜,有那么一瞬间,齐潇洒觉得,自己恋爱了。

  “潇洒?是你?你怎么来了?”

  “灰姑娘!地擦好了吗?”

  九月的声音在客厅内响起,语气宛如一只慵懒的猫咪。

  “好了!小雪,我马上过来!”

  琉星对着客厅内回应了一声,随后将拖把放到卫生间的水池边搭好,又洗了洗手,向着客厅走去。

  虽然知道九月的真实身份,但是现在九月的化名是“兰雪”,他对九月的称呼自然也是“小雪”而不可能是“九月”。

  “怎么这么慢啊,本小姐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冰激凌都快化了。”

  客厅的沙发上,九月穿着宽松柔软的居家服,姿势优雅慵懒地倚坐在沙发上。

  九月一边嘴上抱怨,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正前方的电视——里面正放着一部时下热映的偶像剧。

  沙发前方是一张擦拭得相当干净的茶几,茶几上此刻正摆着一大盒打开包装,造型精致的冰激凌。

  “灰姑娘快过来,吃冰激凌了!”

  看到琉星过来,九月轻轻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示意他坐下一起吃冰激凌。

  “灰姑娘”是在第一次强迫琉星换上女仆装之后九月对他的新称呼。

  对此,琉星无论是内心中还是表面上,都是相当抗拒的,但是考虑自己欠九月的两点五亿元,他又突然觉得“灰姑娘”这个称呼不是那么地难以接受了。

  九月慵懒地倚坐在沙发上,透过宽松的居家服,能够隐约看到她凹凸有致的身躯,

  她的头发有些湿润,看起来似乎是刚刚洗过澡。

  身负天价债务的琉星顺从坐在九月身侧,清幽的香气萦绕在他的鼻尖,让他忍不住吸了口气。

  “好闻吗?”

  九月的声音幽幽在耳侧响起。

  “好闻。”

  琉星几乎是下意识地点头开口道。

  九月:“……”

  琉星:“……”

  青涩的少年与少女之间的气氛陷入尴尬,九月轻轻拨弄了一下鬓侧湿润的发丝,掩盖住微微泛红的耳垂。

  “咳咳……那个,小雪,你用什么洗发水啊,味道真好……”

  琉星挠着后脑勺,硬着头皮开口,试图打破尴尬的氛围。

  “是薰衣草和兰花香味的。”

  九月绷着脸,不让自己脸上浮现出害羞的表情,用尽可能平静的语气说道。

  “薰衣草和兰花?可是刚刚的香气不是这样的啊……”

  琉星脸上浮现出真心实意的疑惑之色,相比于薰衣草和兰花,刚刚他闻到的香气更接近于茉莉的香气。

  “笨蛋……”面庞发烧的九月忍不住轻声嘀咕了一声。

  “欸?”

  虽然九月的声音很轻,但是以琉星的五感,还是清晰地听到了九月的娇羞的低语。

  “没事!坐好!吃冰激凌了!”

  九月瞪了琉星一眼,声量猛地提了上去。

  “哦哦哦,好!”

  琉星顿时正襟危坐,目视前方,像座木雕一般僵硬地保持着端坐的姿势,连眼珠都不敢转一下。

  “哼!这还差不多!”

  九月满意地轻哼一声,拿起茶几上已经隐隐有融化即将的冰激凌,用塑料小勺挖出一大块,送进自己嘴里。

  冰凉的甜蜜在口腔中弥散开,九月眯着的双目微微弯起,流露出小女孩般的喜悦。

  一直将口中的冰激凌含到融化,九月才依依不舍地咽下去。

  随后她放下手中用过的勺子,拿起另一个勺子,挖了更大的一块冰激凌,用另一只纤长白皙的手掌虚托着递到琉星嘴边,同时将脸颊凑过去,:“来,灰姑娘,张嘴。”

  “小雪,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自己可以……”

  看着近在咫尺的九月,琉星脸旁微微有些发烧。

  “张嘴,来,啊——”

  九月不为所动,甚至将脸凑得更近了。

  更加清晰的香气从九月身上浮起,让琉星的耳根隐隐有些发烫。

  “啊——”

  琉星顺从地张开嘴,九月熟练地把手中的勺子送进琉星嘴里。

  “嘻嘻,这才乖嘛!”

  喂琉星吃下一口冰激凌的九月柳眉一弯,似乎比刚刚她自己吃的时候更高兴。

  “好了,既然灰姑娘你已经吃了本小姐亲手喂你的冰激凌,那么接下来喂本小姐吃冰激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九月把手中的勺子塞进琉星手中,修长匀婷的身躯一转,便整个躺在了沙发上,头正好枕在琉星的大腿上。

  “啊——”

  仰面躺在琉星大腿上的九月睁开诱人的樱唇,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用手指指着自己的张开的嘴。

  琉星:“……”

  看着手中被九月硬塞过来的勺子,他陷入了深深的纠结——我,要不要换个勺子喂九月呢?

  犹豫了几秒,直到躺在自己腿上微张着嘴唇的九月脸上露出不耐之色,琉星这才一咬牙,拿起茶

  就在齐潇洒因为惊艳与紧张而心跳加速,掌心冒汗的时候,他面前那几近于完美的“少女”突然开口。

  霎时间,齐潇洒仿佛听到了自己心与爱情一同石化破碎的声音。

  如此美丽到近乎完美的少女,声音却是齐潇洒颇为熟悉的男声。

  “你……你是……琉星?!”

  齐潇洒声音干涩艰难,仿佛枯井底下石块摩擦一般。

  “嗯,是我。”“少女”点点头,继续用琉星的声音开口道,“话说,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突然来我家了……唉……潇洒兄,你怎么突然晕倒了啊?!坚持住!我马上去给你叫救护车!”

  这是齐潇洒意识陷入黑暗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看着面前少女顾盼之间焦急却别有一番美丽的神色,耳边响起琉星的声音,齐潇洒在因为短时间里经受过大心理冲击而彻底昏迷过去之前,脑海中闪过了最后一个念头。

  “老天爷!你他娘的玩我!”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