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我给康熙当国师 第20章 第二十章

小说:[清穿]我给康熙当国师 作者:云从龙也 更新时间:2021-03-10 14:24: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三清师祖在上, 弟子青阳愿为天下祈福,愿人人家庭和睦,父子情深, 兄友弟恭……”

  主殿中,青阳对着三清神像,满脸虔诚的喃喃。

  正念着,观门外传来獒儿要死不活的声音:“来了——送信的又来了——”

  “……”青阳面色惨淡地起身, 走出观外, 对着太子派来的信使勉力一笑,“辛苦了。”

  “不辛苦!”信使声如洪雷, 然后拿铜铃大的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青阳。

  拆啊, 拆开看, 他还等看完送回信呢。

  青阳:“……是要钱吗?不可能的,你快走。”

  青阳连推带搡地把人弄走了,才回到自己的寮房里,唉声叹气地看信。

  这是太子送来的第不知道多少封信了, 仗着手下人多,轮班一天送一封, 里头无外乎三个内容。

  ……凌普之死, 不少朝中的老古板颇为赞赏, 孤瞧着就想翻白眼, 孤杀凌普是为百姓,为枉死的人,又不是为了受他们点评。倒是民间传出不少相关传闻,夸孤这事儿做得铁面无私……嗯,孤总觉得红珊瑚这事儿还有蹊跷,你说好端端的, 皇阿玛为何会突然亲点贡品呢?

  青阳:“……”

  我不知道啊,这种事是能在信里跟我说的吗,太子你东宫里是不是想多个无头鬼道士。

  说起这个,最近的早课越发难熬了。孤着实不想早起,如果是捉鬼冰嬉还好说,那些个奏折有什么好看的?孤也是日理万机的,还得浪费时间,从大段溜须拍马的废话里找重点,日后该有个限制,每份奏折,不可多于两百字。而且,皇阿玛的观点总是与孤相左,都说斩草除根,不留后患,当机立断,莫延战机,皇阿玛却非说什么仁心权衡。大师,你说谁对谁错?

  青阳:“…………”

  别问我啊,我已经很努力了,看我刚刚还为你们一家祈福。

  大师,你为什么一直不回信呢?这么多封书信往来,孤觉得叫大师太不亲近了,以后就叫青阳好不好?青阳也可以在无人时叫孤的小名,唤作保成。孤这么说,是信任青阳,青阳你也要快快回信,你不是可以驱鬼的么?让鬼送信不比让人送信方便多了,来回又快。

  青阳:“…………”

  不是只有往,没有来吗,太子你粘人程度为何又翻倍了!!

  鳌拜正扒着窗栏擦缝儿,见状嘿嘿一冷笑:“大师还不高兴么?我都听五位灵公说过了。当初凌普被擒前夜,你还安慰了太子,当时正是那小崽子孤立无援的时候,你这一鼓励,怕是真触动太子了,这回交心了吧!倒是好事,大师你真不回信吗?”

  “……”青阳被鳌拜说的莫名心虚了,突然感觉手中信封过于沉重,毕竟自己对太子的友情,远远抵不上太子对自己……不是,这话怎么哪里怪怪的?

  “滚吧!就是你给给语。”青阳拿信封当八卦扇,扇走伸长脖子,试图看信的鳌拜,翻白眼道,“这就是叶公好龙尔!真见鬼了还不是吓死。”

  ——“死”当然是夸张啦,但太子本来就因为鳌拜,阳气不很高的,紫禁城又好像很多鬼哦。

  青阳犹豫了一下:“要不还是找那信使带个东西吧……。”

  于是,本来对回信没报什么期待的太子,隔了数日终于收到了信使快马加鞭送来的回信:“大师说,务必要在无人的时候打开。”

  这么神秘!太子面色一凝,屏退左右,拆开一看。

  信封里有两张纸,一张是薄薄的黄纸,上书线条流畅、笔画规整漂亮的符箓。触手升温,如同在阳光下晒过一般,暖洋洋的。胤礽手刚一碰,那纸上的符箓就一下化为金光,融入他指尖皮肤中。

  暖意顿时浸润身体,如同置身温泉之中,令胤礽不禁喟叹一声。

  他甚至还闭着眼睛,享受了一下,才看向下一张:

  此为壮阳符,虽有壮阳之功效,但太子仍需每天多晒太阳……

  胤礽:“……”

  胤礽:“…………”

  什么符???????

  ·

  陈圆圆几次三番翘班回家,硬顶着青阳杀鬼的视线,总算钓到了她想钓的鱼。

  “你看嘛,东家。”美人含怨,最招人疼,“我就说这能有用。我看人最准了,那些太子派来的人啊,各个眼高手低的,怕是把在宫里的坏风气,直接带到酒楼里来了。东家的银子也敢贪,难道就不怕东家下咒吗?”

  青阳看着陈圆圆列出来的账目,被太子那些管事、仆役还真是捞去了不少钱,顿时冲冠一怒:“太过分了!竟敢刮我的油水!”

  陈圆圆:“咱们酒楼,是在太子送的宅地上盖的,这些仆役也不好赶走。但他们做的也太过分了,还把家里人也接到秦淮来,正大光明薅着东家的羊毛,给家里人安置住处,又把家里人塞进酒楼,一块儿刮油水。”

  五位灵公原本捧着香火在吃的,闻也飘过来了,呵呵哼哼冷笑:“薅羊毛薅到祖宗头上了!”

  青阳也难得刚硬地一拍桌子:“妹妹!这种行为,不能姑息,你好好教训教训他们!”

  太过分了,从来只有我青阳薅别人羊毛的份,哪有别人未经允许薅我羊毛的份,老子的阳是日天的那个阳,不是肥羊的羊!

  陈圆圆露出兴奋的表情,嘴角诡异地咧开笑容,一路几乎裂到脑后。

  青阳:“……妹妹你转过头吧,做噩梦了要。”

  …………

  “又让咱留下打扫。这娘们——”

  “呸,你小声点。那可是鬼,不是人!”管事拉住自己的小舅子,不让对方再瞎说。

  小舅子撇撇嘴:“鬼怎么了,咱们在这儿敛财,都快放明面儿上了,那小娘们还不是没发现?还不务正业,三不五时离开酒楼,我看女人就是女人,到底还是担不起男——咕噜咕噜咕噜——”

  “唔!唔唔!!”管事只觉浑身一冰,整个人就不知怎的落入水中,“我——咳咳——我不会水——救——”

  不对,这可是青福酒楼,怎么可能有水,这水哪儿来的?!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接连十几声落水声传入耳中,接着就是同僚们熟悉的声音:

  “咳咳咳——冷死……草!草草,这什么鬼地方,老子怎么在河里!”

  “鬼……见鬼了……见鬼了啊!!”

  “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呀,青阳大师——咕噜咕噜咕噜——”

  甭管是怒骂,还是惊恐,还是求救,下一秒,等待他们的就是潮水般涌来的冰水,他们仿佛被无形的力量缠住了双脚似的,不论如何挣扎,也逃脱不掉逐渐沉入水中的可怕结局。

  没有哪个活人能在水中闭那么久的气,更别提是在饱受惊吓、毫无防备的状态下。

  管事痛苦地挥动着手臂,又想捂住口鼻,阻止刺骨的冰水涌入肺腔。

  “哎……为什么要偷我的银子呢……”

  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女声在濒死挣扎的众人耳边响起,不是他们那不管事的掌柜又是谁?!

  这个时候,他们才猛地从贪欲的遮蔽下意识到,那位看起来美丽柔弱的女掌柜,可是——鬼啊!是女鬼啊!是能在白日下自由行走的鬼啊!

  “妾好伤心啊呜呜呜……妾赚个钱容易吗……东家连个房都不给住……最近还惦记妾的香火钱……”

  管事:“…………”

  陈圆圆真切实意地吐槽完东家,才又回归主题:“妾给了你们机会的……嘘,别使劲儿了……”

  莹蓝深邃的河水中,女鬼的衣衫无限延伸,月色透过秦淮的河水,引入刺痛的眼帘,破碎成道道诡谲游走的波澜蛇光:“你们说呀……告诉妾嘛……水里冷不冷呀……妾好想知道呢……慢慢沉入水底……百年后在河泥中腐烂……是什么感觉……”

  管事:“……!”

  他,他是不是就要死了,就为了那点贪欲……

  极端的痛苦之中,管事陷入黑暗。

  …………

  “哼,说是让我放开手脚去做,又不让我伤人,最多就是迷一下心窍。”陈圆圆撅着唇,抱怨青阳,“昨晚是把他们都吓尿裤子了,但是东家,你知道人有多贪吗?今天早上一起来,他们发现自个儿没事儿,居然又有一小拨人聚在一起,商量要跟太子告状!还好还是有明白人的……哼,他们是真的不把我当鬼呀,不知道我可是留了一耳朵在酒楼里的。”

  “……”青阳的视线小心地避开缺了一只耳朵的陈圆圆,紧盯信纸,“对……妹妹,这个习惯也不太好,能不能把耳朵随身携带……”

  陈圆圆故意凑到青阳面前:“东家在写什么呢?”

  “……”青阳糊开作死的妹妹,“告状么,谁不会呢?来,獒儿,你最熟门熟路,把这信送给太子。”

  反正胤礽也说过,想体验一把阴鬼邮递,而且壮阳气的符箓也给太子下过了,鳌拜的阴气也冲撞不了太子。

  “……”鳌拜极为谨慎地瞅着青阳,接过信,心里还在不停地琢磨:什么叫“你最熟门熟路”?这臭道士说这话,是褒是贬?是不是又在嘲讽我当初欺压太子,等我回来又要扣我香火!

  带着沉重的思想包袱,鳌拜捎着信,一路向紫禁城而去了。其实以他能在太子头上动土的实力,如果没遇到青阳这样的变态,哪儿都能横着走的,仅半天的功夫,便赶在入夜时分,从秦淮来到了太子东宫,毓庆宫。

  呆了二十来年的地方,鳌拜进东宫就跟回自己家一样,大摇大摆地往太子书房走,进门傲然往里一看,却是愣住了。

  胤礽还未换冠帽,显然是刚刚回宫,他衣袍的颜色竟不再是明黄,而是太子本该使用的杏黄色。东宫的摆置也比从前削减了大半,相比较以前几乎和康熙同等、甚至更加奢侈的用度,简直称得上寒酸。

  胤礽伏在案前,提笔疾书,估计就是为了这封信,才回宫便屏退左右,冠帽都没来得及换。

  鳌拜不自觉地上前一看,只见胤礽正写道:

  ……凌普死后,内务府总管的空缺悬而未定。孤没什么想法,顺其自然,也提醒你一声,孤这几日,已经自削用度,日后一切出行倚仗、冠帽、用度,皆不可僭越圣上。

  胤礽写到这里,闭了闭眼,而后又有些不稳地继续道:索额图,莫做第二个凌普,别让孤将来真成了孤家寡人。

  “……”鳌拜干巴巴地咂咂嘴,跟在太子身边这么多年,他还是头一次在太子身上看到这样的状态。这不但是朝堂、物质上的退让,更是心理上的退让。

  太子或许自己还没发觉,但他这个将太子从小看到大的,却是能一眼看出,对方竟是生出些隐逸出世的想法。

  鳌拜将信从袖中掏出,没了阴气的遮蔽,信封露出实体,被嗖得扔到胤礽桌上。

  胤礽本能受惊,猛地一个仰倒:“——!”

  “……”鳌拜无语,幸好这椅子后面是书柜啊,不然太子可能今晚就自己嗑死在这儿了,就这还催小道士给他用鬼传书呢?

  胤礽也是大感有失颜面,看这信,青阳竟然真的给他用鬼传书了,他却在鬼面前丢了个大面子:“咳咳!”

  胤礽一下也想不出该怎么掩饰,索性厚着脸皮,装作刚刚啥都没发生,面色严肃地打开信封:“……”

  青阳写信,就不像胤礽抱怨的奏折那样了,直接把事情一说,问,这些人打算怎么办吧,他是养不起了。

  “……好大的胆子!!”胤礽看完以后,竟是比青阳还气,猛地站起来,来回踱了几步,狠狠将信往桌上一扔,“又是一群狐假虎威的狗东西。”

  当初凌普斩首,最开始他是很悲伤的,甚至还有些无颜去见奶娘。但当他一点点将怨鬼留下的案宗理完,再面对奶娘非但不愧疚,反倒怨责他的表情,胤礽终于恼怒了:

  胆敢欺君犯上,多次贪墨圣上贡品的人是凌普。为了勒索钱财,害死大清这么多清官良吏的是凌普。不把人当人,残害践踏无辜百姓性命的是凌普。

  他胤礽自问平时待奶娘、奶公不薄,奶公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罪不容恕的恶行,就算是从地狱里拖出来杀他百次,也抵不上那数百条清白人命,奶娘凭什么怨他胤礽?!

  凌普狐假虎威,假狐狸是骑在他这真老虎头上的!然后呢?如果没有青阳及时揭穿,他的头被踩过了,最后的恶名谁背?还是他!

  胤礽恨死这群专坏他事、贪心不足蛇吞象的小人了:“麻烦转告青阳,明天尽管将那帮狗东西踢出酒楼。孤自会派人去秦淮,带他们回来,好好‘问话’。”

  说话间,胤礽两眼发红,竟是隐隐又有些过去被鳌拜附身时的阴鹜和暴戾。但很快,他又回过神来:青阳让人来给我送信啊,送信的是谁?不可能是三清和五灵公吧,那就只有獒儿了。

  太子远在京都,完全不知道他小伙伴的员外水平与日俱增,观内已然又多了两鬼。

  胤礽轻咳一声,觉得依小女鬼会和青阳撒娇的性格,看到他这幅模样,说不定会感到害怕,于是赶忙换上温和安抚的微笑,还伸手拿了块蜜糖:“敖儿吧,别怕,来,伸手,吃糖。”

  鳌拜:“……”

  鳌拜:“…………”

  鳌中堂猛地转身,冲出宫殿,带起阴风阵阵。

  胤礽还在他身后轻笑:“吃个糖也害羞,敖儿真可爱。”

  鳌拜:“………………哕!!!!!!”

  s..book304561774831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清穿]我给康熙当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