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我给康熙当国师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小说:[清穿]我给康熙当国师 作者:云从龙也 更新时间:2021-03-16 10:38: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阴魂想要下地府, 需要鬼差的接引。得有城隍爷发给的路引,才能踏上黄泉路。

  青阳将书完功过册的阴魂逐一超度,又召请来鬼差:“咦, 怎么不是之前那个大兄弟了。搞得我差点以为还在出差……”

  因为需要下地府的阴魂多,鬼差足足来了十个,青阳在队伍里探头探脑寻找了一会,没看到熟面孔, 不禁有点遗憾。

  之前那个大兄弟多好啊, 手忒松,做了两次交易, 两次都多给他好几分银子。

  鬼差们保持缄默, 以及一个较远的安全社交距离:“……”

  说实话, 他们也不是很想来。上次来的同事被足足拍了六掌,直接从阳间被拍下忘川河,挣扎了好久才得以上岸,惨遭众鬼和鬼差全程围观, 爬上岸以后直接冲回去自闭了。

  这次召请也是,绝大多数鬼差们都对青福观几位神明的护犊子程度望而生畏, 本不想来的, 但是看看三尸神的下场吧……最终还是推出了十个倒霉鬼, 上来应差。

  白莲教收集的生魂不多, 盖因生魂离体久了,人自然就死了。但阴魂极多,这是他们在秦淮潜伏近二十来年,捕捉的阴魂,数量上千,最后算报酬的时候, 本来还想好绝不搭话的鬼差都忍不住咂舌:“乖乖,再来这么几次,咱们手头的银子都不够用了。”

  阴魂又用不了阳间的货币,地府之所以会有阳间的金银做报酬,也是考虑到和吃阴间饭的人要常打交道,才偶尔和道士、蛊师之流做交易。

  地府供给一些鬼气给确定了品行端正的合作方,帮对方增强自己的使役鬼或是蛊虫实力,合作方再回以阳间的金银作为报答。

  青阳拿好银子,笑眯眯地挨个和鬼差兄弟们握手告别:“没事么,没有银子,也会有其他的……”

  鬼差们:“…………”

  不寒而栗!他们才是鬼吧,怎么和这个生人握手,却觉得浑身冰凉呢?

  …………

  拘魂辛苦,青阳给几位鬼差兄弟烧了香火作为酬谢。看看时间,天色还未亮,赶回去还来得及打个盹。

  道士们和皇子们都各自离开了,青阳睡眼惺忪地抱着小泥像和五块牌位,带着獒儿回观。

  一路奔行,枯燥无味,青阳打着哈欠转进小窄巷——

  鳌拜:“!快看!咱们观那儿怎么这么亮,是不是有白莲教的余孽打击报复,跑来放鬼火?!”

  青阳也吓得一个激灵,赶紧跑进观里一看:“……这什么情况?”青阳走到熠熠发光的八字真边,纳闷地观察了一会,“还发光……关不掉吗?”

  不是放火就拉倒了,鳌拜毫无兴趣地飘回影壁睡觉,青阳则留下来抠了一会:“嘿,还抠不掉!”

  无语,知不知道大晚上的亮这么大灯算是光污染啊!

  青阳对八字真束手无策,只好先去把小泥像和牌位安置好,简单梳洗一番,回到自己的寮房合衣躺下,准备赶在天亮前抓紧眯一会。

  闭着眼,在床上翻了几个身后,青阳:“……”

  他一坐而起,去伙房后的小杂物间里取来一条备用的帷幔,搬了个梯.子,把那八字真给严实遮上了。

  “喂。”鳌拜从影壁上探出个头,他其实也因为那青光睡不太着,刚好和青阳搭个话,“陈圆圆那小丫头还没回来,你怎么想?”

  青阳爬下梯.子,肃然点点头:“明天掌柜的如果缺席,可以扣点工钱。”

  鳌拜:“???”

  “开玩笑啦,”青阳笑嘻嘻地说,“可能还在被那老和尚劝度吧!有老和尚在,圆圆的安全没问题的。佛门说‘缘起’,意思是一切有为法,都是因各种因缘而起。这是圆圆和那老和尚的缘,咱们就别干涉啦!”

  鳌拜听青阳讲得还挺高深,仿佛很懂的样子,便不由地被说服了,不明觉厉地慢慢缩回影壁去。

  青阳:“然后再等圆圆把老和尚带到观前,那就是老和尚和我的缘起嘿嘿嘿嘿……”

  鳌拜:“…………”

  孽缘啊!老和尚与小丫头的缘起,和着就是为了他被你薅羊毛做准备的吗??

  ·

  陈圆圆一夜未归,青阳起来以后,把遮字的帷幔下掉,一边思忖着回头干脆在这儿设个窗帘之类的,一边通过鬼契和陈圆圆联系:“这么久还不回来,你怕不是准备再弃道从佛一次?”

  “不可能的,东家你不要打扰我吵架!”陈圆圆咬牙切齿,“这老和尚老大的年纪,头脑还蛮清醒,我跟他辩论还真有点辩不过他,别跟我说话了!今天我一定要处理掉这个跟屁虫!”

  青阳无语,绝明走释迦牟尼佛八相成道的路子,都走了六相,唯剩两相了,陈圆圆一个半途弃佛的还想跟人家打机锋……算了算了,吵就吵吧,反正到最后老和尚都要到他观来拿念珠滴。

  正叠着帷幔,九皇子从道观外走进来:“大师!”

  八字真多亮啊,白天直视都挺晃眼,胤禟喊了一声,就瞧见了。这真入石三分,也不见上头有什么机关,上一次他来青福观的时候还只是普通的墨字,现在却变成这样,莫不是昨夜对妖僧的一战,成就功德之类的?

  胤禟胡乱猜测,他不太懂道教这一块的。满族皇室本就更推崇萨满、藏传佛教,胤禟也是因为九岁重病为传道士所救,才逐渐对西洋文化、传教士颇有好感。再后来,葡萄牙籍的传教士穆景远成为常伴他身边、最信赖的手下,对胤禟而,他对耶稣的了解估计都比对道教的了解多。

  胤禟收回眼神:“昨夜一战,咱们也算是过命的交情,有话我就直说了。”

  想到接下来要谈什么,胤禟还极痛心地摸了摸胸口:“我想和大师谈谈合作。”

  今天流的泪,都是当初脑子里进的水。胤禟悲惨地想,如果之前自己没有拒绝大师就好了,现在还不知道大师同不同意合作……

  “哦,”青阳看看胤禟身后,“怎么穆景远没跟来?”

  有点遗憾,他本还想问问有没有机会请穆景远带点葡萄牙的好东西,供奉给师祖玩儿呢。

  胤禟:“……?”

  怎么,没来的都不想放过,这薅羊毛是都记上号了吗??

  胤禟强行把话题拉回合作,厚着脸皮小声说:“就,春盛酒楼啊,我不想就这么放弃了。大师能不能请财神爷给我赐个福什么的,日后春盛酒楼的分红,我俩对半分!”

  胤禟早估算过春盛酒楼和青福酒楼的进账差了,也难怪当时青阳能一口说出分红对半的话。青福酒楼的收益超出春盛不知道多少倍,若真因为是财神爷赐福,即便是对半分了,那占便宜的也是他自己啊。

  “?”青阳缓缓说,“希望你不要盲目迷信……”

  胤禟:“……”

  大师?你在说什么疯话。

  青阳很有良心的提醒:“你这个酒楼没开好,还是有救的,不一定要请财神爷。”

  青阳:“天底下酒楼多了去了,春盛那般专精一个菜系、价格金贵的,也不少,那为什么春盛酒楼没有成功呢?因为你要想想,你春盛酒楼的竞争点在哪。”

  “环境啊!”胤禟一说就心堵,“但之前我也听食客说了,那些环境开始看着新鲜,去几次也索然无味了,毕竟都是假的,假的到底比不上真的。”

  “就是说嘛!”青阳一拍手,“你酒楼定价高,所以到你酒楼吃饭的,多数还是有那个能力,去真地儿游玩的。既然如此,还要假的干嘛呢?但如果,没有真的呢?”

  青阳笑容渐渐诡异:“请允许我为你推荐三个全新主题——现代、赛博朋克、科幻。”

  胤禟全心沉浸在怎么赚钱里,完全没注意青阳的表情:“哦哦,但请大师不吝赐教。”

  “不吝是不可能不吝的。”薅羊毛人终于露出了他真正的嘴脸,青阳缓缓说出他这一段铺设的重点,“除了财神爷庇佑,我还提供技术支持了,七三分。”

  胤禟:“?????”

  这价涨得也太可怕了吧!是对他之前没有同意合作的惩罚吗呜呜……但是在心里仔细算算,还是很有的赚的。

  胤禟狠狠心:“干了!”

  你这刮油水的恶鬼啊,为了银子,我愿意和恶鬼做交易!

  “嗯,还有个事儿。”青阳在胤禟重新变得惊恐的眼神中说,“你也看到了,青福酒楼里的小厮,服务态度都是一等一的。那些都是我从小窄巷里雇来的人。我希望春盛酒楼更替仆役时,空缺的位置能悠闲提供给小窄巷的人,请九皇子放心,既然我多拿了红利,那培训也由我这边负责。”

  青阳的目光落向观外:“小窄巷里很多人家,甚至还挤在茅厕边露天而住。我想能帮就帮,你愿不愿意?”

  “……”胤禟眼神复杂,不禁又看向一旁青光耀耀的八字真。

  仙道贵生,无量度人。

  胤禟:“——呜呜大师你不要突然脱下鬼皮,搞得我好想给你捐钱!!”

  青阳露出和胤禟一样备受触动的表情,上前一步,紧紧握住胤禟的手:“——想捐就捐,不要克制。”

  胤禟:“……”

  感动戛然而止,胤禟面无表情地抽回自己的手:“算了,我又不想了。”

  ·

  和青阳谈完生意,胤禟带着青阳去找三哥胤祉。

  生魂离体,又和鳌拜近距离接触那么久,胤祉的状态其实很差,需要固阳稳魂。

  “三哥早上就出门了,说是要去找什么容先生……”胤禟说到一半,发觉青阳脚步一顿,“怎么?您也知道容先生?”

  青阳挠头:“挺巧哈,又是家族产业。”

  这就不用胤禟带路了,青阳熟门熟路往私塾去,本以为能听到书声琅琅,没想到刚到大门口——

  只见胤祉拉着纳兰容若,直把银票往对方手里塞:“先生,先生一定要收下,我的一点点心意,求您务必再往京都多发一些您的诗集吧!!我还有好多的友人想要观摩。”

  纳兰容若哪里能对抗的了胤祉,胤祉那力气都能把胤禟倒拖着走,衣衫都在推拒间乱了,顿时令这迷弟霸道为偶像氪金的场面变成登徒子强抢民鬼:“不……不用不用!虽然确实没钱花了,但君子取财有道……”

  “……”胤禟瞬间窒息,怎么三哥一觉睡醒脑子又没了。他大感丢脸,上前试图拆分二人:“三哥!这大庭广众,朗朗乾坤之下,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胤祉露出那种“绝版求再贩”、“双倍重金求购”的表情:“可是诗集……”

  青阳却是将目光落在胤祉手中的银票上,若有所思:原来还没榨干啊……

  胤禟皱眉:“你不是有原本么?叫人多抄几份就是了!”

  “你懂什么!”胤祉愤然道,“不搞文学的人是不会知道的,每多抄一本书,就有一位原作者受到伤害……容先生一定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没钱再印新册的吧!”

  纳兰容若羞愧地低头:“那倒不是……我,我用纸墨太费了,所以才没钱。”

  “……”胤祉尴尬地整理领口,站直身体,“嗯,怎么大师也在这里。”

  纳兰容若连忙道:“我算是被大师所救吧,如今这私塾也是在大师的帮助下建起来的,诗集也是。大师心善,私塾里收容的孩子都是小窄巷的,也不收学费。”

  胤禟扯过胤祉,小声说:“你少问几句不行?大师之前说过,自己从未上过私塾,你问这不是扎大师心么?估计大师开这私塾,就是不希望小窄巷里的孩子和他一样吧。”

  胤祉大为感动,尤其是听容先生说,大师救过他:“谢谢,我替容先生谢谢大师!”

  ……这什么立场,什么意思?青阳被胤祉握住手狂摇,警惕地说:“我不同意啊,这门亲事。”

  “……”纳兰容若欲又止,胤禟也直翻白眼。

  一边在心里疯狂吐槽三哥和大师,胤禟一边随意地往私塾里一看,瞬间吓一大跳:“嗬!”

  原本正读书的孩子们都睁着一双双乌黑的大眼睛,寂静地围观着八卦。

  纳兰容若也反应过来:“哦,其实之前这位公子说过的,自己除了诗词外,也擅长几何学,我本是好奇,才多问了几句,约定说放了课再聊……”

  说实话,一开始他被叫住的时候,还吓了一跳,以为自己的身份被认出。后来才想起,他贴着受青阳大师加持过的符箓呢,能在白天自由行走的同时,所展示出的相貌也和生前不同,胤祉哪里会认出自己。

  “嗯?”青阳耳朵一下支棱起来了,“你还会几何?那你可愿为私塾中的孩子上一课?”

  胤祉尤自沉浸在纳兰容若和胤禟灌输给他的大师感人事迹中,情绪正上头,听到邀请几乎想也不想立即道:“好!”

  老三可可爱爱,没头没脑,揣着银票给学生教起几何。青阳的目光就锁定在那银票上,恨不能一个五鬼搬运……

  胤禟没看出青阳在觊觎胤祉的银票,还以为对方是从没听闻过几何学,所以对胤祉产生了崇拜,才眼珠一转不转地盯着胤祉。

  胤禟自觉身为合伙人,不能被旁的人比下去:“几何算什么,我还会西洋话!”

  青阳:“好!你下节课上!”

  胤禟:“……?”

  胤禟被青阳推着站到胤祉身后排队,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青阳已经自觉地走回门边了,免得影响教学,一边看着胤祉给小孩儿上课,一边喃喃:“唉,多难得的人才,希望你们活得久点啊……”才衷心的祝福完,青阳又转念一想,其实死了也没事,和容儿一样签个鬼契就行了,“嗯,一切随缘。”

  等到两个皇子说得口干舌燥,各自都上完课了,青阳又伸手招来孩子们:“两位殿下啊,你们看,这群孩子多么可怜,吃不好穿不暖,你们是不是捐点钱。”

  胤祉:“……”

  还挺押韵。

  孩子们用一双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们,眼神里流露出对生命与知识的渴望。

  一炷香后。

  回到了春盛酒楼喝闷茶的兄弟俩:“……等等,不对啊?”

  我教书,我还倒给钱??

  ·

  白莲教的消息极为重要,胤禟和胤祉手里押着人,拿着重要证据,也不好在秦淮多耽搁,很快就整顿人马,押送白莲教众上京。

  回京的路上,兄弟俩同坐在一辆马车里,相对无。

  连续被刮两次,略痛。

  胤禟的记忆尤其深刻,毕竟他也不是第一次见大师了,真是见一次刮一次,只希望青阳说的那些个什么赛博……什么玩意儿的,是真能挽救春盛酒楼的败局,他受制于身份和职责,也不能长留秦淮,这一系列的改造还是得落在青阳身上。

  因为押解着犯人,胤禟等人还未到京都,消息就已经传到紫禁城了。康熙没想到让胤祉、胤禟去一趟秦淮当幌子,居然还能揪出白莲教的根来,大喜之余,日夜盼望,直到两个儿子真正还京,又在养心殿中将白莲教勾连官吏名册、证据一并交给康熙。

  康熙:“……”

  他右手拿着名册,左手边堆着证据。

  细细比对之下,那些他早有怀疑,暗中布局想要拽到明面上来的贪吏,名单上有。那些他还不大确定、甚至还未查到的,名单上也有。

  康熙:“…………”

  幌子太过优秀,自己把棋局下完了,让他这个下棋人无棋可下。

  “嗯……”康熙为自己的儿子骄傲之余,也生起些忌惮,“你们想要什么赏赐啊?”

  一般来说,他问这话,众儿子中只有保成和老十四才敢真正开口要赏赐,其他人都是推说为皇阿玛分忧,是儿臣的荣幸。一番虚伪的你推我给之后,康熙再把自己早想好的奖励赏给儿子。

  他已经想好了,老三好文,回头给老三赏赐些字画。老九好西洋事物,刚好他这儿有一座西洋进贡来的钟表,可以赏给老九。再给他们分点有实权、但又不那么重要的职位……

  康熙慈祥地鼓励两个默不作声的儿子:“尽管说,这次你们可是立了大功啊。”

  反正不管怎么鼓励,他们都不会敢要的——

  胤祉一拜到地,更咽地说:“求皇阿玛赏些银子。”

  胤禟被刮的油比胤祉还多:“求皇阿玛多赏些银子!”

  康熙:“…………”

  怎么回事……继老大之后,老三和老九也破产了吗?

  ·

  经过青阳的不懈努力,青福观终于有钱进行整体的修缮啦!

  “还有私塾,上次三殿下和九殿下捐给私塾的钱,我已经按照你给的书单,去给孩子们进书了。”青阳薅羊毛,也不都是为了自己薅,“还有你想要的笔墨纸砚,这次也有了补充。”

  纳兰容若喜极而泣:“太好了,差点以为要写信问爹借钱……”

  “……”青阳可能后悔了有半秒吧,就继续脚踏实地向前看了,“你也要节省一点。这次给你准备的纸墨,就不如你之前用的那些昂贵了,都是些平价货。富有富的活法,穷有穷的过法,你可别从奢入俭难啊。”

  纳兰容若坚强地说:“我会努力的……”

  “咔嚓咔嚓……”鳌拜气得在一旁啃影壁,什么啊,好像很受委屈的模样,明明到现在东家还是给他单独供香火、私塾能单住。

  鳌拜恨恨地逼逼:“想当初,老夫坐拥的财富和土地,不比他纳兰家多?如今还不是入乡随俗,这小子忒矫情!”

  他重重咳了一声,飘到青阳身边:“你这是在做什么东西。”

  “春盛酒楼的新背景啊,这个风格叫做赛博朋克。”

  青阳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个主题最能刺激古代人的观感,打破他们的认知,令他们感到耳目一新,而且绝不可能有人能仿制——那些霓虹灯都是他用鳌拜率领的阴兵身上汲取的鬼气做成的,外表用符纸进行加持。这加持是双向的,一来包裹住鬼气,以符纸形成霓虹灯透明灯管的效果,二来也是防止有人想破坏拆卸。

  青阳:“咱们现在手头上虽然有钱了,但是修缮道观可是一件大事。一定得找好瓦匠、木匠来做,不能马虎。我已经联系好人了,不过那边手头上也都有工没完成,等再过几天,他们到了,咱们就暂时搬出去,实在不行就去春盛酒楼或者都城隍庙蹭住。”

  说话间,道观中央突然毫无征兆地凭空开了道裂隙,从里头摔下一只红衣厉鬼来。

  “卧槽!”青阳的符都差点画歪了,一下跳起来,捉起三清铃,“这玩意儿哪来的!”

  然而,那红衣厉鬼似乎比青阳还茫然,他嘴边还带着鲜血,似乎是在伤人途中被抓了过来。

  没过一会,那裂隙又陆续掉下数只厉鬼,一只比一只茫然,三清殿和偏殿传来的神威又让他们不敢乱动,只呜呜鬼叫着在原地抠头,或者舔嘴角、手上残余的人血。

  接着,青阳原本展开放于地面上晾晒的符箓凭空飞起,迅速照着青阳做好的那些霓虹灯的样子,卷成管型,伴随着厉鬼们的哀嚎,自动自发地吸起他们身上的鬼气,变成一根根彩色的霓虹灯,最后献宝似的堆在青阳脚边。

  厉鬼们一身鬼气全被榨干,现在比纳兰容若可能还不如,哭泣着倒在空中,露出任人宰割的咸鱼样。

  青阳:“……”

  嗯,他好像知道这是咋回事了。

  打从簪花那次之后,师祖三不五时地就会在大清早给他个惊喜,比如今天,送的就是霓虹灯原料。

  青阳很自觉地放下手里的活,一般家里的小狗勾叼来礼物,基本也该喂食了,他走向伙房,围裙已经迫不及待地自动飞出来,想给他系上:“不用不用,今天的点心早上起来就已经在备着了,现在应该差不多好,端出来就行了。”

  那天师祖送的白莲,青阳琢磨不透如果扔掉,按师祖的性格会不会爆炸,于是倒挂在伙房门口,准备制成干花。

  青阳刚想推门就看见了,不禁叹了口气:“怎么感觉,最近老要和邪.教火拼啊,我明明只是想赚钱养家而已……一定是葫芦娃吧,带衰我。”

  正吐槽着,道观门口就传来陈圆圆的叫骂声:“追!追!你还追!都来看看啦!老和尚不要脸!光天化日追女人!””

  绝明老和尚和善的声音也跟着传来:“施主所差矣,您不是人啊。”

  陈圆圆:“????”

  这个老和尚到底想不想度我,怎么还带骂鬼的。

  陈圆圆倔强地说:“不是人怎么了,你一个老和尚,追美貌女鬼就很光荣吗?你这个死脑筋,是不是不懂得放弃,我都说了我是绝对不会放弃贪财……我是说,爱财的!”

  绝明:“唉,施主又错了。您不是爱财,也并非贪财,是贪财又吝啬啊。”

  陈圆圆:“?????”

  这个老和尚怕不是杀鬼来的吧,净说大实话,一点不客气,一刀一刀扎在她身上。

  陈圆圆气死了,叉着腰大骂:“死秃驴!老家伙!”她憋了一会,又不想骂得太狠,毕竟人家老和尚之前还给过她佛珠护身,只能嗖的一下蹿进观里,趴到影壁后面,探着头挑衅,“哼,你不是想追吗?有本事你追进道观来啊!”

  嗯?青阳的注意力一下被老和尚吸引走了,赶紧奔去伙房,端出早准备好的茶点给师祖供奉上,然后冲去大门前招手:“来啊大师,快进门啊!”

  绝明:“……”

  陈圆圆:“……”

  “……”绝明默默后退了一步。

  s..book304561780013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清穿]我给康熙当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