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孝陵中闹鬼, 肯定会传到康熙耳中。青阳手上虽然有三把对康宝具,但说实,能用他真想用。用完了谁知道会会引异变?比如葫芦娃的大规模涌入?

  所以离开清孝陵前, 青阳还是收了尾的, 用三清铃拔除了所有人的记忆,包括寺院里的位送柴人。让他们认只是一场地震,令主墓室有些损伤, 墓门关闭。好在帝后的骨灰罐俱在,真是上天保佑。

  “地动?上天保佑?”康熙收了清孝陵传来的密折, 面带思忖, “张爱卿, 你信吗?”

  康熙所问之人, 正是大学士张英之子, 也是未来的明张廷玉。

  而位在正史中, 大清朝唯一一位配享太庙的汉臣,如今正在消极怠工:“……恕臣愚钝,未见有何妥?”

  啊,好烦。他只是个普普通通、才进南书房过一年的小透明而已,问旁边的老大人们, 比问他香吗?

  张廷玉很痛苦,张廷玉很烦躁。他觉自似乎中了一种诅咒, 内容就是论康熙帝以什么题开头, 但凡是对他说的, 最后总会莫名其妙地拐到家事上。

  果其然,康熙:“之前,京都地动。胤褆的旧王府塌了,阿哥所的旧居也塌了, 甚至新王府重建,又地动塌了一次。怎么,胤褆是做了什么上天容之事,京都地动,光塌他住的屋子?”

  张廷玉:“……”好想装作没听见,但是可以,“可能,巧合吧?”

  “朕信巧合。”康熙将手中密折放下,神清醒,“事儿怪的很。先是老大的居所都在地动中坍塌,然后是老大与老二的处态度大变,紧接着是老三和老九问朕讨钱。比起什么他们会生改变,朕更想知道,什么分明是遇到事儿了,他们却一个都没跟朕说?”

  张廷玉:“……”

  您都想得透透的了,还问我干嘛。

  康熙敲敲密折,似笑又非笑:“查,派人去查。群年轻小子,还当真以自手下就是一块铁板,说封口就封口?会有种想法,就说明他们还嫩了些!”

  张廷玉满脸“圣上您说的太对了”。

  过了半息。

  康熙:“……张爱卿。”

  张廷玉:“啊,臣在。”

  康熙:“朕说让你去查。”

  张廷玉:“……”

  又是我,什么总是我!!啊,好想辞职啊!!想再替上司分享本该由我承担的家庭之重!

  ·

  南书房生的事,青阳自然无知晓。他带着自的“收获”,一路走走停停,将师祖喂得小泥像都变肥了,小宝箱底部也多添了个洞天福地的入口,才紧慢地到道观。

  早在抵达前一日,陈圆圆就通过鬼契传信过来,说道观的翻新已经彻底完工,只等青阳去,重新安炉了。

  青阳志得意满地走进小窄巷,靠近道观,就被道观檐头锃亮崭新的琉璃瓦晃了下睛。

  有师祖、五灵公本尊在此,青阳都没什么老瓦,直接跟工匠们说,用最新、最好的材料,翻修观庙。原本的五福观,灰瓦墙,如果是三扇紧挨一起的红木门构造极特别,几乎和其他房舍没有任何区别。

  但如今,就连老旧的红木门也更换了,仍旧是三拱门,过有金漆装饰,云纹门环,看起来比先前庄严像样多了。虽说了肃正,屋檐的琉璃瓦仍是用的灰,但和以前种破破烂烂的灰是一事。檐下也雕刻有经典的祥云仙鹤图案,红、蓝、绿、黄,有着严格的规矩。

  单是在面看看,青阳就非常满意了,双喜临门冲昏了他的头脑,青阳在门吆喝了一声:“来新人啦!大家迎接一下!”

  观内:“……”

  青阳迅速清醒过来:“……”

  然而已经晚了,观中被迫留守的鬼神们纷纷探出头来,出怨撕人表情,尤其是陈圆圆:“我就说吧,和尚都是嘴上一套,身体却很诚实的。俩臭和尚,果然来咱们观蹭吃蹭喝,蹭香火蹭贡品了!”

  赵公明更是老阴阳人了:“是走了吗,怎么又来了,还多带了个小和尚。你们是弃暗投明,转入我们道门了吗?”

  鳌拜冲出来维护绝心:“你们骂归骂,骂个老和尚脸就好了,骂我圣上。”

  绝明:“???同是和尚,什么差别待遇,师弟,债一起担,骂也一起扛。”

  陈圆圆神最尖,越过两个秃头又瞧见两个上了年纪的女鬼,一看就是很会宅斗、还活到最后的种,脑内警报顿时拉响:“东——家——家里香火已经够分了,什么还添新鬼呢,獒儿也没有意见吗?”

  “还是你东家没有心!老夫累死累活,他还断招新人,克扣老夫口粮!”鳌拜大骂完以后,转头对着绝心又是另一种态度,“但圣上就一样了,既然是活人,当然必抢香火。”

  “但是会抢我们的斋菜啊!”刘元达居然也加入了声讨中,他伤心地说,“明明招死人就好了的,什么还养活和尚……”

  孝庄和苏麻却是一看到了僵硬在观内的纳兰容若:“咦,是纳兰明珠家的小子。你也欢迎哀家和苏麻入观吗?”

  鳌拜趁着会功夫,已经飘香炉边,去拨自的香火了,数到一半:“啊!陈圆圆你小丫头!竟趁老夫在,偷捞老夫的香火!”

  青阳:“…………”

  耳边是无尽的喧嚣,前是家庭的烦恼。青阳缓缓扶住崭新的墙,到光景依旧的家,抱着泥像慢慢坐下。

  啊,应该啊,什么呢。

  明明在现代时,师父和他每召请一位新的神明,或是捕捉一只新鬼,大家只会热烈欢迎,甚至开热闹友善的庆祝大会,什么到了个世界,一切都变了个样呢?

  孝庄是什么样的人物,一就看清了青阳的状态,抓住个绝佳的立足机会,由苏麻喇姑扶着,飘进道观:“诸位,恳请大家听老身一!”

  孝庄多精明啊,姿态降得很低,辞恳切:“一路走来,小青阳的辛苦老身看在里。都是心意了个观啊!他殚精竭虑,来奔波,的都是大家吗?了样的小青阳,咱们什么能忍忍呢?给他一休息的机会吧,大家看看他,多累啊,时间对咱们来说也算什么,慢慢来,一切,都会一好起来的!”

  大家下意识去看墙边的青阳:“……”

  青阳:已被家庭压垮,勿扰。

  ……好像真的很累哦!算了算了,散了散了。

  仔细想想他们待遇确实有在慢慢改善的,即便是偏殿,青阳也想法子在往里塞好东西么?一一的改善,也比主殿差上多少了。陈圆圆宝匣,现在即便是部倒空,也装下她每个月的薪酬了,鳌拜更是变摄青鬼,离鬼王只差一步。他和阴兵的些个武器、盔甲,都是青阳准备的?

  大家都颇觉有理,只有陈圆圆恨恨地趴在影壁上,狂咬了一通:可恶……!遇上高手了!

  …………

  等大家冷静下来,青阳给新人、旧人互介绍了一番身份,毫无疑问又炸了一次——仅限阴魂们。

  五灵公对于和尚以前是是皇帝、女鬼以前是是太后毫无兴趣,只有张元伯满脸严肃地说:“是是可以勒索一下现在的皇帝……”

  青阳:“?????”

  张元伯理所当然:“我是偏财神。”当然是往偏财上想法子了,才是爱岗敬业。

  青阳心中关于张元伯的形象完崩塌了:“…………”

  他抹了把脸:“行吧,还有好多事处理,两个和尚暂且允许他们进观,但是仅限于供奉老太太和苏麻,是看到他们胆敢在观内扰圆圆,就把他们——”

  赵公明跃跃欲试:“打死?”

  青阳:“……赶出去,我们还指望俩和尚赚钱呢。”

  孝庄和苏麻喇姑进观,和陈圆圆、鳌拜,甚至鬼神们最大的冲突,就在于由谁供奉,哪来的供奉。绝心在时候还是比较有良心的,自觉刻了孝庄和苏麻的牌位,以赊债的方式捐了香油钱,暂时供养偏殿,日后香火、供奉,都由他来负责。

  也是孝庄故意对绝心提的求,让和尚进道士庙捐香油钱、供奉牌位,无一是对绝心的难,但其下暗藏的,更是一个母亲渴望儿子能够心转意。然而绝心只是默默地认下了,赊了债,捐了香油钱,供了牌位。当绝心完一切,合十表示自到了下一个供奉时间会再来,然后转身离开时,孝庄终究还是落下了泪。

  青阳没留下安慰,他知道孝庄样坚强的人,此时更想的是尊严,而是无用的安慰。转身出观,青阳还得带绝心和绝明找个地方安顿下来,总能真让俩和尚住道观里,然他道观还接接待香客,名声了。

  “唉,看到老太太样,老衲也有些难受。”绝明老和尚,抠归抠,人是真老实人,也会半害人的法术也修,被青阳坑了么多债,“但是,绝心是真的有慧根,老衲足足花了多少年才卡七,绝心现在就已经练六了。他本身也一心向佛,心意坚决,当初他断绝一切退路来找老衲,还告知老衲他单凭开悟就自通如何制造空,老衲就知道,他天生就是佛门而生的。”

  青阳摆摆手:“你少说几句,我看苏麻跟在后头。”

  而且一副打和尚的样子。

  青阳带着绝明、绝心在小窄巷中穿梭:“你也别指望我能给你找个多好的地方,巷子里有位老人家,年过八旬,行动便,家中儿女直接就抛下了他,离开秦淮自谋生路。老人家是靠街坊接济和善心度日的,之前是我派阴兵帮忙照顾位老人家,现在我跟老人家商量好了,你们可以用他的宅子改建佛庙,但得给老人家送终。”

  佛门悲悯,绝明即便是没被允许用宅子,看到样的疾苦,也会帮忙的。刚想答应下来,一直跟在后头的苏麻喇姑满脸佛系淡定,嘴上却毒地呵了一声:“好出息啊,败家子总算奋起了——靠着敌人接济。”

  绝明:“…………”

  “么说,佛道两门之间也是可以建立起坚定而斩断的关系的!”青阳挺身而出,在绝明亮起的神中继续道,“——通过债务。”

  绝明:“…………”

  样的关系,也罢!

  ·

  青阳有时候想,自好像天生就是劳碌命。在现代的时候如此,来到清代,换了个小道观,好像也没闲下来过。

  好容易处理完一切事务,趁着月正好,青阳询问了师祖的态度,捧着小泥像,踩着梯.子爬上道观屋顶,一起赏月。

  青阳还特地准备了梅子酒,一些做得像猫咪、兔子一样可可爱爱的漂亮糕,都是给师祖供奉用的。

  真教有戒律,说得饮酒,青阳却是三清嫡传弟子,在现代侍奉师父时,就时常酿酒、烧荤斋,没听师父或师祖骂过。更别提,次的梅子酒,是师祖求已久的,还特地托了刘元达的口,给他提求。

  月下琉璃瓦,梅子酒霞红。

  与往常同的却是,师祖并非闻嗅享用,反倒是如常人一般,虽然看见形象,却能瞧见一块块可爱的糕被搓圆扁,玩够了才被吃掉,梅子酒倒是消耗的挺快,很快盘中、酒坛中就空了,唯有身边酒香,能让青阳确定,师祖还在他身边坐着,身上沾染着梅子酒的味道,酸甜与浓烈糅一体,衬着清风明月,风雅之余又有些桀骜羁。

  青阳看着入夜后恢复平静、翻修一新的月下道观,忍住捧起脸说:“是每天都能样就好了。”

  身边清风停滞片刻,突然毫无征兆地一个狂刮!

  “啊啊啊——嗷!”青阳屋檐扑倒在地,幸好有灵炁护体,纳闷地爬起身挠头,“又哪句招惹到师祖了,每天都样?——哦!”

  青阳感觉自找到真了,师祖一定是以,每天都陪他上屋顶、喝同样的酒吃同样的糕,打算动脑子想新菜谱了,才生气的!

  青阳赶紧跑到被刮上门的主殿门口:“师祖,师祖我是个意思啊,我是说大家都在一块儿挺好的——啊!”青阳被门一推,又一个咕噜,心想他妈哪儿又值得一刮,只得改口道,“明天给师祖准备新的供斋哦,有蟹黄汤包!”

  “……哼!”

  一道男声主殿轻重地响起,带着几分说清道明的情绪,总之别扭得很。

  青阳一个激灵,师祖……刚刚是师祖的声音吗?

  听着确实挺年轻,还真是血气方刚?青阳着脑袋,爬起身往寮房走,却知待他寮房的蜡烛熄灭,一道黑身影无声无息地主殿中走出,面如苍玉,墨玉冠,袍宽袖,千层黑纱顺垂曳地,银纹尖锐如剑芒,大道化作大氅,肩负在他背后。

  黑裳人面虞地在原地站了半晌,又兜着广袖,缓缓踱至八字真边。

  工匠没法把八字真撬走,翻新的时候索就别出心裁,避开所有写了墨字的地方,盖而用框将些警句框起来,按照青阳传来的意思,加了和窗帘差多功用的练满。

  黑裳人冷酷地看向寮房的方向,以他的目力,当然能瞧见里头的小道士正翻来覆去,似乎正在半梦半醒间,和起床拉帘子、但想起床就么睡了做斗争。

  “哗啦。”

  八字真的帷幔被拉上,小道士逐渐睡安稳。

  黑裳人踱主殿,虽是仰望,神却像是睥睨三尊神像:小道士惯会哄人……他若是现了真呢?

  ·

  青阳怀着对明天的好期待睡去,在啼哭声中醒来:“……”

  是吧,家里又出了什么事。

  青阳无精打采地站起身,推门出殿,就见陈圆圆趴在影壁上痛哭,看到青阳出来了,就更咽地告状:“我就晓得——我就晓得,见旧人哭,只见新人笑!”

  陈圆圆一指孝庄:“她今早一上来就问我和獒儿咱们观的内务权,刚刚进观呐,就样!”

  青阳还太清醒,顺着陈圆圆的,呆呆看向孝庄。

  孝庄淡定大气,一看就很有气场,自称转换的也很自如:“绝明和我说过,陈圆圆天好财,我怀疑她掌管酒楼,有没有偷薅小东家的银钱?”

  “……”陈圆圆噎了只半瞬,哭得更惨了,“你怎么可以样诬陷我——”

  苏麻喇姑:“甭哭了,我让绝明算过了,你薅了。还挺多。”

  陈圆圆:“……”

  陈圆圆试图挣扎:“,獒儿呢!你说你把持内务,凭什么把香火也管了!”

  孝庄:“鳌拜生前就曾大肆圈地,我信他训练阴兵,就是了维护阴鬼秩序,也信他老老实实。昨夜我亲看见,鳌拜他偷偷藏香!”

  鳌拜:“……我!香火的事,能叫偷吗……”

  孝庄对青阳道:“我既然入了道观,也能什么都干,把担子就放在你一个小年轻的身上。我没什么别的优,一没有陈圆圆爱钱如命的嗜好,二有臭和尚供奉香火。些帐,我手上走最清。”

  陈圆圆出一声哀嚎:“你是我死啊——”

  青阳一个头两个大,有背景的新人带来越多,磨合期的麻烦就越大。他对陈圆圆偷薅银子、鳌拜偷藏香火的事,也算知道,就是当个把柄,准备以后有必了再落,没想到孝庄直接给掀了,而且因闹出的动静挺大,五灵公和师祖都被惊动了,六位神明的震怒齐下,陈圆圆和鳌拜都一时没了声响。

  青阳打了个哈欠,只想平平淡淡去洗个漱,和自的卷做做日常斗争:“就样,账务都由老太太统管。”

  刷牙,洗脸,梳卷。青阳摇摇晃晃就往后院去了,对于家中的矛盾,如今已经愈的稀松平常。

  “……”鳌拜傻在原地,之前孝庄刚来时,他还说未来孝庄是自手下呢,结果现在香火都归孝庄管了。

  陈圆圆更是差哭晕,其实她真没薅多,就是一,一……

  孝庄时候还满脸宽厚地伸手扶起陈圆圆,把恩威并施一套用得非常熟练:“青福酒楼还是归你管,只是每日账目得给我过个目。该是你的都是你的,半也会少。只是春盛酒楼啊,是我曾孙儿的酒楼,还是由家里人来管,更能让小九放心吧。”

  打和青阳达合作以后,胤禟将春盛酒楼直接抛给青阳,表示就当试,是糟蹋了也是他的损失,能赚钱当然更好。

  “……”陈圆圆恨得直咬袖子,到底还是没能斗过个老祖宗!

  一向与宅斗氛围格格入的纳兰公子,呆呆地站在角落,完知道该如何融入,或者说,穿越火线,离开道观……正慌神间,孝庄却极和蔼地飘过来:“仔细看看,观里也就你一个老实鬼,春盛酒楼日后的收益啊,我一定会和小东家说说,捐书给私塾的孩子。”

  纳兰容若茫茫然接受好意:“多谢太皇太——”

  “唉,日后就跟着小东家叫我老太太。”孝庄拍拍纳兰容若的手,越看越喜,种争抢的孩子啊,她就是更心疼。

  陈圆圆:“…………”

  大意了!!!!光知道女人会宅斗,却知道有些男人,生来就技能满!!

  纳兰容若受宠若惊,都知道自的好处哪儿来的,被孝庄一路牵着,跟送自家孩子一样送到道观门口,刚飘门准备去私塾,迎面撞上俩和尚。

  绝明的表情很严肃:“容先生。”

  绝心捧起手中一搭纸:“您的新诗集写完了吗?”

  绝明举起手中笔墨:“什么时候才能写完呢?我们等着抄书呢!”

  没钱啊,人.肉印刷机在线催更!

  陈圆圆和鳌拜原本满心愤懑,见此情景,禁顿时平衡,放声大笑:原来如此,是报,时候未到!

  “哈哈哈哈哈哈!”

  放弃捋直头,准备去做早课的青阳:“……”

  青阳走进主殿,在三清像前盘膝坐下,心如止水地闭:群魔舞,我还是打坐入静吧,获得一心灵上的平静。

  “嗡——”

  无形威压猛然扩散而出,瞬间镇压住了院内吵闹的妖魔鬼怪。大家各自无,各干各活,青福观内恢复了真正的平静。

  青阳感动到擦泪:“师祖啊,还是师祖对我最好了,师祖今天中午我给你做醋溜排骨。”

  众人:“……”

  散了散了,终是给别神做了嫁衣……

  ·

  南书房。

  康熙面前摆着四份密折,大皇子,到九皇子。康熙挨个看完,脸越来越差,最终合上最后一本:“原定的南巡,是在明年吧?”

  张廷玉埋头工作:“……”

  康熙轻重地敲桌:“张爱卿。”

  “……”张廷玉想死,“啊,圣上,是的。”

  “张爱卿什么都好,就是啊,反应比别人总慢几拍。”康熙说着,放下密折,“朕决定提前南巡,上次秦淮抓到的大鱼,得把根拔干净。”

  还有就是,四份密折里都提到的个道士,“青阳”。

  康熙:“此事必须想法子尽快推行,到时候,让老大、保、老三、老九随行。”

  了防止张廷玉有延迟,康熙帝还主动叫了声:“张爱卿,明了吗?”

  张廷玉:“……”

  s..book304561782266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清穿]我给康熙当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