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决堤不是件稀罕事, 毕竟古代的技术、制度比不上现代,但次不同,看那水中异兽, 分明是人祸。

  青阳彻底睡不着了, 索穿好衣服,推门而:“张师兄,我可能又得离观一趟, 次就不带五位师兄同去了,还得烦请五位照看一下观里。”

  张元伯点头, 肃然:“师弟务必解决此祸, 你算命可是收了银子的, 算错岂不等于卖假货。”

  青阳:“……”

  重点是个吗??

  算了, 张师兄思路清奇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青阳无语地提上灯笼, 正准备门打伞, 便有身影自上而下翩然飞降,方圆三尺的细雨被隔档开来:“不好好准备囊,大晚上的你要去哪?”

  青阳仰头一看,伞是用不上了:“我想去八相寺一趟。”

  罗睺明显一愣,然不解:“去那干什么?”

  青阳叹了口:“扶惨吧。”

  八相寺的和尚们实在是太惨了, 青阳想着有挣银子的机会就带带他们,早日还清债务, 也好侍奉佛祖, 看还有没有机会开个后门, 改改那个有缘人了。

  罗睺不明所,但还是跟在青阳身边,充当一把不快乐的雨伞。本为一趟就他和青阳两人,没想到还要带上俩碍手碍脚的光头。

  穿过长而狭窄的巷, 青阳四下里张望了一下。

  窄巷的模样已与从大不相同,人家赚到了足够翻新房屋的银子,破烂老旧的屋子几乎绝迹。原本天而住的人们凑在一起,拿赚来的银子,在原本避雨的长屋基础上,又修了两层,比起独门独户的反倒省了不少钱。不但如此,就连原本的茅厕、泥路,大家凑了银子重新修建了,除了路仍旧窄外,哪还能看原本窄巷的样子?

  青阳不禁微微笑起来,情柔软地敲开八相寺的门:“绝明大师,我——”

  “最近我们可没有请假啊,友不要扣我钱!”绝明一看青阳表情,差点当场就把门关上了,心想怎么半夜有恶鬼敲门。

  青阳的微笑顿时没了:“……什么扣钱,叫你们一块赚钱去的。”青阳凶巴巴地说,“还不快快开门,哪有你样不好客的和尚!”

  绝心听到动静,也裹着僧衣来了,听到青阳最后一句,无语凝噎。

  世上应该也没有好士客的和尚吧?

  青阳将自己在梦中所见的一切说了:“你们抓紧时间打点囊,咱们立刻就走。处理事,指不定得需要长时间,用生魂离体的法子肯定是不的了,还得靠腿赶路。”

  绝明肃然:“事权从急,我就拜托左右邻里照顾张老爷子,咱们坐我的金莲赶路。”

  “就你那虚影,还好意思自称金莲?”罗睺轻蔑地嗤笑了一声,在两个和尚显身形,“那玩意承得住本尊?还是坐本尊的黑莲走吧。”

  “……”绝明无声无息地滑到地上。

  说实,打从见过三清给青阳提篮子,绝明也歪歪过,会不会有一天佛祖降临八相寺,给他和师弟讲讲经、说说法什么的。

  就念头他觉得有点冒犯圣人了,结果青阳身边跟着的明眨眼又换了一个,看世间至阴所织就的千重纱,披于身后的大青氅,再加上黑莲,分明……分明是魔祖啊,别说辈份比三清、佛祖高了,但就魔祖的心,讲真的,绝明想青阳了,怎么做到的??

  青阳还震惊:“玩意还能换颜……那黑的觉不太吉利吧。”

  罗睺:“?你人,好信,那换个红莲。”

  “……”绝明整个和尚不好了,青阳不是此世中人,不知俩莲花的故事,绝明却是知的。

  当年混沌孕育青莲,青莲孕育盘古,盘古诞生后,青莲中的莲子便飞入不同的地方,生莲花来。

  如今,佛祖手中持有一朵功德金莲,祖鸿钧手中持有一朵净世莲,剩下的两朵莲花,一个是灭世黑莲,本就属于罗睺,另一朵业火红莲,本属于冥河老祖,罗睺成圣不久后,直接寻了个“冥河创造阿修罗族,大肆吞噬生灵魂魄,造杀孽过重”的由头,光明正大夺了来,不单如此,还直接将阿修罗族扔下地府,成了永久的员工,为此受了大功德,堪称杀人诛心。

  青阳看业火红莲,是喜庆的颜,绝明看业火红莲,却是冥河老祖当年吐的心头血……

  有魔祖在等着,绝明和绝心收拾囊的速度更快了,青阳简单拿了些银两衣物,匆匆赶来时,两个和尚已经低着头在罗睺身边排排站了,俨然像两个挨了骂的学生:“……干嘛呢,上车!”

  罗睺还婆婆妈妈地说:“你怎么不把我那法衣带着。”

  青阳已经开始爬莲花了:“又不做场,穿那么花里胡哨干嘛……我就带了点平日里穿的普通袍。”

  罗睺不爽地哼了一声,驾驭着红莲一下将两个和尚撞上莲花,往黄河而去的同时,心里思忖着:是不是给士也做几件平时穿的袍,还有那什么冠,一字巾洗得了,系头上跟戴孝似的。

  俩和尚艰难地扒在莲花上,被罡风刮得飞起,冷冷的雨重击在脸上,还是念咒加持,才得安安稳稳坐在红莲上。反观青阳呢?一早就被罗睺护住了,别说雨了,风吹不着他。

  “……”绝心给绝明递了块帕子,两人默默地擦着光头。

  好想学到,样的本事……

  ·

  胤禛受旨,带着康熙拨给他的人马,连夜往开封赶去。

  趁着赶路,胤禛仔细研究了一下康熙给他的资料和密折:“……次中上游未曾现决堤现象,灾情主要集中在下游,张大人现在就在开封主持防洪?”

  “是。”被康熙派来辅佐胤禛的张廷玉积极地,“虽然有人一再弹劾张鹏翮大人,但圣上坚信他是如今对灾情,最需要的人才。”

  张廷玉快乐,远离了总爱在他上班时间不专业地和他唠家常的上司,他充满了对工作的干劲!

  四阿哥一看就不是那种爱聊家私的人,稳了稳了,只要不跟他聊家事,再难的工作他也当度假。

  张廷玉么想着,更加殷切地对胤禛:“殿下,但凡有什么需要臣做的,尽管开口,臣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胤禛闻,不禁放下了手中的资料,看了看张廷玉,内心犹豫。

  位张大人,虽然年轻,但也算是皇阿玛能说得上的人吧,次还特地调来给他当副手。那,要不要借个机会,旁敲侧击地给皇阿玛透一点,我已经不爱学佛、所希望能别再想把我塞去寺庙的真实想法?

  胤禛矛盾半晌,极其委婉地:“暂时没什么事,但却有个题。是我一个……同僚家里发生的事情。”

  “……”张廷玉挂在脸上的微笑顿卡。

  ……不会吧,张廷玉垂挣扎地想,虽然听起来像是“我家发生了个事,我想和你唠唠”的开场,但可是一向稳重的四阿哥,不会跟他讲家事的。

  胤禛在心里组织语,缓缓:“他的阿玛……知他一向信佛,便四下里造访名寺,想将他送进庙中深修。但其实,他已经不那么信佛了,种情况,他应该怎么告诉他的阿玛呢?”

  “……”张廷玉脸上的笑容寸寸破裂,眼不由自主地往四阿哥如今空空如也的手腕上一落,随后慢慢地、丧失生志地低下头。

  为什么,他只是想当一个专业的打工人而已,每天专心工作,定点下班那种,苍天为什么要样对他!!

  …………

  说春雨连绵,但场雨下的太久,也太广,宛如张廷玉的内心……

  胤禛率领的队伍从京一直到开封,非但没见到晴天,雨甚至还愈发的大。到了开封,堪称滂沱,就像有人拿着盆从天上一盆一盆地浇水一样。

  “殿下,张大人已经在府里等着了。”张廷玉撑着伞,将胤禛接下来,明明是对,却几乎是喊着说,“就是您后一段时间要住的临时府邸,有什么短缺的,告诉臣知晓,我与张大人提。”

  雨砸在各处,发聒噪的声音,胤禛从马车上下来,看着雨幕,恍然间只觉世间只剩雨一般。

  他没久停,看张廷玉撑伞确实辛苦,那细胳膊在抖了,赶紧匆匆迈步,走进府中。

  张鹏翮就等在门口:“殿下往走,是中厅。还有三人臣想斗胆引荐给您,正是三位,几天帮忙修堤,还筹集到一笔银两,缓了燃眉之急。”

  胤禛跟在张鹏翮身后,信任地说:“皇阿玛相信你,你举荐的人,我也相——哕!!”

  门刚跨进去半只脚啊,胤禛就瞧见里头等着的人,其中有一个转过脸来,冲他惊喜的眼。

  灰僧袍,光脑壳,慈眉善目,手捻佛珠。

  胤禛:“——哕——”

  绝心吓了一跳,赶紧上:“殿下是不是受寒——”

  “哕,哕——”胤禛几乎呕了节奏,使劲抬起手,做了个“别靠近我”的拒绝姿势,另一手捂着胃,猛地往后大退了几步,退进雨里。

  绝心当然更急了:“殿下怎么可淋——哎!”

  青阳提溜着还想上的绝心的后领,把人往后拽:“没看人家被你吓到了吗,你往后站站,把脸背过去!”

  绝心到委屈:“贫僧只是想关心一下殿下。”

  “不了吧,我看殿下是看着你退开的。”青阳撑起伞,走到胤禛身边,“您就是四阿哥啊?不知您还记不记得,之九阿哥曾我讨了符箓送您。”

  胤禛几乎把早晨吃的东西全吐来了,又干呕了几下,才缓过来。

  听到青阳的,他眼中霎时一亮,像抓救命稻草一样抓住青阳:“就是你救的我吗,大师?快,替我将阴魂不散的和尚驱赶了,家伙定是邪祟!”

  “?”青阳缓缓回头看了绝心一眼,“不啊,那就是个和尚。殿下,他怎么你了,为什么说他是邪祟?”

  胤禛抓着青阳,仿佛吃了定心丸一样,终于能勇敢直视绝心,一字一句地指认:“就是邪祟,在菩萨顶缠住了我,往后十日,天天入我梦中,害我受了风寒,差点患上痨病!”

  “……”绝心委屈了,忍不住转头眼巴巴看向青阳,他真的是一片好心啊,而且原来就是青阳长抢走的人吗?他在菩萨顶撞见的胤禛,能七拐八弯地被青阳长截胡……

  青阳无语:“是你们八相寺的传统吗?不人家愿不愿意就强度。说好的随缘呢?”

  胤禛不再吐了,理智也渐渐恢复,犹疑地:“大师……你认识俩和尚?”

  青阳点头:“是我带来的,是街坊邻居,不是想着拉他们一把嘛!”

  胤禛:“……??”

  青阳挺愧疚:“要知有么个故事在里,我就不特地叫上他们了。”

  绝心急了:“别啊。”他看胤禛又开始想吐的表情,只好转回身去,给自己换了个空相,连带僧袍也换成了和绝明一样的,才回过身,“样不?”

  “……”胤禛惊得忘了正翻江倒海的胃了,本想上呵斥的张廷玉也傻在原地。

  张廷玉下意识地了眼睛:是什么障眼法,怎么眨眼僧人就换了身衣服,脸变了!

  “——还是谈决堤的事吧。”张鹏翮却是适应良好,低下头掏册子开始工作起来了,“次的洪水来得诡异,下游的洪涝么严重,中上游却风平浪静,没有任何决堤的现象。”

  他也不是第一次见和尚、士的异手段了,难怪之圣上会为了一个士特地赶到秦淮。当时张鹏翮亲眼目睹青阳三人坐着红莲从天而降,震惊失语了半晌,找回理智的第一时间,就想起青阳大师当初给他做的批命,当场就下令将他身边的官吏王谦、张弼关押起来。

  张鹏翮:“也是几位大师来,我们才知,原来是有邪.教暗地里作祟。只是之为了救人,三位大师暴了身手,现在□□潜伏,一时还抓不到马脚。好在也是因此,汛情暂缓,给我们留了修堤防洪的机会。”

  “……”胤禛情恍惚,一切也——也太不真实了!他是在做梦吗?

  正恍惚间,胤禛只觉手腕处一冷,有人在将他抓着大师的手拽开:“谁——鬼!!!”

  胤禛低头,什么也没看见,但他手腕处的衣服却分明是被什么东西给压皱了,对方不容置喙地强拉着他的手,想将他和大师分开。

  胤禛顿时慌了,他目的底有大一半全靠“有大师在”个信念支撑着:“大师救我!”

  罗睺碎碎念:“差不了,识趣一点,让你抓久了。”

  青阳无语:“殿下,没事,是我……师祖。”

  考虑到要解释罗睺的存在有麻烦,青阳重新用起了老称呼:“他就是看你老拉着我,有点不高兴。”

  “……”胤禛更加恍惚,失魂落魄地走进中厅里坐下,半晌才艰难地说,“那大师准备如何解决事?”

  他勉强自己支棱起来:“临宫,皇阿玛还给过我一个地址,说是可去请秦淮青福观里请高人帮忙,有没有必要现在将人请来?”

  “咦,圣上还么说过吗?”青阳高兴的表情,“就是我啊,青福观里的高人。”

  胤禛:“……”

  有自己说自己高人的吗?大师也太真实了一点。

  青阳安慰胤禛:“早在发,师祖就托了梦,告诉我那些人大概会在什么位置动手,看时间也就是一两天了,我会在那里守株待兔。其余大家能做的事,就是尽全力修补堤坝,疏散人群。”

  胤禛听到最后一句,才有了些真实,才是他认识的世界。正想再说点什么,只见青阳大师的脸一肃。

  青阳猛地抓住罗睺的手腕:“来了,我设的法阵被人触动了。”

  罗睺一变,瞬间掷一朵黑莲——然后又揣回去,换了个红的:“走!”

  “……”本想开口的绝明顿时磕巴了一下,噎了一会才对绝心,“师弟,我们也走。青阳友对付那蛟蛇,你我护住两岸堤坝。”

  青阳却没等和尚,他的法阵被触发,也意味着那蛟蛇已经入河,洪水就已经被掀起来了。争分夺秒的时刻,青阳看没看其他人,敏捷地跳上红莲,直飞去。

  眼的一切化作彩斑斓的光带,呼吸间便抵达了蛟蛇入河点。青阳一抬右手,刚要捏三清指,就有柄冰冷的物什塞进他手里。

  青阳差点没抓住,还好罗睺一直没放手:“你看底下,那是一条阴蛟。”

  正如梦中一样,河水中有条体型庞大的蛟蛇在缓缓游动,带起滔天巨浪。但细看之下,那蛟蛇的身体却是虚的,腹内还有无数魂魄。

  “魂养蛟?难怪能有样的势头!”青阳再往岸上一看,更怒,“我就说什么人手段么龌龊,又是群秃子!”

  岸边聚来许的袍僧人,分明是僧,此时非但没有帮忙救人,反倒破坏起堤坝,抬手不断抓取惊慌游的魂魄,甚至推搡活人落入水中,趁机截取生魂投喂蛟蛇。

  绝心和绝明及时赶到,也是同时怒喝一声,现菩萨宝相,一人一边守住堤坝缺漏,同时将被推入水中的人救起来,佛光凝结成一艘艘渡船,凭空而动。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佛经祷念声中,被抓取的生魂齐齐望向自己的躯壳,化作一光,自蛟蛇的血盆大口中流窜而,飞回身体之中,搭载着渡船飞向安全的地区。

  青阳受加持在身,毫无畏惧地一跃而下,一剑劈开洪流,潜入水底,想要发动冲击的阴蛟,在浑浊的河水重新弥合之,青阳直坠而下,刚刚好落在阴蛟头顶,一手抓住已经生的龙角,另一手举剑,直刺阴蛟头颅。

  罗睺借剑,剑名诛仙,当年洪荒还是龙、凤、麒麟三族的天下时,罗睺用剑掀起少腥风血雨,区区一条未化龙的阴蛟,又如何能抵抗得住诛仙剑的威力。

  阴蛟发一声长鸣,人耳虽听不到,却震得地晃动。

  青阳攥着剑柄,诛仙剑剑间吐危险的剑芒,寸寸增长。青阳就像当初串亢嗣鼎一样,串着还想垂挣扎的阴蛟的头颅,腰身使劲,硬生生将整条阴蛟挑飞起来,直摔向莲教僧人聚集的地方。

  僧人们大叫着四散而开,唯有打头的那个巍然不惧:“阴蛟是我等兄弟的心血大成,休说剑伤,但凡留下任何一寸,能吞噬魂魄继续化龙!你尽可继续伤它,难就不怕伤到它腹中的魂魄吗?!”

  青阳打蛇头,还真是怕伤了蛇肚里的魂魄,可是诛仙剑,一剑下去甭说什么投胎、还魂了,直接就魂飞魄散了吧。

  青阳满是怒意地瞪向为首的僧人:“莲教当初建教,也是为了宣扬佛法,要求弟子持戒,才能步入西方极乐。你们分明有慧根,却步入歧途,难是真觉得没人能治得住你们吗!?”

  那僧人嗤笑:“若是有,你何必在里与我费口舌。”

  “我只是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而已。”青阳撇着嘴站起身,有诛仙剑在,那阴蛟头抬不起,但凡动一动,伤得是莲教的人,“等着啊——绝明!”

  老和尚微微抬起一眼,茫然无比,不知青阳喊他做什么。

  青阳恨铁不成钢地跺脚,阴蛟的头一寸寸被跺进地里,吃痛挣扎地更狠了:“请家长啊!对待敌人你还么实诚干什么?”

  “还记得我们当初查的书么?他莲教不是有位宋仁宗皇帝亲封的元虎溪尊者,专修净土念佛三昧,痛恨、断绝一切假托莲宗的异说?”

  和成仙一样,成就佛果的办法也有种,其中之一,便是受人间帝王封赏。只是大部分修之人少有些傲,不大愿意附庸帝王,位元虎溪尊者当时也是迫于无奈,为了重振莲宗,才四处奔波,向帝王讨敕令的。

  绝明恍然,当即分心颂念起《元虎溪尊者优昙普度大师莲宗宝鉴》,请尊者分。

  青阳手做喇叭状:“记得告诉尊者哦,魔祖也在咱们,他要是不来,自己掂量着办。”

  绝明正虔心祈祷:“……”

  ……还是说一下吧,不说怕青阳友不高兴,回头挨打还是老衲挨打。

  绝明就跟尊者祷告了一下,魔祖也在我们里哦,您看要不要来。

  刚在心里念完,连绵的乌云顿被一月光撕开,一位衣僧人脚踩莲座,背光通明,霁月清风,拈佛珠自西方浅笑而至。

  优昙宗主满脸温柔:“哪些呆猴给我找麻烦,个脑壳来,看我不削他。”

  s..book304561795542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清穿]我给康熙当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