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

  这是儿子, 是吗?

  有一瞬间,康熙始怀疑,前这不孝子举手投足间充满青阳大师刮油水的风范。

  胤礽也就是玩笑, 入道前他还曾想过, 倘若有一康熙有求上门,他要如何为难,所谓仙道贵生, 对治病救命的事,还是不能耽搁的。

  “等等啊。”胤礽转身走向后殿, “拿符箓出, 通知师父。”

  康熙愣一下:“符箓?你学会法……”

  后的话, 淹没目瞪口呆。

  一般人说符箓, 指得是那种画黄纸上的咒文吧?胤礽这个就很不一, 他去后殿扛一口小石棺出, 吭哧往院子央一搁。

  康熙:“……”

  惊呆,从没见过这的符箓。骗人的江湖道士不敢演得这么离奇。

  张老爷子满脸“噫!晦气”的嫌弃表情,嘟嘟哝哝回屋去。

  胤礽揭石棺盖,出里歪歪扭扭,被蹭花后又补全的符箓, 满脸骄傲:“师父当初留下的墨宝……血宝啊,时至今, 仍旧威力不减。”

  五鬼搬运术, 是师父第一次他前展现的神通。胤礽学会此术后, 请阴将搬运的第一个物件就是这小石棺,然后将符箓悉心补好,作为师徒结缘的纪念。虽说现他也能自己写五鬼运财符,用小石棺上的旧符, 这是一种其他人不懂的情怀……

  “……”康熙确实不懂,他甚至想,保成入道也半年多,咋还自己不会画符,得用师父的,搞这么大口石棺。

  胤礽哪知道康熙已经产生“是不是没天赋”“是不是偷懒”之类家长特有的质疑,捏住三清指,低声召请:“敬借三清天尊勅令,召请五鬼何方……”

  “何人做法?”曹十等阴将应召而,抬眼一看是胤礽,五个鬼脸顿时就不对,“……你啊……”

  “说罢,这次又要搬什么?”曹十充满怨念说,“是棺材?还是小孩?”

  之前曾听赵公明大人抱怨过,青阳道长初见便让他们搬人,曹十等五阴将那时候还庆幸,青阳道长每次召请他们是正经搬的金银,哪知道他们的蹉跎却是应青阳道长的徒弟身上!

  胤礽立马很上道递上香火:“烦请诸位给师父带个信,叔伯福全病重,家人重金求医,不知师父现身何处?不得及送叔伯前去就医?”

  “……?”康熙瞪大眼睛看胤礽,他虽看不见曹十,却能听见胤礽说话,什么重金求医,他进门提没提过哦。

  “@#¥@#¥”阴将们无声掀动着嘴唇走,不出顷闪身回,“话带到,你师父正黑龙江。那里阴鬼数量稀,他正查此事,要去赶紧去,过几月大约就要走。”

  “黑龙江?”胤礽心惊喃喃,“那里争斗方歇十四年,怎会阴鬼稀?”

  康熙却是猛的一站:“哪儿?!”

  黑龙江?!

  胤褆不就那吗!康熙瞬间就始惶恐,他已经丢一个儿子啊,不能再丢第二个!

  等胤礽和阴将交流完情况,回想说需不需要他有偿顺带送一程,庙里哪还有康熙的影子?

  康熙早就一路疾走出巷,侍卫的搀扶下爬上马车,厉声道:“快!发信让福全准备动身!”

  还巡幸什么塞外,儿子快一个个的没,俗话说,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这么想想,他的儿子好像也不是很多……!

  ·

  和康熙的忧虑完全不同,青阳到黑龙江,根本找也没找胤褆。

  江苏的时候,千里赶赴帮忙的道友还不是很多,如今半年过去,南京城隍庙以及一路的号召下,佛门、道门有道行的弟子八方援,青阳每天光是和这些人交道挺忙,哪还管其他事。

  此时正值五月,阴雨连绵,边境本就荒凉,也不是每次做道场能有遮蔽之处的。为最大程度上扩大超度范围,大家放弃用法术给自己避雨,专心致志超度。等轮到青阳、绝明他们休息回屋的时候,每个人湿哒哒的,进门两个和尚就始对镜擦光。

  “阿——嚏!”青阳鼻子,感觉自己貌似有些感冒。虽说法衣不会湿,做斋醮时行动之间,雨水却是顺着领口灌进去,反而更冷。

  一直和优昙一起坐屋里,一声不吭的罗睺,顿时把眼神投过,直直盯着他。

  要换做以往,罗睺肯定早就过啰嗦,也不知怎么回事,从出观那天起,罗睺就一直怪怪的,刻意和青阳保持距离,甚至连青阳做斋醮也不跟。

  青阳心里有点失落,上却不显,撸一把自己的卷发,看罗睺还盯着自己:“没事,洗个澡出,拿针自己扎一下。”

  他们现住的是临时搭起的屋子,做加持,三人住一间,跟集宿舍差不多。青阳溜去洗澡,运气还不错,里没人。

  浴房不大,里的水是用阵法从下引流上的,其还有道友贡献出的法器,能加热水流。青阳脱掉湿漉漉的衣服,一边舀水淋浴,一边想:好奇怪啊,这次出门,魔祖没洗澡的时候蹲旁边守着,门的时候第一时间冲进检查有没有送神仪式。明明以前去京、封,还会盯着检查的。

  冲洗干净,青阳披上依旧干爽如新的法衣。推门出去,却发现罗睺揣着手,屋檐下回踱步。

  “咦,”青阳一下惊喜,颇有种回到之前的熟悉感,立马热情邀请,“要进去看看吗?看看吧,没有藏东西的。”

  罗睺就是听陈圆圆蛊,送姜汤,汤还藏袖里没送出去,就被青阳热情推进还雾蒙蒙的浴房。

  温热的水汽扑而,夹带着皂角的气味。罗睺只呼吸一下,脑海就不受控制闪现曾见过的画——白而挺拔的脊背,长至膝盖的卷发,蒸腾着热气的水流。

  就这会儿,他看浴房里葫芦瓢的眼神不对,仿佛依稀能勾勒出,小道士如何伸手舀起清水,于水蒙蒙的白雾浇淋的画。

  青阳就是抓住机会想重新拉近一下距离,哪知道罗睺进门就僵:“嚯,不是吧,难道里真的有人放送神的法器?没看见啊?”

  青阳还探着往里看,罗睺已经带着几分狼狈退出,强自镇定将姜汤往青阳怀里一塞:“什么没有,喝你的热水。”

  青阳怀一暖,姜汤的温度甚至还有点烫。他低看看怀里的汤水,眨眨眼,嘴角就漾笑。

  雨幕的另一端传呼喊,隐约听得是哪一处沟壑发现不受伤的阴魂,大约是侥幸被恶徒遗漏,沟壑躲藏起,有空的道友可以帮帮忙。

  “看做什么,还不去做事?”罗睺被青阳看得忍不住偏下,随后又很神经敏感猛扭回,以示自己毫无心虚,“把汤喝!”

  “……”青阳温顺捧起碗,一边喝,一双褐的眼睛还从碗后看着罗睺,一口气饮尽后,吐出舌,“烫。”

  其实也还好……青阳这么想着,动作上却是微微仰起脸,看着罗睺立马紧张,垮脸凑过看。

  天空被阴云笼罩,雨幕光也是灰蒙蒙的,仿佛给罗睺身上又添一抹浅淡的墨。

  嗯……青阳走神想,这是不是也算直男间的小把戏?

  他好像有点懂,之前自己为何会因为罗睺的突然贴近心悸,现又为何会雨幕下吐着舌冲罗睺撒娇。

  那魔祖呢?之前那么亲近,这五个月却连同睡没过一次。

  青阳缓缓把舌收回去:“去搬砖啦!回再撒娇。”

  “?!”罗睺愕然,还没反应过,就见小道士兔子一蹦蹦跳跳跑出去,挥着手,“撒娇师尊就要陪弟子睡喔!”

  周围也轮休回,蜂拥而至想挤占浴房的大部队:“?!!!”

  道士们快把眼珠瞪出,更别说和尚们,细碎的声音瞬间就蔓延:

  “这男的谁啊,超度的时候未曾见过。扮不像和尚,也不像道士。”

  “刚刚那个是青阳道长吧?和南京城隍庙的张双迎道长一块儿牵超度的那个?”

  “哎呀!道门竟出现这等……唉,不欲说!”

  “咦,徒弟你用这种眼神看作甚,又没有那种心思!”

  众多拥挤的光和道冠之,一道鬼影悄然掠过,将此间发生的事统统告诉同伴。青福观的阴鬼们瞬间狂舞起,仿佛已经完成所有的超度一般。

  陈圆圆捂嘴落泪:“终于等到这天吗?就说魔祖不行,还是东家靠谱。”

  “不知道你们高兴个什么劲,那些话本不说,人有情就不能成仙,那这臭道士岂不是得奴役们几十年?!”鳌拜混杂诸多欣喜若狂的阴鬼,格格不入。

  “呵呵,”索尼说,“讲的好像们小东家飞升,你青恣手就能讨到好似的。”

  原本还为方丈的爱情狂舞的阴鬼们顿时出现缠斗的身影,鳌拜和索尼滚一处厮。赵公明嫌弃和兄弟们往旁边退,灶王攥着双手,时不时抬手抹泪,一副感谢上苍,娃儿终于要谈对象的神情。

  远处,也抱个脸盆过抢浴房的张双迎:“……”

  他预感不妙,刚想掉就跑,周围的人已经冲上将他淹没:

  “张道长!说说啊,你们不是一路的吗?那位黑衣男子到底什么底细?”

  “什么师尊……□□,他俩什么关系?”

  “啊呀!有辱道门名誉啊,贫道一定要去骂醒他——”

  “等等!”张双迎本想做个闷嘴葫芦,听到最后一句浑身一震,惊恐喊出声,“别劝!是好事啊!”

  “???”稍微远点的和尚道士抻长脖子,有的道士恨不得把手摁前和尚的秃脑袋上,好踮脚踮得更高一点。

  “……”张双迎忍不住抹一把脸,看看罗睺早跑不见,没听到那句“有辱道门名誉”,才松口气,“你们没看出那位身份,自然不知,不如与移驾客堂,细细说给诸位听……”

  三清上,还好阻止的及时,这是能劝的事吗?管闲事管到魔祖上?

  南京城隍庙的其他道士们并不与张双迎分享同的紧张感,他们只鬼戚戚抱着脸盆,逆着人群走,恰好趁机抢占浴房。

  张双迎牺牲自己,造福师兄弟,抱着脸盆吸引大部队往远走:“这要从哪说起呢,那位黑袍男子实则乃是位神明,你们或许不知,青阳道友颈边的金坠子,就是他的神像……”

  青阳正沟壑处施展避雨法诀,将带的香火点燃给全胳膊断腿的阴魂的吃:“——阿嚏!阿嚏阿嚏!”

  谁念呢?青阳纳闷鼻子,全然不知道自己和魔祖才窍的爱情,已经借由张双迎之口,传入天下有道之士的耳……

  青阳所制的香火效用明显,几柱香下去,就有阴魂恢复神智,他连忙:“落入沟壑之前的事,你可还记得?是什么人抓的你们,可曾听他们谈起过?”

  “,就听他们说什么反清复明,”那阴魂努力回忆,“……实想不出。”

  陆续又醒几个阴魂,同也只是听贼人说过“反清复明”,至于是哪一方势力,具是谁,一概不知。

  等阴魂全复原,青阳才折返回屋,这时候大家恢复淡定,就连陈圆圆也只不过是屋檐虚坐着,很端庄娴雅的子:“呀,东家回啦。”

  是迫不及待找师尊睡的吗?

  “??”圆圆眼神怎么怪怪的,青阳被看得寒直竖,嗯一声就赶紧进屋,对着绝明、绝心将方才的事说一遍。

  “现就是不能确定,这个想反清复明的邪道到底是哪一方势力,”青阳说,“天机蒙蔽,想必如同曾经的无量量劫一般,是必然要发生之事,不可提前测算。”

  “这已经不再是单纯的百姓起义,是有心怀不轨之人,意图趁此机会,颠倒阴阳。”绝明点点,“们也只能尽全力做们目前能做的。”

  点到为止,青阳也不再多说,转身趴床上去,把法衣一掀——

  “你干什么!”本还藏匿身形的罗睺一下扑,把青阳的法衣往下一拽,扭过还对和尚怒骂,“看什么看!”

  和尚给突然出现的罗睺吓一跳,又很冤枉,他们看什么,是青阳道友自己掀的衣服,应该架势应该是要针灸吧。

  青阳也吓一跳:“幸好这针没下去!”

  “……”优昙已经虚化身形,缓缓穿墙退出屋外。没过多久,和尚们也被赶出。

  绝明小声嘀咕:“没必要,真的没必要,扎个针而已。”

  冷冷的雨随风拍和尚的光上,就像无孔不入的狗粮。

  屋里。青阳趴床上,拿学的御剑本事,给自己扎针。他倒没什么感受,罗睺看得却是一副心惊胆战的子。等青阳将针拔下,罗睺就猛凑上看,针眼极为细小,不细看看不见。

  “扎好啦,是不是按照惯例先撒娇?”青阳飞快把衣衫套好,往床靠墙的一边一挪,硬留出半边空床,坐上仰着小脸,伸手拍拍被褥。

  “有,有你这的吗?”罗睺厉内荏,“到底是给师尊撒娇,还是要睡师尊?!”

  青阳理直气壮看着罗睺,满眼写着“可以,没差别”,并且又拍拍床铺。

  “……”罗睺立马就想往后退,刚撤一步,衣角就被拽住。

  一抹世间至阴不知何时背弃主人的意愿,暗戳戳偷飘进青阳手,化作结实的布料。

  然后是更多的阴气,一缕缕偷跑,最后青阳揽慢慢一怀的千重纱衣袍。

  青阳想笑,阴气哪有思想?罗睺还一副被背叛的惊愕子,若不是他这个主人怀着心思,阴气又如何会被驱动?

  “嘛,床暖和。”青阳再一拉,魔祖就那么轻易坐倒床边,一副“并不是愿意,是你拉”的表情。

  黑影到底还是钻进被窝里,两人单人床上躺下,比起道观更加亲近。

  绝明外被斜飞的快淋透,实忍不住敲敲门:“小友,针扎好吗?”

  老和尚试探推门,见屋里已经恢复安静,正放心进门,扭就被吓得心脏差点骤停。

  青阳床上,魔祖正躺被褥,听到老和尚不请自入,森森转恐怖的眼神。

  绝心没听到声音,不明所以跟进:“怎么——嗬——”

  娘嘞!这是和尚能看的画吗?

  绝明伸手胡挥一下,扶住墙壁站稳,往外挪:“那个,老衲去隔壁的房间……”

  这屋子不是和尚能住的,绝明敲隔壁道士的门,道士们愕然的表情动作极为灵巧挤进去:“阿弥陀佛,说仙道贵生,无量度人,想必诸位道友不会介意老衲此禅坐一晚。”

  道士们:“??”

  这个和尚不对!!怎么说道门的教义如此顺口熟练,难道不该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绝心也跟着挤进,张嘴就是:“尊道贵德,和光同尘,诸位一定不会介意和师兄的身份,这里先谢过。”

  道士们:“????”

  这俩和尚是不是派去佛门的间谍?

  s..book304561812141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清穿]我给康熙当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