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日, 地上年。青阳和罗睺就是随便去蟠桃园里铲铲蟠桃树,到镇元那儿薅薅人参果,胤礽就带着石氏、郡郡飞升了。

  “真是恍若隔世啊, ”胤礽很是感叹了下, 对青阳说,“我这五世同观的愿望,到底还是实现了。而且人得道, 鸡犬升天,我飞升之时, 阿玛和拜拜他们也成了鬼仙, 现下基本都去了地府上任。”

  对胤礽来说, 和青阳是整整几十年没见, 但对于罗睺来说, 只是和青阳过了到两个月的二人世界而已, 这个碍事儿的徒孙就又跟上来了:“……嗯咳!”罗睺故意咳了下,“青阳,我找到带你去那个世界的法了。”

  “什世界……啊!”青阳反应过来,无比惊喜道,“真的吗?那, 那,青恣你先慌建道场, 跟我们一块去见见师祖——”

  “行, ”罗睺立马皱眉说, “本尊也是第次去其他小世界,谁知道会会出什万?”

  他本就是证杀伐入道,神力比起庇佑,更倾向于摧毁, 罗睺闷闷地说:“本不想这快告诉你,本尊倘若去那个世界,恐怕得收敛神力,届时便无法护你。”

  青阳感觉到罗睺拉着自己的手紧了紧,只觉得心都要软化了,赶紧凑上去亲了下,甜蜜地说:“谢谢我们魔祖啦,那这次就轮到我来保护你吧。”

  罗睺趁机把青阳拉住了,加深一下这个吻。

  胤礽:“……”

  hello??他还在??

  青阳正感动呢,罗睺主动说会收敛神力,还是担心头一回没分寸,正因为那是青阳师门所在的小世界,所以罗睺才如此谨慎小心。

  思忖了下徒弟在旁边,是不是要收敛下,青阳心里的天平很快就倒了,六七十岁的徒弟还用担心什影响好么,果断反抱回去,安抚地回应。

  胤礽:“……”

  he……算了,他建道场去吧他。

  ·

  青阳是在自己现代的寮房里醒来的。

  米二的床,挤下他和罗睺,罗睺凑过来亲了他下,睁开双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堆满各类书典、古籍的房间,墙壁上挂着各种位图。知什材料做成的桌上,放着个方形盒,罗睺眯起眼睛看里头滚动的文字,类似于一种传讯法器,很多道士、和尚都在里面讨论道法。

  青阳激动地浑身发颤,猛地一扑:“——魔祖,你挡到我掏手机了。”

  魔祖看青阳冲自己扑来,还以为是感激得投怀送抱,手臂都张开了:“……”

  他默默放下手臂,乖乖在床上躺平,青阳出另一边枕头下的手机,迫不及待地戳开微信,熟练打开朋友圈,找到自己刚离开现代前发表的最后一条信息,开始自己回复自己初留下的问题:关于这段经文,我认为可以这样理解……

  写完回复,往下刷,朋友圈里全是一条条法师发出的关于道教经典及其义理的讨论,偶尔也会有和尚入,发点佛经和心灵鸡汤。

  青阳抱着手机,扒在魔祖胸前,无比怀念地感叹:“虽然说法器也能有这样的功能,但这手机、电脑里可半点没有任何法力,凝聚的都是人类的智慧,科学的结晶。能随时随地、论在天涯海角,都能一起学习,难怪大家都爱手机电脑。”

  “……”罗睺呆滞了会,完全不能理解能一起学习的法器有什值得喜欢的点,只得含糊地嗯了几声,心思其实已经飘到:这窗台挺有意思,那个软椅看起来颇为方便,还有这浴房……那是镜?映照得颇为清楚,若是……

  青阳哪知道转瞬间罗睺就已经把屋里可以激战的地方都分析了遍,爬起来自信满满地拍拍胸脯:“终于到了我的地盘,等见完师父,我就带你去见识这千年……”青阳卡了下,虽然这样说很有气势,但是从清朝到现代好像也就三百左右,“……三百年后的世界。”

  青阳跳下床,按捺着激动往屋外走,罗睺则落后一步,还特地用手考察了下转椅的柔软度,以及扶手的位置……

  “?”青阳奇怪地说,“你笑什,还快跟上。”

  拉着还在好奇转转椅的罗睺,青阳施展缩地成寸之术,直奔三清殿。因为岛屿面积极大,为主殿的三清殿也建得极为宏伟,单是三尊金像,便足有九米之高,站在神像脚下,油然而种渺小的感觉。

  青阳自灵魂深处升起悸动感,知为何,突然想起“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催”的诗句,鼻子酸,眼泪便模糊了双眼。

  罗睺本来还睨着过于高大的三清像暗藏不爽,转头就看青阳两眼发红,顿时也顾不上其他:“哭什?”他顿了下,轻轻蹭了下青阳睫上挂着的眼泪,低声劝慰,“回二回熟,我带你常来。”

  青阳笑着擦擦眼泪:“就是多年不见……”

  他到神龛前取了香火点燃,冲着几十年不见的师祖们长拜三下:“弟青阳,许久——”

  “就是你吗?”

  道熟悉又陌的声音陡然从头顶传来,苍老,且带着丝阴阳怪气。

  青阳都懵了下,先是想难道自己离开以后,道观里收了活人,然后反应过来——这是自己二师祖,灵宝天尊的声音吗?

  但——怎么可能呢?三位天尊向沉稳疏离,灵宝天尊又怎么可能会像赵师兄样说?

  青阳还在心里茫然地想,头顶的声音愈发地多了,你句我句凑在一起,神像也轰然动了起来,像灵宝天尊就一撩袍角,蹲了下来:

  “你就是青福说的那个,青阳以后会找的对象?”

  “哼,长辈陨落,兄弟腰斩,听起来倒像是无牵无挂,是对青阳好,青阳倒也轻松。”

  “我且问你,平日家里谁做饭?谁干家务?谁花谁的钱?”

  青阳:“……”

  虽然来是说见家长的,但是这个见家长的气氛,会会太过浓烈???

  罗睺也憋着说不出来,实在是道德天尊最后一句问得太过犀利,之前觉得有什,只是延续在人间时的习惯,可被道德天尊这问,罗睺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灵宝天尊看罗睺的表情,幽幽道:“像你这样的,在现代有个名词,叫做‘小白脸’……”

  青阳捏着香懵,心想难道去错了世界,我师祖人设崩了啊!!说好的沉稳、疏离?

  “嗐,还是怕太宠你,你出息。”偏殿金光闪,熟悉的赵师兄也从偏门绕进来,“青福说他年在大清见过你,迟早有天,你会独自一人去另一个世界。他收养你时,你已经五岁,初在大清看见你时,你也过二十出头,拢共就十几年的时间,你个人去另一方世界,得早早学会独立?什得学?”

  青阳愣了下,心中升起复杂的情绪:“所以,师父总催我学习,让我出岛,是因为这个?”他鼻子又发酸了,赶紧眨眨眼岔开题,“看做饭、家务、花钱都我来,魔祖对我也很好的!给我按摩、帮我讨紫气做法衣,下雨了做我的伞,天黑了替我提灯。”

  赵公明一副恶婆婆的样子,挑剔:“是嘛,听起来还是小白脸。”

  “……”青阳嘴角禁抽,感觉两个世界间的屏障快崩塌了,愧都是赵师兄,样的怪声怪气。

  罗睺牙花儿都要蹉出声了,过看到青阳看过来,他秒柔弱:我好委屈啊,收敛了法力能打架,只是一个娇弱的普通人……

  青阳顿时保护欲爆棚:“这样说啊师兄!他有房有车的!我们现在住的就是他在三十三天外的道场,平时出行都是坐他的莲花。哦哦,车还止一辆,黑红,可以轮换开哦!然后工也很厉害,职称是和师祖们一样的至高神。”

  赵公明:“哦,有房有车啊,还有工作,那是个好小伙儿……”

  “???”罗睺感觉这个世界的赵公明是不是脑好使,刚刚那段的重点,难道是三十三天外的道场、灭世黑莲、业火红莲、至高神??看看赵公明平淡的表情,仿佛这些都无所谓,重点只在有房有车有工作,那就是好小伙儿。

  青阳轻咳了下:“现代见家长是这样啦……”

  赵公明的神情缓了缓,上下打量了下青阳:“既然如今已经成仙,又能来回两方世界,想必已经安全。难得回来一趟,如带你对象出岛玩玩。”

  赵公明很淡然地出两张很信的黑卡,又出一小包非常科学的证件:“你师父早都给你对象把证件办好了,你们俩口子好好玩,是不知道去哪,我这还有个列表……”

  三位天尊也应和起来,催促青阳赶紧补回缺失的快乐。青阳被赵公明推着走:“是,我还是想看看师父——”

  “他去小世界啦!”灵宝天尊敦促,“难得来一趟,先带对象耍耍,下次再见也迟。”

  赵公明熟练地出手机:“是想坐私人飞机呢,还是你自己施法出门?”

  青阳从没出过岛,也没坐过飞机,下屈服于好奇心:“……飞机……”

  _(3」∠)_对不起师父,说他孝的,全是师祖、师兄怂恿的……

  ·

  临上飞机前,青阳和罗睺换了现代的衣服。因为衬衫短裤类的太多,罗睺酸到胃痉挛,硬是给两人挑了西服。青阳又指点着罗睺给长发施加了障眼法,两人西装革履地坐上飞机,向城市出发。

  “哇……”青阳在飞机上来去,会看看比他的寮房还豪华的卫生间和浴室,会手感极棒的座位,俨然土包进城,看什都要大惊小怪一下。

  罗睺只关心这个大铁鸟上有没有寮房缺失的激战点,确认大差差以后就淡然的坐下了,看着青阳:“……”

  到底谁带谁见识啊?这个本地导游不是很可靠的样子。

  飞机抵达,足用了四小时的时间,下了机场,青阳又在列表的指引下,半熟地坐上的士:“你好,我们想去最近的网吧。”

  罗睺不悦地戳戳铁窗:“这什,能拆掉吗?”

  的士司机想要唠嗑的热情表情瞬间一僵:“……”

  后面这位客人看着长得英俊帅气,怎么感觉脑太好使。

  路惴惴不安地将两位客人送到地点,司机一拉二维码:“微信还是支付宝?”

  “……嗯?”青阳已经掏出了黑卡,递到司机面前,完全没听懂司机在说什,“你……你想加我微信好友吗?”

  青阳迟疑地想,这是为什,这位也像是道门弟,而且关系也是很熟……

  司机:“……”

  这俩该会从精神病院出来的吧,司机骨悚然地忽略了加好友那句,低头看卡:“……小兄弟,你逗我呢?我上哪儿给你刷卡?”

  青阳的表情瞬间空白了下,茫然地挠挠头:“对么?可是我师父出门总说有卡走天下,这卡不能用么?”

  司机深吸一口气,心想不能白开车啊,挤出礼貌的微笑:“那您绑下支付宝呢?”

  青阳呆呆的说:“……?什是支付宝?”

  ……娘的,到底是神经病还是故意想坐霸王车的,司机不相信现代居然有人不知道支付宝,他怒由心起,恶向胆边生,下抢过青阳的手机,猛地刷开看。

  手机的界面简简单单,除了自带的设置,只有个app,就是微信。

  微信也行啊,微信也有钱包的,司机立马戳进去一看。

  聊天列表里,xx法师、xx方丈之类的名讳闪瞎了司机的双眼。

  “……”这聊天列表怎么看这正常,,这都跟我没关系,主要是钱包。

  青阳感觉这个司机有点疯狂,伸手摁住司机的手,诚恳地劝说:“朋友,放弃吧,加好友,我们不熟。”

  也就是这摁,司机的手指被动地往下戳,打开了朋友圈。

  自上而下,各种道经、教义,满满的知识占据了司机的眼帘。

  司机:“……”

  罗睺也在后面穿过铁栏杆拍了司机一下:“喂,跟你说话呢,把那铁方块还给青阳。”

  司机的手指又被推得往下划,朋友圈飞速划动,居然愣是没有丝毫娱乐信息。

  司机不可思议地抬起头,睁大双眼:“——这是人的微信吗?居然连代购都没有个!”

  s..book304561827102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清穿]我给康熙当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