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史上最牛主神 > 第二百一十四章 谦逊的独孤求败?我刚才什么都没说【1更】
    燕十三的话语十分简单明了,他有一招威力巨大的剑法,很有可能一剑把梵清惠杀了,让梵清惠小心一些。

    “你·······”

    即使以梵清惠的养气功夫,此时也是面露怒色。

    别说区区燕十三,就是天刀宋缺、宁道奇这些大宗师也没有实力秒杀她。

    燕十三之前追杀师妃暄,连师妃暄都杀不死,还想一剑杀她?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这是对她的蔑视!

    虽然她在慈航静斋历代掌门之中,实力不断顶尖,但是,她也是顶尖宗师的实力。

    更何况她修炼的是四大奇书之一的慈航剑典,即使大宗师也能一战,更何况区区一个刚成为宗师不久的燕十三。

    别人或许会误认为燕十三、独孤求败这些人是变态剑客组织,和燕十三有过接触的师妃暄却是十分清楚,知道燕十三是一个真正的剑客,甚至比天刀宋缺更加的无情。

    这是一个真正的剑客。

    师妃暄也把燕十三的真实实力,告诉了梵清惠。

    梵清惠承认燕十三的天赋异禀,能够在师妃暄的压制下,临阵突破,达到一个新的剑道境界。

    可是,天才也只是天才。

    天才也需要时间的积累,境界是一回事,实力又是一回事。

    师妃暄修炼慈航剑典的境界,还在她之上,可是师妃暄现在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阴葵派的绾绾也是,可以说是阴葵派最杰出的传人,可是在魔门之中,还是有很多魔门高手能够压制绾绾。

    别说现在,就是十年后的燕十三也没有资格这么说。

    “嗡~”

    下一刻,燕十三犹如一道黑色的闪电,电光斗射,仿佛像风一般在空气之中流动,直接刺向了了梵清惠的咽喉。

    梵清惠的心境乱了,这是他出手的机会。

    “锵!”

    梵清惠拔剑而出,寒光闪烁,神色恢复了平静。

    她没有任何的慌乱,凌驾在燕十三之上的实力境界,让她足以弥补刚刚的过失。

    “不过如此·······”

    望着犹如一条毒蛇的剑锋,梵清惠心中一声冷笑。

    燕十三手中的剑法,的确称得上顶尖剑法,可是,根本无法和慈航剑典的绝世剑法媲美。

    她至少有三种方法,可以破去燕十三的剑法。

    “唰!”

    梵清惠掌中的剑锋剑花一闪,整个人犹如云雾一般消失。

    她仿佛已经预料到了下一刻的场景,她掌中的剑锋会化作一个铁钉,死死钉住燕十三掌中毒蛇般的剑锋。

    这一战要落幕了。

    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心中却是有着一股压抑,她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她会死?

    这不可能!

    “小心!”

    就在这时,楼阁上,一道身影纵跃而出,带着撕裂空气的风暴声,语气之中带着一丝急切和焦虑。

    “是让我小心吗?”

    梵清惠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是曾经和她有过一段感情的天刀宋缺。

    她为什么担心?

    自己的感知是正确的,她会死在燕十三的剑法之下?

    可是,燕十三的剑法她有足够的信心破去。

    即使和她同一境界的顶尖宗师施展这道剑法,她也有信心轻松破去。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梵清惠瞳孔猛地一缩,心中有着惊悸的感觉,她发现燕十三掌中剑锋化作的毒蛇发生了诡异的变化。

    毒蛇发生了蜕变,好似从魔渊之中升腾而出,化为了一条毒龙········

    绝对的静止,无比的死寂。

    梵清惠感觉不到了外界的声音,她听不到了广场上众人的议论声,听不到正在飞身前来救她的天刀宋缺,世界都仿佛静止了,也包括她。

    不,还有一个在震动,那是燕十三掌中的剑。

    梵清惠脸上不由露出惊恐的表情,她忽然发现自己仿佛坠入了无间地狱,她手中的剑死了,周围的一切都被断绝了生机。

    燕十三手中的剑成为了死神的收割,这一剑随时可以刺穿她的喉咙,劈开她的胸口。

    这是一招死亡之剑。

    不过,死亡之剑出现了犹豫,它在停顿。

    因为,这柄剑的主人,脸上也是露出了恐惧的表情。

    燕十三发现自己真的无法控制这第十五剑,这是真正的死亡之剑,剑出,一定有人死亡。

    他在犹豫,这招剑法只会带来毁灭和死亡,是不是让招剑法随自己逝去,还是把这招死亡之剑刺出去?

    最终,燕十三把剑刺向了梵清惠的咽喉,这个世界还有很多比他强大的人,比他强大的剑客,他不能死。

    如果死了,他心中会有无尽的不甘。

    他还不是最强的剑客,他怎么能死?

    剑锋犹如一道死亡之光,距离梵清惠越来越近。

    而梵清惠却仿佛死亡了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等待着剑锋划过她的喉咙。

    “斩!”

    一道爆喝响起,冲天的刀气化作一道刀气长河,劈向了燕十三掌中的剑。

    他其实可以杀了燕十三,这第十五剑是燕十三剑法的精粹,只要杀了燕十三,死亡之剑也随之毁灭。

    可是,他舍不得!

    如此剑法,如此剑客,怎么能这么就消逝?

    要死,也要死在和他真正决战时,死在他的刀下。

    “锵!”

    长刀和死亡之剑虽然没有碰撞,但是,却发出了金属般的撞击声,长刀和死亡之剑仿佛撞击在了一起,死亡的气息和惊天的刀气绞杀在一起,形成了一片可怕的死亡禁区。

    燕十三的第十五剑,并不是真的让时间静止了,而是形成了一种可怕的死亡意境,直击人的灵魂。

    一般的剑客只是让自己沉浸在某一种意境之中,或者让对手感觉到某一种意境,扰乱对方,而燕十三的第十五剑却让对手和周围的环境,完全沉浸在死亡的意境,无法自拔。

    梵清惠完全失去了自我,被死亡和毁灭气息左右,连燕十三自己也被死亡和毁灭意境控制。

    否则的话,区区一个剑招怎么能够左右燕十三?

    因为,他想要使出第十五剑,就会产生这种死亡的意境。

    “嘭!”

    天刀宋缺本身又是大宗师,又是一位顶尖的刀客,再加上猛然出击,成功的把燕十三手中的剑打了出去。

    不过,那柄剑脱离了燕十三的手后,仿佛仍然活着,剧烈的颤动着,犹如一道黑色的闪电刺穿了梵清惠的腹部。

    “哗~”

    所有人都一脸震惊的看着广场之中的场景,从燕十三挥剑而出,到天刀宋缺中途插手,围观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慈航静斋掌门梵清惠竟然接不住突然冒出来的燕十三一剑。

    现在他们却是看出来了,梵清惠不仅接不住,甚至还会死。

    如果不是天刀宋缺出手相救,梵清惠必死无疑。

    “在你没有控制住这一剑之前,最好不要再出这一剑。”

    天刀宋缺抱起倒地昏死的梵清惠,叮嘱了燕十三一句,就飞身离开了。

    因为,他有很明显的预感,即使他面对那一种死亡意境,恐怕也会受到影响。

    而燕十三这一次被他中途打断,没有杀死人,侥幸清醒了过来。

    可是,下一次,若是燕十三真的杀到了人,燕十三整个人就会被死亡意境控制,成为了只知道杀戮的傀儡,完全的失去了自我。

    燕十三脸庞上仍然残留着几分恐惧,他捡起了地上的剑,缓缓的走了回去。

    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说一句指责的话。

    天刀宋缺看似阻止了燕十三,实力比燕十三强一些,可是,燕十三一剑能秒掉梵清惠,天刀宋缺做不到啊!

    而整个天下又几人比梵清惠强?

    “这次麻烦大了!”

    楼阁之中,原本以为只是走走过场,甚至不需要出面的阴后祝玉妍,神色无比的沉重。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和她实力相差不大的梵清惠被燕十三秒杀了。

    一两个月前,燕十三也只是比师妃暄强上一线。

    同样是变态剑客组织的独孤求败,他的实力又会达到什么程度?

    “师父,独孤求败也是一个顶尖剑道天才,超过我以往见过的任何一位剑客。”

    一旁的绾绾忍不住再次提醒道。

    她从来没有见过和独孤求败一样剑法超绝的人,明明有实力击败她,却故意让她多出手。

    她用天魔缎带,对方用剑法破去她的天魔缎带。

    她用天魔分身,对方用剑法破去她的天魔分身。

    她用搜心剑法,对方用剑法破去她的搜心剑法。

    ·······

    和独孤求败交战下来,她被破的有点怀疑自我了。

    她感觉自己使用什么招式,在独孤求败眼里都充满了破绽,或许她的存在就是一个破绽。

    即使以她的智慧超群,心性乖戾,也被独孤求败破的没有脾气。

    你出一招,他破一招,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克制。

    换一个人,武道之心恐怕都废了。

    独孤求败迈步走了出来,面色平静,缓缓道。

    他的身影一出现,瞬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甚至从楼阁上飞下来,美艳无双的阴后祝玉妍也没有人观看。

    他们都在仔细聆听,听听独孤求败的第一句话。

    西门吹雪和燕十三的开场白,把逼格提升到了天际,让他们以后比武的时候,也能效仿一二。

    眼前这个年纪看起来更大的独孤求败,恐怕更是一个装逼绝顶高手,更胜之前的两个人。

    “我追杀贵派弟子,完全是太久没有出手,见猎心喜,还请阴后勿怪。”

    可是,独孤求败一开口,所有人都愣住了。

    话语怎么这么普通?还这么谦逊?

    这是不是剑客变态组织的成员?

    不会是假冒的吧?

    “我五岁练剑,七年有成,至今未遇敌手,已五十余年矣,今日但求一败。”

    独孤求败面色不变,继续道。

    语气十分的淡定,好似在说一件非常普通的事情。

    阴后,“······”。

    围观众人,“······”。

    一句话装了三个逼!

    五岁就开始练剑,五岁的时候,他们还在穿开裆裤呢。

    大家都知道你是天才,也不会这么炫耀吧?

    七年有成,岂不是说十二岁的时候就是一流高手了?

    他们之中有的人还没开始学习武功呢。

    五十余年未遇敌手,岂不是无敌天下,五十多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