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十章 卢雨的诱惑
    吴丽花从鼻孔里重重地哼了一声,转身蹬蹬蹬走下5;150978141994827了楼梯。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总是若有若无地针对我,更年期的女人真心伤不起。

    卢雨中队长怎么突然会找我,该不会余男这个中性女无事生非中伤我和顾丽丽吧,要是这样,我非得想个办法反咬一口才行。

    我下楼走到卢雨的办公室门前,轻轻地敲了敲门,里面传来清爽的女音:“请进。”

    我推开门一看,看见卢雨穿着短袖便衣趴在桌上看电脑,见我进门后,若无其事地关上了电脑中哼哼呀呀的声音。我仔细盯了一下屏幕,里面两个赤裸的男女正在床垫上纠缠。

    卢雨抬起脸盯着我的目光,她脸上非但没有丝毫羞涩之态,反而眨着眼晴火辣辣地看我。看来就是纵欲熟妇和纯情少女的区别,这女人居然当着我的面毫无顾忌地看a片。

    我定了定心神,说:“中队长,你找我。”

    她挑起眉毛瞟了我一眼,轻声说:“把门带上锁好。”

    我觉得有些异常,但还是走过去把门反锁上了。

    她在背后又说:“把窗帘也拉上。”

    这位熟女中队长不会这么直接吧,刚进门就想勾引我。我顺手拉上了窗帘,办公室里的光线变得阴暗。

    她火辣辣的眼神盯着我,躺靠在沙发椅上朝我勾了勾手指。

    我走到她的办公桌前,她站起来抓住我的衣领靠近我,娟秀的鼻头离我的脸只有寸许。她口中喷出的气息让我的心跳也加速起来。

    卢雨略显神秘地对我说:“小良,你不是学心理学的吗?猜猜我心里现在在想什么?”

    我靠,这还用猜吗?你身上已经散发着女性荷尔蒙的味道。我刚想脱口而出,她却对着我摇了摇手指。

    “你猜错了。“她松开我的衣领,绕着我转了一圈,就像只猎食动物观察自己的食物。

    她轻轻地靠在我的耳边说:“我查了一下你的档案,你毕业的学校不过是个三流大学,你在学校心理课程的成绩也不怎么样,像你这样半吊子的大学生怎么会来到女子监狱,告诉姐,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被她彻底迷惑了,前天明明是她接待的我,居然不知道我是怎么进来的。难道说那个女人把我安排进监狱没有告诉任何人?我要不要泄露出去?还是算了,等见到她再说吧。

    我的脑海里突然映出她的样子,她是屹今为止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她是出于什么目的把我弄进监狱工作,如果只是为了折磨我,随便花钱雇两个人把我咔嚓了不是更容易?为什么要这么大费周章。

    看来这件事我得好好琢磨琢磨。

    我低头反问:“中队长,不是你们监狱聘用的我吗?”

    她白了我一眼,说:“废话,昨天我只是接了个监狱领导打来的电话,让我安排你的工作。小良,你要跟姐说实话,你走的是哪一位领导的后门?”

    她把脸贴在我的下巴上,樱唇轻触着我的皮肤,弄得我心猿意马心里直痒痒。

    这女人真是骚,为了套我的话连色诱这招都用上了。

    我麻木的摇了摇头:“卢姐,我真的不知道,临来前我也为工作发愁呢,突然就有人给我打电话,需要我这个心理学毕业生来监狱工作,所以我就稀里糊涂的来到这儿。”

    卢雨中队长的笑容微微有些凝固,她的脸突然就黑了下来,嘴角轻飘飘地说:“小良,你不肯说实话呢。”

    女人的脸果然像六月的天气一样,说变就变。

    “我说得是千真万确,绝无半句虚,不相信的话,我可以给你发毒誓。”我脸上充满了决然,站在地上举起手说:“我刘良刚才说的话要有半句假话,叫我天打五雷轰,出门被车撞死。”

    她妩媚地上前抓住我的手拉下来,用她那两只葱白小手揉着我的手说:“发这么毒的誓干什么?我相信你还不成吗?

    我肚子里哼了一声,心想我要是不发这个毒誓,你今后还不知道怎么对付我呢。最近不是流行什么职场冷暴力么,特别是女人扎堆的地方,冷起来能把我冻死。反正我都说的都是实话,但至于有什么漏掉没说,那应该不在发誓的范畴内。

    卢雨紧握着我的手,高耸的前胸紧靠着我的肩膀在我面前说:“其

    实这次找你来,还有别的事情。”

    我立刻站直身体高声说:“请中队长吩咐。”

    她笑着拍着我的肩膀,眼角含春:“没有外人的时候不用这么正规,你叫我卢姐就行。”

    我心想你这个骚娘们,这女人已经用肢体暗示我好几次了。她想和我搞,我还偏不如她的愿,先晾她几次再说。还真别说,这个三十几岁的女人的确会保养,脸上细皮嫩肉的,身材也是该胖的地方胖,该瘦的地方瘦,凸凹挺翘让人想入非非。但是她再怎么装嫩也改变不了老牛想吃嫩草的事实,我可是二十三岁的年轻小伙子。

    她说:“我们b监区的犯人比较多,管教人员有些不足,所以我已经向上级领导请示,让你和小孟多挑一些担子,兼任管教的职责。放心,不会让你白干活的,每月工资也会给你增加些补贴。”

    一提钱我就来了精神,忙问:“补贴多少?”

    ”两千或三千吧,这个我也做不了主,由上面管财务的结算。你那个心理咨询员的闲职,屁股都快坐出茧了吧,还是出来活动活动好。”

    我有点受宠若惊,怎么会突然给我这么好的待遇。

    她又说:“由于你的性别有些特殊,所以任何时候都不能在监区单独值班,我给你安排一个同事,让她一直带着你。”

    我突然想起了那个假小子余南,接触了一两次觉得她的性格还不错,于是开口说道:“我觉得余男不错,我和他搭伴就可以。”

    卢雨看着我点了点头,突然幽幽的叹气说:“常年在监狱工作,身边连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小良我一见你就觉得和你投缘,以后多来姐这里坐坐,姐的大门始终为你敞开。”

    这已经是公开约炮的信号,我心里说好,我一定多抽出时间来搞你。

    她今天算是帮了的不少忙,不付点利息走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于是我轻轻揽住她的肩膀,迅速含住了她的小嘴。

    她的香舌居然是凉凉的,这肯定是常年独居阴气太重的原因,卢雨轻轻地挣扎着推我:“小良,别这样。”

    她挣扎了一两下便被我的深吻彻底征服。这个女人真她么会装,明明是她欲求不满,还要假装挣扎那么一两下来展示自己的矜持。不过我很喜欢这种感觉,总觉得太顺从的女人没什么意思。

    我迅速和她分开,卢雨像是被吻缺了氧似的无力力靠在椅子上,他身体软绵绵的,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红晕。

    欲求不满的女人发情果然来的快,我猜想她那里是不是已经湿了。我快速走出门外,给她来了个潇洒的背影:“我有空再来看你。”

    她在我身后说:“把孟灵叫下来。”

    我点了点头。

    我回到三楼的心理咨询室,孟灵冷淡地问我:“卢中队长找你干什么?”

    我故作神秘:“有好事情,你下去就知道了。”

    趁着孟灵不在,我在她的书架上仔细看了看,看看有什么别出心裁的书目,真别说还让我给找到了,居然是一本古的《金瓶梅》

    她这本书藏得很隐秘,是横着贴在书架的里面,被其它并排的书目挡住。我心里感到好笑,没想到孟灵这样看上去淡雅的女孩子居然也看这种书,这已经是我知晓她的第二个秘密了。

    我看了几页,觉得上面的内容太过晦涩,动不动就来句辞赋,真不如在网上下几本网文来的痛快。

    等这次休假的时候,我回去把我那旧mp4下载几本拿过来,也可以排遣监狱里枯燥的生活。

    我听见楼道里有人噔噔上楼的声音,连忙把书放回原处,把书架恢复原状,迅速跑到椅子上坐好。

    孟灵进门见我的表现有些不对,但她没有深思就连忙说:“快跟我走,出事了。”

    我被她的话吓了一跳:“是犯人越狱,还是有人劫狱?”

    她白了我一眼,说:“都不是,还记得上次女犯们在缝纫机车间斗殴吗?那个受伤的女孩叫李晓燕什么的,被送到医院的那个。在病房里闹起了绝食,水米不进。”

    “哦,”我想起了那个女孩,她的青涩稚嫩让我感到心疼。“为什么会绝食?”

    孟灵急匆匆地说:“这不是中队长让我们过去看看嘛。赶紧走,这是人命关天的事!”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