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四十八章 三女一男 饮酒夜谈
    我心中有些怒气,这女人在话语中威胁我。我没好气地回答她:“没有就是没有!”

    好像还从来没有像我这样窝囊的管教,被个女犯人整天威胁得提心吊胆。

    我回头恨恨地想,5;150978141994827将来我要是不把你整服服贴贴的,老子的刘字倒过来写。

    我回到车间门口,王蕊在我身边一脸祟拜地说:“良哥,你在犯人中的威信好像要比男姐高很多,能不能给我传授一下心得呗。”

    我咳嗽一声清了清喉咙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心得,无非就是……”

    余男在旁边忌妒心发作,插嘴说道:“他那个心得,你知道了也不能用,因为你是个女人。”

    我立刻恶狠狠地瞪了余男一眼,余男朝我坏笑:“行了,我不说了,再说某人就要真生气了。”

    王蕊还在一旁暗自嘀咕:“有什么方法?良哥能用,我不能用?”

    我心中也在苦笑,我看似威风的很,表面上能镇得住全监区最难搞的女刺头,可谁又知道我这风光的背后背负着多少无奈和苦涩。

    秦鸿雯那个女人交给我的任务,我还半点没有开展。

    下工的时候,我听见列队行走的女犯们相互之间交头接耳,嘴里窃窃私语地说着跳舞,表演的字眼。

    我感到挺奇怪,就问旁边的余男:“监狱里要搞舞蹈活动吗?为什么这些犯人都在嘀咕这些东西。”

    余男说:“你倒是孤陋寡闻,整天不知在忙些什么,连这种事情都不知道。下个月有上级领导下来视查,为了展现监狱犯人的精神风貌,监狱领导决定在我们b监区挑选一批形象好,体态好,平时没有不良表现的女犯人排练集体舞蹈。”

    我点点头:“有这样的事?那是不是还要到外面去请舞蹈教练。”

    余男翻了我一眼:“监狱里什么样的人才没有,还用到外面去请?”她紧接着压低声音说:“卢雨中队长又要发财了,她把选拔的事情交给自己的亲戚吴丽花来做。到时候人家吃肉,咱们这些小角色也能跟着喝口汤。”

    我心中大喜,这不是现成的送礼机会吗,终于找到借口和吴丽花缓和关系了。

    我问余男:“想得到这样一个名额,犯人们得给吴丽花多少钱的好处?”

    “大概四到五万吧。”

    “这么多!”我吓了一跳,本来以为五千块钱烟票就能打发,没想到竟要用五万。王娜的手中倒是有五万块钱,也不知道她愿不愿花这么多钱去换跳舞的名额。

    “当然要这么多钱,跳舞可是个好差事,每天只用排练六到七个小时,不用早早起来出工累死累活干到晚上。而且专门开小灶,伙食也不错,还能挣分数,年低评比的时候能更多地得到减刑的机会。”

    我在心底默算了一下,集体舞最少算它二十个人,就算分到b监区的名额有十个,十个就是五十万元。足够在市区买套一百平米的房子了,在监狱里当官还真是他妈的发财!

    我在交班前特地去七号监舍门口叫出王娜,她贴着栅栏问我:“刘良,你找我什么事?是不是我爸有什么口信要你捎给我。”

    我犹豫着说道:“不是这事儿,最近监狱里正在选拔跳集体舞,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参加。”

    她脸上显得很高兴:“这是好事啊,我也特别想去。”

    我说:“但是要给上面送礼,需要四五万块钱。”

    王娜满脸期待地扑闪着黑色的大眼问我:“我想用你给我的那五万块钱,刘良你说行不行?”

    我说:“你说行就行,这本来就是你的钱。”

    她从怀里把那张卡掏出来递给我说:“还要请你帮忙了,如果钱不够我再找我爸要。”

    “应该够了。”我没想到事情竟然会这样简单,五万块钱对我来说是天文数字,在她嘴里却是这样轻松,还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好。

    她娇笑着对我说:“你把脸伸过来一下。”

    我靠近她问:“怎么了?”

    “你头上好像有个……”她突然就吻住了我的嘴,然后旋即分开

    。她回眸一笑坐回到了床铺上,留下我站在原地无限回味,她的唇与舌好像有凉凉的,甜甜的味道。

    吴丽花和周婷带着新人前来接班,见了这位新人,我心中顿生哀怨,卢雨果然是把最漂亮的分给了别的组。

    这个女孩肩削腰细,鼻子小巧,睫毛纤长,与陈雪组里的那个魏欣茹各有干秋。她虽然剪着细碎的短剪发,却十分耐看,有几分梁咏琪的味道。

    吴丽花板着脸,就好像有人欠她钱似的,她见到我的时候脸色更加不好看,目光只望着别处不与我接触。看起来要和她缓和关系有点难度,现在和她谈跳舞名额的事不太合适,还是等明天早上她独自在宿舍时找她吧。

    接班后我们在餐厅胡乱扒拉了两口晚饭,就各自回了宿舍。

    我上楼走到自己宿舍门口的时候,看见我右边那间空着的宿舍亮起了灯,就好奇地探到窗口去看,看到陈雪,朱文文和魏欣茹正围坐在桌子前。

    她们脚下垛着两箱啤酒,圆桌上的盘碟里放着酒鬼花生和辣豆腐条,嘴里叽喳着谈兴正浓,三个女人一台戏这话果然不假。

    这间装饰一新的宿舍应该是住进了魏欣茹这个新人。我心中窃喜,老天待我还是挺公平的,能和这个美女做邻居,每天能看着她苗条修长的双腿,还有那挺翘的臀部,对我来说也是一种福祉。

    说起来最近我整个混在美女堆里,审美眼光越来越挑剔了,连王蕊那样的小美女都有点看不上了。

    陈雪回过头来看见了我,朝我招了招手:“刘帅哥,你站在外面探头探脑的算怎么回事,进来喝两口?”

    我挠着头走进门,魏欣茹起身给我搬了个凳子。我说:“我刚从楼梯上来,就听见你们这间挺热闹,所以过来看看。”

    陈雪伸手给我介绍:“这是我们的小徒弟魏欣茹,从今以后就要跟你做邻居了,你这半个师父可要在生活上多照顾她,也不许欺负她,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我连忙说:“一定,一定,你的徒弟就是我的徒弟嘛。”

    魏欣茹只是清冷地抿嘴一笑,便起身拿出纸杯给我倒酒,我看见她端着酒杯纤细的小指上涂有红指甲油。她双手递给我的时候下意识地躲着我的手。

    我从这位长腿美女的淡妆眼中看得出,她不大看得起我。从她的谈吐气质来看,她之前的生活圈子还是很小资情调的,与我这类屌丝的生存环境完全是两个世界。她身边交往的那些男人无论家世,还是样貌都要比我高一截。

    我也淡淡地笑,并不表现出对她感兴趣的样子。这类女人的心理特点是,从来都对她展开热烈追求的男人不屑一顾,对在她身边默默守护的男人装出女王范,对她冷淡没兴趣的男人却要倒贴上去,仿佛觉得自己不是谈恋爱而是在挑战难度,在我看来这纯粹是犯贱。

    我捏着纸杯的边口接过来,对她说:“不用招呼我,我自己倒着喝。”

    我和陈雪,朱文文她们谈论起监狱里选拔犯人跳舞的事,才得知这次集体舞的名额竟有四十人。仅我们b监区就有二十个名额,所以算下来要合计卖出一百万元。就算去掉给监狱领导的好处,去掉给我们下面这些伙计的面包屑,还有吴丽花那份,落到卢雨的手中也有六七十万。这还只是一个监区中队长而已,上面的监狱长,副监狱长每天的流水不知道有多少。我暗自感叹秦鸿雯还是斗不过这帮人,她断了别人买卖号长的财路,人家却可以想出别的方法来敛财。

    我们很快又谈论起重刑犯监区,陈雪说她的一个同学就在重刑犯监区当管教,那边的管理要比这里严格的多,每个犯人都有单独的监室,每三到四名犯人平均分配一位管教。

    重刑犯监区的管教们每周都有强化博击训练,随身佩戴着电击棒,值班室里配备有防暴枪。

    重刑犯监区的空气常年紧张,特别是对死刑犯执行死刑的那几天,整个监区戒备森严。犯人们临刑前的那一夜精神崩溃,大哭大笑,呼唤亲人,什么样的表现都有。

    据说死刑犯人的脚镣与手铐最后要拿回来在炉火中过一遍,说是为了避邪。

    陈雪讲这些的时候鼓意压低声音,让我这个大男人听了都感觉头皮发凉,更别说朱文文和魏欣茹这两个挤在一起瑟瑟发抖的女孩了。

    我们索性聊起鬼怪奇谈来,我就给她们讲了个自认为很恐怖的小故事。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