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女子监狱的那些年 > 第五十一章 帮我的女人们
    “刘良!”

    孟灵气急败坏的冲我喊:“你可以去死了!”

    我笑呵呵地说:“如果你想要我死,就不用帮我的忙,真的。”

    她无奈地看了我一眼:“你让我去安装窃听器已经是我的底线,什么摄像头,我绝对不会去装的。”

    我乞求地抱着她的肩膀:“我不只要听见他们的声音,我也必须要看到姚广娜丈夫的样子,孟灵,你必须得帮我。”

    她生气地推开我的手说:“刘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姚广娜的丈夫在房间里发现摄像头,会是个什么结果?就算不是他,任何一个普通人在房间里发现摄像头,这对于监狱来说,就变成了一桩丑闻。我们两个会受到怎样的处分,别人会怎么看我们。”

    我半开玩笑地说:“如果是阎小川,你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帮他的。”

    她眸子的颜色变得深邃,牙齿中透出冷冽对我说:“就凭你说出这样的话,我也不会帮你的。让开!”

    我似乎触碰到了她的禁忌,只好闪身躲在一旁,她迅速打开反锁的门往外走。

    眼看她就要消失在窗口,我出声对她喊道:“当初阎小川也遇到了我这样的难题,他当时如果有你这样的人帮他,就不会向那些人求援,也不会落入圈套。”

    孟灵突地刹住了脚步,转身返回来逼到我身前,语中透出冰寒:“你是什么人?为什么知道小川的事!”

    我想努力作出一丝轻松的笑容,却发现自己愈发尴尬:“我是和阎小川一样的人,至少我现在的境遇和他当初的境遇是一样的,惟一不同的是,有人告诉我他的事让我有了心理准备。”

    孟灵的泪水从眼角流淌下来,喃喃地说:“还有什么?还有什么?小川的事你还知道多少?”

    我对这个女孩十分愧疚,为了得到她的帮助只得将实情相告:“其实我对阎小川了解的也不多,但我知道的是,今日我所经历的一切,便是阎小川昨日遭遇的重现。我之所以能来到这里,是因为她们需要一个替黑幕背后的高层背负罪行的替罪羊。”

    我口中替罪羊三个字一出口,孟灵的娇躯震动,斜倚在墙壁上低下头幽幽地说:“小川果然是被冤枉的吧?”

    我点点头:“从目前来看,的确是的。”

    孟灵悲沧地靠着墙壁,沉默了半晌。我也静坐在椅子上合起双手默然发呆。

    经过这一段时间在监狱里的经历和遭遇,我终于明白她们为什么会选择让一个男人进入监狱并进行谋划构陷,因为我的性别决定了我的尴尬,我的一举一动都引人注目,我比她们更有犯错的动机和理由。

    隔了半晌,她突然开口问我:“你之前不愿意求助监狱领导,是因为不相信她们吧?”

    我说:“也许是,我不知道事情将如何发展,也不知道哪些是陷井,我规避风险的方法便是不按照他们所期望的行事方法来行事。我也不能将自己的命运交到她们手里。”

    “好,我帮你。但不管是视频还是声音,必须由我们二人共同接触。”

    我有点难为情,低头羞于去看她的眼晴,说:“对不起,这件事不应该把你牵扯进来。”

    她看着我苦笑了一声:“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用?我要查出谋害小川的幕后真凶,还他一个清白。”

    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很快平静了心情说:“你什么时候准备好了,就过来找我。”

    孟灵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我的宿舍。

    我想应该和卢雨告个假,回家一趟再从杨波手里弄个针孔摄像头。孟灵为我拖延了时间,把他们夫妻的相会安排在十天之后。

    我立刻去办公室找卢雨,敲门的时候却听见是张燕指导员的声音。

    进去以后,果然只有张燕一个人在里面,她正趴在桌上在电脑上玩斗地主。看见我进来瞟了我一眼说:“有什么事?”

    我说:“张指导,我想和你告两天假。”

    张燕盯着电脑说:“怎么就你事多?三天两头告假,工作还干不干了?”

    我知道我不能跟她顶牛,不然会招来更多的难听话。

    她又打胜了一局,心情略好抬头说:写个请假条放这儿。”

    我如蒙大赦,连忙找纸和笔,龙飞凤舞地划了个请假条递到张燕面前:“张指导,那我走了。”

    张燕眼晴只瞅着电脑,微微点头。

    我从武警检身处取回两部手机,然后出大门。最危险的地方就是

    最安全的地方,谁都不会想到我会把姚广娜的手机放在武警这里。

    我把手机开机,里面有几个未接电话,其中一个是秦鸿雯打来的。我把电话给她回拨过去。

    她接起电话就说:“十点钟来找我,还是以前那个咖啡馆。”

    我看了看表,她还真会掐时间,从监狱到市中心槟江小区,紧赶慢赶正好要一个小时。我从路口坐上公交车,在市区又倒了一回,最终在咖啡馆附近下了车。

    进门就见秦鸿雯在二楼靠栏杆的地方坐着,我信步往前走,看到大厅正中央弹奏钢琴的美女,她穿看白色开襟晚礼裙,肩头上开着一大朵白玫瑰,看上去圣洁典雅美丽。

    钢琴中流泻出优美的乐曲,我愣愣地看着她尽情投入演奏的样子,一边踩着楼梯上了二楼。

    秦鸿雯冷眼扫着我的视线,面有愠色:“看来不管多么惨重的教训,都改变不了你的本性。”

    我说:“我5;150978141994827纯粹是为了欣赏美,不掺杂丝毫个人情感。”

    她捏起咖啡杯小啜了一口,说:“归正传,向我汇报一下进展的情况如何。”

    我问:“什么进展?”

    她重重地将咖啡杯往桌子上一顿:“少给我装糊涂,我让你接近特殊女犯人,你的进展怎么样?”

    我支吾着说:“接触计划正在进行中,我正在想办法和给她们送饭的管教改善关系。”

    “这么说来,你是没有一点进展了?告诉你!你要是消极罢工!我也有办法治你!”

    我气苦地和她争辩:“你不是让我从长计议,不要急着来吗?”

    “我不让你急着去干,又不是让你什么都不干!你是成心气我是吧!”

    她端起咖啡杯猛喝,却被咖啡杯口烫了一下嘴,哎哟一声用小手捂住了嘴。我连忙站起来伸手递过纸巾说:“别着急,慢点喝。”

    她伸手去接纸巾,触碰到我的手哆嗦了一下,迅速像触电般缩了回来。

    我坐下和她解释说:“事情是这样的,我工作中遇到点难题,上次被人殴打差点送命你也是知道的,是监区的一个女犯人指使的。之后我又和她发生了些不愉快,她现在又想让她丈夫要我的命。”

    秦鸿雯秀眉一横,手拍着桌子说:“这种事你为什么不早跟我说,怎么也没见你和监狱领导反应?”

    我往椅子上一靠,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

    她瞬间明白过来,点头说:“你怀疑这个女犯人是监狱高层指使的?”她又自自语地说:“不排除这个可能,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不能出手帮你,否则会让她们发现你我之间的联系。这件事还需要你自己去处理。”

    “切!”我撇了撇嘴说:“又拍桌子又瞪眼的,我还以为你有办法呢,最后费了半天唾沫,还得我自己想办法。”

    她优雅地椅背上,幽幽地说:“我虽然在监狱里帮不上你的忙,但是在外面凭我的人脉,倒是可以帮到你。”

    我连忙把面前的咖啡端给她,讪讪地说:“您喝咖啡。”

    她表情鄙夷地从身边的手包中掏出两张名片扔给我:“这是江城市公安局刑警队缉毒组的组长,名叫秦直,你如果遇到情况,就拿着我的名片去找他,他会帮你的。”

    我从桌上捡起名片,其中一张是秦鸿雯的,另一张是秦直的。这两张名片等于是我的保命金牌,我把它们小心地夹在皮包中。

    秦鸿雯双手交叉点头说:“这段时间你就专心解决这件事,接近特殊女犯人的事可以往后面放一放。”

    得到她的恩准后,我的心情放松了很多,靠在椅背上张望着周围的环境。偶然看见在我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咖啡桌前,有两个长得非常靓丽的女人正围着一个男人献吻。

    这种事情非常少见,如果说一男一女的话还挺正常,两女一男,还争着献吻,简直突破了我的思维逻辑。看这两个女人的样子,虽然穿着有些暴露,但不像是那种女人。

    我对这个男人产生了羡慕嫉妒恨的心理,这家伙已经年过四十,穿着考究的衬衫,面容也十分儒雅俊朗。这样的男人的确对少女有极强的杀伤力。

    我拿出手机偷悄悄伸到咖啡桌左侧,给他们拍了一张照片。秦鸿雯对我的举动十分反感,皱眉低声说:“你干什么?”

    我给她指了指:“你自己回头看。”

    秦鸿雯回头看了一眼,脸上也尴尬得很,瞪着我说:“这种事情有什么稀奇的?你还有兴趣看这个,还是想想怎么摆脱自己的困境吧。”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